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先把衣服穿上。」

衛良:……

他的衣物使用猿王變之後就爆了,還好有備用的,在知道這個技能之後他就一直備著一套衣物在身上。

……

此時聚集地中,石九等人已經逃了回來,並且把事情都和路聖說了。

路聖心中頓時升起殺意,這些人怎麼就這麼喜歡內鬥?

把內鬥的精力放在對付怪物上面不好嗎?

「走,帶我過去,今天就把他們全宰了。」

「好!」

就在眾人要前往營救衛良時,三道人影急速降臨。

衛良被武鳴提在手裡趕了過來。

「去吧,我在這裡等你一小時。」

武鳴把衛良鬆開,讓他自己過去。

接下來衛良也就和眾人說明了一下情況。

眾人對於衛良即將離開前往更為廣闊的天地都十分羨慕。

衛良眼神灼灼的看著路聖:「路聖,你要和我一起去嗎?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對吧?」

他相信路聖能聽懂他在說什麼。

衛良回來主要原因之一也是詢問一下路聖願不願意和他一起去曙光軍團。

在他看來,路聖的天賦絕對不弱,從路聖崛起的速度就可見一斑。

他沒有直接和武鳴說,就是想要詢問一下路聖的意見。

路聖搖搖頭:「我就不去了,你去了好好努力,等著你衣錦還鄉。」

衛良認真的看著路聖:「曙光軍團可是有著更加豐富的資源,你真的不願意去?」

「嗯,我不需要去那裡。」

路聖平靜的回絕,在這裡他就能安安靜靜的無敵,就不出去浪了。

衛良有些失望,覺得路聖缺少衝勁,就算天賦再高窩在這裡沒有資源有什麼用?

有天賦就應該前往更廣闊的天地,真龍不應該生活在淺水裡面。

路聖這樣只會埋沒了他的天賦。

但是一時間他又不知道該如何勸路聖,他能看出路聖眼中的堅定。

無奈嘆息一聲。

「行吧,日後我會再回來的。」

既然現在路聖的想法不可能改變,那麼就讓時間來教育路聖吧。

「嗯。」

路聖倒是沒有想那麼多,現在他正忙著培育水靈果樹呢。

只要給水靈果樹充足的肉質能量,一天能生產出十枚三階水靈果。

別人想要培育可能比較困難,畢竟怪物也不是那麼容易擊殺的,就算有能力擊殺,還要花費時間去找。

培育起來不是一個勢力都消耗不起。

路聖就不一樣了,一天十枚三階水靈果已經穩了。

靈果是最容易轉化為實力的東西,只要靈果充足,路聖的實力立馬就要飆升。

……

很快,衛良與眾人逐一告別之後收拾了點衣物就走了。

聚集地中,李狂正在集結人手,雷炎,丁洋,王不二,三個隊長外加三百下屬。

雷炎有些奇怪的問道:「首領,我們這是幹嘛?」

李狂撇了雷炎一眼:「去殺人。」

雷炎更加奇怪了:「殺誰啊……」

丁洋和王不二也有些好奇的看著李狂。

「殺明月聚集地的人,對方現在首領死了,而且肯定知道和我們狂風聚集地有關,雖然現在明月聚集地看上去沒有什麼力量,可能不值一提,但因為禍水東引滅亡的聚集地可不少。」

「斬草要除根,雖然我們聚集地現在有路聖大人存在,但是總不可能什麼都依靠路聖大人吧?那我們和寄生蟲有什麼區別。」

「不能解決的事情暫且不說,這些能解決的事情,就必須去解決了。」

雷炎等人恍然大悟:「首領就是不一樣,我們的腦袋瓜哪裡能想到這麼多。」

雷炎接著又說出一個問題:「但是…首領,我們真的要把全部老幼都殺了嗎?」

李狂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哪裡需要那麼麻煩,只需要把秋明的嫡系部隊乾死,順便把整個明月聚集地摧毀,讓他們分崩離析,打散成小股加入到其他聚集地就好。」

「不管秋明生前在聚集地威望如何,死了之後肯為他報仇的都是少之又少,這亂世,人都是更加關心自己。」

「就像是我死了,你願意拚命為我報仇嗎?」

雷炎毫不猶豫道:「我當然願意!」

不管願不願意,雷炎都必須說願意,李狂還沒死呢。

…….

很快,李狂等人就來到了明月聚集地。

本來李狂只是想把明月聚集地的人控制起來。

沒想到明月聚集地的人還要反抗,原因很簡單,他們並不知道他們首領已經死了。

現在還是挺硬氣的。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只要敢動手的,全部被眾人弄死。

有三階的李狂在,這裡根本就沒有人是對手。

激烈的戰鬥持續的時間很短,李狂全力出手下戰鬥局面呈現的就是一邊倒。

不一會的功夫,所有反抗的人都被殺的一乾二淨。

「首領,這些老幼怎麼辦……」

「殺了吧,斬草除根的道理你們都懂。」

李狂看著雷炎他們眼中的複雜呵斥道:「難道你們希望日後他們成長起來報仇嗎?對待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人殘忍,難道你們希望以後有自己人死在這些人手中嗎?」

仁慈…李狂也想,可他是一個首領,有些時候必須要為所有人考慮。

雷炎等人清醒過來,壓制住不忍的情緒:「殺!」

「殺!」

…….

