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諾試探性的叫了幾聲

「哥哥?哥哥?」不會撞疼了吧

「哦,我沒事」祁月抬頭看了眼前的女生一眼,煩躁的皺了皺眉「……」

真的是,好吵……

好想……砍死……

暴躁是扯了扯衣領,露出來精緻的鎖骨,如果說以前只有高視角才能看見鎖骨的話此時人人都能看見了……

夜諾順著祁月的動作去看,就看到如此光景,耳朵不禁紅了起來

——

而陸鹿下意識的皺了皺眉:「……」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被什麼恐怖的東西盯上的感覺

下意識的看向祁月,而祁月剛好也看向了這邊,四目相對

頓時毛骨悚然,全身冰冷,好似血液凝固了一樣。

怎,怎麼……回事?

「噗嗤,你撞的我還有理了?」祁月輕笑:「這年頭碰瓷都碰的這麼有有理有據了?長見識了」

女主,果然麻煩

還不如殺了

感受到了祁月的戾氣,七七孟然起身,瞬間出現在了祁月面前

祁月經常和他開玩笑,導致他都忘了第一次見到祁月她什麼樣的了。

戾氣叢生,幾乎沒有一點別的情緒

但相處了一段時間他發現她好像變了,但是——

【宿主、宿主冷靜!咱跟她一般見識。宿主殺了她對你沒什麼好處。還會扣積分的……】要死!

他怎麼把這茬個忘了

「我不跟她一般見識」我會整死她

主角就是麻煩

弄死得了

但是——

好像……有人不讓我殺人………來著,他……

這樣……不就成了他最討厭的那種人了嗎?

千萬年了,真是陰、魂、不、散。

「嘖嘖」麻煩

祁月強行壓下了眼裡的暴戾

「我倒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還有人來碰我的瓷了」祁月想了想又道:「上一個碰我瓷的墳頭可能已經換了幾輪草了」

祁月在心裡擺了擺手指,認真的數了數

最後

嗯,還是不知道換了幾輪

——

在那一瞬間陸鹿的身體顫了一下

隨後安慰自己是心裡作用,自己是對的

「我、我管你是誰!撞了人就得道歉,別以為有錢就了不起」

祁月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輕笑了一聲:「有錢——還真了不起」

沒錢你玩個屁

傻逼玩意

差點害我破了戒,差點違背了諾言

傻逼玩意

「你」陸鹿羞紅了臉

咬著下唇,一幅不甘示弱的模樣

祁月:「……」好一幅盛世白蓮圖哦~

嘖嘖嘖,會演戲的孩子有糖吃~

旁邊看熱鬧的學生也漸漸明白過來了

甲:「卧槽,這是仇富啊」

乙:「唉,你別說,這人我認識,不是那個聖英唯一一個平民學生嗎?在一群富人里就她一個金雞獨立」

丙:「其實我並不討厭平民,但是這樣的還真有點噁心

仇富,與其在這裡廢話還不如好好學習,爭取一下好機會」

「就是就是,不討厭平民,但討厭她這種的,卧槽」

周圍的議論聲越來越多,陸鹿的臉逐漸有點掛不住了,惱羞成怒::「你們太過分了!生在平民家庭又不是我的錯。你們一個個的幹嘛都拿這個羞辱我?你們不就是運氣好嗎?有什麼可炫耀的!要是生在平民家庭你們恐怕早就餓死了!」

熟不知,最先惹禍的是她自己

如若不是她自己撞上去,她又怎麼會有這樣的處境

人啊~ 冷靜下來,炎天決定不再想這些事情,自從他繼承了這些轉世記憶后,他似乎發現自己變了,不再像以前一樣無憂無慮。

感嘆一番后,炎天也很高興,因為自己的這輩子的好兄弟竟然也是轉世,還是自己原來的好兄弟九陽道尊的轉世。時隔萬年之久,能遇到如此故人,難能可貴。

如今的他們也可以說修鍊有成,一個成為了仙境強者,一個也成為了大帝強者,商量一番后,總算是決定重回中洲了。

「你怎麼說,跟我們走還是在這裏繼續呆下去?」炎天對器靈問道,他自己是想要把這個故人道器一併帶走,但若器靈不同意,他也沒法強求。

鎮魂塔的器靈此時內心是震撼的,因為這兩位可都是比他主人還要強的轉世之身,以後或許會更加強大。但由於炎天與赤炎鳥都沒有刻意去闖後面幾關,所以還沒有讓鎮魂塔認主,就無法強制他幹什麼。

