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塵離開了宋家莊園,宋秋這個工具人已經不在,楚塵只能在路邊攔了一輛車。

前往羊城的路上,楚塵感受到不少目光在一路尾隨。

楚塵閉目養神,司機開車來到了沿江別墅外。

華夏特別行動部門的羊城特訓地以及工作中心。

楚塵走進之後,立即感覺到周圍的監視目光消失了,嘴角輕微地上揚。

這可不是普通地方。

即便是普通武者,也沒法隨意潛入。

「楚隊。」突擊九組組長肖風看見楚塵,神色一喜,立即行禮。

楚塵開口,「開車送我出去。」

肖風愣住。

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楚隊剛剛從外面進來。

上車后,楚塵坐在了後面,在車子即將開出的時候,楚塵身子輕側,淡淡地說道,「我被人跟蹤,你先開車四處轉幾圈。」

肖風的心頭一凜,終於明白楚塵為什麼會剛剛進來就從另外一個門口出去。

肖風沒有多問,車子徐徐地開出去。

在確定擺脫了所有人的跟蹤之後,肖風的車子來到了柳家醫館的側門圍牆。

楚塵下車后,直接翻牆進入了柳家莊園。

肖風:???

楚塵翻牆下來的位置,是柳如雁的花園,正在澆花的柳如雁抬眸瞥一眼楚塵,「翻牆進來更有感覺?」

「我可不是採花賊。」楚塵看一眼不小心被自己弄掉了的一朵花蕊,抬頭一掃,「怎麼不見蔓蔓和芊芊。」

「蔓蔓這兩天痴迷坐診行醫,芊芊在房間做題。」柳如雁回答,「這個時候你來找我幹什麼,我覺得你應該申請天網殿的保護,天網殿內高手如雲,保護你的周全問題不大。」

楚塵熱情開口,「柳姐姐,我們床上說。」

柳如雁的眼眸抹過了一陣炙熱。

兩人並肩走回了柳如雁的房間。

側旁二樓房間,窗口前,柳芊芊聽到了楚塵的聲音,剛推開窗打招呼,就聽見了這麼一段對話。

啊這……

柳芊芊大驚失色,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瞬間不受控制地腦補了一系列的畫面……

難怪楚塵要翻牆進來。

難怪姑姑只對楚塵這一個男人好。

下一秒,柳芊芊將窗口關上,只留下一條小小的縫隙。

不小心撞破了姑姑的秘密,會不會被姑姑殺人滅口。

柳芊芊的小心臟撲通撲通劇烈跳動。

聖女的房間內。

楚塵已經脫鞋上床,柳如雁滿眼期待地看著他,等著他的下一步動作。

接下來。

楚塵開始布陣了。

「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出來給我布置天機玄陣?」柳如雁問。

楚塵一邊用靈符布陣,一邊開口,「不管外面的風浪多大,都要讓柳姐姐突破到氣息境。」

「然後替你阻擋風浪。」柳如雁瞥了他一眼。

楚塵看著柳如雁,認真地說道,「所有的氣息境武者統統都失聯了。」

柳如雁一驚,「什麼?」

「北斗派,達摩山,戰龍島以及我的九位師傅,所有出海的氣息境武者,現在都聯繫不上了。」楚塵沉聲說道,「如果柳姐姐能夠及時突破到氣息境,將會是如今的武者界唯一一位氣息境武者。我想請柳姐姐,帶我出海。」

柳如雁的心頭凜然。

她理解楚塵,想要儘快查清自己九位師傅的情況。

可也能想象得到,出海之後,要面臨的風險有多大。

片刻,柳如雁說道,「我雖然距離氣息境僅有一步之遙,但是,短時間內也未必能突破,畢竟,即便是天機玄陣布置出來的洞天福地,有效時間僅有二十四小時。」

「明天這個時候,我會再來,繼續為柳姐姐布置天機玄陣。」楚塵沉聲說道,「一直到柳姐姐突破到氣息境為止。」

聞言,柳如雁的眼睛一亮,旋即深深地看了一眼楚塵。

楚塵曾經說過,不是隨時都能布置出天機玄陣。

「咳。」楚塵的神色認真,「可能是壓力大了,我忽然對天機玄陣的感悟又加深了幾分,居然隨時都能將天機玄圖布置出來。」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柳如雁淡淡瞥了楚塵一眼。

