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一聲,玻璃門碎成了一地碎玻璃。

「葉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被打臉,何多金臉色也沉了下來。

「老子不是跟你說了,一人二十萬買他們一條腿?」

葉子龍也不裝了,將銀行卡狠狠地甩在了他們的身上,「還不趕緊滾!」

「是是是。」

被莫名其妙的打斷了一條腿的兩人,也不敢發火,畢竟眼前這人看起來就不好惹。

至於那張卡,給他們兩個狗膽也不敢動。

就這麼拖着一條被打斷的腿從地上爬了出去。

「葉先生在我的地盤上耀武揚威,恐怕不太好吧!」

「還是說,不把我何某放在眼裏?!」

何多金一個商人,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明晃晃的打過臉?

這時臉上的表情像是吃了一隻蒼蠅一樣。

「哦,對了,忘了跟你介紹我自己了。」

葉子龍走到何多金的面前,比何多金高出來一頭,再加上那氣勢,狠狠地壓着何多金。

「我葉子龍,這次就是來跟你們清算一筆賬的!幾天前你們拆遷,把一個女人硬生生的打斷腿,強制拆遷的事情還記得吧?」

「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何多金也慌了,這件事明明沒有人知道。

「那女人,是我媽。」

葉子龍雖然笑着,可是那笑容卻讓何多金渾身冰冷。

「你們敢動我媽,就得做好付出十倍代價的準備!」

門口爬出去沒多遠的兩個人,一起打了個冷顫,頭都不敢回就嚇得尿濕了褲子。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一個乞丐的兒子,還想找我清算這筆賬?」

何多金強裝鎮定,這葉子龍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看樣子也不是好惹的。

打了個眼神讓人趕緊去叫保安。

「你想去哪兒?」

那人準備走,卻被葉子龍攔住了。。 緩了好一會兒,宋文才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酥桐……」

「主人,我在呢。」

酥桐在心裏暗自慶幸,還好自己及時趕回來了,也不知道宋文找自己到底什麼事情。

「沒事,我就是叫叫你,剛才我的頭好疼……對了,我要回家看看筱筱了,宇辰出國前將筱筱託付給我,我可得好好照顧她。」

想到這裏,宋文整個人精神好了很多,叫了一輛計程車后,迅速朝着小區的方向開去。

大概二十分鐘過去了,宋文急匆匆的給司機付了錢以後,迅速朝着小區跑去。

回到家,宋文先是喊了一聲「鍾筱筱」。

但是許久,都沒有人回應,他緊皺起了眉頭,朝着鍾筱筱的房間走去,看見人還在床上睡覺。

原先緊皺的眉頭變得舒緩了起來,輕笑了一下,眼裏閃過一絲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溫柔。

他躡手躡腳的走到了鍾筱筱的身旁,伸出手輕輕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小懶豬,起床啦。」

「唔……」鍾筱筱難受的伸起手拍了一下宋文,隨後轉了一個身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覺了。

