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妹倒是看的透徹。」

「這個孩子不錯,對了師叔,我怎麼聽說這次回來的路上,傅瑩師妹直接把一個雙靈根的小女娃給廢了,聽說還是護國將軍的孫女。」

看着不接凌夑話頭的雲溪,掌門只能自己上。

「哦,還有這事情?」

雲溪轉頭看向站在她身後,一幅乖寶寶樣子的兩人,語帶疑惑。

「嗯,確有其事,只是昨天回來的晚,還沒來得及稟報師尊。」

對於自己做的事情,傅瑩倒是供認不諱。

「說來聽聽,什麼樣的人,能讓你破例動手?」

修士不得對凡人隨意出手,這是不成文的規定,但是雲溪也很清楚,傅瑩不是一個不分青紅皂白草菅人命的人。

「既然師尊有興趣,正好徒兒將事情的經過錄在了留影石中。」

自小就被教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在雲溪的言傳身教以及財大氣粗、拿着留影石當玩具的支持下,因為她的身份,曾經吃過被人倒打一耙的虧,所以,但凡對自己不利的事情,她都習慣性開留影石記錄下來。

「拿來看看。」

知道她有這個習慣的雲溪似乎不覺得奇怪,而將留影石當寶貝的掌門可就不一樣了。

尤其是在看到當初跟他報告這件事情的弟子,在聽到傅瑩用了留影石時,那突變的神色,他就有種不妙的感覺。

等看完留影石的內容,果然他的感覺被證實了。

「掌門師侄覺得傅瑩做錯了?這種人不該處置?」

看到男女主角的第一次交鋒,雲溪很滿意,心情還不錯,所以對着掌門的問話也還算客氣。

「師叔祖恕罪,是弟子鬼迷了心竅,嫉妒師叔,才故意誤導掌門師傅,矇騙了掌門,弟子甘願受罰。」

那個元嬰期的弟子,不等掌門回話,已經率先出列,跪下認錯。他是此次帶隊的元嬰修士之一,掌門的大徒弟。

「你,你怎麼這麼糊塗,你難道不知道,同門相殘的後果嗎?」

掌門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到。

「罷了,傅瑩的手段確實過激了一些,至於這個弟子,就交由掌門處置了。」

她的弟子要是吃虧了,她才會驚詫呢!

「傅瑩做的沒錯,是我沒問清楚,我給傅瑩師妹賠不是了,放心,對尤文我一定重懲。」

當掌門當的這麼憋屈的,大概也就只有衍道宗的他吧!

偏偏他實力天賦都不如人,弟子還沒理,不服也得憋著。

「這小子不錯,一直穩穩噹噹的走在最前。」

見氣氛尷尬,二長老開始將眾人的注意力,往階梯上的弟子身上引。

「師妹覺得如何?」

「不如何!」

看着男主一路閑庭信步,雲溪懶洋洋的回道。

「哦,我看着不錯啊,這可是百年難遇的極品天靈根,你就不動心?」

見雲溪一幅不感興趣的樣子,凌燮有些急眼,他可看見素染那個假仙一直盯着那小子。

他們雲劍峰資源有限,這種好苗子肯定輪不到他們,最有資格的就只有雲隱峰和大長老掌管的雲翳峰,雲隱峰如果主動退出,那就只會便宜了素染。

作為主攻陣符的雲劍峰和主攻丹藥的雲翳峰實際上並沒有什麼競爭,但是,誰讓就他們峰上面的丹藥用的最費呢!

若是讓雲翳峰得此良才,那三年後的宗門大比,他們只有輸的份。

輸意味着資源分配減少,本來他們的資源就捉襟見肘,要是再減少就沒法活了,所以,這絕對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靈根好,人品可不一定。」

對於凌燮和素染之間的爭鋒相對,雲溪看在心裏,但是她可不想插手,反正她也不怵他們,也沒有求到他們的地方。

所以,她更樂意的是坐山觀虎鬥,只要不折騰到她頭上就好。

至於男主這樣的好苗子,誰愛收誰收,反正別塞她手裏就是了。

「怎麼說?」

雲溪不是個喜歡在背後說閑話的人,這一次破例,難道是記恨這小子之前和她兩個弟子的事情?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男主啊!若她記得沒錯的話,男主是第一個登完九百九十九條階梯的人,這期間遇到的幻境就是他心底最深處的慾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天道為了給男主送金手指,可是費盡了心思,衍道宗這個在修真界矗立了幾萬年的的大門派,這條入門試煉之路,不知道被多少人走過,可是沒人知道,這裏隱藏着一隻合體期的夢魘。

