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意他是領了,但東西他是不敢吃,他敢見不了明天的太陽。

「還是我來吧!」

王陽等油煙散去之後,進入廚房炒了一個西紅柿炒雞蛋,搞了一個紫菜湯。

「下次你想吃我煮的飯你直接說就行了。」

王陽無奈。

蕭月微微一笑,並沒有說什麼。

鬼眼一看,王陽頓了一下,他看到蕭月的不祥之兆更濃了。

烏雲蓋頂,眉心血刀,印堂如夜。

用不了多久,怕會出大事。

沒說什麼,王陽繼續吃自己的飯。 這樣太危險了!

因為大公主如果這樣的話,很有可能會直接被獅子一口吞掉!

籠子外面的女副官急忙拿出鑰匙準備開門!

而就在這時,大公主慌了!

她不能輸,絕對不可以就這樣灰溜溜走掉!

她大吼了一聲:「不要開門!」之後,馬上飛快起身,眼看著獅子就要撲過來的時候,她將劍直接插入獅子的嘴裡!

進入的一瞬間,她周身飛起,將劍往下一插!

這把劍就直接卡在了獅子的嘴裡!

獅子被刺痛了,轉過頭就跑開了!

而這時,她身後的鐵門打開。

大公主腿一軟,直接從籠子里跌出外面!

大公主過關了。

然而——

太狼狽。

所有人給予她同情的眼神。

而大公主自己則已經累得站不住了,跌跌撞撞地想要站起來,卻因為腿軟一直站不住。

四周的女官一看,急忙過來扶她。

她的僕從也急忙走過來,給她披上了披風。

大公主被人攙扶下去。

她走下去的瞬間,女官大聲宣布:「大公主第一關,通關!」

肖菁菁臉都青了,一直低著頭,咬住下唇,眼底懊悔不已。

她太輕敵了!

這兩隻獅子的體積比宮內的獅子至少大一倍不止,她忽略了自己的力道,因而一劍根本無法斃命,導致自己也差點喪命!

她太失策了…….

可是現在的她卻屏退了左右。

她身邊的女使春杏此刻也迎過來,一看她的臉色鐵青,急忙安慰說:「大公主,您不必傷心,這麼多人裡面,您是第一個,難免會對獅子預判有誤!不過您做的已經夠好了,這不是已經通關了嘛!」

肖菁菁咬了咬牙,看了春杏一眼,這才說:「帶我找個安靜一點的地方養傷。我受內傷了。」

春杏大驚,看了一眼肖菁菁的腹部,發現果然上面有一隻獅子的腳印!

是獅子撲過來的時候,她生生接住了他的一隻腳,才將那把劍插入獅子的喉中的!

正說著,她噗地一口,血噴了一地!

春杏嚇死了,急忙背起她就往一旁的休息區跑去!

休息區里有她們提前準備的御醫,無論受傷或是病痛,不會讓任何人知道。

春杏背著肖菁菁一進入,就有一個白衣裊裊的年輕醫者急忙接過她,將她抱了進去……

而這裡的一切並沒有人發覺。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第二個進去的肖青青的身上!

此刻的肖青青已經和獅子在你來我往的廝殺當中!!

之前的那個獅子被帶下去了,這一次又來了一個,比之前的體積小一點,看起來也好對付一些。

不過這件事倒成了肖菁菁一輩子難以擺脫的心結…..自然,這是后話。

先說肖青青,她發現自己想躲根本躲不過!

因為獅子體積太大了!她只能想辦法跟獅子搏鬥!

而這時,獅子忽然咬住了她的袖子!

她大吃一驚,先是害怕,繼而在看見獅子只是咬住的袖子時,輕吐了一口氣,眼睛一轉,從另一隻手中忽然掉出一個小玉瓶!

下一秒,她將瓶子打開,直接灑進了獅子的眼裡!

獅子吃痛,急忙鬆開了口!

重獲自由的肖青青急忙大喊:「我贏了!快開門!快讓我出去!」

女副將急忙打開籠子門讓她出來。

但是,她出來后,女副將卻問她:「二公主,請問您剛剛給獅子揚的是什麼?遊戲規則里,可沒有藉助外力一說。」

肖青青一聽,馬上挑了挑眉道:「我就是用了一點石灰粉啊!沒什麼吧?」

女副將剛欲說話,就被肖青青用力瞪了一眼!

