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老大就是老大!我昨晚就睡了兩個小時,其他時間都在組隊練級,到現在才4級!這才兩天的時間不到,遊戲里升到5級的玩家連百分之1都沒有啊,而且老大你還是單練,太不是人了啊!」

「不厲害怎麼做你老大,說吧,找我什麼事!」

「嘿嘿,我和幾個朋友剛開了一個交易所,可是手裏實在拿不出什麼好貨,就像問問老大你那裏有沒有什麼看不上眼的,能不能給小弟我去撐撐場面!」

孫浩口中的交易所不同於人們常見的拍賣所,交易所只支持以物換物!因為遊戲前期都在新手村,人數比較分散,開不成拍賣會,所以用交易所替代,而且交易所搞的好的話能大大提升中間人的名氣,對以後會有很大的幫助!不過交易所要比拍賣會難辦,原因就是大家的需求都不同,要滿足所有人,就必須有很多的裝備儲蓄。

林軒沒有多想,反正也有兩件裝備用不上,他把兩件裝備的屬性截圖給了孫浩:「裝備屬性我發給你了,幫我換兩件除法杖外的法師裝備吧!」

「卧槽,老大你太闊氣了,出手就是兩件黑鐵器,老大放心,我一定幫你挑最好的!」胖子在那邊笑的臉都開花了!

關掉通訊器,林軒則繼續找地方刷怪去了! 火紅的恆星在掌心內熠熠生輝,但是隨着暗能量的中斷,那耀眼的恆星迅速的黯淡了下來,然後凝固,最後崩塌。

當死星的碎片在宇宙中漫無目的的飄蕩時,一陣陣雷鳴般的掌聲也隨之響起。

「啪啪啪啪啪——!!」

而其中最賣力也最興奮的,並不是在台上展現一個學期學習成果的帝鴻坤,而是與他同桌的潘震。

一直到凱爾讓帝鴻坤回到座位后,潘震也依舊在他耳邊小聲的說:「真是太漂亮了,這麼自如的收放暗能量,學期末的評分,凱爾導師一定會給你甲等、不,甲上也說不定。」

已然沒有最初那份陰鬱的帝鴻坤還是穿着一身紅色的華服,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

不過在聽到潘震的話后,他回答道:「其實我做的也沒那麼好,跟大家都是差不多水平的。」

當然,在凱爾還沒有給帝鴻坤評分之前,潘震還當他是謙虛,但是——隨着凱爾的一句「帝鴻坤……甲上!」

紅衣的少年當即就躥了起來,右手握拳在胸前狠狠的一揮「太棒了!!」

一旁的潘震則是滿臉的無語…

——好傢夥,就這一聲,比全班加起來都要響。

看到兩人的樣子,其他人也沒有忍住笑意,一時間教室里充滿了歡快的氣息。

「哈哈哈哈…好了…大家都先停一下,我有件事情要跟你們說一下。」

在凱爾壓了壓手后,教室內的眾人都漸漸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在看在凱爾,想要知道她接下來要說什麼。

當然,大家對此都有猜測——可能是一同出去遊玩、也可能是聚餐,更悲觀一些的已經開始在為可能到來的學期末的作業而發愁了。

但凱爾真正要說的,卻沒有一個人猜到。

明明那才是最好猜、也最容易才對的可能,但卻沒人願意去想那種可能。

而恰如那句話所說的「夢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越是不被人所希望的,就越是可能出現在人們的面前。

扎著馬尾的凱爾穿着一件紅色的緊腰花裙,肩上是一條白底金邊的菊花披肩。

她看着台下的眾人,心中也有不舍,但是停頓了兩秒后,她還是坦然道:「今天下課,我就要回天使星系了。」

「……」

沉默,數十人的沉默。

凱爾已經預想到了這種畫面,所以她沒有再停頓,也沒有想着去調動氣氛,而是繼續道:

「這一年來,我和你們也相互了解了不少,也有過矛盾,也解開了矛盾。

一起開心過,一起傷心過,一起鬥智斗勇過。

我起初是想着教完趕緊溜,但是後來,漸漸的,我慢慢喜歡上了你們這群學生。

不過有話說得好,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所以大家…有緣再見了。」

凱爾說完了話,台下卻沒有一個人應聲。

她尷尬的笑着道:「喂喂,我好歹教了你們快一年吧,連句再見都不說的嗎?

