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是有原因,另一方面還是有原因。

鶴熙也問了有什麼原因,凱爾卻說,「開了你[們]也看不到。」

着實令人有些不解。

而又因為鶴熙今天太過勞累,凱爾便沒有多聊什麼。

將一些有趣的事情跟鶴熙說了后,很快就掛斷了通訊。

她本人也是很快就赤裸著身子,從浴池中上岸,一個響指燃起一天火焰,瞬間將全身的水珠蒸發。

換上一套清爽的睡衣裝束——弔帶背心加上彈性超短褲,理了理金色的長發就走出了出去。

雖然已經是黑夜降臨,但是在一束束燈光的照耀下,如此打扮的凱爾還是引起了一眾男女的駐足痴望。

天使的外表到底有多美麗,許多的烈陽星人在這一刻有了評價——

稱的上是宇宙唯一,除此以外,再沒有能夠代表美麗這個詞的種族。 ,

[]

怎麼這副表情好像從沒吃過的樣子?

母子四人最後就待在了這個房間里,一邊吃着餃子,一邊享受着這難得的母子溫馨時光……

——

霍司爵是在七點多回來的。

一回來,他在進大門的時候腳步就凝了一下,因為,他看到了入戶鞋架上,多了一雙女人的鞋子!

嗯,一雙,是那小丫頭片子的。

另外一雙……

「先生,你終於回來啦,孩子們都一直在等着你吃飯呢。」

正眸光不善的盯着這雙鞋子,忽然王姐出來了,看到他終於回來,她馬上高興萬分的迎了過來。

霍司爵這才暫時收回了目光,從門口進來了。

這幾個孩子自從來到這裏后,確實每天晚上他都會趕回來陪他們吃飯,一來是家裏孩子多,他擔心這個傭人照顧不來。

而第二個原因,則更多的是墨寶的回歸,讓他想要多跟他培養培養感情吧。

「他們人呢?」

「你說孩子們啊,在樓上呢,我現在叫他們下來。」王姐說完,就要趕緊去二樓叫孩子。

可霍司爵卻制止了她。

「不用,我先去樓上換件衣服,待會下來順便叫他們。」

然後這個男人就提着手裏的商務筆記本上去了,身姿筆挺頎長,光是這一道背影,已難掩身上的凌人矜貴。

正要直接上去換衣服,經過二樓時,卻冷不防聽到大兒子霍胤的房間里傳出聲音。

「那金河後來振作起來了嗎?」

「當然,她的哥哥們都很愛她,還有她的媽媽,他們鼓勵她,幫助她,她當然會再站起來!」

女人溫柔的聲音,就像是河面上輕輕吹過的風一樣,她回答著孩子們的問題,即使這個問題聽起來是那麼的沉重。

但此時,卧室里的孩子們,就好似書里的小女孩一樣,都感覺到了來自媽媽的溫暖。

誰在裏面?

霍司爵腳步停下來了,一雙眼睛則是馬上陰沉了下來,側頭朝那兒童房望去。

確實是有人的,因為他看到沒有完全關緊的房間里,裏面好似有好幾個人影,而此時,幾個小的,正像圍圈圈一樣,圍在那個大的身邊。

溫栩栩!!

他終於看清楚了,霎時,眉宇習慣性的染上一層陰翳后,他邁開長腿就這個房間走過來了。

「媽咪,這個故事真的好可憐噢,若若一點都不想聽,我們能講個好聽的嗎?」

「好的,那我們就……」

房間內,溫栩栩正要從那一堆書里找找,找些沒有那麼傷感的書來講講,可就在這時,這房間虛掩著的門,「咚」的一聲就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溫栩栩:「……」

小若若:「……」

就連正圍在媽咪身邊的霍胤還有墨寶兩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推門聲給嚇了一跳,隨後,等他們側過頭,看到了門口冷若冰霜的爹地后,兩張小臉又皆是一白。

「你們在幹什麼?」

「爹地,你終於回來了!!」

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霍司爵要發火的時候,一向沉默寡言的霍胤忽的就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衝到他面前就把他的雙腿給緊緊抱住了。

霍司爵:「……」

溫栩栩更是呆若木雞,完全不明白兒子這番操作是為什麼?

「爹地,謝謝你。」

「什麼?」

霍司爵也不亞於這種情況,甚至,他更糟糕,因為從頭到腳完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這個時候口齒比較伶俐的墨寶出場了:「哎呀,爹地,哥哥是說謝謝你讓媽咪過來這裏住啦,本來我們是打算今天媽咪出院后,就都去媽咪那的,可是中途林叔叔突然打電話來,說爹地因為要媽咪治病的緣故,已經把媽咪送過來了噢,然後我們兄弟就沒在過去啦。」

小傢伙是真的條理非常清晰,明明就是在胡說八道,可這會,那振振有詞滴水不漏的說辭,居然看不出任何破綻。

霍司爵頓時面色更加的陰沉了。

他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林梓陽乾的?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這幾個小傢伙,已經完全站在他們媽那邊了,瞧瞧這陣勢,還有他剛剛說的那些話,都開始聯合起來對付他了!!

