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蘇檸以為一切都完畢后。

身旁的黑衣男補充:「蘇小姐,還有一些浴室以及廚房的器具。以及,所有的燈都需要換一下。」

「……」

蘇檸暗自扶額。

待一切完畢后,蘇檸看著自己煥然一新的家,陌生感上升。

呃。

所以,這跟搬家有什麼區別?

讓她意外的是,穆以燁還準備了飲水機、烤箱、微波爐、電飯煲等器具,以及各式各樣的廚具。

她平時只喝礦泉水和飲料,純屬是因為懶得燒水喝,家裡的熱水壺買來都落了一層灰。

她不會做飯,向來是隨便吃點零食或者從外面帶飯回來。

想來是他昨天看到了垃圾桶里的瓶瓶罐罐和快餐盒。

他想得很周到。

「蘇小姐,少爺交代我們每天來給您送新鮮的水和食材,還有傭人也會每天來為您做飯的。」

臨走時,黑衣男跟她彙報,還遞給了她穆以燁的名片。她這才想起自己根本沒有穆以燁的聯繫方式。

「哦,好。辛苦你們了。」

蘇檸拎出礦泉水,一瓶瓶遞給他們。

為首的男人擺手拒絕,「不用了,蘇小姐,如果沒什麼事我們先走了。」

……

蘇檸將自己摔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組織了一番語言,隨即坐起身。

她拿起名片,上面只有一串黑色燙金的電話號,看來是私人電話。照著名片,鄭重其事地撥通了電話。

白凈的手指不安地攪著床單,她垂下頭,不知在思索什麼,睫毛濃密纖長,落在下眼瞼一片陰影。素凈的小臉不施粉黛,兩片唇瓣閉合。 小綴的家境並不算好,一家人是在小鎮上生活的,父親是一位普通的公務員,而她的母親,則是一名小學教師。

可以說,只能算是一般般,普通家境罷了。

相比於蘇家,確實算是不起眼了些。

或者說,相比於蘇家的其他親戚,算是家境最不好的了。

但是好在小姑娘心思單純,蘇媽媽樂得收留她一個假期。

「行吧。」

回想小姑娘看什麼都一臉新奇的樣子,蘇輕沁最後到底是沒有再推遲。

結束通話之後,她轉頭看向旁邊的小姑娘。

「等一下阿姨就做好飯了,你做一些作業,不懂的題目收集好再問我也行,下午我再帶你去公司和小白玩。」

「之後幾天的話,你和我去A大那邊住,順便逛一逛A大,也許你會喜歡。」

一下子,蘇輕沁就把小綴接下的行程給規劃好了。

「嗯,聽你的。」

小綴乖乖地點頭,然後會房間開始寫自己的假期作業。

蘇輕沁看著小姑娘消息的房門口,才轉身往蘇爸蘇媽留給她的房間走去。

這一處小別墅她還沒住幾次,最近回來的時間多了些,才多住了幾晚。

主要是這裡距離公司相比於學校來說還要遠一些,因此蘇輕沁就沒有回家住的打算。

畢竟在學校比較方便多了。

等到下午午睡時間過了之後,她才帶著小綴再次離開別墅。

車子剛開出別墅不久,她就看到開在前面不遠的蘭博基尼,看到熟悉的車子,靠近一些之後又清楚看到熟悉的車牌號,蘇輕沁確定了前面車子上坐著的人是傅宴。

隨後,她把車子開慢了一些,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然而,傅宴的車確漸漸慢了下來,直到兩位的車並排開著的時候,他的車才又恢復正常的時速。

