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容小姐。」

……

顧思瀾睜開眼,已是滿頭大汗,什麼東西從腦門滑落。

面前的環境讓她覺得陌生,剛要支起腦袋,便對上了一雙漆黑深邃的眸子,她心驚了一瞬。

竟然有個人坐在她的床邊!

「皮先生,你……我怎麼了?」等看清楚之後,她頓時想起自己失去意識前的事兒,自己原本是在他的卧室里站着,後面便昏昏沉沉,難道是他把自己弄到這兒來的嗎?

封閉的空間,年輕的男女,四目相對的眼神。

最關鍵的是,他們現在的距離,是不是過於親密了?

顧思瀾沒察覺到自己胡思亂想走了神,等到回過來,是聽見皮先生在說話,很一本正經地稱述:「你燒到三十九度,我給你吃了退燒藥。」

顧思瀾這才感覺到嗓子裏熱烘烘的,渾身沒什麼力氣,但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發現沒有想像中的燙手,應該是退燒藥起作用了,「謝謝你。請問有看到我的手機嗎?」

「在這。」他指了指床頭櫃的位置,仍然坐在顧思瀾床邊沒動。

雖然顧思瀾覺得不妥,但畢竟是人家的地盤,自己也不能隨便開口,那是很不禮貌的。

她拿到手機,有幾條信息,沒有電話,再看時間,居然是下午了!

她這是睡了好幾個小時啊!

「給你添麻煩了,時間不早,那我先告辭了。」顧思瀾掀開被子,剛一着地,膝蓋肌肉一軟,砰!整個人跌回了柔軟的床面上。

「小心點。」

皮先生眼中閃過一縷焦急,第一時間用掌心護住了她的後腦勺,高大的身體前傾過來。

因為床頭是實木打造,硬梆梆的,沒個靠墊,頭皮直接砸上去,肯定是要鼓一個大包的。

顧思瀾也沒料到自己的身體那麼虛,等到轉神,男人濃重的呼吸已經出現在她幾厘米的距離之間,然後臉頰上一陣一陣的暖潮,讓她整個人麻麻的,忍不住顫慄與緊張。

可對方沒有立即離開。

顧思瀾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也許是餘熱未消,腦子還很不清醒,沒能馬上將對方推開,喉嚨里的反射弧好像剛剛起來,冒不出一個字眼來。

他幽深的眸子如同一團磁石,將她深深地吸了進去。

一眼,卻是望不到邊際般的神秘。

他的眼神很複雜,暗含着諸多的情緒,顧思瀾不確定,有諱莫如深,有深情,有狂熱,有壓抑,還有一種獨佔以及侵略性的壓迫感……總之充滿著矛盾,用語言無法形容和描述出來。

她是傻了么,為什麼不推開他?

很明顯,他在同自己調!情,準確的說是勾~引自己,蠱惑自己!

她不清醒,他是很清醒的,這種曖~昧的舉動,簡直太不妥當了,是那種隨時會吻下來的錯覺,彼此的呼吸都有點亂。

顧思瀾突然害怕了,甚至有些冒冷汗。

皮先生是真的喜歡她?對她存了不良的心思!眼下的感覺很真實,容不得他狡辯。或者說,他只是想要征服她,簡單地睡覺?

也許,很多事情是有預謀發生的,是他的詭計。

她是不是掉入了他的圈套里?

顧思瀾終於有點茅舍頓開找到真相的感覺,盯着他,眸光犀利地道:「皮先生,請你對我尊重一些,雖然我很感激你照顧了生病的我,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現在的行為就非常不妥當,我們只是醫生與病人的關係。」

聞言,後腦勺上的手挪開了。

顧思瀾心頭亂糟糟的,連忙又要起來,想逃離開眼前的一切。

因為她發現,從她胡思亂想有心理活動並且沒有第一時間言辭激烈地控訴拒絕對方,便已經很匪夷所思了!只是她不願意承認罷了!

這個男人給了她,完全區別於藍嶼圖的感覺!

不是喜歡,不是感興趣,更不是心動。她不承認,絕對不是!

