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默賢知道此事非同小可,當即起身,道:「看看其他人是不是也這樣。」

華武心中大喜,表面卻是不動聲色,道:「好,聽師兄的。」

兩人當即出了院子,開始敲周圍的人的院門。

他們這一敲,動靜就大了!

沒多久,足足百十來號人集中在靈食堂,一個一個的面色嚴肅,議論紛紛——

「我還以為只有我是這樣,沒想到大家都是這樣!」

「是啊,我也感覺到了,這幾天我進境慢的出奇,天地靈氣吸收不到了啊!」

「什麼情況啊?這不完了嗎?莫非咱們這邊,靈氣枯竭了?」

人人面色擔憂,遇到這種情況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辦。

好在沒過一會,忽然有女弟子發出尖叫聲——

「大家不要着急,是陌師兄!是陌師兄到了!」

「啊啊啊啊!陌師兄!」

「有陌師兄在,大家不要擔心!」

很快,一身白袍飄飄欲仙的陌無雙緩緩走了進來。

眾弟子唰的一下目光就全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大家且先不要着急。」陌無雙輕輕開口。

他的聲音非常溫潤,不急不躁,是非常好聽的男中音,聽在耳中讓人特別舒服。

整個靈食堂內瞬間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注視着他。

「關於最近幾日天地靈氣忽然稀薄的原因,我也並不清楚,」陌無雙環視全場,他倒是沒有隱著瞞着,卻是實話實說:「不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大家,這幾日我吸收天地靈氣也有些緩慢,與大家都是一樣的。」

聽了陌無雙的話,全場所有人都放下心來。

連陌無雙都如此說,那自然就沒錯了。

肯定是靈氣稀薄了,而不是他們不行。

陌無雙微笑着繼續道:「我知道大家擔心什麼,這一點想來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因為靈氣稀薄導致大家進展緩慢,這對於還不夠標準的師弟們其實是好事,屆時我與執事師兄們好好解釋一下,宗門應該是可以額外給大家更多的時間的。」

聽了陌無雙這話,整個靈食堂內頓時轟然炸鍋。

「天啊,這也太好了啊!」

「我境界剛好不夠,這要是能夠多修鍊些時日,保不準就夠了呢!」

「是啊是啊!這可真的是太好了!」

尤其是華武,那樂的嘴都合不攏了。

這要是能多修鍊些時日……

把握就更大了啊!

「大家安靜一下,」陌無雙輕輕壓了下手,靈食堂內再次安靜。他繼續道:「至於已經合格的各位師弟師妹也無需擔心,宗門在考核方面向來考慮全面,因為靈氣稀薄導致大家進境緩慢,或許還會有些其他的補償,這個是無需擔心的。」

他的話就好像是定心丸,全場所有的弟子們都放下心來。

天塌下來有高個頂着,只要有陌師兄在,他們還有什麼擔心的?

「那,陌師兄,」這時候場內有個大約十五六歲的小師弟小心翼翼的問道:「這天地靈氣稀薄的原因,您認為會是什麼呀?」

原因!

聽這位小師弟提起這個問題,在場眾人頓時全都豎起耳朵。

原因他們是不知道,但是保不準陌師兄就知道呢?

他可是超級天才,真武長老的親傳弟子!

他的消息靈通度跟別人完全就不是一個級別啊!

「這個么,我也並不清楚。」陌無雙卻是輕輕搖了搖頭,道:「不過我曾聽師尊講過,這世間總會有些天材異寶伴隨異象現世。我們第九弟子村出現這種情況,或許會有異寶要現世也不一定。」

「哇——!!!!」

聽陌無雙這麼一說,在場眾人頓時心熱起來。

天材異寶!

這要是自己找到……

豈不是發了?!

不過……

眾人看向陌無雙——有這位超級天才在,這等天材異寶,能輪得到他們?

「陌師兄,」人群里有個女弟子小聲問道:「你……你為什麼要把這麼重要的消息跟我們說呀?你自己難道不想去找么?」

「我?」聽了這話,陌無雙看着那問話的小師妹,微笑着搖了搖頭,柔聲道:「世間好處陌某已經占的太多,倒也沒必要處處爭先。給大家留些希望留些機會際遇,又何嘗不是一件美事?感興趣的可以隨便去找,」他說着微笑着拱了拱手:「陌某這裏先祝大家馬到成功。」

所有人心中震撼。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好在李沙沙個子不高,否則這個姿勢非得把名片懟到對方臉上。

秦晉沒有伸手接,氣氛瞬間變得緊張僵硬。

原本等着好戲上場的看客也捏了把汗,看脣槍舌戰很精彩,火|藥味太濃又是另一回事。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李相浮突然把李沙沙抱着放回凳子上:“小孩子不懂事胡鬧,別跟他一般見識。”