蘇輕沁記住了傅宴的車子,傅宴同樣對她的車熟悉。

他也沒有想到會在這一處別墅區遇到蘇輕沁。

因為昨晚在附近談了個項目,回學校的話就比較晚了,所以傅宴乾脆在這邊名下的別墅住了一晚。

在看到蘇輕沁有意開車超過了他,他倒是沒有加速的意思,僅是緩緩地開著後面,保持不遠不近的距離。

但是兩位最終的目的地是不同的,終究到不順路的時候。

因此,兩輛車子在一處岔路口分開來。

這邊,傅宴還在等紅燈,而另一邊蘇輕沁的車子已經漸行漸遠。

剛才她的車子窗口並沒有關掉,傅宴當時並排行駛的時候注意到蘇輕沁的車子後面坐著一個小女生。

正如錢進描述的一樣。

「錢進,繼續讓星辰搶藍天的項目,態度都給我認真點。」

錢進本還在開會,只有傅宴的來電才設置了震動提醒。

看到是傅宴的電話,他暫停了一下會議出去接電話,沒想到傅宴開口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現在的有錢人都這麼任性嗎?

前一陣子才說反正沒想過要星辰,放棄搶藍天的項目資源。

現在呢,Boss又話中帶著指責意味,讓星辰認真和藍天對著干。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清心抬頭望向南宮擎,她無視身為奴婢不能直視帝容的規矩,神Se秉然,「皇上讓奴婢說什麼?」

她突然嗤了一聲,冷笑著繼續道:「說奴婢就是主使之人?說奴婢就是害雲四小姐之人?還是要奴婢說奴婢奉了誰的旨意,做下今天的事?只可惜奴婢不會說謊,奴婢也說不出來。筆`¥`痴`¥`中`¥`文要不皇上把該說的都說出來,奴婢一定會背好,一字不漏的照著說,絕對不會說錯一個字。」

清心顧左右而言他的把話題都岔開,沒有正面回答南宮擎的話,也沒有說出這個瓷瓶里的催qing葯,她是用來做什麼用的。

反而把一切都定罪於她的話都是按照南宮擎想得來說的,不是自己本意。

這樣的話聽來是何等的誅心,明明白白的把南宮擎置於一個水深火熱的境地。

一個只會倚勢凌人,以大欺小,一言堂,不分青紅皂白的皇帝,能得天下嗎?

能得到萬民的愛戴嗎?

門口站著的雲拂曉聞言心裡一陣抽痛,心口好像被人抓緊,狠狠地抓緊,抓到她透不過氣來,更多的是對南宮擎的心痛,她快步走了進去,也不管合適不合適,伸出溫軟的小手把南宮擎背負在後面的一隻大手握住。

南宮擎緩緩轉頭看了她一眼,就反過手來把她如玉般白皙瑩潤的小手握在掌心。

雲拂曉乖巧的站在他身旁,給他無聲的支持。

那邊皇后程菱悅在南宮擎責問清心的時候,她上前一步,正要為清心說話,就聽到清心這麼一番長篇大論,她立即什麼話也不說,乖乖的退了回去。筆)痴(中&

當她看到雲拂曉和南宮擎相握的雙手時,她的眼眶頓時紅了,眼底那騰騰燃燒的怒火怎麼也掩飾不了,她恨不得立即上前,把他們相握在一起,那麼的和諧,那麼的溫馨,那麼刺眼的雙手拆開。

她恨不得立即掰斷雲拂曉的手,恨不得把她的手砍斷丟進蛇窟,讓萬蛇吞噬,只可惜這一切她都只能想象,她的臉面讓她不能做出這麼丟臉的事來。

一直以來皇後母儀天下這個位置也讓她在眾人面前做不出爭風吃醋,以勢壓人的事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南宮擎和雲拂曉秀恩愛了。

