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征剛剛起了個開頭,幾人便三言兩語,幫陸征做出安排和謀划,不過對於這種事,陸征倒也不排斥,他說出這些話來,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現在陸征腦子裡蟄伏的那個老古董靈魂要他組建勢力,李靈芝也希望他能站出來,將南省的民間能力者收入麾下。

被推到這個位置的陸征,其實根本沒有太多討價還價的餘地,既然如此,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仔細策劃,為未來做足準備……

走在回家的路上,天空又開始零零散散的落下一些雪花,陸征停下腳步,看著天空,有些出神。

明年就是年三十,按照華盟的習俗。

這天是一年中的最後一天,是一年的終結,也是新一年的開始。

回想這半年的遭遇,他的生活較之從前,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手機里剛剛收到的兩個簡訊,分別來至於楊啟水和張偉道的轉賬到賬提醒。

一人五千萬,也就是說,陸征如今已經掌握了一億華幣的可以用資金。

而且和開公司找來的投資不同,這筆錢,是不受任何監管,可以被陸征隨意使用的。

陸征甚至浮現出了惡趣味的念頭,如果現在他帶著江曉拿著這一億跑路,不知道張偉道和楊啟水,會有怎樣的表情。

嘆了口氣,陸征在公園邊的長椅上坐下,將電話打給了秦悅,把今天的事,向她轉述了一遍。

秦悅聞言倒是沒有太多表示,而是說要去向李林芝彙報一下。

等到十分鐘后,秦悅的電話回撥回來,李林芝的表態很簡單,說陸征做的很好,她很滿意,張偉道和楊啟水太摳門,她很不滿意。

掛斷電話,陸征對著已經黑屏的屏幕哭笑不得,這小魔女,果然是有性格。

不過簡單的幾個字,卻也說明了李林芝對於這件事的態度,是和之前一樣,完全支持的。

這也就意味著,至少從南省官方層面上,他不會再受到任何的刁難。

等到李林芝覆滅南省能力者組織的行動開始,陸征這裡,就是唯一的避風港,有的是機會,招兵買馬。

至於這樣會不會引起其他組織和能力者的反感,根本不在陸征的考慮範圍之內。

就好像楊啟水一樣,被李林芝一句話,嚇的經營了這麼久的產業都不要了,可現在陸征代表的平妖辦勾勾手指,他又連忙依附過來,而且唯恐慢別人一步。

能力者的圈子裡,是更直白,更現實的一個世界,不會有人因為一時的意氣之爭,就拿自己的小命去開玩笑。

你現實中可以賭氣,可以憤而辭職,可以去看看更大的世界,就算外面的世界沒有想象的那麼好,也可以回來重新開始,無非是失去一些金錢和人脈。

可在能力者的圈子裡,一次賭氣,很有可能就是萬劫不復的下場,連靈魂都被人抽去做材料。

不過問題也隨之而來,這一億華幣,陸征究竟要怎麼花。

陸征長這麼大,盤子洗過不少,水果搬過不少,可若說起管理的經驗,那是丁點沒有。

如今一億華幣轉瞬到賬,讓陸征忽然有了一種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感覺。

能力者的組織應該怎麼構建,獎懲措施應該如何去做,人員方面如何安排,業務如何展開……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每一個都牽扯成百上千萬的資金走向,遠不是陸征拍拍腦袋,就能做出決定的。