曹斌一刀砍死面前最後一隻詭異生物。

這種怪物體型酷似人樣,全身皮膚黑色,十分光滑,四肢爬行,爪子十分鋒利,牙齒中還有兩顆極其凸出的犬齒。

主要是想要擊殺這些怪物必須要砍頭,其他部位造成傷勢不管用,連攻擊心臟都不行。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怪物。

「收隊!返回天牛城!」

解決完怪物,曹斌如同往常一樣帶隊回去。

這個被怪物屠殺的聚集地有幾百具屍體躺在地上,正常情況下,24小時后就會消失。

自從怪物降臨,所有屍體只要24小時內沒人觸碰就會化作能量消散在這個世界。 「不過如此?」假龔全滿臉的不屑重複了一句,眼裡怒意大漲,眼中泛起了亮紫色的火焰,眼中出玄焰說明這個人的怒氣達到了極點,是玄力最盛的時期。

「嗯,不過如此。」顏坤涵還是冷冰冰的回答,一臉你就算是殺了我也是那樣的樣子。

「你去死吧!」假龔全掌中玄力集成球,十成的玄力,向顏坤涵飛去。

顏坤涵想飛身躲避,但是腿上的傷口突然爆開,血柱泵出,一條條刀口突然深至骨髓,顏坤涵兩條腿說什麼也使不上力氣了,眼看玄力球一點點逼近,顏坤涵第一次覺得如此絕望。

玄力球發出亮紫色的光芒,讓顏坤涵睜不開眼,直至一股暖流自腹部湧上,鮮紅色的血液從口中噴出,顏坤涵感覺全身都痛,從內到外,被撕裂的痛。

十成的玄力震碎了顏坤涵的五臟六腑,顏坤涵沒出任何聲音,也沒有立馬倒地,這讓雙鼠中的哥哥凌奐更加生氣,又連續凝了好幾個玄力球,以極快的速度打向顏坤涵,一下,兩下,三下,第十下,顏坤涵終於挺不住了,被打飛下愚妄崖。

顏坤涵只覺得身體很沉,一直在向下墜落,不知是要掉到哪裡去,心裡只感嘆了一句「三十八鬼刀果然名不虛傳。」

然後顏坤涵便聽見「砰」的一聲,只覺背後火辣的痛,耳朵里凈是滋滋的耳鳴聲,又有一股血液從腹部湧上,四肢無感,筋脈盡斷,只有身體上的肉發出痛感,突然天上掉下了水滴,打在顏坤涵臉上一陣冰涼。

他費盡最後一絲力氣,說:「下雨了。」

然後還沒來得及閉眼,就沒了意識,斷了氣。

雨越下越大,雷聲四起,一道閃電劈中了不知是誰的屍體。

伸手不見五指的小巷口,一個二十六七的男人被一群拿著鐵質棒球棍穿著黑西服的人打得渾身是血,奄奄一息。

顏爍凡血液還在從嘴裡往外涌著,身體抽搐著,白色的襯衫被血液染得通紅,看不出本來的顏色,身體的痛感已經麻木了,呼吸都是血的腥味,腦中閃過生前的種種,眼淚從眼角滑落,心裡想著「如果還有來世,我定要過上我本該有的生活。」

閃電劈下,正中顏爍凡的太陽穴,顏爍凡瞬間眼前一片空白,昏死過去。

四下無人,一縷白色魂魄飄出顏爍凡的身體,順著閃電劈下來的方向飛去。

南皇國。

又是一個熱鬧的早晨,昨夜下了一夜的雨,那雨聲嚇人,好似要打碎這瓦片,砸死屋中之人,致鴛一夜沒敢睡,雷雨交加,風聲大作,就算是滿屋燈火通明,就算是丫鬟奴婢滿屋滿園,致鴛依舊是睡不著,這大早晨,黑眼圈重極了,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

「王妃,您這是怎麼了啊?怎麼會一夜無眠呢?」顏坤涵賜給致鴛的貼身丫鬟小菊滿臉憂愁的說到。

「哎,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心裡很難受,跳的特別快,要蹦出來了一樣。」致鴛嘆了一口氣,無奈的回到。

「哎,這是怎麼搞的啊?」小菊很納悶,又不好說什麼,畢竟隔牆有耳。

「不知道啊,哎對了,王爺呢?還沒回來嗎?」致鴛從鏡子里看著小菊問到。

小菊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搖搖頭嘟起了嘴,奶聲奶氣的回:「嗯~沒回來。」

Views:
1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