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千雅有些絕望,這麼多人跟自己為敵,這麼多敵人,她該怎麼辦,不管這件事是不是真的,就算真相大白了,她也無法在公司立足了,敵人太多了,根本無法好好上班。

趙千雅向後退了幾步,有些難受。

「嗚嗚嗚!」

就在此時,一輛紅色的法拉利開來,十分拉風,葉飛從車上下來,臉上帶著冷酷。

他緩緩的朝著要塞公司而來,趙千雅看到葉飛后,便是皺著眉頭,心情複雜,她不知道葉飛從哪裡又開來一輛法拉利,前幾天是賓士豪車,現在又是法拉利,葉飛到底是怎麼弄到的?

葉飛朝著內部走來,看著要塞公司內的氣氛很緊張,葉飛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辭職報告,給你。」

葉飛把辭職報告放在桌子上,準備離開。

「啪!」

權白龍一下子把辭職報告扔在地上,臉上帶著憤怒。

葉飛轉頭望著那權白龍,眉頭皺了一下,竟然這麼拽。

「辭職報告,哼哼,我不同意,明天來繼續上班,繼續當狗!」

權白龍十分霸道的說著,既然葉飛是趙千雅的人,那一起羞辱好的了。

「你是不是想死?我一個電話就讓橫征做了你!」

葉飛對著那權白龍說著,他很意外,難道公司里的人沒有說橫征跟自己有關係嗎?

「哼哼,橫征?」

「雖然我不知道你和橫征什麼關係,但是,肯定不長久,有本事就讓橫征來做了我啊!」

權白龍雖然聽到過葉飛和橫征的事情,但是他不認為是真的,一個小小的職員,一個姓橫,一個姓葉,怎麼能夠扯上什麼關係,不過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了吧。

「權經理,還是談談趙千雅的事情吧,小職員而已,不用動怒。」

此時唐演見跑題了,便是提醒著權白龍。

「哼!」

「趙千雅,你到底承認不承認?」

權白龍回到正題上,問著趙千雅。

「承認什麼,根本不是我乾的,等老闆回來,老闆會調查清楚的!」

趙千雅憤怒的說著。

「好好好,你不承認是吧,行,我現在就送你做牢。」

說著權白龍便是打著電話。

「等死吧你!」

唐酒格喜氣洋洋的說著,看到趙千雅栽了,便是有種說不出的喜悅感。

「怎麼了?」

葉飛看著詭異的氣氛,便是問著趙千雅。

「昨天有三百萬打在了我銀行卡上,簡訊沒提醒,我也不知道,第二天就聽到了公司少了三百萬,然後一查是我的銀行卡,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趙千雅對著葉飛說著,那樣子快要哭出來了。

「哦,這樣啊,小事,葉飛淡淡的說著,根本不在意。」

葉飛安慰著趙千雅,趙千雅詫異的看了葉飛一眼,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葉飛竟然說是小事,那什麼才是大事?

「小事?」

「你小子以為你是誰啊?還小事,這事小嗎?」

唐演聽到葉飛說是小事,便是指著葉飛的鼻子,囂張的說著。

「小啊,三百萬而已,無所謂的。」

葉飛淡淡的說著。

「三百萬而已?」

眾人聽到葉飛這麼說,頓時一個個目瞪口呆,覺得葉飛又在吹牛逼了,先是錯愕,然後是不屑。

「你腦袋秀逗了吧?三百萬你拿得出來嗎?」

「別以為你開著一個法拉利就牛逼了,還不是一天一千塊錢租來的,誰也能租。」

「小子,你見過三百萬嗎?你知道三百萬有多重嗎?還三百萬而已,我呸!」

「你把三百萬拿出來啊,拿不出來就別吹牛逼!」

此時,權美人,唐酒格,還有唐演,都是對著葉飛怒罵著,幾個人七嘴八舌的說著,一個個五官猙獰,一個個面孔十分厭惡,葉飛看到這一幕,便是有些煩躁,這些人簡直是要把趙千雅往死里逼啊。

