薩拉蔓自己是一名武道宗師巔峰的武者,可他自認不是瑟夫斯基的對手,那代表著,瑟夫斯基的實力已經足以媲美氣息境武者。

「梵天組的偵查情報系統,真的令人感到失望。」瑟夫斯基搖著頭,「是不是華夏的偵查兵不主動露面,你們就永遠沒法將他們找出來?」

薩拉蔓的面容冰冷低沉,他忌憚於瑟夫斯基的身份與實力,對他的話,不敢反駁。

片刻之後,薩拉蔓深吸了一口氣,「等怪鳥群除掉之後,就算挖地三尺,我也會將他們找出來。」

薩拉蔓看著遠處的錐恆山。

這時,耳邊傳來了瑟夫斯基的聲音,「薩拉蔓將軍,想不到,錐恆山的武僧們如此勇猛,面對著數萬怪鳥群,他們渾然無懼,毅然進山,身先士卒,與怪鳥群搏殺,可惜,最後都壯烈犧牲了。」

聞言,薩拉蔓的眼眸睜大了幾分。

他聽懂了瑟夫斯基的話。

既然那進山的四十七名高僧已經壯烈犧牲,他們就可以無所顧忌地開炮了。

消滅怪鳥群的同時,更是為錐恆山的高僧們復仇。

薩拉蔓的目光朝向了錐恆山,眼神閃過了一抹決絕之意。

一旁,卡薩姆不由得驚呼了一聲,「薩拉曼將軍,不可……」

「待消滅怪鳥群,錐恆山上,將立下一座聖廟,供奉為戰而死聖僧們。」薩拉蔓的大手一揮,讓卡薩姆不需要再開口。

「一切為了大局。」

瑟夫斯基臉龐流露出了笑容,「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話語一落,瑟夫斯基的身影一晃就消失不見了蹤影。

夜幕下的錐恆山,怪鳥的叫聲不時地尖銳響起。

在錐恆山腳下一處空曠平地處,聚集著錐恆山二十七座廟宇的僧人們,他們在焦急等待著交涉的結果。

「憑什麼將怪鳥群一路驅逐,最終選擇在錐恆山消滅。」

「山中有佛,不可開炮啊。」

「我相信薩拉蔓將軍,他一定會謹慎考慮的。」

轟!

這時候,一聲巨大的聲響,如同黑夜之中的一聲巨獸怒吼,頃刻之間,震天動地。

不少人腳底下一陣的晃動,面容直接紛紛大變了。

轟轟轟轟……

密集的炮火聲音震天動地。

二十七廟宇的僧人們紛紛抬起頭去,錐恆山上,伴隨著爆炸聲音,烈火也隨之而焚燒起來。

「不!」

「怎麼會這樣?」

「他們怎麼能夠這樣!」

在劇烈的炮轟聲音之下,沒有人可以再聽得見這些僧人們的怒吼聲音。

二十七座廟宇的僧人們目光流露出憤怒與絕望,最終,只能一個個盤膝坐下,誦經送別那英勇赴身的四十七為高僧。

轟炸聲音響徹不斷,錐恆山上,怪鳥的尖叫聲音撕裂天地般,很快,密集的怪鳥群衝天而起,部分躲過炮彈轟擊的怪鳥,張開巨大的翅膀,速度如電,沖向了梵天組……

怪鳥群在遭到炮轟之後,反擊了! 第2304章

林楓怎麼可能會忘記這個女人!

就是在練習生比賽經理辦公室里,這個女人生生打斷了他的腿。

也是這個女人,警告他!

於林楓這樣大少爺而言,慕安安這樣公然打他,甚至警告他,還讓他反擊不了的,是第一個!

恨到骨子裏。

「林少,你認識?」盧蘭芯見林楓著反應。

第一個反應就是驚喜!

