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事情起來說,本領主給你做主。」楊禕說。

「鎮長,嗚嗚嗚……」咕嚕又抽泣了一會兒才停下,「陸地上太乾燥,前段時間還颳了一陣沙塵暴。魚人們不願意幹活,魚人苦工都已經跑了好幾批了。」

「不要著急,本領主給你想辦法。」楊禕安撫了一下哭的稀里嘩啦的咕嚕,「到目前為止,完成多少農田了?」

「嗚,今天這些農田建好后,剛剛達到一千畝農田。」咕嚕回答。

相對於一萬畝農田的任務,一千畝只達成了十分之一的量,確實是差了很遠。

「你放心,本領主會讓副鎮長多派一些魚人苦工過來,建設農田的進度不能因此耽擱。」楊禕說到。

楊禕一來就瞧見了咕嚕手中的皮鞭,他也知道魚人喜歡在幹活的時候摸魚偷懶,但是光靠皮鞭抽打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貧瘠之地上炎熱乾燥,再加上烈日烘烤,魚人很難長時間在這種條件下工作。

必須想辦法給魚人改善條件,他們才有可能努力幹活。

楊禕首先想到的解決辦法就是解決水源的問題。

只要有水,魚人的皮膚就能保持濕潤,能夠很大程度抵抗乾熱的侵襲。 白浩哥哥……白浩哥哥……

小白浩醒醒………

白浩猛的一個哆嗦,一下睜開眼睛,白浩身上臉上是漢水,衣服都被漢水打濕了,

白浩看着眼前的青兒,

青兒我這是怎麼了…!

小青兒搖了搖頭,

不知道,就看見你臉上全是漢水,然後身體一直在抖,賤哥哥說你這是引魔入體了,我們一直在叫你,但你抖的越來越厲害,

劍無雙說道,哎」看來緣分沒到,機遇都是留個有準備的人啊,

劍哥!我………

我什麼我,你剛才差點變成另外一個人,你知道嗎?

剛才那種情況,多危險…,

劍無雙的聲音有些虛弱的說着,

唉,算了算了,你趕緊休息休息準備上路吧!應該不遠了,我剛才為你消耗不少,得修養幾天你自己注意點,

嗯嗯,好的劍哥…謝……謝謝你

白浩慢慢抬起頭看着眼前的一行字,眼神有些迷茫,

白浩在想,如果剛才我走進去,或者真的能見到她呢,這麼多年了,她還好嗎?

白浩沉思了許久,慢慢的站了起來,繞開那道崖壁,飛快走向天涯大峽谷,

天黑了,夜幕降臨,篝火旁,白浩坐在火邊,手上是一隻熊掌,

旁邊是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小青兒,

嘿嘿嘿,白浩哥哥,我要,我還要,青兒手上拿着一隻不知是什麼妖獸的肉在啃著,那油,滋滋往嘴兩邊冒,

我跟講哈,我記得以前,我還喝過鳳凰血,可補了,一小口下去呀!青兒邊說還邊做個小表情,眼睛都眯起來了,好像在回味一樣

那小麻雀,放血的時候她還哭,真沒義氣,我給她喝她不要,才喝她一點點,就告我娘……,等我回去看我不打死她……!

還有什麼千年小螃蟹呀,萬年小王八啥的,應有盡有……

白浩在一邊就一直說嗯,也沒在意小青兒在說些什麼,

吃飽喝足后,小青兒躺在白浩懷裏睡著了,,白浩坐在一顆大樹上,抬頭往著天空,天空上星光閃閃,不時一顆流星飛過,白浩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麼,,

嗯嗯,既然我自己可以做仙人,又有何懼之有,我堂堂七尺男兒,怕個什麼……

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睡覺…明天趕路!!

天行山,天行山坐落於星神大陸的最南面,僅挨着天澤國,

雖然說天行山的人不怎麼出明,但山出明,這山據古人說是上古之戰遺留下來的一座殘鍾,

經過時間和歲月的洗刷,慢慢的變化成座小山,住附近的修士會經常聽見鍾呤聲,還有人會在不經意間頓悟,踏入另一個層次,

小山雖說不高,但能走到巔峰處的屈指可數。

「唉」你們說啊,這天行山啊,不大,但這門檻確定有點高啊,

是啊!「道友」

別提了,我輩修士,怕是只有前年進入天行山那小道士了,

是啊!聽說他一上山,這天行山上那鐘響了整整三天三夜,還是來晚了一步啊!