「荒唐。」

知道雲溪不會無的放矢,凌夑下意識的將神識探了過去,然後瞬間變了臉色。

「你是怎麼發現的?」

很顯然,在座的除去四大長老,其餘的包括掌門都沒發現徐嵩的異常,畢竟在外人的眼裏,他還一步步緩慢而堅定的往往走着。

可事實上,他已經入了夢魘的夢境,正跟她翻雲覆雨。

「突破的時候,一不小心就發現了。」

若不是提前知道劇情,她即便是突破了大乘期也不會發現,畢竟夢魘最擅長的就是迷惑人,合體期的夢魘如果有心想要隱藏,渡劫期尊者都不一定能發現。

夢魘屬於靈獸,以人的夢境為食,想要成長很難,吸收成千上萬個夢境也不一定能成長一級,這隻夢魘很聰明。

隱藏在衍道宗試煉弟子的階梯上,配合著上面的幻陣,將那些弟子引入夢境,吸收夢境修鍊。

築基之後就可御劍而行,很少有人會徒步上山,即便是有,她也很少對築基以上的弟子動手,這也是為什麼,一直都沒人發現她的原因。

至於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這條登山路上面的情形都透過水鏡清晰的傳送到廣場上,根本不會有人多此一舉的用神識去看。

合體期的夢魘,非大乘期及其以上修為的人不能發現,這也是為什麼雲溪都提醒了,四大長老能發現,而掌門沒發現的原因。

「出來了!」

看了一眼一身黑紅雜質,衣衫襤褸的徐嵩,若不是知道他如今的樣子是因為什麼造成的,或許還會讚賞一番。

畢竟從水鏡中來看,他是戰勝了心魔,還在試煉之路上直接引氣入體了,這天賦簡直不要太好。

可是知道他如今這份成就是如何得來的幾人,玩手指的玩手指,聊天的聊天。

就連剛開始對他蠻感興趣的儒蘇都嫌惡地扭過頭,來了個眼不見為凈,三長老更是直接入定進入了修鍊狀態。

「……」掌門一臉懵逼,要是以往,除去雲隱峰,其餘幾個該是你來我往的爭搶了,現在是什麼情況?

事實上,在原劇情中,確實如同掌門所想的那樣,在男主剛走出試煉之路,就被幾個長老爭搶,甚至差一點撕破臉,最後讓男主自己選擇。

作為一個屌絲男,他首先更傾向於選一個女師傅,可惜衍道宗陽盛陰衰得厲害,幾大長老和掌門全是男的。

最後選擇了凌夑還是因為他的雲隱峰,只要拜師了,他就是雲隱峰首席大弟子,還是唯一的弟子,雲隱峰上所有的資源隨他調用。

這大大滿足的他的虛榮感,所以在故作矜持之後,只能跟其餘兩位長老說抱歉。

如今多了雲溪這個異數,凌夑沒繼承雲隱峰,反而被誆騙去了雲紋峰,弟子都收三個了,就是不知道男主要如何選呢!

「雲師叔,您看,此子天賦靈根都是極佳的,要不就讓他上雲隱峰?」

見幾大長老都不開口,掌門只能自己推銷。

「掌門師侄你覺得我丑嗎?」

雲溪突然問了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

「怎麼會,若不是師叔您沉迷修鍊,甚少在外走動,這修真界第一美女您也當得。」

修真界以實力為尊,更是出了名的俊男美女最多,可這俊男美女之中也會分三六九等。 「嚴經緯,你這個條件,我不會同意。」夏建國咬牙道,他堂堂夏家繼承人,給一個廢物少爺跪下磕頭,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要被笑掉大牙?

「哦?不同意,那就沒得談了!」

嚴經緯輕輕吐了口煙,眯著眼睛,意味深長的說道:「夏建國,夏老頭這些年身子一直不錯,他應該還沒立遺囑吧?夏老頭死了,到時候他的股份啊房產啊這些,都是子女均分,我岳父也可以分不少。」

嚴經緯這話,直接說到了夏建國的痛處!

夏建國一直深受夏淵的喜愛和器重,等夏老爺子主動退位之後,夏氏集團董事長的位置就是他夏建國的。而且,夏建國也相信,等老爺子覺得身體不行,要立遺囑的時候,他肯定是在所以兄弟姐妹中得到資產最多的那一個。

要是老頭子沒立遺囑前突然暴斃,那他是最吃虧的!

「夏建國,我沒時間在這陪你玩,你到底磕不磕?」

夏建國臉色陰晴不定,顯然內心在不停的掙扎,他掃了一眼周圍的情況,這點小區內基本沒什麼行人。

一咬牙,砰的一聲,夏建國跪在了嚴經緯面前。

沒有錢,談什麼尊嚴?

夏建國為了錢跪了下去,開始對著嚴經緯磕頭。

「砰砰砰……」

「磕太輕了,聽不見!」嚴經緯看了眼跪在他面前的夏建國。

砰!

砰!

砰!

夏建國加重了力道,腦袋磕在地上,直接砰砰響,而他的拳頭,也屈辱得緊緊捏在了一起,心中恨意滔天。

小畜生,等事情結束了,我要你死!

屈辱和恨意,讓夏建國忘記了疼痛。

一百個頭磕完之後,夏建國的額頭已經徹底破了,流了不少血,腫脹無比。

站起來之後,夏建國咬著牙,說:「嚴經緯,可以了吧!」

「行了,你走吧!」嚴經緯擺擺手,轉身就準備回家。

夏建國攔住嚴經緯,陰沉著臉:「嚴經緯,你什麼意思?現在我頭也磕完了,你應該兌現承諾,去請謝思邈!」

「我什麼時候說要請謝思邈了?」嚴經緯一臉疑惑。

「你……」

Views:
2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