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想到少女所做的一切,那完全根本就是有預謀的,如果排除這一些那就只有一個可能。

再想到這裏整個人渾身的氣息更加的冰冷的起來,經過這裏的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遠離了對方。

白小小在等了大約二十多分鐘,就看到了一個女人走了過來,在看着面前那溫柔與剛強並存的女人,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

「系統,不得不說男主果然還是男主一個個的女人那麼的漂亮。」

3491:「是啊,可是在這麼好的資源面前,對方卻根本就不想找媳婦,哪有什麼辦法。」

白小小:「所以男主就是那麼的討厭。」

「好了,等一下,我看一下的任務進度條到底還有多少。」

「嗯。」

林丹丹看着坐在旁邊椅子上面的少女,目光在對方的一張白嫩嫩的小臉上嫖過,手痒痒的想要揉一下,不過最後還是強行壓下了自己心裏面的衝動。

白小小原本想着要不要和人打一下招呼的,畢竟對方可是自己未來的老闆娘。

夜楠靈蕪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少女那直勾勾的的目光,眼神更加的暗沉了起來,大步的向著少女走去。

「在幹什麼?」

原本還在看着人的白小小聽着突然出現的聲音,頓時嚇得整個人差一點跳起來,在反應過來之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轉頭看着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自己面前的人。

「老闆,你回來了。」

「嗯,你在看什麼?」

說着的時候自己把手機遞給對方,坐在了少女的旁邊。

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手機,白小小看了一眼發現對方拍照的技術非常的話,只不過是拍幾朵花而且也拍的這麼不同尋常。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剛才在看什麼?」

說着的時候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他說話的時候嘴巴裏面的氣吹在了人的耳邊。

白小小感受到自己耳朵邊的氣,歪了歪頭對着人道:「謝謝老闆。」

「嗯,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剛才在看什麼?」

白小小:「哦,沒什麼,只不過是看到了剛才一個非常好看的女生,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

看着的時候偷偷的看了一眼對方的目光,發現人根本就沒有什麼表情,不由的鄙視了一下,果然是一個悶騷。

「哦,這麼說你應該非常的喜歡對方了?」

白小小可是真的對方是未來的老闆娘,頓時立馬錶忠心,「嗯,非常的喜歡,而且對方那可是非常的漂亮,整個人的氣質又非常的好,以後如果能和這樣的人在一起,一定會是一件非常好。」

說着的時候感覺自己那完全已經把馬屁給拍好了,心情那完全就是美滋滋的。

而旁邊原本心情非常糟糕的夜楠靈蕪在聽着少女的話,頓時整個人的心情就更加的不好了,特別是看着少女說到那一個死女人的時候,眼睛裏面滿滿的都是星光。

把這一段時間的所有事情全部都串連了起來,難怪不管自己怎麼樣的對她與眾不同,她完全就沒有任何的感覺,還一直把他往別的女人身邊送。

原本還想着對方還小,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對她的不一樣,可是現在這個樣子完全根本就不是這樣,對方不是不懂那完全就對方根本不喜歡他,或者說她根本就不喜歡男的。

在想到這些夜楠靈蕪整個人渾身上下的氣息從原來的冰冷已經變成暴厲了,恨不得把人給碎屍萬段的那一種。

而白小小美滋滋的現在任務完成之後去看小男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這一頓馬屁讓旁邊的這一個人到底誤會了什麼。

在感覺到對方那恨不得把所有人碎屍萬段的氣息,手機直接嚇得掉在了地上。

「老……老闆……你……」

「有意見?」

看着人那恐怖的樣子,白小小立馬飛快的搖頭,「沒有,絕對沒有,只不過生氣對身體不好。」

「呵……」

白小小:「……」

媽的要不要這麼的恐怖啊!自己完全就沒有做什麼事情的啊!

3491在看着突然到百分之九十的任務進度條,或者喜滋滋的可是沒有想到男主居然會突然之間發瘋!

「宿主,現在怎麼辦,男主已經瘋了啊!」

白小小小心翼翼的看着人,心裏面的小人已經哭成狗了,「我也不知道啊!」

「你就那麼的喜歡?」

白小小聽着人的話,完全一臉的不可置信,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是誇一下人而已,居然還吃醋。

「不,我一點也不喜歡。」

「呵呵,你最好給我記住了,你白小小隻能喜歡我知道了沒有。」

白小小:「……「」

不知道怎麼的,她突然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夜楠靈蕪看着人沒有說話,渾身的氣息更加的冰冷,「白小小,我不管你要做什麼,你必須給我記住,你如果在給我找別的女人那你一定不會知道我會做什麼的。」

白小小瑟瑟發抖的看着人,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看了一眼人直接站起來把人抱了起來,大步的到車上。

