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們還發現有精英怪的話,可以控制住送到我的駐地里,價錢也是一樣。」

秦昊說完,隨即便邁步離開這個地方。

留下從現在還沒緩過神來的那三人,被震驚到連招呼都忘記打。

「這或許就是大神吧,太帥了。」

長發男法師苦笑讚歎道:「不知道我能不能也這樣。」

「別做夢了,人家可是有技術又有大心臟才能夠做到這種地步,你?下次遇見BOSS別腿軟就行了。」

「放你娘的P,老子遇到BOSS什麼時候腿軟過。」

「嗯?不知道是誰在主城的時候就只是看了一眼世界BOSS,差點沒尿出來。」

「那是世界BOSS,不一樣的好吧!」

「…..」

奪得下兩個進化碎片之後,秦昊有了一件更好的注意,那就是直接區域喇叭開喊!

這個方法本來應該早點就能想到的,可是因為一直以來都是獨來獨往。

平日里也是將全服喇叭這一框屏蔽掉,所以才導致一時間沒有想起。

回到亞龍城鎮。

直接在拍賣行中購買了十件區域喇叭,這個區域是指亞龍城鎮周邊的地方,同時也包括亞龍城鎮。

【區域通告:玩家『匿名』說:50金幣收精英怪,如果有的話直接運到伊鎮暗黑公會門口,限量18個,先到先得!】

十個區域喇叭,整整持續了十分鐘,讓整個亞龍城鎮的玩家都聽見。

且先不提50金幣一隻精英怪,光是從後面的話來看,就能看的出這個喇叭是秦昊喊出來的。

玩家們頓時就炸開了鍋。

「大神就是大神,賣個精英怪居然那麼大手筆,開口就是50金幣。」

「擦,我說剛剛和別人買精英怪怎麼不賣,還說我出的錢太少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嗚嗚嗚嗚,不早說,我半小時前才宰了一隻精英,痛失50金幣。」

「兄弟們~抓精英去咯~」

「…..」

喇叭響起之後,亞龍城鎮的玩家們情緒頓時高漲,恨不得立刻綁一隻精英怪飛到伊鎮。

這錢完完全全就是白送的一樣。

精英怪不比BOSS,體型較小很容易控制,雖然控制類型的技能效果會有些許影響,可身手敏捷的話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秦昊喊完喇叭,人已經正在朝著伊鎮走了,沿途的道路上還能夠看見不少玩家奔波在各處。

甚至…

還看見已經有隊伍綁著精英怪,滿臉燦然的笑容與他同行。

如果不是怕引起騷動,恐怕秦昊當場就會跟他表明身份,然後當場交易。

回到伊鎮,駐地門口。

這邊已經有六個隊伍綁著精英怪,在駐地廣場內等待著秦昊,第一個來的是接取到冒險家協會的任務。

等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鐘,卻沒有任何抱怨。

畢竟…只要給錢,就算等三天三夜,都不會有絲毫意義。

大家都很現實。

等秦昊從駐地的後門來到廣場,當即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大神,終於來了!」

「大家別急,一個一個來,我是第一個到場的,所以我先!」

「奈斯~終於可以拿到錢了。」

「50金幣啊,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花了,要不去偏遠的地方買個房子然後變成有房一族?」

「…..」

眾人開始歡呼雀躍,秦昊也是只是笑了笑,右手持著源水之劍,左手點開背包拿出一袋一袋的金幣。

。 看著嬌小懂事的女兒,閻王心情愉悅。

「孩子真懂事,你母妃若聽見了此話,定是感動。」閻王欣慰道。

她應聲點頭,抬起嬌嫩白潤如白玉的小手附在了母妃的額頭上,心裡邊默念著佛主附贈於她的心法口訣,邊試著調動、運轉自身靈力。

不會兒她頭上那片散發青色微光的小蓮葉青光閃現,此時就見絲絲縷縷的青色之氣從她手心釋放出來,緩緩滲入母妃額頭…

「孩子,這是…」閻王不解,但未說完,她抬起左手,做了個噤聲手勢。

兩刻時過去了,她收回小手,閻王妃的臉色漸漸好轉了些許,還有蘇醒的跡象!

這一舉止,令閻王震驚不已!他的初生女兒的先天法術是療傷治癒之能!

在場的鬼醫自愧不如,行醫千百年,竟被個初生兒比了下去,羞愧的默默退出寢殿到門外候著,葉寧也識相的退下…

閻王妃緩緩睜開了有墨蓮花影像的水靈黑瞳,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個同樣有著墨蓮花影像在瞳的完美無瑕如小仙女的小女娃,

雖看起來有些冷漠,但心情還是會因她的容貌和身上淡淡的清香而發自內心的愉快舒暢~

王妃嘴角不自覺微微上揚,迷人的微笑顯現~情不自禁的伸出冰涼的纖纖玉指,輕撫起女娃冰清玉潔的小臉。

「愛妃,你醒啦!好些了么?可有不舒服?」這時閻王輕聲愛憐的問候聲響起。

「王爺,魅兒無礙,只是有點累,這娃兒誰家的?好生漂亮!」王妃眼睛直發亮道,好喜歡!她似乎忘記了什麼,可還沒反應過來~

「愛妃,她是我們的女兒閻如意呀!」閻王開心道。

女娃嘟著櫻桃小嘴,心裡低估:閻如意是我的名字?怎麼不先問過我喜不喜歡?我還是喜歡叫蓮兒的。

女娃一臉的不滿,卻被無情忽略~

王妃一臉的不開思議,激動的就要坐起來,閻王趕緊扶著她,變了模樣的閻王先是讓閻王妃一愣轉而是一臉的迷惑不解。

「愛妃,方才本王那凶神惡煞的面具嚇到意兒了,所以那面具被本王丟棄了。」閻王邊說邊背著如意朝愛妃擠眉弄眼的提示著,王妃一臉難為您的表情瞭然鄂首。

「母妃,您感覺如何?」閻如意那如銀鈴般悅耳的童聲響起。

「身已無礙~啊?王爺,魅兒這是昏睡多久了?」王妃忽然驚醒道,心想著這娃都這麼大了,我這一覺是睡了幾年呀?

