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冉。」

陸沁冉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就對了,那我叫你什麼呢?老公?」

雖然這稱呼令其很是受用,但還是提醒道:「咳咳,別喊太前衛了,我怕我爸媽直接催著咱倆結婚了。」 「是嗎?那我拭目以待。」寧修遠一臉漫不經心。

賈爾斯伸手入懷,掏出一本破舊的神秘書籍,但並沒有立即遞出去,反而一臉認真的盯著寧修遠灰濛濛面龐。

「我能相信嗎?夢境商人。」

「你可以選擇拒絕交易。」

「好吧!」

賈爾斯一咬牙,將這殘破書籍遞了過去。

——這本書最大價值,在於上面記載的知識,一旦被看過也就毫無意義了,所以他很擔心,夢境商人看過之後,便不承認它的價值。

寧修遠接過封面只有一段潦草後補文字。

《塞拉伊諾斷章》

——拉班·修琉斯貝利博士·著。

翻開書籍,第一頁直入主題,關於【黃金蜂蜜酒】的製作方法;

第二頁,寧修遠瞳孔一縮,赫然是關於爆裂者克圖格亞的召喚儀式;

第三頁,寧修遠呼吸一滯,竟然是奎勒許諾而未曾實現的舊印:

第四頁,【附魔哨子】的製作方法。

第五頁,召喚並控制舊日支配者·深空星海之主、黃衣之王·哈斯塔的僕從——拜亞基。

這是一種能夠藉助凱姆(keim)維度,以400倍光速旅行的星空物種,但很少有人掌握駕馭它們的方法。

另外,在如此高速下移動,一般人的身體也承受不了,【黃金蜂蜜酒】可以停滯肉體和靈魂,保護旅者不受真空和高能射線,乃至高速移動帶來的損傷。

「必須得承認,這本書的價值兌換一份超凡特性確實綽綽有餘,關於它的溢價,你可以兌換神秘學知識,或超凡物品。」

寧修遠合上《塞拉伊諾斷章》,大方承認這本書的價值。

「兩份超凡特性?」

「你太貪婪了,這些只是知識,你要知道,從知識到力量,有著天壤之別。」

「好吧,閣下手裡有哪些超凡特性?」

「你想要哪種類型?」

賈爾斯看著已經被寧修遠翻閱過的書籍,到底沒有堅持查看所有超凡特性,他略一沉思道。

「夢境!我想要關於夢境的超凡特性。」

「很聰明的選擇!」

寧修遠大喜,一抬手三支封印瓶浮現而出。

「入夢者、造夢師、捕夢人。」

賈爾斯渾身劇震,心中閃過一絲不安,作為資深神秘學愛好者,他對超凡特性還算了解。

自然明白能夠一口氣拿出三份同一類型之人,底蘊有多可怕。

「它們有什麼區別?」

「我推薦你選擇捕夢人。」

「為什麼?」

寧修遠不答,一副隨你聽不聽的模樣。

「好,我選擇捕夢人。」

賈爾斯一咬牙,選擇相信夢境商人。

因為如果夢境商人要害他,他便是選擇其他超凡特性也躲不過。

或者說,今天這場交易,本身就是一次冒險。

寧修遠一揮手,一支封印瓶飛了過去。

賈爾斯接過封印瓶,語氣極快的吟唱一段咒語,確定這瓶超凡特性真偽之後,竟直接抹去靈性封口,一飲而盡。

這一幕,看呆了布倫達等人。

或者說,賈爾斯和夢境商人的交易過程,就已經令他們傻眼了。

他們手中的那點東西,比起賈爾斯,明顯不在一個檔次。

連賈爾斯明顯都拿出壓箱底寶物,才換到一份超凡特性,他們多半沒戲。

「啊——」

不想,就在眾人感慨艷羨之時,賈爾斯突然抱頭慘叫起來。

「這……」

布倫達等人大驚失色。

膽小的獃滯當場;

膽大的立即掏出魔法物品,比劃在胸前。

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好在賈爾斯慘叫之後,情況不在惡化,他雖然滿頭大汗,呼吸急促,但神色卻逐漸好轉。

好一會兒,他放下雙手,一臉心有餘悸。

「賈爾斯先生,發生了什麼?」

阿娃問道,心中其實隱隱有了答案。

「我沒事,僅僅是精神烙印衝擊。」

賈爾斯道。

眾人聞言,這才鬆了一口氣。

便在這時,賈爾斯身影驟然消失,下一秒,又突然出現在街邊。

「哇,這就是超凡力量?」眾人瞠目結舌,一臉驚呼。

不想賈爾斯卻一臉狐疑的看向寧修遠。

「這是我的領地,你的力量受到限制,這很正常。」寧修遠道。

「原來是這樣。」賈爾斯恍然大悟,心中不覺驚訝,畢竟他剛剛踏入超凡,被前輩限制住,這在他看來很正常。

「你還有一些溢價,想好要兌換什麼了嗎?」

「神秘學知識吧!」賈爾斯道。

「如你所願,賈爾斯先生。」寧修遠已經從剛剛旁人驚呼中,知道對方的名字。

聲落,寧修遠一揮手,連續發動數次交易審判官,終於將一份神秘學知識交易過去。

「萬分感謝!」

感受著在腦海中突然湧現的知識,賈爾斯對夢境商人的力量越發恐懼,在這恐懼中,另一種情緒又浮上心頭。

那就是感激!

因為他意識到,如果對方黑吃黑,甚至鑒定他的《塞拉伊諾斷章》不值錢,他也根本無力反駁。

至於《塞拉伊諾斷章》會不會比夢境商人定價更值錢?

有這個可能!

但誠如夢境商人所言,從知識到力量,有著天壤之別。

他意外獲取《塞拉伊諾斷章》也有數年時間,僅僅製作了一份【黃金蜂蜜酒】和掌握了可圖拉克的召喚儀式,以及舊印。

餘下,明顯最實用的【附魔哨子】和【拜亞基】召喚控制儀式,他迄今也未收集到足夠材料。

「夢境商人,我們這些東西能換一份超凡特性嗎?」

布倫達在旁邊開了口,只見他掏出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材料。

——這次他之所以能把這些東西帶進夢境之地,正是從妹妹交易而來的神秘學知識中,獲取的方法。

「雖有價值,但很遺憾,這些東西還不足以購買超凡特性。」

寧修遠搖頭,有心準備離去。

「那能換一些魔法道具嗎?我想要一個類似賈爾斯先生的饗靈怪雕像。」

「我想要夢境類的東西,最好可以自由出入這裡的,那些黑暗中的怪物太可怕了。」

一群年輕人大失所望之後,跳脫性格驅使下,立即轉變方向。

為了保住人設,寧修遠耐著性子,同這些人逐一完成交易。

交易完成之後,寧修遠隨即告辭離去。

沒有後顧之憂的他,在做好充分準備之後,再次竊取皮科爾的命格,果然,這次再無問題。

終於獲得一個光明正大身份的寧修遠,隨即踏出夢境之地。

夜幕籠罩,燈影濯濯。

現身不知名街道上的寧修遠,看著周圍正常房屋,再仰望漫天群星,心中壓抑抑鬱一掃而空。

作為他鄉異客,縱然他已經學會和孤獨握手言和,但他還是喜歡這充滿煙火氣息的人間啊!

「呼……」

許久,寧修遠長長吐了一口氣。

環顧四周間,皮科爾的記憶逐一湧現,寧修遠隨即邁開腳步,向「家」里走去。

……

……

「咚咚咚……」

富有規律的敲門聲響起。

Views:
1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