南宮擎冷冷的勾了勾唇,眼尾的餘光掃過皇后程菱悅,掃過站在門口安安靜靜如雕像的護國公。

不錯,在南宮擎和皇后程菱悅進去之後,護國公沒有進去,反而極其冷漠的站在外面,好像裡面的不是他的女兒和他護國公府出去的人,而是一般的陌生人。

不過在護國公的內心裡卻在審視,在考量,他不是不想幫程菱悅,幫清心。

而是他已經從這次的事的發生,還有事情的發展看出,南宮擎不過是有意蒙蔽程菱悅,故意模糊她的視線,給了她一個他中計的模樣,其實是在引程菱悅進他的圈套。

在他沒有看清南宮擎到底是想抓程菱悅,還是他們護國公府的時候,他不想擅自搞進這樣的局裡,中了南宮擎的圈套,所以他冷眼旁觀。

南宮擎目光一沉,他直視清心,冷冷道:「朕讓你四死清楚明白。來人,把人帶進來。」

很快一名太監帶了另外一名頭微垂的太監走了進來。

因為背光的關係,隱藏在黑暗中的臉,一下看不清,他他走進來跪在南宮擎面前的時候。

原本還沒有半點懼Se的清心在看清那名太監的容貌時,整個人愣住,臉Se霎的一白,彷彿血Ye被人瞬間抽空,臉如金紙。

那名太監在跪下的時候,也飛快的掃了清心一眼,就跪下磕頭行禮,伏跪在地等候南宮擎的審訊。

南宮擎向身後的蘇培安點點頭,蘇培安就捧著那個瓷瓶給那跪在地上的太監觀看,「你認識這個嗎?」

「回蘇總管,認識,這是奴才特意找人烤制來裝藥丸的,這種大小的瓶子裝三顆。還有這種裝五顆。」

那太監在懷裡摩挲了一下,從裡面掏出好幾個大小不一的來解釋。

看那瓶子上的花式和瓶子的形狀,不難看出都是出自同一個人,而瓷瓶上像花非花,像草菲草的花式,還真的沒有見過什麼人用過,說是特意烤制的,應該不是騙人的。

「這裡面裝的是什麼?你清楚嗎?」蘇培安看到南宮擎沒有接話的意思,不得不繼續審問。

而蘇培安的審問讓那太監覺得壓力少了很多,回話也快了很多,「奴才知道,這是奴才自個調配的藥丸,合歡丸。」

說做他隨手拿起一個瓶子從裡面倒出一顆放到茶盞里給眾人觀看。

蘇培安很機靈的也從清心那裡找到的瓷瓶也倒了一顆出來放到另外一個茶盞裡面。

兩個茶盞和之前從雲曉璇髮髻找出來的藥丸一同並列的排在案几上。

那些藥丸不管顏Se光澤和大小都一模一樣,不難看出是同一批藥丸。

「周太醫你去檢查一下。」南宮擎終於說話了,他抬抬下巴,冷然吩咐。

聽到南宮擎的吩咐,周太醫躬身應下,開始仔細檢查,一會之後他再次躬身回答,「回皇上,這三顆藥丸都是同一種葯。」

周太醫是太醫院的院判,他的話分量十足,也讓人無法反駁。

清心的臉Se越發的蒼白,她微微垂著頭,神情反而很平靜,不知道在想什麼,也不知道在打算什麼。「

「皇上,臣妾……」程菱悅覺得自己不能再安靜下去,如果她再不說點什麼,做點什麼,清心就會被南宮擎處置,她自小陪伴在她的身邊,比她的父母姐妹都要親,她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抓呢?

「你賣給她的藥丸有幾顆?」南宮擎打斷程菱悅的話。

聽到南宮擎還要繼續審案,程菱悅就算有千言萬語也不得不住口。

「回皇上,三顆。」那名太監雖然不解皇上為什麼這樣問,還是很大聲的回答出來。

「周太醫麻煩你檢查一下還剩下多少。」南宮擎點點頭吩咐道。

「回皇上,瓶子裡面還剩下一顆,剛剛臣倒出一個,就是兩顆。」周太醫把瓷瓶往剛剛他倒出藥丸的茶盞一倒,就倒出最後一顆藥丸,兩顆藥丸咕嚕咕嚕的滾在一起。

Views:
2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