林楓什麼身份,他要想搞一個人,可比盧蘭芯母女容易多了。

「認識?」林楓冷笑,「何止是認識!」

「林少。」

盧蘭芯笑着伸手點在林楓的胸膛上,「你不是說,你跟太子團的三爺關係不錯么?」

「這個地盤呢,又是三爺的地盤,又剛好遇到讓你不痛快的人,那麼我們就剛好做一些讓別人不痛快的事啊,嗯?」

盧蘭芯平日裏是表現的很高傲,但一哄男人,立馬就會把這種高傲放下來。

這是母親教的。

只有這樣的反差,男人內心才會得到愉悅。

而林楓顯然很吃這一招,「你有辦法?」

「就看林少你跟這人是有多大仇多大恨咯。」盧蘭芯故意說。

「你剛說,你也認識?」林楓卻有點精。

盧蘭芯立即說,「這女人害的我畢不了業,我就是討厭她。不過看林少這麼憎恨她,我也跟着憎恨!」

「知道我為什麼就是喜歡你,也喜歡在你身上給你花錢嗎?」林楓捏了捏盧蘭芯的鼻子。

盧蘭芯低頭輕笑,「這我就不知道咯。」

「就喜歡你懂事。」林楓笑着說。

只是笑完了之後,林楓表情嚴肅下來,「給我找個辦法,我要讓這個女人,今晚成為這裏萬眾矚目的焦點。」

『萬眾矚目的焦點』

這幾個字林楓是咬牙切齒的,同時盯着舞台中間,穿着熱辣跳着鋼管舞的女郎,低頭沖着盧蘭芯挑挑眉。

盧蘭芯立馬get到,「這個就很容易了。」

她踮腳,沖着林楓耳邊說了一句。

林楓立馬露出了驚喜的神情,「這件事我不出面。」

「保證沒有人知道,這件事跟您有關係。」

林楓邪惡的笑着,伸手勾住盧蘭芯的肩膀,在她臉上狠狠的啵了一口。

盧蘭芯幾乎是條件反射躲避,但又沒辦法太明目張膽,只能承受這個啵,跟着林楓離開。

「安姐,你在看什麼?」

小九蹦的滿頭大汗回來,拿起雞尾酒就灌下去。

慕安安將視線從前方收回,看着小九這麼灌,當即提醒,「你別這麼喝,雞尾酒後頸很大。」

「不礙事,喝醉了讓我哥把我扛回去,剛好睡一覺。」小九很隨意的說着。

反正她現在就是在自家哥哥地盤,有哥哥保護,完全肆無忌憚。

「安姐,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剛才在看什麼?」

小九直接坐到了慕安安身邊的位子。

「沒什麼,就是看到兩個人,有點眼熟。」慕安安說的很隨意。

小九問,「是碰到朋友了嗎?碰到朋友趕緊去叫過來,一起玩啊,更嗨皮。」

「不是朋友。」

「哦,那算了。」

小九蔫蔫的回應了一聲,隨即靠到了沙發椅背上。 對於這個原先計劃好的提議,自然是沒人反對。

姜尚很強勢,但也正因此,才會成為羅修最看重的棋子,他需要有個足夠強大的人去吸引火力,以此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對於羅修而言,一個優秀的獵手,總會藏在最深處,不斷的織出一張張網,將獵物的所有生路全部堵死。

分開以後,羅修自然不可能真的去找那些所謂的惡鬼拚命,他現在只需要一個合適的機會,在所有人的面前,完成他的表演即可。

一個學校,人最少的地方,無疑只有兩個點,校醫院和垃圾場。而垃圾場對於羅修這種稍微有些潔癖的人來說,自然是不可能去的。

雖然此時學校的人很多,和夜晚完全不一樣,但以羅修的記憶,還是以極快的速度就找到了他的目的地。

女子中學校醫院採用的是T形設計,門診比較矮只有兩層,但住院處由於採用的是豎高建築,卻足足有六層之高。

羅修先是來到了住院部的三層,在橫排第三個窗戶前停了下來,從這裡朝前看去,除了門診巨大的牌子,幾乎什麼都看不到。

對此,羅修滿意的點了點頭,並拉開了一旁的休息室,從下面雜貨櫃中,抽出了一大塊黑色的膠狀物質。

這玩意兒叫做彈力橡膠,是羅修目前能找到最好的緩衝材料。

動作麻利的將其完全攤開后,羅修又拿出幾根支撐桿,開始在邊緣用鐵絲將其穿插纏繞,綁的好不結實。

「喂,你是什麼人?在幹嘛?」

就在羅修認真工作的時候,一道清脆的女聲,突然就從拐角處傳來。

羅修轉頭看去,那是一個長著小圓臉的年輕少女,此時正一臉好奇的盯著羅修,倒是頗有幾分純真模樣。

「這裡的外窗有些損壞了,我是維修的工人,你是誰,這裡的學生嗎?來醫院做什麼?」看著少女,羅修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帶著柔和的笑意問道。

「我叫顧珊珊,是這裡的學生,因為宿舍區那邊前段時間整修,很多人被迫擠到了一起,我不想和別人睡一張床,所以就搬到了住院部睡,目前住在這一層306號房。還有,你也不是工人,你的手上沒有老繭,很乾凈,也很好看,但那不是一個工人的手。」少女先是做了自我介紹,隨後便十分淡定的直接戳穿了羅修的謊言,不過看她好奇觀察羅修的樣子,倒像是並沒有惡意。

謊言被戳穿,羅修臉上也沒有絲毫波瀾,依舊是笑著問道:「哦?除了這些,你還看出其他的嗎?」

「你是個很可憐的人,我能從你的眼神中看到迷茫,看到痛苦。那是一種無法言說的痛苦,感覺就……和我一樣。我們這樣的人,是很難找到朋友的。在這個學校,我就一個朋友都沒有,你和我應該也差不多吧,所以我想和你做朋友。」顧珊珊的語氣聽上去很真誠,最少羅修沒有從其中感受到絲毫欺騙與做作,但也正因此,他有些不高興了。

被一個人窺視到內心,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因為當你完全了解了一個人的心理之後,也就有了利用和控制對方的絕對基礎,可以說,被窺視的人,一輩子都無法逃出那張網。

「你很聰明,學習也一定很厲害吧?」羅修眯著眼再次開口,並且一邊說著,一邊還朝著女孩所在的位置走去。

「不,我只是喜歡推理而已,我還收藏了很多推理小說,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借兩本給你看。」望著眼前這個走過來的好看男人,顧珊珊真的很想和對方交個朋友。

「你說你在這個學校一個朋友都沒有,應該不可能吧,以你的智商,想交朋友應該不難。」此時的羅修,已經來到了女孩的身邊,並伸出了他那看似人畜無害的手,朝女孩的頭上摸去。

「我只想交真心的朋友,不想在別人面前演戲,以前倒是有過一個,她很有趣,也很理解我,但後來她變了。就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我知道她不是她了,所以後來我就又是一個人了。」顧珊珊的這一番解釋,讓羅修伸到半空中的手微微頓了頓,心中升起的殺意,竟是漸漸平息下來。

「人總是會變的,每個人從出生開始,就不斷的變換著性格,有時候我們也要試著去理解。」羅修摸了摸少女的頭,笑著安撫道。他需要驗證一些東西,如果這女孩真的有那種能力,那麼暫時……也許可以留她一命。

Views:
1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