她怎麼能對一個認識不久的,連完整的臉都沒有看清楚的人,有所悸動,簡直荒謬可笑!

卻沒想到下一瞬,皮先生竟直接按住她的肩頭,令她血液流動得更加的迅速,她惱羞成怒地抬頭仰視對方,斥道:「你要幹什麼?你沒有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權利,你不能這麼做?」

本來是極有氣勢的話,無奈她嗓音綿軟無力,甚至有點沙沙的,語氣減弱了好幾分,沒有什麼震懾力。

皮先生眸光直視,牢牢地鎖定住她:「顧醫生,你聽着,你現在的身體非常虛弱,而且有可能會反覆的發熱,所以最好不要亂動,等休息好了,我讓湯米開車送你離開!」

他並沒有解釋自己是否圖謀不軌的動機。

但是一番話特別有震懾力,顧思瀾嗡嗡嗡地,後知後覺地說:「不用,請你不要碰我。」

「你保證別下床,我馬上離開這間屋子。」皮先生一字一頓地道,「連自己的身體都照顧不好,有什麼資格當醫生?還是,你想拖着隨時會暈倒的身子,到處裝可憐,博同情?真以為你是世界的中心,所有的人都要對你憐香惜玉嗎?」

顧思瀾頓時喉中一陣酸澀與委屈,大概生病的人都會脆弱一些,眼眶裏也刺痛得很,臉頰又是火辣辣的,被他數落得掛不住。

他在圖謀不軌和厭惡中,切換自如!

兩邊劍拔弩張。

顧思瀾瞪着他,哽噎良久,才給自己極力抗爭道:「你不是醫生,你怎麼知道我嚴不嚴重?我根本不需要誰的同情或者可憐。如果皮先生覺得我很虛偽做作,剛剛就應該直接把我扔到馬路上!而不是在我對你表達感激之後,又惡語傷人。」

「……」他鎖眉,抿唇,繃緊,那挺直的鼻樑下,鼻孔的氣兒越發的厚沉,濃重。

顧思瀾真以為他要發怒,或者當即一個拳頭掄下來。

這種眼眶和表情,簡直太熟悉了。

「最後還有一件事,今天之後,我不會來別墅了,所以今天應該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鳳瓔笑了笑,摸著胸口,那抹溫度直達掌心。

她現在對靈獸的看法,倒是有了很大的改變,玄鳥是阿雀的同類,她自然是不會差別對待的。

「玄鳥,很漂亮,是屬火系的靈獸嗎?」

「嗯,我家這隻靈獸的火玩的也算還不錯,雖然不及靈獸之王,火系最強掌控者——朱雀,但我也很滿足了。」

「朱雀?」

咸氏點了點頭:「朱雀是最高階別的火系靈獸,所有的火系靈獸加起來也許都比不過它。」

「可我在書本上很難,不對,應該是壓根就沒見到過描寫朱雀的例子。」

咸氏投來一道怪異的眼神:「朱雀很是難得的,你以為所有人都有機會得到朱雀嗎?再說了,這朱雀呀,消失了數千年都未曾出現過,就算書上有記載也都是千年前記載的東西了,歷史如此悠久,書籍早就被淘汰了,能有描寫朱雀例子的,才算奇怪呢。」

「朱雀的火,真有這麼厲害?」

「那是當然。」彷彿是說到了咸氏感興趣的事,她嘴角的笑更多了些:「傳言,千年前,朱雀似乎是為了保護什麼人,僅用它最熟練的火系,便焚燒了半個大陸!人呀,都死了,植物啊,動物啊,也一個沒有倖免下來的,統統都葬身在了朱雀的火中。那段時間,那片被朱雀用火攻擊過的大陸都是黑壓壓的一片,寸草不生,也是近百年來,才有了生機的。」

摸著胸口的手,猛地一緊。

「不過,聽我哥說,朱雀當時做的並不是壞事,它所燃燒的都是對它那位非常重要的人,做出了無法原諒的事情,才動手燒了半個大陸。從那之後,朱雀便消失了,很長時間沒了音訊。」