權白龍得意洋洋,他看著自己的幾個狗腿子這麼賣力,也不用自己多說什麼了,什麼難聽的話他們都說了。

「好了,不用報警了,我是這裡的老闆,現在,你們幾個被我開除了。」

葉飛有些不耐煩,直接便是說著,看了一下手機時間。

「什麼?」

葉飛說完之後,眾人又是一愣,接下來是錯愕,他們用葉飛腦袋有病的眼神看著葉飛。

此時就連趙千雅也詫異的看著葉飛,本以為葉飛是來救場的,誰知道葉飛是來給她丟人的,趙千雅搖搖頭,看來終究還是不能靠著葉飛了。

「哈哈哈,你說什麼?你是老闆?你煞筆吧?你插根蔥就是大象了?」

「葉飛,你這個人啊,牛逼吹的真是好啊,我都想不到你這種話是怎麼說出來的,如果你是老闆,我就吃一塊板磚!」

權美人哈哈大笑的說著,覺得葉飛實在是太煞筆了,竟然說自己是老闆,剛才還說三百萬是小事,要是論起吹牛逼,權美人是真的服了。

「你是老闆?你有病吧?」

「不知天高地厚,我們老闆正好去西涼城出差了,要不是出差,我們老闆走出來抽你丫的!」

權白龍嗤笑一聲,覺得葉飛有病,怪不得還是個小職員,簡直是傻逼。

「嗚嗚嗚!」

就在此時,一輛輛車子開來,一個個穿著制服的人走了進來。

「好了,好了,現在準備做大牢吧,趙千雅。」

權白龍見人來了,臉上便是帶著得意。

「誰打的電話?」

一個為首的人走了過來,黑色高筒靴,一身正義的樣子。

「是我。」

「她偷挪動公司的財務,三百萬,你看,這就是證據。」

此時權白龍大聲的說著,指著電腦上的銀行卡轉賬記錄。

趙千雅臉色一陣急變,這件事她沒有什麼證據反撲。

「好了,我知道了,趙千雅是吧,請你跟我們回去走一趟,我們需要了解情況。」

那為首的人對著趙千雅說著,也算公正。

「哼哼!」

眾人見趙千雅臉色變成了灰色,便是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

「等一下。」

「我是這家公司的老闆,已經收購了這家公司,公司收購的合同馬上就到了,這件事我不追究。」

葉飛直接對著那為首的人說著。

「又在吹牛逼了,哈哈哈。」

「也不看看吹牛逼的對象是誰。」

「簡直是異想天開!想要用這種伎倆拖延時間。」

唐演幾個人冷笑連連,都是看著笑話,他們都知道葉飛說這種話沒有用,該怎麼樣還是會怎麼樣的,不會因為葉飛的一句輕描淡寫的話而停止之法的。

「你是啊?」

「葉哥,好好好,既然你說你是老闆,那我就等一下吧。」

那為首的人看到葉飛后,便是瞳孔猛然的收縮,吞了一口口水說著,他見過葉飛,當初跟著龍署的時候,葉飛霸道無比,憑藉一人之力拯救了整個醫院的病人,古武還在龍署之上,當初他就在人群之中,看的十分真切。

眾人一陣錯愕,沒想到這人還真的聽葉飛的。

權白龍走了出來。

「不能聽他的,他就是傻逼,趕緊把他們帶走!」

「啪!」

那人一巴掌就是打在權白龍的臉上。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來教訓我?我說等一下就等一下,你有意見嗎?」

那人威嚴八方,直接霸道的說著,權白龍一陣錯愕,這個人對葉飛如此溫柔,卻對自己那麼狠辣威嚴,他十分驚愕。

眾人也是看呆了。

「來,哥,做凳子。」

那人直接給葉飛搬來了一個凳子,放在葉飛身後,葉飛也很意外,知道可能是見過自己。

葉飛直接坐下。

「來,哥抽煙。」

那人遞給葉飛一根香煙,葉飛不緊不慢的抽著,眾人都是驚呆了,特別是權白龍,他都傻眼了,葉飛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可以這樣。

趙千雅也是看呆了,葉飛的身份到底是什麼?橫征對葉飛百般順從,醫院的西醫也是這樣,就連現在來的人,也是對葉飛如此尊敬。

「哼,不用擔心,葉飛要等,就等吧!看葉飛怎麼收場!」

唐演在權白龍耳邊說著。

權白龍惡狠狠的看著葉飛,等一等就等一等。

Views:
2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