女副將忍了忍,沒說話,而是轉過頭去對肖楚楚說:「三郡主,該您上場了。」 因為右手受傷,蕭野是用左手抱的玫瑰花。

也不知道花店裏面是怎麼保養的,看着嬌艷欲滴,很是漂亮。就跟季唯一一樣,漂亮,但是周身帶着刺。

等待的時間並不久,也就幾分鐘的時間,但是蕭野覺得慢的好像過了一個世紀一樣。

蕭野的視線是一直落在更衣室上的,以至於季唯一換好衣服出來的時候蕭野第一時間就見到了。

一直看季唯一穿長衣長褲,突然一下子看到她穿弔帶的樣子蕭野差點沒把持住。也還好想着現在是在外面,不然還真挺尷尬的。

大概是因為常年都是穿着長衣長褲拍戲,又或者是一直在給身體做保養,季唯一裸露在外面的皮膚很白。

蕭野的目光一直落在季唯一的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季唯一的錯覺,感覺蕭野這個眼神好像是要吃人。

轉過身,用背對着蕭野。看着身前的鏡子,季唯一這才看清楚自己的模樣。

季唯一嘴上戴着口罩,主要還是怕被人給認出來。也還好出門的時候發現遍地都是戴口罩的,自己戴也不是很突兀,也不會有人覺得很奇怪。

看着鏡中的自己,季唯一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樣才對嘛。

這麼好的身材不秀出來,多可惜。

拎着裙子原地轉了一圈,季唯一對着一旁的導購說道:「我要了。」

一條肯定是不夠換的,季唯一想多挑幾條。

看着一旁還抱着玫瑰花的蕭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蕭主任,麻煩你多幫我抱一會兒咯~」

蕭野低聲說了句,「好。」

天知道現在他是有多想把季唯一抱在懷裏,是有多克制才忍住了想要抱季唯一的衝動。

季唯一的睡衣大多都是白色,不然就是黑色。這還是頭一次蕭野看到季唯一穿紅色的弔帶裙,這個影響力不用說了。

蕭野現在有些後悔,所以為什麼之前不直接跟季唯一說兩個人的關係?

現在要說的話,估計季唯一也不相信吧。

而且也不知道孫錦洲是怎麼跟季唯一說的,感覺現在季唯一對他就是那種非常的客氣,甚至還想跟他保持距離。

季唯一倒是沒注意到蕭野的心情變化,大概是換上了新裙子,心情比較亢奮。

一連挑了三件,最後結賬的時候花了差不多一萬左右。季唯一有些肉疼,不過想着美美的自己,那點肉疼也煙消雲散了。

季唯一最後是穿着紅裙子離開的,穿來的那一套讓店員幫自己包了起來。

只是季唯一不知道的是,在她挑衣服的時候蕭野就去幫她給過一次了,只不過是給的一半的錢。

一個是不知道季唯一要買幾條,還有一個是現在在季唯一眼裏他就是個醫生,幫她給錢確實是有些怪異,所以只能在季唯一去試裙子的時候偷偷的給。

只不過也不知道是用什麼做的裙子,居然賣這麼貴。關鍵是也不是什麼牌子,大概商場裏面的衣服都這樣…

等出了店,季唯一才發現她腳上還穿着運動鞋。運動鞋配弔帶裙,這個操作有點騷。 第3036章

小九一直趴在地上,好幾次都起不來。

到最後累了,她也不想動了。

腦子一片空白。

也沒有想說,為什麼宋停突然這樣,或者說去想自己現在有多難過。

只是很累的趴在地上不想起來,也不想動。

她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小九才反應遲鈍的抬起頭來。

眼睛有些模糊,大腦反應也慢吞。

「九九,起來,回家了。」

慕安安溫柔的聲音響起,小九卻沒辦法第一時間給回應,只是輕輕的眨了眨眼。

慕安安蹲著把人撫起來。

「七嫂。」小九開口,聲音突然啞的厲害,「婷婷不要我了。」

慕安安拍著小九身上的灰塵,沒搭話。

「以前他不管去哪裡,我都感覺他會再回來,我只要好好過好生活,等著就可以。可是這次……」

這次不一樣。

這次感覺他真的走了。

Views:
1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