一個小時的時間,楚塵將天機玄陣布置出來。

柳如雁迫不及待上了床。

「柳姐姐,我也想修鍊一會。」楚塵開口。

不能浪費了洞天福地。

柳如雁盤膝靜坐,雙眸抹過了一道熾熱光芒,她喜歡這種置身洞天福地的感覺。

倒是沒有將楚塵趕下床,兩人各自坐在了一邊。

楚塵沒有修鍊九玄秘法,而是參悟起了星辰吐納術。

片刻之後,一陣幽幽的芳香撲鼻而來,滲入了楚塵的身子,如百花盛放。

楚塵下意識地睜開了眼睛,看著前方,已經入定了的柳如雁。

如花兒般的香味是從柳如雁的身上瀰漫出來,她如同百花之神,遺落人間,身姿曼妙,出塵絕美,如瀑般的秀髮散下,遮擋不住白皙玉頸,迷人的鎖骨扣人心弦。

近乎完美的女子。

百花宮歷代聖女中,柳姐姐應該是最出色的了吧……楚塵收起了目光,這種情況下,想要全神貫注參悟星辰吐納術實在太困難了,楚塵都想要參悟另外那門養生為主的神秘功法了。

咦,我怎麼會突然間想到那門養生功法?

楚塵納悶了一下,沒有多想。

連星辰吐納術他都還沒有頭緒,這個時候更別提分心去參悟另外一門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功法。

天色漸暗。

楚塵推開聖女房間大門,獨自一人走了出去。

他第一次覺得在洞天福地內的修鍊效果不如在外面,心神完全被聖女吸引了。

楚塵也好奇柳如雁修鍊的究竟是什麼功法,不像是百花宮傳統的內功心法。

腿都麻了……楚塵拍一下自己的腿,關門往外走。

一雙眼睛一直在注視著他,直到楚塵翻牆離開。

柳芊芊看了一眼時間。

從楚塵進去,到出來,居然……

8個小時。

柳芊芊看著楚塵消失的方向……

哦,武道宗師。

柳芊芊急忙將窗戶關上,她相信姑姑被折騰那麼久,一時半會兒肯定也不會下床了。

我什麼也不知道。

柳芊芊專心做題。

圍牆外,楚塵愣住了……

肖風,竟然還在。

「你怎麼沒走?」楚塵走過去。

你也沒說讓我先走……肖風默默看了一眼楚塵,神色嚴肅,振聲說道,「沒有楚隊的指令,不敢擅自行動。」

倒是省了打車的錢。

楚塵一揮手,「去21酒吧。」 到了監獄內,葉飛的頭髮全部被剃光,還被換上了一套青色的衣服,葉飛手上的手銬被解開,他被換上了腳銬。

「進去!」

一個特戰隊員猛然的把葉飛推進了一個監獄宿舍內,監獄宿舍內有幾張簡單的床鋪,葉飛直接坐在床鋪上,裏邊還有幾個囚犯在打牌。

那些紙牌都很老舊,有的紙牌角都沒有了,顯然是被用過無數次了,屋內一共有五個囚犯,他們大聲的打牌,白天的活動已經結束,晚上他們願意幾點睡幾點睡,不過第二天六點必須起床。

葉飛看着那五個囚犯打牌,他們身上帶着紋身,還有一個男子的臉上帶着刀疤,粗糙的手,不修邊幅的面容,一看就是社會人,葉飛沒有理會他們,直接躺在床上,開始沉思著。

葉飛的手機和金錢被收走了,唯有留下一盒香煙,他拿出香煙,用打火機點燃了一下。

「咔!」

清脆的打火機點燃的聲音響起,那五個大聲喊叫的囚犯忽然停下了喊叫,他們都是看着葉飛,葉飛和他們對視着,奇怪的是,他們眼中帶着無盡慾望,葉飛皺着眉頭,有些難以理解,自己又不是女人,為什麼這麼看着自己。

葉飛不知道的是,香煙在監獄里的價格是一百塊錢一根,還是五塊錢的香煙而已,至於十塊錢的香煙,那就是兩百塊錢一根,葉飛抽的是黃金葉香煙,在監獄里是兩百塊錢一根。

那五個男子扔下紙牌,朝着葉飛走來,他們一下子圍繞住了葉飛,葉飛不明所以。

「小子,我該給你講講這個牢房裏的規矩了!」

「我是這裏的老大,以後要叫我血哥!」

「聽到了嗎?」

其中一個自稱血哥的男子,他膀大腰圓,臉上還帶着刀疤,身高一把八七,魁梧無比,他站在葉飛的面前宛如一堵牆一般。

葉飛聽到對方的話后,便是不以為然,葉飛抽了一口香煙,沒有說話。

Views:
2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