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駱鳳羽沒想到的。

她到現在也沒想明白,為何自己的身份輕易就被駱家接受了,阿越就不行?

難道僅僅因為自己是女子,駱家的家產與她無緣;而阿越是男子,被認下就要瓜分駱家的家產,所以才被他們集體排斥…

不過眼下,她也無暇多想這些事。

駱鳳羽盯着駱元超看了一會兒,才沉聲說道:「元超大哥,咱明人不說暗話。我早知道,祖父的死,肯定跟七叔公有關…」

誰知她話還沒說完,便被駱元超粗暴地打斷,「放屁!祖父才不會幹這種事呢。」

「在證據沒有擺在枱面上之前,殺人兇手怎麼會自己承認呢?」駱鳳羽不由得諷笑道。

「臭丫頭,你才回駱家幾天啊…」駱元超眼睛瞪圓,怒視她道:「與其懷疑這個懷疑那個的,不如先好好查查你們三房自己的人吧。你也不好好想想,當時你祖父抱恙,你大伯連他的兄弟都不讓靠近,又怎會讓我們這些外人去探望?」

「所以你祖父才要偷偷去呀。」駱鳳羽道。

駱元超氣得紅了眼,「他那天根本沒去過你們三房,五叔公、六叔公都可以做證。」

「自己人做的證能算數么?」駱鳳羽輕飄飄道。

駱元超一愣,隨即才恍然聽懂了她話里的意思,氣得恨不能上前狠狠敲她的腦袋瓜子,可惜手腳被縛,心有餘而力不足。

「臭丫頭,少在這血口噴人!」駱元超忿忿道:「是,我承認,祖父的確覬覦家主之位。當初曾祖母在世時,也有過這念頭,可到底還是讓你祖父繼了位。為此,你祖父一直懷恨在心,還將我三弟和五房的元勇堂哥逐出駱家。祖父雖然氣不過,但也並沒對你們三房做什麼…呵呵,如今他死了,便要把賬算在我們頭上嗎?憑什麼?」

聞言,駱鳳羽一怔。

觀其神情,駱元超不似說謊。

這人想必是被氣得狠了,臉上掛滿了譏諷的冷笑,「臭丫頭,你以為你祖父是什麼好人?當初曾祖母在時,他還不敢怎樣;曾祖母一過世,他便迫不及待地耍手段來對付我們。不但對我們這些外人毫不留情,連他自己的親兒子也不放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作為走到哪兒都被捧著寧家少爺,寧炎還真的沒被人指著罵過。

「你再罵一句試試?信不信我弄死你?」

葉陽扯了扯唇角,眼神溜到寧老夫人身上。

「你奶奶還在。」

寧炎頓時一僵,委屈巴巴的去看寧老夫人。

「奶奶,我不是故意這麼說的,是他先罵我的。」

寧老夫人緊蹙著眉,她既不喜歡寧炎這麼說話,也不喜歡葉陽開口罵人。

可葉陽又是老姐妹家的客人,她不好直接指責。

「算了,別吵了,都下去坐着,好好看看這是怎麼回事?」

寧炎和母親對視了一眼,立馬上前,乖巧的扶著寧老夫人的手下樓。

才下一個台階,寧炎就腳底一滑,整個人摔出去。

寧老夫人被連累,整個人也是一歪。

葉陽就走在他們身後,直接扯住寧老夫人的衣領子,穩住她了。

也就眨眼間的功夫,寧炎摔到了一樓,抱着腿慘叫。

「我的腿!啊!我的腿!」

恰好家庭醫生趕到,檢查后鬆了口氣,「只是骨折。」

「只是骨折了?」

寧炎猙獰著臉,「你知道我的腿有多寶貴嗎?」

家庭醫生黑了臉。

還是寧炎的母親過來勸,寧炎一直大聲囔囔。

小奶娃和葉陽已經很自覺的入座,捧著水杯看好戲。

小奶娃還點評:「不用太擔心,不會真的斷腿的。」

葉陽朝沙發上一靠,也附和了句,「既然你的腿很寶貴,建議你給它們買保險。」

寧炎:「……」

同樣是十五歲的少年直接炸了。

寧老夫人被吵得按住太陽穴,驚恐又不悅。

「樂樂,我剛剛好像感受到了。」

她形容自己剛剛的感受。

「像是有一道陰風從我的胳膊上刮過去,對方的目標是小炎對不對?」

小奶娃哼哼了幾句,沒說話。

寧老夫人慢一步反應過來,從進屋后,小奶娃就沒怎麼開口,倒是自己的孫子出言不遜過。

「樂樂,你就當幫幫奶奶。」

「寧奶奶,」小奶娃嫌棄的看向茶几,覺得寧家一點眼見力都沒有,都不給她準備吃的,「你聽過『冤有頭債有主』這句話嗎?」

寧老夫人心裏頓時『咯噔』了下。

「你是說,我孫兒他可能……」

「不是可能哦~」

小奶娃用眼神暗示了一旁的傭人。

傭人:「?」

小奶娃:(▼へ▼メ)

小奶娃頓時沒興緻待在這裏了。

她好餓的,這群人都不送點吃的嗎?