霍司爵突然頭又有點痛了。

「原來竟是這樣,那既然如此,我還是離開吧,不好意思霍總,並不是我要來這裏的,而是我出院的時候,被你的保鏢強行帶過來,待了一天,抱歉了。」

溫栩栩終於說話了,她淡淡地掃過男人那張怒意難消的俊臉,垂眸低頭,將那些該有的,不該有的情緒統統碾碎埋葬在眼底。下一秒,她就彎腰將女兒先抱了起來。[] 「歡迎來到最後的倖存者。」

「有玩家請求進入您的房間。」

丁溫剛進遊戲,就收到了來自路過的好友信息。

點了接受,路過接著出現在他面前。

丁溫看了眼好友列表,發現小星星的ID是灰色的,於是問:「關星呢?」

「他有事,這幾天都沒辦法上遊戲了。」路過微微笑著,看起來心情挺不錯:「還有一個月晉級賽就開始了,他需要做大量的研究,分析各個戰隊新老選手的數據。」

「那他有的忙了。」

「工作需要,還談什麼忙不忙的。」路過客套性的說了幾句廢話,停頓了一下,話鋒突然一轉:「我知道你是個聰明人,我就開門見山,直接說了吧,關於你昨天展示的能力,我們戰隊……很感興趣。」

昨天他們看起來就是在正常玩遊戲,誰都沒有提一句關於職業的話,不過雙方均是心知肚明,只是沒有說破罷了。

如果不是對成為職業選手感興趣,那丁溫也沒必要把自己的能力坦露出來,更不會跟他們連著玩好幾把遊戲。

昨天的遊戲,對路過他們來說就是『驗貨』,丁溫非常清楚他們需要什麼,也明白他們戰隊一直飽受莫名『魔咒』的困擾。

在丁溫心裡的估算中,這件事大概有七分把握能成,剩下的三分,自然是來自輿論以及他們戰隊的管理層。

而現在看路過的放鬆的表情,他們應該是已經說服管理層了。

不得不說,職業俱樂部的辦事效率就是高,不過是一晚上的時間,路過他們就把這件事搞定了。

丁溫不由精神一振,雖然自己有過心理準備,但此時真的聽到,說不激動那是假的:「我……可以嗎?」

「我都說了,咱們坦誠一點。」路過笑眯眯的,看著丁溫強自鎮定的臉龐:「這些謙虛的說辭就沒必要了,我今天上遊戲,就是為了跟你說這件事,對了,我問你個問題。」

「好。」

「你以前是電競學校的?」

「是。」丁溫猜到他們有可能已經查到了自己的一些事,否則效率也不會如此之快了,所以他沒什麼好遮掩的,大方承認了。

「那就行。」路過的目的自是為了確認一遍,丁溫跟電競學校的DW是不是同一個人,關於他患病輟學的事,屬於個人隱私,路過當然也不可能在這上面繼續追問下去。

路過點點頭,好心道:「如果以後有人質疑,你就把電競學校搬出來,雖說不能保證百分百管用,不過對於我們這些TGL的選手來說,這四個字已經足夠有震懾力了。」

「多謝提醒。」

「這樣……」路過眼珠轉動了幾圈,似是在思考,也像是在組織合適的用詞,幾秒后,他隨即用正經的神色說道:「成為職業選手需要很多條件和流程,你是我們戰隊破格招收的,流程雖然不能缺,但是我會適當的修改、精簡一下。」

丁溫不說話,保持耐心的聽他往下說。

「首先,咱們先排幾把遊戲,再次確認你的能力不是神來之筆,純靠運氣,這點想必你也可以理解;其次,你把現實里的聯繫方式跟我說下,一會打完遊戲,你來我們俱樂部在慢慢細談。」

「還有其他的嗎?」

「嗯,目前暫時就這些吧,大部分手續只能在俱樂部操作,等你去了再說。」

「那我需要帶什麼東西嗎?」

「身份證就行,別的不用。」

「好的。」丁溫點點頭,剛開始的激動也在這時慢慢壓制住,回歸正常了:「那……開始?」

「對了。」路過忽然想起來還有一件比較重要的事:「那個……你朋友呢,她有沒有意向……」

「我拉她來問問。」丁溫隨即在好友列表裡發出邀請,把方落晴拉進了房間里。

「嗨。」看到熟悉的黃色狗頭,路過不禁浮現出熱情的笑容,伸手跟她打招呼。

如果說招收丁溫入隊,其他人有意義甚至質疑的話,那麼方落晴則是完全不會有人反對。

昨天小星星跟他復盤了第一把橋頭時的戰鬥,方落晴那驚為天人的一刀他們兩個人翻來覆去看了好多遍,最後的總結是……在如今的七區,或許只有江瞳能飛出這麼一刀,其他人估計都不行。

路過昨晚用自己大號開了把遊戲,試了好幾次,結果都是控制不好絲線,一次都沒成。

所以說,這麼一個有戰鬥天賦的玩家,放在任何戰隊,都是炙手可熱的人物,沒有誰能忍住誘惑拒絕。

而且更關鍵的是,見識到方落晴實力的可不僅僅只有路過他們,昨天的受害者……俠影戰隊的五毒刀同樣也看見了,路過還真怕他們也盯上前者,用一些方法將其打劫攔走。

九陰九陽已經夠麻煩的了,路過可不想對方的隊里再加一個更難纏的角色。

所以,他很有必要,今天跟她好好聊聊。

「一會幫我說說好話。」想著,路過偷偷給丁溫發去了一條信息。

Views:
1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