不然可能我現在都三品了,

哎哎哎!!!別吹牛了,就你那樣

要是那天我在的話我已經結丹了,

去去去,你們幾天快點,別落後了,前面就到妖獸聚集的地方了,都給我小心點………。

天行山有座道觀,名叫天行道觀,道觀看起來不是很是破舊,和外人想得有點不大一樣,

道觀內,砰,砰…一小道士正在修補房屋,

哎,師傅他老人家不知道咋想的,房屋破成這樣也不修一下,還不能用術法,真是費勁,

小師弟…..小師弟,你在家嗎?

啊!!……啊..「澎」,小道士從屋頂掉了下來,隨後…剛修好的屋頂又掉落在小道士身上,,

哎呀!疼死我了…

小道士慢慢的爬了起來,小道士抬頭看着自己的屋頂,憋著個嘴,差點沒哭出來,

小道士抬起頭來后,看見的是一張清秀的面旁,小道士長白白嫩嫩,看起來才十四五歲的樣子,

小師弟……你沒事吧!,

我沒事…,師兄!有事嗎?

師傅他老人家叫你過去一趟,

哦,我知道了……,

道觀大殿內,一老道士正在默默的坐着,對面是那小道士,

小道士到現在還憋著個嘴,聲音有些委屈的說道」

「師傅」你就找人幫我們修一下道觀吧!我入道觀兩年了,師傅,

老道士沒說話,還是沉默著,

小道士看老道士這一副狀態,感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平常只要自己一哭一鬧老道士就會好言相勸,然後在給你點好東西,但這次老道士有些反常,

這時候老道士開口了,小道啊!你最近身體可安好。

師傅,「我不好」

每天晚上休息時候都在數星星數月亮,

哈哈哈………老道士開口笑道」這不挺好的嗎!

師傅,你叫弟子過來,是有什麼吩咐嗎?

老道士,臉上鄒巴巴的,裂出一個笑容來對小道士說道」

小道,你跟隨為師也有兩年之久了,你在我這也學不到什麼了,

你不是一直想下山嗎?去吧!

小道士有些沒反應過來,師傅,您老人家是要趕我走嗎?

師傅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您說,我改,我以後不會犯了,我不修屋子裏,你不要趕我走,

小道,你我師徒緣分以盡,不可強求,

這時候小道士眼睛眼睛紅了,小道士拉着老道士的衣角,緊緊的抓着,一顆淚水滴落在老道士衣角上,

老道士用手輕輕的撫國小道士面頰,都這麼大了,哭什麼,老道士用自己衣袖擦乾小道士眼淚,

小道,你聽我說,你下山去………

我不去,我不下山,

老道士話沒說完,就被小道士打斷,

但老道士還是繼續說道,你下山之後去找一人,那人和你年紀相仿,此人和你有着莫大的淵源,

多的師傅也不多說了,你明天一早下山去吧!

師傅,不要,我不去,管他是誰,管他有沒有淵源,

這時候小道士已經哭成一個淚人了,緊緊的抓着老道士,

老道士,管也不管小道哭不哭,老道士站起身了,轉過身去,慢慢的走向外面,在老道士轉身那一刻,一行清澈淚水從老道士眼角劃過,

老道士走後,小道的師兄們都來看過小道,但小道還是一個人跪在大殿內哭,

不久后小道離開了,雖然說小道才在天行道觀兩年,但他已經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

一下子說,讓自己離開道觀,小道心裏還是非常難受的,特別是老道士離開時候帶我背影,

那一刻小道知道了,這是真的,自己真的得離開了,

第二天,小道一個人站在道觀門口,師兄們都在,但師傅沒來,小道深深的看了一眼師兄們,

然後小道跪下來,磕了三個響頭,感謝兩年了師傅的照顧,

感謝師傅傳藝弟子

感謝師兄們照顧

然後小道站起身來,一步一步的下山去了,

後面師兄們,在山門口看着,一個個不舍的眼光,溢於言表,雖然師兄們都在給自己到別,送自己,

但小道內心複雜,一直低着頭走出山門,

天行道觀,大殿內,老道士坐着蒲團上,「唉」

!就讓他下山歷練一下,跟趕他走一樣,

Views:
1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