看來我這個導師教的是真的很失敗的啊……要知道我的姐妹涼冰在天城那邊的超神學院內可是很受學生愛戴的啊。」

「潘震、羽洛,你們兩個平時是我的左膀右臂,今天就帶個頭吧,我們師生之間正式道個別,也算是結束了這一段短暫的相處。」

被點到名的兩人顯然不怎麼開心,都喪著個連,不情不願的站起了身來。

可是不斷凱爾怎麼說,他們始終都說不出那句「再見」的話。

烈陽星的眾人並不是沒有過導師,只是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像凱爾這樣,願意去了解每一位學生。

也沒有一位超神學院的導師,能夠像凱爾這樣,具有親和力。

與她相處的時候,眾人不僅僅是覺得雙方是師生這樣的嚴肅關係,更多的,他們是把凱爾當作一位年齡未知的姐姐。

儘管這姐姐有時候做事不著調,行事風格也多變,常常會把技術考試變作實戰演練,但越是這樣的導師,在他們眼中越沒有隔閡。

如今凱爾要眾人與她道別,眾人也實在是不舍。

不過他們也不全都是十六七歲的少年,都知道他們與凱爾最終還是要分別的。

所以,在沉默了許久之後,學生們又陸陸續續的站了起來。

而當初最想着趕凱爾走的帝鴻坤,此刻卻是最後一個站起身來的。

他實在是不舍的凱爾離去,因為當初整個烈陽星唯一認可他的,就只有凱爾。

而凱爾,也在認可他之後一直不斷的幫助他朝着更遠的地方前進。

「導師,難道就不能待在這裏嗎?我可以去跟父王請求,請求他讓你一直待在這裏。」

聽到他的話,凱爾「噗嗤」一聲笑了,她說:「我要留的話,自然會留下來,不用你去說你父王也會讓我繼續在這。

但我始終是位天使,宇宙之中還有許許多多弱小的文明處於被壓迫的狀態,而一些強大的具有侵略性的文明,也漸漸的耐不住性子了。

屬於天使的戰爭就要到來,我不能一直留在這裏陪你們,所以,大家保重了。」

凱爾的話讓很多人都不解,他們不解,凱爾所說的戰爭是怎麼一回事。

事實上,烈陽星已經國泰民安太久了,天道星系內唯一與他們敵對的也就是一些不成氣候的宇宙海盜,建國如此之久,他們還沒有進行過一場大規模的戰爭。

「烈陽星是顆美麗的星球,烈陽也是個美麗的文明,我很喜歡這裏。我希望你們能夠與過去一樣,與世無爭,國泰民安。至於我…或許當天使不再需要為了正義而滿宇宙跑的時候,我會有時間來看你們。」

就算凱爾已經這樣說了,帝鴻坤還是不明白。

「導師,正義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你們強大的天使,要為了這兩個字去加入一場又一場的戰爭。」

就以帝鴻坤所了解到的天使,其軍事實力,完全可以讓已知宇宙的任何一個文明為之畏懼,如果天使不是為了什麼正義的話,完全可以像烈陽一樣,安居星系內,然後和平的度過每一天。

而在聽到帝鴻坤的話后,凱爾也仔細地思考了一下什麼是正義。

但實際上,正義地理念過於龐大且複雜,於是凱爾簡單地回答道:

「讓一些弱小地文明能夠與你們烈陽一樣國泰民安,這就是我們天使的正義。」

話音落下,凱爾終於不再停留於講台上,她認真的望過每一位學生的臉,然後不再有半點留戀的…離開了。

也是在她走出門后的第三秒,一聲整齊且飽含感情的「導師再見——」久久地回蕩在她的耳邊,不能散去。

將住所再次還原到成它最初的樣子,摘下了智能燈的凱爾將其丟進了微蟲洞后,雙手張開,大大的伸了個懶腰。

鶴熙早早打來的通訊內不斷地有鍋鏟鏟過鐵鍋的聲音。

一邊手忙腳亂的將調料倒進鍋里,一邊還時時刻刻地注意著通訊那頭的聲音。

「凱爾,你東西收好了沒有?你要是再不回來,菜就全是我炒了…到時候晚飯你要是吃不下去可別怨我。」

「已經收拾好了,涼冰來接的我,很快就能回去,你記得留些菜別炒,我回去給你做幾道烈陽星的特色。」

「好~好~都給你留着,不過你還是要快點回來。」

鶴熙一遍將炒好的菜倒進盤子裏,一邊溫柔的說:「我已經等不及要見你了。」

廚房外,正出來覓食的流月穿着一身白色綉金翼的睡衣,剛準備在客廳的冰箱裏翻一翻的時候,就聽到廚房裏鶴熙姐與凱爾姐突如其來的狗糧。

「哎~」

隨手拿出一袋骨頭餅乾,流月搖著頭回到了房間。

明明有些核前文明的夫妻,才在一起幾十年就各種矛盾。

而這對老老老老…老…「夫妻」,在一起都六千年了,結果還是如此膩歪。

再想到兩人又是一年不見,接下來的幾天…哎~

——又是一段狗糧管飽的日子啊。

另一邊,穿着鎧甲披着披風的涼冰領着一個跟班,饒有興趣地在烈陽星的超神學院內閑逛著。

「不錯啊,這些擺設,弄得還挺賞心悅目的,不像你——」涼冰說着轉過頭來看着身後將全身藏在深藍色金紋學者袍、僅露出一張臉在外的男人道:「卡爾,你什麼時候才能把咱倆那空空蕩蕩的實驗室里擺些養眼的物件?」

一直在看着涼冰的卡爾聽到前者的話后,小聲的回了一句:「我昨天掛了一張畫像上去用作裝點。」

「你說的要是那張藍鬍子太空老頭的畫像就可以閉嘴了,今天早上進實驗室的時候差點沒被丫給嚇死,還有…那畫像我給揭了,扔在你房間裏頭。

什麼時候你的審美踏馬的正常了一點再想着掛畫像之類的東西,現在我就想要一些花花草草的東西,放着好看。」

「我的房間?!你進了我房間?」

「你丫一男的,這麼大驚小怪做什麼?難不成還怕我偷你內褲?」

原本還擔心涼冰進他房間后可能會看到某本書的卡爾,在聽到涼冰說「偷你內褲」的時候,臉不由的變紅了。

涼冰見了呵呵一笑道:「這就臉紅了?純情小處男~」

「沒意思,不說空間之類的東西,跟你就聊不了幾句,我還是去看看凱爾吧,聽說她這段時間又在烈陽學了些新菜,待會兒去她家蹭飯,順帶看看流月那小傢伙的反應…兩個膩歪的不行的姐姐又要在一起了,哈哈哈,我已經能夠想到流月到時候的表情了。」

……

凱爾這邊剛剛結束了與鶴熙的通訊,就聽到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凱爾——好久不見了,有沒有想我~」

將門關好的凱爾轉過身來就迎上了一個擁抱。

看到一年沒見的涼冰,她的臉上滿是笑容,半開玩笑地說:「只能想一點點,不能想多了。」

涼冰聽了當即就哈哈大笑起來,她一邊鬆開雙手向後退開半步來,一邊道:「還是跟你聊天有意思,你看我後面這個,整個就是一木頭。」

順着涼冰的話,凱爾地視線也投到了她身後地男人身上,上下看了兩眼,凱爾好奇的向涼冰問:「這是你男朋友?」

「什麼男朋友,不是跟你說了嗎?神河那邊的學者,卡爾,一個出了名大悶蛋,跟我有一起在研究一個基因項目。」

凱爾這就有些疑惑了:「我不是記得你說,跟你一起共事的卡爾是個女孩子嗎?」

「呵~最開始那天我穿個低胸裝,這小子半天不敢正視我,再加上他這樣細皮嫩肉的,又披塊藍布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的。

Views:
1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