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好清醒過來,薛薴也就不再糾結,乾脆利落地打開了禮物盒。

裏面不止一個禮物,擺放在最上面的是一個小小的絲絨盒,打開之後是雕刻成紫藤花狀的一枚戒指,是薛薴最喜歡的款式和花,邊上還搭配了一條銀色細鏈,應該是能夠做項鏈用途。

雖然沒什麼複雜的裝飾,但薛薴是真心實意很喜歡這個禮物,擺在掌心前前後後端看了許久,才心滿意足的露齒笑了笑。

絲絨盒子底下壓着的,是一張薛薴最近很是喜歡的當紅小生的簽名照片,反面是不同於其他簽名的TO簽,寫上了對她的祝福。

「祝薛薴小姐萬事勝意。」

上面還貼了張容瑄的便簽,獨有的字也透露出他的佔有慾來:「希望你喜歡,但不能超過對我的喜歡。」

「幼稚鬼。」薛薴忍不住輕笑出聲,其實她從一開始,笑容就沒有停過。

把簽名照放在床頭柜上,最底下的禮物卻真正的讓她感受到了容瑄的心意。

那是本簽名書,是薛薴特別喜歡的一個作家的書,容瑄出差的時候她還開着玩笑說讓容瑄去幫她買一本來,因為那個作家正好在容瑄出差的城市做簽售會。

當然,她那個時候也真就是嘴上說說,因為簽售會人特別的多,光是排隊就可能得排上個兩三個小時,還是保守估計。

容瑄那麼忙的工作,而且這次他除了和蘇瑤一起去工作,連個助理都沒有帶,所以她怎麼可能讓他去排隊,就為了買本書呢?

沒想到他還真的去了,還專門討了個祝福,很是臭屁的加上了他的名字。

「祝薛薴和容瑄長長久久。」

「切,討得什麼祝福啊,真的浪費老師的時間了。」薛薴死鴨子嘴硬,但懷裏抱着書,很長時間也都沒有鬆手,她思索一番,又把禮物整整齊齊的排成一列,挑了個顏色好看的濾鏡,拍完照片就發給了容瑄。

「禮物都收到了!都超級喜歡!謝謝你!」

連着三個感嘆號,還是薛薴思考了半天、刪刪減減好多次之後,才把這條消息發給了容瑄。

不過容瑄一直都沒有回復消息,薛薴也只當他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在忙,所以也就慢慢站起了身,錘了錘因為跪在那裏拍照而有些發麻的小腿。

手機就在這個時候「嗡嗡」震動了兩聲,她拿起手機一看,是孫以發來的一句「薛薴姐,你和容瑄哥太牛了!」

不明所以。

薛薴歪著腦袋,腦袋裏只蹦出了這一個想法來,然後抬手敲了一個問號回去。

容瑄昨天晚上的時候,趁著薛薴睡着,就直接翻身上了薛薴的床,本以為她是因為被他動作給吵到,所以才翻了個身,沒想到薛薴翻了個身之後直接抱了上來,還很是滿足的蹭了蹭,繼而又沉沉睡去。

大概是把他當作了什麼玩偶一樣的存在,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舉動。

很是寵溺的笑了笑,他替她理了理耳邊的碎發后,想着明天要做的事情,看着薛薴就是一陣心安和堅定。

早上起來,薛薴已經因為有些悶熱而轉過身去,因為歪著身體,腦袋已經出了床的邊緣,搖搖欲墜,一個不當心就是人仰馬翻。

他看到之後,眼疾手快的就輕輕托着她腦袋,放回了枕頭上,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換上正裝,刷牙洗臉一套做完之後,手機里快遞軟件提示著今天他的行李箱就要被送回來,於是就寫下了便簽,讓薛薴記得打開行李箱。

不知道她看到禮物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帶着這樣的疑問和好心情,容瑄坐上了小陳來接他的車,前往了雲朵他們雜誌社。

等他們到雜誌社的時候,門口已經有些水泄不通,大大小小蘅汐的幾家報社都來了個齊全,又只好按照順序老老實實的排著隊。

「你們說容總怎麼偏偏就找了這麼一家小報社,把專訪和發佈會的事情都交給他們了啊?」一個記者排著隊,左思右想還是覺得難以理解,忍不住和同行抱怨起來。

「我們也都不知道啊,不過也還算好,這次發佈會他們家肯讓我們都過來採訪,不然他們一家全佔了,還真是獨家,獎金指不定要番多少倍呢。」另一個同行開口安慰,也是在安慰自己,心裏好受了不少。