活力小糰子變成消沉小糰子。

她有氣無力的打了個響指。

「寧奶奶,你自己問他吧,樂樂不想管了。」

寧老夫人和葉陽還沒反應過來,眼前就多了一道黑影。

黑影逐漸呈現出人形,是個面色青白的少年人,看上去和寧炎差不多大。

好在寧老夫人做好了心理準備,否則這傢伙陡然出現,她能當場暈過去。

有一個沒有任何準備。

消沉小糰子還在扒拉自己的手指頭,百無聊賴的時候,聽到了『咔嚓咔嚓』的聲音。

「嗯?誰背在樂樂偷吃東西?」

警惕的小眼神四下掃動,最終落在葉陽身上。

適才還懶散靠在沙發上的少年此刻坐姿端正,兩隻手搭在膝蓋上,目視前方。

然而細看,他的手在抖,面色發白,牙齒也在抖。

抖動的牙齒髮出『咔嚓咔嚓』的聲音。

圓腦袋歪了歪。

小奶娃慢一步反應過來。

「啊,你怕這個!」

葉陽繼續牙齒打顫,脖子『咔咔咔』的轉過頭,眼神十分渙散,「怕、怕、怕什麼?」

「怕鬼鬼啊!」

「你不要怕啦,」小奶娃扳着手指頭和他說鬼鬼們的好處,「雇傭他們不需要付錢,他們可以負責放哨,當小弟,可以幫忙發傳單,可有用了!」

奶乎乎的聲音說了一大堆,黑客少年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他整個人就像是生鏽的機械人,『咔咔咔』的將脖子轉回去,繼續目視前方,實則眼神虛無。

正在接受醫治的寧炎不知這邊發生的情況。

之前只是小傷,這一次,他是真的怕了,求着母親叫救護車,求着母親找厲害的大師。

而寧老夫人已經找這隻鬼簡單了解過了情況。

面色青白的少年也是孫子那所學校的學生,是早幾年突發意外去世,因為一直執著於學習,久久沒能離開。

校園裏總是有着各種傳言,寧炎聽說只要許願就可以獲得好成績,也跟風了。

面色青白的少年:「他當時說,只要他成績提高,就會還願,但兩年過去了,他一直都沒還願。當初許諾做的事情,一件都沒有做。」

寧老夫人根本不知孫子還有這樣的遭遇。

「那你也不能傷害他啊?」

面色青白的少年:「有因必有果,他許願了,我幫他做到了,他就必須還願。」

寧老夫人認可這句話,可一想到遭殃的是她孫子,她不可避免的懷疑這隻鬼。

「樂樂,你說該怎麼辦?」

小奶娃正笑眯眯的給葉陽拍照了,聽了這話,隨口道,「按照他說的做唄,他可不是簡單的鬼,而是那所學校的的地縛靈哦~」

向一隻庇佑學校的靈許願,得償所願后不還願,那不管遭遇什麼都活該。

寧老夫人:「可一隻鬼怎麼幫助他成績提高?我孫子是自己努力學習。」

她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面色清白的少年就忍不住抓狂。

「他努力個鬼?在學校里只知道呼朋喚友,欺負別人,如果不是我每天晚上在夢裏給他補課,他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成績?」

少年表示,他付出了很多好不好?

寧老夫人面色一僵。

「我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

「很正常呀,」小奶娃站在沙發上,將僵硬住的葉陽換了個姿勢,繼續拍照,「因為寧奶奶你代表着利益,別有用心的人當然會乖乖的,比如之前那個寧尋。」

小奶娃之前挺氣的,現在看到葉陽成了機械人,又挺開心的。

「所以說呀,不要隨便許願的哦,如果願望真的成真,一定要及時還願哦~不管信不信,可說出的話就要做到嘛~」

知道寧炎是自己言而無信后,小奶娃根本不打算管他了。

Views:
1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