「愛妃昏睡了一個時辰之久。」閻王。

「這、我、那、我…怎可能?」王妃的言語組織能力一時間被不可思議干擾混亂了。

看著面前四五歲左右的娃兒,又看看自己的肚子,怎可能裝的下這麼大個的娃?王妃扶額,一時間接受不了。

「愛妃不必費解,意兒是出生后神速般成長成五歲娃體形的,我們的意兒五歲啦!」閻王自豪開心道。

「哦~原來如此~」王妃豁然開朗道,接著欣喜若狂的將閻如意緊緊環抱在懷,又是親又是撫,愛不釋手!

閻如意本一臉淡情的繼續新奇著打量著自己的小胳膊小手小腿腳小身板,摸摸自己五官的,被這麼一折騰,就不悅的扁了小嘴。

「王爺,喜得如此一寶,乃是千萬年來,冥界之一大喜,魅兒想要為我們的意兒操辦一場熱鬧的慶生宴。」王妃開心道。

「這…」閻王猶豫、沉默了,王妃就努嘴不悅了。

「王爺這是何意?是不滿意魅兒為您所生的意兒?」王妃說著就要發飆了。

「辦!必須辦!且得大辦!本王這就親自去著手去安排,待你身子調養好康復就立刻舉行,一個月後如何?」閻王立即微笑討好王妃道,王妃滿意的點頭。

「無需一個月,有意兒在,最多五天即可恢復如常。」閻如意淡言。

王妃一陣疑惑不解,閻王重新向王妃一頓解釋,王妃集萬千寵愛於如意身上~

「好,母妃依意兒的!來,意兒給母妃笑一個嘛,你一個小娃兒,冰冷著張臉著實不符一個娃的標準。」王妃逗趣道。

如意一臉的汗顏,誰是娃了?我都一千多年壽了!

「如何笑?不會。」如意糯糯聲音淡言,初為人的她確實還不會。

「…」閻王夫婦瞬間無語的石化般了許久~

最終一致歸根於意兒是因成長過速,才致如意來不及體驗喜怒哀樂的經歷,夫婦倆心裡是這麼自我安慰的。

王妃纖纖玉手輕撫著如意的小臉蛋,又經不住吧唧一口親在如意的臉頰上。

「不舒服,以後別這樣。」如意不悅抗議道。

語畢,閻王也在意兒的另一邊臉頰上又是一口,如意呆愣了,那無助、不知所措的小表情直接把閻王夫婦逗樂。

「好了,你母女倆好生休養,本王這就去著手意兒慶生之事。」閻王說著起身。

「王爺,您忙吧,莫擔憂母女倆。」王妃微笑。

閻王微笑鄂首后消失了的身影在寢殿門口出現。

「參見閻王爺!」門口的葉寧和鬼醫鬼婆子們齊行禮道。

「起來吧,給本王管好嘴,切記,小郡主是四年前的十月二十一日所誕,五日後舉辦五歲生辰宴。」閻王爺一臉肅色強調。

她們忙應聲誓死不說,閻王微微鄂首,帶著一臉沉不見底的表情消失~

葉寧忙推門而入,可未跑幾步,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彈飛。

連同那扇寢殿門再次被葉寧砸飛了出去,緩緩滑落地的葉寧一臉的不知所謂,她揉了揉酸痛的後背,無助的看向本在玩鬧,現被一驚的微微側過臉來的閻王妃母女倆。

「?」王妃沉默了片刻,忽的想到了諦聽最後一次送回碗蓮時的交代,說孩子一出世就必須把水靈珠給孩子戴上!

於是王妃把自己戴了五年的水靈珠項鏈摘下給閻如意戴上了,並慈愛囑咐如意切莫把這護身符丟失。

如意淡淡的點頭應承,她歡喜的把玩、端詳著,閻王妃示意葉寧可以過來了,可葉寧后怕的直搖頭。

王妃苦笑一聲,讓如意叫,當如意正過臉看向葉寧,這一看可把葉寧迷的神魂顛倒了,如意還未開口呢,葉寧不但已經快速爬了起來且毫不猶豫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了。

「意兒,這是葉寧,你以後要稱呼她為葉阿姨。」王妃笑笑道。

「王妃,這可使不得,小郡主身份尊貴,奴婢承受不起,叫奴婢姓名就行。」葉寧回過神來急忙勸阻。

「葉阿姨好,請多多指教。」閻如意淡言。

悅耳動聽的童聲,喚得葉寧的心都酥脆了,什麼疼痛都忘了,但她是尊卑分明的。

「小郡主~使不得呀,叫奴婢名字就已經很好了…」葉寧連忙謙卑開聲勸阻。

Views:
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