在回到老宅之後,把人抱回了人的房間,在把人放到床上看着人,「白小小,記住給我乖乖的,不要讓我生氣知道了沒有?」

白小小看着人,從回來之後對方給她的感覺非常的古怪,在聽着人的話非常乖巧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呵呵,做為你犯了錯誤的懲罰,你在接下來的半個月裏面給我面壁思過,那裏也不能去。」

白小小:「……是。」

雖然說非常的想要反駁,不過看着人這個樣子她還是非常識趣的答應了,畢竟對方現在這麼的不對勁,還是乖乖的吧。

「呵呵。」

在人離開之後,白小小在也忍不住的躺在了床上,還是一臉的心有餘悸,「系統,男主那完全就是神經病啊。」

3491也是一臉的心有餘悸,「我也是覺得,不過我們的任務馬上就要完成了。」

「哦,我感覺我剛才已經在鬼門關走一次了。」

「嗯,我也是。」

在過來好一會兒,白小小才開口,「現在讓我進度條已經到多少了?」

3491:「已經到百分之九十了,我們在加油一點就完成了。」

……

程伯看着自家少爺回來時候的表情,特別是看着人還抱着少女,還以為是有不長眼睛的讓夫人受傷了,臉色也是非常的難看。

「少爺,需要叫醫生嗎?」

「不需要,我明天出去,記住不要讓她離開這裏一步,給人的腳按時換藥。」

「是。」

看着人要離開,開口道:「少爺是現在出去嗎?」

「嗯。」

「已經下午了,少爺要不要先吃一點飯。」

「不用,讓人給她送一點吃的。」

「是。」

……

金燕

林丹丹看着剛不久才見過的人,特別是對方看着自己的目光就像是自己把人家老婆給搶了一樣,在發現自己想了上面都是被自己惡寒了一下。

夜楠靈蕪完全沒有心情管對方在想什麼,他看着面前的這一個女人,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是有點嫉妒這一個人的。

林丹丹被對方看的渾身不自在,終於忍不住了,「不知道夜楠總裁來我這裏幹什麼?」

「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林丹丹看着人,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表情,「那不知道夜楠總裁是要和我做什麼交易?」

「這一次的合作可以給你們增加五個百分點。」

林丹丹聽着他的話,終於忍不住一臉震驚的看着人,「你想要什麼?」

「我要你永遠都不能出現在我和我太太面前。」

林丹丹:「……我可以知道原因嗎?」

夜楠靈蕪看着面前的女人,語氣冰冷,「因為我不喜歡她的目光放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林丹丹:「可以,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簽協議。」

「不用,我已經準備好了。」 「這貨是活的還是充氣的?能帶回家嗎?」

這一刻,看到眼前的女子,哪怕是千聚雷,也是眼神立刻就變得灼熱了起來。

而那女子正是之前與他有過交手的凰族女敏,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何就進入到了這裏面,剛剛摸索出口,就看到這樣一副風景。

紫色的空間之中,充滿了邪殺之氣,敏雙眼緊閉,她的身體在不斷顫抖著,在一眼可望穿全部的身體,外層上,有股細小的火焰正在不規律的波動着,彷彿是一層防禦火焰。

千聚雷也不管那麼多,三下五除二走了上去,打算從她身上找到突破口。

此刻的他,甚至動用了魔鯨凜目,都沒有觀測出外面的情況,可見這裏是一個絕閉的空間。

隨着千聚雷的靠近,敏依舊沒有任何變化,只是隨着千聚雷的距離靠近,空氣中充滿了一種恐怖的高熱。

不過,這對於普通人來說,是種類似自殺的做法,但千聚雷卻很清晰就融入了其中,論高溫,他的藍火加特林可一點不比這裏低。

也是隨着千聚雷的臨近,敏周身的火焰防禦層,似乎有所感應,微微跳動了兩下,下一刻,她睜開了眼睛。

同時在這紫色空間中,她也嗅到了一絲特殊的氣息,那股氣息的感覺,將她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憤怒越來越明顯,而她身上的殺氣,也是瞬間肆無忌憚的釋放了出來。

在這裏的她,情緒比之外界會增強一百倍,一股焦慮的情緒驟然出現,隨着急燥,她的殺氣越來越盛,周身的灼熱,似乎讓她體內每一個細胞都在跳躍。

也是在下一秒,她睜開眼第一眼,就看到千聚雷已經到了自己身上,伸出他的小手指,對着自己胸口,剛要點上去。

「你敢!」敏整個人頓時怒火狂燒。

「活的?竟然還真是她!沒穿衣服還真沒敢確定!」

身處在崩潰邊緣的千聚雷,心頭一怔,甚至在想要不要趁現在動手,先將她置於死地!

Views:
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