說白了,陸征意外獲得能力的時間還太短,又一直和平妖辦糾纏不清,根本沒來得及接觸能力者的圈子,更別說要在這個圈子裡立山頭。

秦悅肯定指望不上,她是平妖辦的人,有官方身份,如果邀請她來主事,那陸征的這個新建組織,就有了官方屬性,背離了成立的初衷。

可除此之外,楊啟水,陸征是肯定信不過的。

人老成精,他滿腦子就是從平妖辦那弄來晉陞的功法,真正邁入二級。

讓他分管一灘肯定沒有問題,可如果陸征把大權交到他手上,以後這組織肯定會越做越歪。

至於祁山,性格倒是被陸征所欣賞,不管是義氣還是誠信,都沒有任何的問題。

按道理說,黑水會突然解散,作為僱員的他,沒有義務再幫黑水會收尾。

可他還是堅持著把趙印的單子做完,一直到結果了李二牛後,這才真正清閑下來,單就這一點,都讓陸征十分的欽佩。

可祁山的能力上限太低,到現在也不過是一級能力者的程度,很難服眾。

別說派出去獨當一面了,就算是陸征出手,都能把他給收拾了。

「人才難得啊!」陸征不由幽幽的嘆了口氣,終於理解到那些大老闆求賢若渴的心情了。

「對了!」忽然陸征心中一動,祁山實力太低,自己培養培養不就行了。

他從老古董那搞來了上百部的功法,其中但凡有一部適用祁山,都能讓祁山突飛猛進。

這樣一來,他和祁山的關係,也能更進一步。

更何況,現在又不是馬上就就讓他撐起一個攤子,跑去對抗奧穆靈修會,對抗鷹盟和自由聯盟的私人武裝,陸征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籌劃。

他掌握著這麼多的功法,屬於是修行者法財侶地之中,最為關鍵的一環,不愁吸引不來人才。

在前期,他完全可以拉著楊啟水,祁山,小打小鬧,熟悉下整個華盟的能力者圈子,等李林芝的把那些能力者組織打廢了,再圖真正的發展。

想到這裡,陸征只覺得心頭的困惑一掃而空,整個人都變得清明起來。

寒假還有將近二十天的時間,他要在這二十天里,將這百部功法好好梳理一遍,分門別類歸納整理。

首先要找出適合他的功法,提升自身的實力這種事,無論在何時何地,都不嫌多。

其次也要拿出功法的一小部分,先將楊啟水和祁山的積極性調動起來。

楊啟水陸征沒有見過,可祁山的作戰方式陸征算是見識了,就是一些基本的普通格鬥術,要麼就是仗著蠻力,拿大物件砸來砸去。

碰上那些普通人和靈智不高的靈獸,自然是橫掃無敵,可一旦遇上真正的能力者,恐怕很快就要被收拾掉。

說到這,陸征忽然想起之前來偷襲程老的那個小黃毛,他明顯是有一些功夫的,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傳承,門派之類。