咸氏興奮地拉起鳳瓔的手,道:「還有呀,自從朱雀消失后,所有的火系靈獸都開始蠢蠢欲動,想要代替朱雀,坐上最強掌控者的位置。最近這些時候,我經常看到一些沒有被契約亦或者被馴服的火系靈獸對同伴大打出手,那場面……」

咸氏本還想再說,突然感覺她的身份,似乎不適合這麼做,那話戛然而止。

鳳瓔看她說的正熱乎勁呢,突然停了,心中鬱悶。

「咸老師,你怎麼不說了?」

「……我看到地方了,先下去吧。」

玄鳥飛的很快,轉眼間便到了二十一層的門口,也正好給了咸氏不再繼續說下去的理由。

門口的匾額上寫著四個大字:聚靈獸場。

鳳瓔與咸氏下了玄鳥的背部,站在門口,遲疑了一下。

「倘若鳳大小姐已有靈獸,那不可再契約第二隻了。」

「我,只是看看,來見識一下百瓷洞的靈獸品種。」她雖然在鳳府見識了不少,可終究還是眼界有限,百瓷洞是東明國,亦是甚至響徹整片大陸的名望學院,她自然想見識一下這其中的靈獸到底有多少,又都在哪個等階的。

鳳瓔當然知道,靈獸只能契約一個,除非你不要現在的這隻了,才可以契約新的靈獸。

若是硬要契約兩隻,三隻,甚至更多,你就會先行死亡,再也沒有望眼這世界的機會,所以鳳瓔不傻,況且她也不會為了更高階別的靈獸,就拋棄對她有救命之恩的靈獸。

雖然她也知道,阿雀可能就是因為她是它的主人,她要是死,它也不能再活著,也許正是因為這個才會出手相助,可即便如此,那份溫情她早已記在了心中。

。 司城當然不是為廣田雅美與廣田健三的父女情深而感動。

神奇面板一直擺在那裏,而眼下正是個揭開謎底的大好機會。接觸的這點時間不夠他得出結論,司城本是打算另找時機,自己再深入地探究。

可屋外天氣正好,陽光照得地面泛白,看起來頗為悶熱。他剛剛吃飽喝足,也有點微妙的不情不願。

廣田雅美婉拒的話,給他不出門的想法再添一份砝碼。

只是……

司城盯着女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剛才微笑的一瞬間,對方身上突然散發出了和那身過時打扮完全分割的、溫柔又堅定的強大氣場,卻不像司城一樣破壞性地具有壓迫力。

那種氣質像水。平和、安靜,不動聲色地緩慢上涌,最後將一切都淹沒殆盡。

……和毛利蘭倒是有些微妙地相像。

柯南也跟屁蟲似的來到他身邊,探頭朝樓下瞅了兩眼:「在看什麼?你對她很感興趣嗎?」

司城心不在焉點了點頭。

柯南大吃一驚:「你怎麼還沒酒醒?」

司城:「……」

你腦子裏一天到晚都是什麼東西?

他收回視線,轉身欲癱回柔軟沙發,目光滑過自己空蕩蕩的肩膀。司城面上一呆,腳步一頓。

他面容嚴肅起來,如臨大敵,柯南看着他的表情不自覺也變得緊張,左右望望壓低了聲音。

他悄聲問:「怎麼了?」

司城也悄悄回他:「警長不見了。」

……就這?

確實也算是大事,但這和柯南的想像有點出入。

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司城已經掏出手機,略顯生疏地點開地圖。那雙被警長戴上的「手套」附有追蹤器,地圖也往他手機里備了個份,眼下正是它們派上用場的時候。

雖然暫時沒看出阿笠博士的發明能力,但這蹲局子的本事確實是一套一套的——雖然這話由司城說來沒什麼說服力就是了。

柯南問:「去哪裏了?」

司城沒應,放大周圍地圖確認了方向。他另一隻手提起柯南,把小孩放在了門后,又沖毛利父女擺了擺手,對幾人招呼一聲。

Views:
1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