「或許,我跟着他們,有機會能遇到主人的轉世也不一定啊。」鎮魂塔想了想,內心做下決斷。

「那就走吧。」說完,炎天與赤炎鳥兩人由鎮魂塔中飛出,鎮魂塔也是化為一個玲瓏小塔掛在了赤炎鳥的密長頭髮之間。

兩人一路飛馳,飛了一段日子,卻是發現了一些問題—路途變得遙遠了很多。

「很奇怪啊,原先到達這座巨峰的時間不要這麼久啊,這時間消耗拉長了差不多快三倍了,更何況我們此時的速度比原先不知快了多少。」赤炎鳥疑惑道。

「要不你用神識看一下四周情況,或許能知道些什麼。」炎天說道。

赤炎鳥點了點頭,直接神識之力散開,現在的他踏入上仙境后,神識可一識萬里。

待他觀察了一會,總算是知道了原因—不光四周的面積擴寬了數倍不止,還增加了許多原先沒有見過的地方出現。

「看這樣子準是人界發生了大變化了。速度到達中洲吧,也許只有到了中洲才能知道了。」炎天說完,一行人便加速前行。

這次趕回,炎天他們足足多花費了五個月的時間,要知道他們當初出來的時候僅僅才花了一個月的時間。

總算,經過長途跋涉后,炎天一行人回到了中洲。

中洲城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但修士卻多了不知道多少,現在的中洲城已經見不到凡人的身影,在這裏聚集的,全都是修士。

來到了一家客棧,炎天他們隨便點了一些吃的幾杯茶水,準備着好好吃上一頓。

「聽說了嗎?前兩天那傳說中的秘境已經完全與我們世界融合了。」客棧內,有人討論著最近發生的事情。

「切,這還用你說,我們自己不知道嗎,附近的天地突然就擴寬了那麼多,就算是個瞎子用腳走都能知道。」

「要說這秘境還真是神奇,我聽說啊,那裏面的山海河流,都是有生命的。」

「真的假的?」

「你還別不信,我一個長輩就是參與到秘境修鍊的大帝境強者,他跟我們說,當時秘境與我們世界融合之時,裏面的山啊、海啊甚至還有樹都自行飛行離開了,似乎是想在我們的世界找尋最適合他們呆的地方去了。」

「而且啊,他們還說見到了真正的神仙,還說炎族有兩位大能都在秘境中境界大漲,成了仙人呢。」

「哎,也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我聽說啊,這是要開啟大戰的前兆啊。」

眾人議論紛紛,對最近發生的事情有的覺得太過匪夷所思、有的覺得很興奮、也有的開始擔心着未來。

炎天他們也是在一旁偷偷聽到了這些消息,在他們剛進來時就將自己的氣息給隱藏了。

「炎族的人突破仙境,那不是你們家裏人嗎?」赤炎鳥詢問道。

「嗯,應該就是我的家族中有人突破了。」炎天點了點頭,也很是開心,在這種亂世,有兩位上仙境的強者壓陣,可以說他們家族在亂世中倖存的幾率又大了很多。

「走吧,我們也該回戰道盟了,算算日期,或許我們也該接受考驗了」說完,兩人便離開了客棧。他們也差不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了。

回到戰道盟,還是一樣的地方,一樣的大殿,此時他們兩人的回歸,也是震動了各位守護者。

一回到自己的副殿,炎天他們第一件事就是將無極子以及歐華叫了過來,故人見面甚是歡喜。高興的打起了招呼。

如今在炎天的副殿內,總共也就只有他們四人。

「你竟然?!都到了大帝境了?」無極子驚訝道,想不到短短兩年炎天的進步就如此之大。

「你看看他,到什麼境界了。」炎天笑了笑,倒是讓赤炎鳥出來,無極子此時凝視着赤炎鳥,確實看不出他的虛實。此時的他就真的是震驚了,要知道,他可是大帝實力,若是他看不出來的強者,那就只有仙境實力的人了。

「真的沒想到啊,出去了兩年,你們兩個的進步就這麼大,早知道我也跟着你們出去了。」歐華嘀咕道,在炎天不在期間,可以說所有的資源他都用了,想想看現今他的實力都達到了帝境,這得吃了多少天材地寶才能有如此進步。

「看這個樣子,你們的實力隨便應付這次的考核了。」歐華笑了笑。

好巧不巧,也就是這時候,炎天與赤炎鳥被人通知到主殿集合。

「走吧,看看龍副殿主要跟我們出什麼考核。」說完,四人一同前往了主殿。

等到他們進入主殿之時,十位守護者以及龍戰青,都早已經在主殿等候他們二人的到來。炎天與赤炎鳥對視一下,還是頗有禮貌的對龍戰青行禮。

龍戰青笑了笑,他可以看出來炎天已經是大帝實力,至於赤炎鳥,卻是讓他感覺到心悸的氣息。

「小子,看樣子你們兩個,都已經成為大帝了啊。」龍戰青笑着說道。

炎天與赤炎鳥都點了點頭,赤炎鳥也倒是沒有主動說自己已經進階成為了上仙。

「那就好,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到哪裏去尋得的機緣,但此時,這已經不是我們關心的重點了,有一些東西,或許你們需要知道了。」龍戰青點了點頭,很是嚴肅的說道。

Views:
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