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一邊掏出手絹擦著額頭上的油汗,一邊快步走下台階,往太監那裡靠去。

呼!

裹刀布被風聲撕裂,五尺長刀揮出一個半圓,堪堪擦過翻譯眼眉,掃下幾根細毛。

「啪嘰」一聲,

翻譯手裡的帕子掉在地上,油膩的汗滴順著肥臉流下,雙腿戰戰,牙齒打顫。

「物主沒開口,你就上手,不合規矩吧。」陳酒持刀攔在中間。

「你瘋了?」

翻譯壓低聲音,咬牙切齒,

「看你像個武師,別給自己瞎找麻煩,區區武行碰不過日租界……」

「八嘎!」

話沒說完,浪人怒喝一聲,木屐踩著地「蹬蹬蹬」上前,獰厲如豺狗的目光直往陳酒臉上逼去,嘴裡一連串嘰里咕嚕。

陳酒眼神淡漠,用下巴比了比翻譯。

「他嚎什麼?」

翻譯咽了口唾沫:

「中谷先生說,他懷疑這幅畫是日本流失的寶物,你如果阻攔,就是偷竊日本國寶的同案犯,如果想活命,快快把贓物交出來。」

「你跟他說,」

陳酒歪了歪頭,

「我看他那兩把刀很像中國的唐朝刀兵,他那身衣服很像中國的古裝,問問他是從哪兒偷的,快快把刀解下來,把衣服扒光。」

翻譯瞠目結舌。

「彼は何を言いますか(這傢伙說什麼)?」

中谷很不耐煩。

短短兩三句話,矮胖子卻支支吾吾翻譯了二十多秒鐘。中谷越聽臉色越發陰沉,聽到最後,啊呀怪叫了一聲,探手摸向腰間!

幾乎在同一時間,旁邊浪人一齊握住打刀,默契極了。

陳酒手腕微抖,全身肌肉蓄勢待發,苗刀的長度遠勝於打刀,只要踏出半步,且先不管別人如何,中谷就會直直撞上刃鋒。

「……」

目光碰撞,如刀劍相擊。

中谷臉色陰晴不定,遲疑了好一陣子,終於抽出巴掌來,卻是掏出了一口袋銀圓。

「中谷先生說,他急著去城西的妓館,睡一整宿女人,不想殺人壞了興緻。這幅畫,他買。」

嘩啦作響的口袋被丟在太監面前。

「你賣不賣?」

太監愣愣盯住滿滿一口袋白花花的銀圓,顫抖著捧在手心裡,喃喃自語:「這麼多大洋,夠買多少兩煙土啊……賣,我當然賣……」

浪人雖然聽不懂漢話,卻已經從對方的表情中得知了結果。

嘰里咕嚕。

「中谷先生問,買賣成交,你還要攔么?」翻譯斜著目光,狠狠刺了一眼陳酒。

「……」

陳酒咧嘴一笑,鬆懈肌肉,將長刀收回肩上。

「錢貨已經兩訖,我又出不起更高的價錢,當然沒法攔。」

中谷哈哈大笑,從太監手裡拿過聖旨,表情彷彿得勝的將軍般,他朝地上啐了一口濃痰,帶同伴和翻譯昂首闊步離去。

陳酒望著他們的背影,嘴角咧得更開,牙齒森白。

「朋友?」

「唔。」陳酒收斂笑容。

「朋友,彆氣了,東西沒拿到就沒拿到,至少留住一條命。今天是你運氣好,放在往日,那群浪人當真會拔刀。」

店主這時候已經接受了現實,臉色死灰,

「沒辦法,國家落魄了,形勢比人強,這就是津門的光天化日。」

「是啊,光天化日。」

陳酒抬頭望了眼天色,

「但天馬上就要黑了。」

……

午夜,雲層厚重,無星無月。

「田中,你酒量這麼差,真的是大日本帝國的男子漢么?」

「那個女人皮膚真滑,豆腐一樣。」

「話說,中谷今天用低價得了個好寶貝啊,怪不得高興到把今天的客都請了。」

「中谷沒出來?」

「還在女人肚皮上呢,說,今夜不回道館了,要留下來盡情展示北海道男兒的英雄氣概。」

「英雄氣概?別是讓人繳械了吧?」

「哈哈哈!」

「我去撒尿……」

妓館門口吵吵嚷嚷,喝醉的浪人們相互攙扶著,在漆黑一片的街道上深一腳淺一腳。其中一個矮個浪人脫離隊伍,拐進了巷子里。

撩起和服下擺。

「噓~」

矮個浪人打了個哆嗦,酒勁被夜風一吹,似乎清醒了不少,夜色下的小巷子里影影綽綽。

「喂,什麼東西?」

一道腦袋又大又扁的影子從巷子深處緩步靠近,奇怪的外型讓浪人想起了很多家鄉傳說,山童、高女、飛頭蠻……

「站住!」

浪人拔出刀,使勁瞪大眼睛。

這時,一道月光艱難地鑽出雲層、投在了那個東西的上方。原來不是腦袋,而是一頂遮住整張臉龐的草帽。

「什麼啊,原來是人。你是幹什麼的?」浪人鬆了口氣。

回答他的,是一輪彎月般的寒光! 回到家,椎名伊織難得沒有學習。

先是好好的洗了個澡,然後翻過身,一頭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他望着熟悉的天花板,抿了下嘴唇上隱約殘留的柔軟感。

如果不考慮太多情感因素的話,

還算不錯。

另外,手感也是。

「……」

男人果然是大豬蹄子。

甩了甩快要被荷爾蒙淹沒的大腦,椎名伊織又坐起來,打開面板看向數值列表。

再次確認之前的提示。

——

姓名:椎名伊織

年齡:20【25】

筋力:12(10)

體質:14(10)

反應:12(10)

魅力:17(10)

能力:廚藝48(職業)、演技32(職業)、數學30(職業)、物理26……(低於20收起)

——

在年齡列表的後方括弧里,數字終於從24跳到了25。

而在系統消息提示列表中,也明晃晃的標註著【壽命+1(年)】的提示。

有點,猝不及防。

耗費他心力最多的渚醬和結衣身上蹦的全是屬性和各種技能,任務進展也一個個都停在16%和7%,一點壽命都沒漲。

反倒是寺島幸莫名其妙的給他漲了一年大限。

這傢伙認真的嗎?

椎名伊織總覺得這女人是在玩他。

自己以後的攻略重點,難道要放在寺島幸身上?

椎名伊織心裏想。

但是無論如何,他都想不明白這女人打算做什麼。

這任務要求也奇怪得很。

情緒?

愉悅……

是指喜怒哀樂之類的情緒嗎?

Views:
1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