胡思亂想間,陸征已經回到了家中。

江曉和孫珊珊倒是沒睡,正圍在桌前,一邊包餃子,一邊看往年的春晚節目回顧。

雖然都是一些老段子,老梗,還是看的兩人嘻嘻哈哈,笑做一團。

本來華盟的習俗,是年三十才包餃子,然後在十二點迎接新年的時候吃餃子。

不過陸征想到李浩明天孤家寡人一個,肯定吃不上什麼好東西,就讓兩女提前包上一些,明天白天送去,順便算是李浩拜年了。

這一次去蘭雲山遊玩的花費,都被陸征掛在了李浩頭上。

兩女正愁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李浩,聽到陸征的交代后,自然是欣然應允。

江曉還特意去超市買了活蝦,搭配上陸征前幾天從趙印那帶來的豬肉,蔬菜,包出了好幾種不同的口味。

只是江曉從小就和陸征一起,生活獨立,不管是做家務,還是煮飯做菜,樣樣精通,包出來的餃子,也是美觀勻稱,比起那些餃子店裡賣的,也不遑多讓。

而孫珊珊大大咧咧,她包的餃子,有的大,有的小,有的薄如麵餅,有的餡都流出來。

還有一些,純粹就是孫珊珊自己發揮,奇形怪狀,讓人不忍直視。

孫珊珊被陸征看的臉紅,忍不住揚了揚拳頭,威脅陸征,還要和陸恆比試一番。

可惜孫珊珊這根本是撞到了槍口上,自取其辱,陸征之前可是在餃子店打過工,比起江曉的手藝,還要好了幾分。

很快,孫珊珊就敗下陣來,懲罰是她必須把自己包的餃子全部吃掉。

可惜孫珊珊根本就不拿當懲罰,宵夜的時候,真把她包的餃子全部吃完不算,還意猶未盡,連帶著幫江曉都消滅了半碗。

按照孫珊珊的說法,她畢竟是個習武之人,消耗很大。

還給陸征舉例,說他們家武館的學生加起來,一天都要吃一袋大米,一袋面,半頭豬,還有其他各種高科技營養粉,這才能勉強維持住身體的消耗。

陸征聞言心中一動,回來的路上,他還在想小黃毛的事,卻是將整天在眼前晃悠的,這個武學世家的孫珊珊給忘記。 第三十三章橫濱現世日常——怪談日和

「在一個風平浪靜的日子裏,不知道屬於哪一方勢力的惡妖們毫無徵兆的衝破了現世通往桃源鄉的通道封印。」

「猝不及防之下,倉促迎戰的桃源鄉妖怪們死傷慘重。」

「五代大人雖然靈力高強,卻因蒼老的身體拖累,在受傷后被惡妖們擄走——

儘管有桃源鄉的妖怪隱約看見,五代大人在被惡妖傳送走的瞬間炸開靈力毀壞了通道,卻無法得知她究竟失散到了現世的什麼地方。」

「不過,幸好。」

「五代桃源鄉之主在參戰前,曾將『桃源鄉之主』一半的印跡寄存在了桃源鄉少主的身上,所以在戰後最混亂的那段日子裏,桃源鄉不至於群龍無首。」

「桃源鄉的少主年紀尚幼,但仍是罕見的治癒系大妖怪——依靠着十年來攢下的所有妖力,她救下了近百個瀕死的妖怪。」

「由此,得到桃源鄉的認可、得到五代桃源鄉之主的認可、也得到桃源鄉所有妖怪們的認可的日和,成為了真真正正的『桃源鄉少主』。」

——

柔和縹緲的少女嗓音暫歇,長長長長的怪談「桃源鄉」故事已然說完。

小姑娘的瞳孔恍惚間隱隱變成了燦金的本色,在禮品屋窗外夕陽餘暉的照耀下,帶上了微深的赭石紅色。

聽出故事裏隱含的悲傷之意,頗覺後悔提起這個話題的中原中也忍不住用力的按住了她的手,有些懊惱的想要道歉:「抱歉,我不是有意……」

【即使這麼難過,也在認真的告訴我嗎?】

「沒關係啦~」

黑髮少女揚起臉,對懊悔到咬住牙不知該說些什麼的赭發少年甜甜一笑,眉眼之間並無半分傷痛:「之所以成為『怪談』,就是因為這些都是過去的故事了呀。」

「日和無論是作為『桃源鄉的少主』、『晴雨禮品屋的店主』、還是日和自己,都不會再為提及過往的事情而難過哦~」

「畢竟,雖然還沒有找到婆婆,但是日和已經遇見了中也先生!」

幸福的反握住神明大人的手,小姑娘眼瞳的金色都透著軟軟的甜味:「只要有中也先生陪着日和,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日和都可以元氣滿滿的解決的說~」

【因為喜歡中也先生,所以現在的日和會更加的、更加的無所畏懼哦!】

【日和一定會用最大的努力——努力成為能夠庇護所有在意的家人的強大鬼王,絕不會再失去任何東西了!】

「……」

本來情緒不高的中原中也被小姑娘的日常直球告白命中,臉刷的一下紅了個徹底,立即羞惱的開始試圖轉移話題:「喂,都說完桃源鄉的怪談了……再拖下去,等開店也等不到你說完自己的怪談吧?」

「唔,中也先生不用着急嘛!」

日和眨眨眼,開心的倚在全身僵硬的神明大人的肩膀上,樓梯上重疊的兩隻手不知何時早已十指交扣:「日和已經決定先在橫濱的妖怪世界開業了哦~所以,等到太陽下山也沒問題呢!」

「最後。」

「來說今天的最後一個怪談吧。」

「……」

聽到這裏,赭發少年頃刻平靜下來。

他側過頭看去,只見小姑娘微微闔上了雙目,面容恬淡,語氣是他從未見過的沉靜。

「[古有仙鄉桃源,今其上現日輪之輝化作少女;

黑髮金眸,背負晴空人形,能借日光治癒萬物、驅散雲雨;

Views:
1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