「快起來啦。」

宋文還在不停的叫喚着她,見她不理自己,宋文準備使用殺手鐧——撓痒痒。

宋文對着背過身熟睡的鐘筱筱壞笑了一下,然後拿起床頭櫃的一朵假花,硬扯下了一片葉片,小心翼翼的在她的腳底上撓了起來。

感受到癢的鐘筱筱,氣憤的睜開了眼睛,對着宋文大吼道:「宋文!你在幹什麼!?」

「我的姑奶奶,你終於捨得起床了,這太陽都曬到屁股了,你還在那邊睡覺,快來吃飯。」

emmmm我可是很早就起床了好吧,為了去找慕安……

現在只不過是在補覺而已。

只不過聽到「吃飯」這兩個字,鍾筱筱期待的瞪大眼睛看着他:「有什麼好吃的?」

「呃……還挺多,在回來的路上我叫了外賣,正好我回來後幾分鐘外賣也到了,我去弄一下。」

外賣呀……鍾筱筱輕輕的撇了撇嘴,外賣好吃是好吃,但是終究還是不衛生。

看來,這個宋文因為工作肯定十分的繁忙,既然這樣飯這種簡單的事情就由自己來解決吧。

簡單的洗漱了一下,鍾筱筱來到了客廳,就看見餐桌上面琳琅滿目的菜色。

這頓估計花了宋文很多錢吧,自己終究是寄人籬下,還是要找個工作比較好。

「那個,宋文,我有件事情和你說。」

「什麼事情?」

「我……我想去工作,我想要進入娛樂圈。」

在聽到「工作」這兩個字的時間,宋文愣了一下,但在聽到「娛樂圈」這三個字時,宋文是第一個拒絕。

「不行,你才十八歲,你給我好好讀書。而且我答應了你哥哥,我要好好照顧你。」

宋文覺得,鍾筱筱現在還是一個讀書的年紀,就應該去享受書香的沐浴,而不是早早的步入社會打工,而且還是進入龍魚混雜的娛樂圈。

這個地方是最難待的,再說了,鍾筱筱沒有任何人脈,她要怎麼混下去!?

而且,她進入了公眾的視野以後,這就代表着鍾家會發現她。

他雖然不知道他們鍾家到底有着什麼恩怨,可是鍾宇辰臨走前讓他千萬不要暴露鍾筱筱的蹤跡,他既然答應了,那自然是要做到的。

「不行,我一定要進入娛樂圈,我一定要有一個工作,不然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我怎麼說也是一個淮南嶺精神病院的醫生,你還怕我的工資養不起你?」

「不是,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那你到底在害怕些什麼?給我好好讀書去。」

見宋文已經不耐煩了,鍾筱筱一臉陰鬱的看着他,索性說出了自己的目的:「我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世。我是鍾家的二小姐,我要回到鍾家!」

「不行,你不能回去,我答應了你哥哥一定不會和鍾家暴露你的蹤跡,所以我絕對不會讓你回去的。」

「你別聽我哥的,我是鍾家的二小姐,流落在外多年,我為什麼不能回去認親!?」

鍾筱筱顯然有些氣憤了,她又不是干不過鍾凌萱。

更何況,她有慕安的幫助……

「不行,我說你不能回去就是不能回去。如果你回去,我們就再無瓜葛。」

「你!」

鍾筱筱怎麼也沒想到,宋文居然會拿這個威脅她。

「好,我可以不回去,但是我要進入娛樂圈。我要賺錢……」

「不行,我養你!」

宋文說這話時眼神無比的堅定。

鍾筱筱整個人都愣住了,他是不是認真的……

可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一點用處也沒有……

她才不要做這種沒用的人!

「這是兩碼事,女孩子需要獨立,所以我也需要有我自己的工作。」

鍾筱筱說完這話嘟著嘴巴氣憤的低下頭埋頭苦幹起來,她真的是要餓死了。

看着鍾筱筱狼吞虎咽的樣子,宋文的眼底閃過一絲寵溺,便也沒有繼續說些什麼了。

只是伸出手輕輕的敲了一下她的腦袋,「吃慢點,小心噎著了。」

「那你敲我幹什麼?我差點就噎住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宋文有些愧疚的低下了頭。

「哎呀沒事,逗你玩的。」

鍾筱筱笑呵呵的拿起一杯水一口氣喝了下去。

她算是和宋文和好了吧……

但是,她一定要進入娛樂圈,這是她最快獲取錢,人脈,和鍾凌萱對抗的方式。

她一早就知道鍾凌萱不是什麼好東西,能夠今天這一步,背地裏做了不少骯髒事情。

她也要幫助慕安收集好她幹了骯髒事情的證據,然後擊倒她!

「乖,好好吃飯……」

「今天晚上你就別點外賣了,我來做飯。」

「你會做飯?!」宋文看着她的眼神很是疑惑。

「別這麼懷疑我好吧……我當然會做飯了,不然這十八年我怎麼過的……」

雖然原主不會,但是她會啊。

在現世,她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所以也被迫學習了做飯什麼的…… 第226章潛入太后的寢宮

夜色深沉,皓月當空。

皇宮內,非常寂靜。

除了主要的路口,其它的通道沒有禁衛軍站崗。

林宇和韋小寶跟隨海大富,悄悄地抵達慈寧宮,站在院牆之外。

Views:
1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