正說着話,容瑄就下了車,準備從另一個門進發佈會的場地。

一個本來都已經排完了隊要進去的記者不顧一切,拿着相機就沖了過去,卻直接被保安攔下,被告知了他因為違反規定,不能夠再參加這次發佈會的消息。

算是以儆效尤。

另外幾個蠢蠢欲動的人也就收了心思,乖乖等著排到自己進去。

上午八點。

「現在,發佈會正式開始。」

。 ,

第304章

「她當然也不出面主持公道,因為她心裏窩火,在我們手上沒賺到錢。同時,也不好意思說這事。甚至,她在冷笑,對吧?」

「嗯。她冷笑,很高興的冷笑。」

「林總,人生總會遇到狗。但,你記住,我們是志同道合的革命戰友。我的戰友受了欺負,這公道,我肯定要討回來……」

「啊!宋先生……」

「聽我說,你什麼也不要說。我宋三喜的人,在中海,決不能吃虧。這件事情上,我眼裏揉不得沙子。你,下了班等我,六點半跟我一起,去一趟徐氏答謝宴。徐家,欠你一個道歉。咱,客氣點,現在只需要一個道歉。」

「宋先生,我還是……」林洛嬌極為難的語氣。

「不必多言了。林洛嬌同·志,我今天晚上就要讓他們看看,欺負我宋三喜的夥伴,有那麼輕鬆沒有。同時,也是給容喜地產,在中海立威!」

宋三喜,掛了電話。

教父,有教父的霸道。

林洛嬌,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先生,真霸道,也真好!

暗自,她還有些小小的期待。

今天晚上,宋先生會怎麼樣的表演?

宋三喜,繼續看劇本,甚至有的地方,作一下改動。

他是投資人,他有權利改動。

任性,有何不可。

關鍵,他又不是不懂市場。

五點過,蘇有容打電話過來。

「宋三喜,你跑哪裏去了?腳傷沒好就開車?」

妻子,有些抱怨。

「嗯,謝謝關心。腳傷沒好,的確不能開車。但是,我有要事要辦,所以還是開了。」

「什麼要事啊?」

「一個安靜的地方,看看劇本。」

「哦……可,家裏不有書房嗎?去書房不就得了?」

「有容,我會抽煙的,煙霧從書房裏逸出來,對大姐不好。」

「你不知道戒了?」

「呵呵,抽的少就行了。不講這些了,你去接甜甜,還是我去?」

「算了吧你,腳都傷成那樣了,還往外跑。趕緊回家,做晚飯,我這要出發接甜甜去了。」

蘇有容,主動掛了電話。

宋三喜看看時間,天色已晚,馬上開車,回家做晚飯。

回到家裏,蘇有晴看起來還不錯,氣色很好,挺高興。

畢竟,妹妹給她買了很多衣物,還有首飾。

但她還是說:「三喜,我給有容講了。現在有錢啊,也省著點花。你們,以後別給我買那麼些東西了。」

宋三喜一邊廚房忙,一邊道:「大姐,應該的啊!你,懷了孕,多偉大啊,是不是?」

蘇有晴臉紅了紅,「偉大什麼啊?寧信世上有鬼,也不信男人的破嘴!」

「這……」宋三喜故作尷尬,但又笑道:「真不開玩笑了。大姐,去外邊吧,廚房油煙大,把你臉熏黃了怎麼辦?不要你兒子一出世,跟老臘肉似的,可還行?」

「我呸!我兒子出世,肯定鮮嫩嫩的,什麼老臘肉啊!會不會說話啊你?」

宋三喜,沒心沒肺的笑了笑,「我嘴笨,不會說,呵呵……」

「你還嘴笨?得了吧!不過,有容說要拍戲,你也要去演的,對嗎?」

「別聽她的。我和她,都去拍戲了,誰來接送甜甜,誰來照顧你?家裏的事,還得我來。要不然,把你們一大兩小餓著了,誰負責?」

「哦……」蘇有晴心裏受用,但又擔憂,「有容那麼漂亮,娛樂圈那麼亂,她一個人去拍戲,你放心嗎?回頭,還是我接送甜甜吧,你陪她去拍戲。」 唐梔周日準時站在南意家別墅前按響了門鈴。

南耀業先生有公事要處理,昨晚背著行囊出國了。

無拘無束的快樂從天而降,一晚上興奮過度導致南意渾然忘記補課的事情,此刻縮在被窩裡睡得香甜。

唐梔鼓了鼓腮幫,試探性地隔著被子輕推了下女孩:「南意——」

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南意翻了個身繼續睡,意識卻在逐漸清醒。

親爹不在家,她就是一隻快樂的小鳥。

補課?

學習?

都去死吧!

唐梔背著書包特意繞道床的另一邊看她:「南意,起來學習了。」

「不學。」小姑娘理直氣壯:「你放假了。可以提前去找男朋友了。」

「不行的。南伯伯說你是倒數第一,這次不能再這樣了。」唐梔執拗起來,目光直直鎖在她身上。

真是親爹啊。

她考倒數第一這件事全世界都要知道了。

南意賴著不肯起,合著眼裝聽不見。

唐梔站幾秒,歪歪頭:「我告訴你護理頭髮的方法,還可以把理髮店推薦給你。」

南意:「不學。」

「我下次還可以帶你去撞球廳。」唐梔繼續勸誘。

南意與床融為一體,不為所動:「不學。」

「那……」唐梔咬唇,小腦袋裡想不出其他可以吸引到她的條件了。

南意歪著身子躺在床上,掀起的被子一角下是纖細勻稱的嫩白小腿。她自帶魅惑,不言不語便是勾人奪魄的美景。

Views:
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