凝視他片刻,秦晉意味不明地勾了下嘴角,提前離席。

之後的一段時間再沒有出現過任何波瀾。

婚禮結束,有人去和新娘新郎留影,也有人起身離開,方纔還洋溢幸福氣息的場地,因爲桌上的剩飯和拎包走得賓客,頓時顯出幾分人去樓空的疲態。

服務生過來收拾桌子,李老爺子去跟生意場上的夥伴聊天,李相浮略一遲疑,鬼使神差地夾起名片塞進口袋。

李沙沙是唯一的目擊者。

“原來興趣不大不代表沒有興趣。”

李相浮嘆道:“別多心。”

李沙沙面無表情:“你開心就好。”

“……”

兩人說話的聲音有些大,李老爺子朝這裡看了一眼,李相浮岔開話題問:“現在打給司機,讓他來接人?”

老爺子點點頭。

走到樓下路過垃圾桶時,李相浮腳步一頓,口袋裡的名片似乎在隱隱發燙,讓他一度有想要扔進垃圾桶的衝動。

李沙沙和他搭檔這麼多年,看出這份遲疑:“那個秦晉有什麼特殊之處?”

“眼睛。”李相浮這次沒有迴避,直言道:“他的眼睛很漂亮。”

很像從前在女尊國時看到的星星,半遮半掩地隱藏在雲霧中,讓人想要掀開看到真實與希望。

但也僅僅是如此了。

真正的原因他沒有說出口,在宴廳被幸福的婚禮場景洗腦,李沙沙提出暗戀的說法時,李相浮沒存太多疑慮。出來清風一撲面,瞬間清醒了,秦晉怎麼也不像是個會一見鍾情的人。

給名片或許另有用意。

……

剛進小區,一輛熟悉的車在他們前進入車庫,沒多久李懷塵走了出來:“婚禮結束的這麼快?”

李老爺子點頭。

門一開飯香飄了出來。

李老爺子問張阿姨在忙和什麼,表示他們都在婚禮上吃過了。

張阿姨笑笑:“小春回來了。”

後面正在換鞋的李相浮動作微微一僵,張阿姨口中的小春是他的二姐李戲春,出國前雙方最後的碰面不是很愉快,原因在於李戲春的男友。

因爲李老爺子反對她的戀情,父女倆直接在病房吵了起來,當時李戲春突然問他,是不是和老爺子看法一致。

李相浮保持緘默,一再被逼問下最終點了點頭。

他住院時李戲春守了兩天,期間男友沒打過一通電話,李戲春倒是主動打過去一次,暗示讓對方過來看一眼,但不知是何緣故這通電話變成爭吵,最後以單方面掛斷結束。

當時李相浮覺得自己姐姐在男友心中分量或許不重,否則不會在親人出事的節骨眼上發生爭執。加上他爸是固執,但看人的眼光不差,再三阻止肯定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李戲春是個火爆性子,在他點頭後立刻摔門離去。

回憶被冷笑聲打斷。

李老爺子語氣不善:“肯定又是和她那個男朋友吵架了,要不能想着回來?”

正好李戲春換了身家居服,從樓上走下來,看到李相浮時故意移開視線,沒跟他說話,倒是塞給了李沙沙一個紅包。

外面鬧得沸沸揚揚,她顯然也知道了孩子的存在。

“等你分手我也給你包個紅包。”李老爺子沒好氣道。

李戲春火氣蹭得一下竄上來,到底是忍住了。

李老爺子這些年逐漸掌握了對付不省心兒女的一種辦法,比起強制,要軟硬兼施,他親自從櫃子裡拿出一個杯子,倒好水給她遞過去:“上次在路邊看到的,我記得你小時候最喜歡這種棕色的小熊圖案。”

說完臉又繃緊:“是不是那小子欺負你了,我去收拾他!”

李戲春心中一澀,主動就把事情倒出來:“我問他年假準備什麼時候休,好提前訂票去旅遊,他就特不耐煩。”

捧着杯子坐在沙發上有些頹唐道:“還說我開畫室輕鬆,不體諒他應付客戶的辛苦……天底下哪有什麼真正輕鬆的工作,也不知道是怎麼扯到這上面來。”

李老爺子沒有數落男方,只是說:“你先在家裡住兩天,冷靜一下。”

然後一句勸都沒有,直接上樓。

見狀李戲春心裡反而更不是滋味了。

作爲旁觀者,李相浮不禁感嘆薑還是老的辣。

一直沒說話的李懷塵視線掠過來說了句:“有的人藏起來的是野心,有的是獠牙。爸當初阻止你們可不僅僅因爲高尋是秦晉的得力干將。”

Views:
1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