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皿 ̄)

小屋的位置正好在一片空地之中。

原本灼華還嫌棄了一下——建在那裡,四面都是大風,損耗多大啊!

但凡往避風的地方挪一挪,也不至於變成那四面漏風的模樣。

可行在這林子里,到了高一點的地方后,灼華總算明白了緣由。

——這屋子也不知道是怎麼建的,分明就是普通的樣式,可在視線所及範圍內,似乎從哪個方向都能看見。

那小屋屹立在空地上,明明白白地告訴所有需要幫助的人:這是一處避風港。

「這就是桑托斯郡百姓的溫柔吧?」瓊熒突然蹦出來一句。

灼華扭頭,幽怨地看她:「醒啦?來找找路。」

瓊熒腦袋一歪,接著睡。

灼華氣的直磨牙。

他們一路向前,才走了沒多久,就遙遙地看見一隊螞蟻帶著兵刃從桑托斯郡的方向趕來,將那小屋團團圍住。

灼華眯眼看了好一會兒,才確定那群螞蟻是兵士而不是進山的獵戶。

她又扭臉看向瓊熒,就見她睡的正香,小臉上紅撲撲的,呼吸間帶著白霧。

——要是他們沒走,只怕這會兒就被逮了吧?

不過……

灼華默默地在心裡計算了下時間。

這群人這麼快就能找過來,究竟是因為城中已經被排查一遍了?還是因為桑托斯郡的那位子爵大人,為了穩妥起見命人兵分兩路來查詢?

狼拉著雪橇,足足跑了將近一個小時才停下。

雪橇車才剛剛停穩,灼華就抬手推了推瓊熒:「你看那地方行不?」

她指的是一處背風的山崖,枯藤朽木橫七雜八地倒在一旁。

「你會飛,咱們可以稍微往上一點,不怕被埋。」灼華說,又指了指小屋的方向:「我回頭想辦法拿冰塊制個望遠鏡什麼的,咱們還能隨時觀察小屋。」

如果那小屋真的是當林中避難所這麼製造的話,等到聖子的人來查這邊的時候,應該也會去看一眼吧?

瓊熒瞄了眼她手指的方向,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抬手示意她帶著狼後退。

她抬起手,指尖正對著山崖,突然間一攥拳。

山崖離地三四米高處,雪松正好能遮掩的地方,悄無聲息的出現一道漆黑的裂縫。

「窄了吧?」灼華盯著那一人寬的裂縫說。

「那,再寬一點點。」瓊熒的拳頭鬆開。

那縫隙頓時擴寬到一米左右。

瓊熒又在石壁下連點,拉出幾個隱晦地借力點,方便灼華行動。

而後才站在雪橇上,帶著灼華一起往上飄。

山洞是個半個葫蘆狀。

洞口窄,裡面卻寬敞,比之前的小屋還大一點點。

將東西挨個送進去后,瓊熒又勾了勾手指。

那雪撬便側了下身子,自己麻溜的進洞。

「這個方便。」灼華一錘手,有點羨慕:「這是黛安娜的能力還是你自帶技能?」

「黛安娜生來之能。」

當然她也會。

「伊芙好像沒見她用過?」灼華好奇。

有這能力,黛安娜這倒霉孩子怎麼還被欺負成這樣?

直接錘爆對手不好嗎?

「對黛安娜來說,這是一份被詛咒的力量。」瓊熒摸了摸心口的位置:「她一直壓抑著自己的力量,並因此厭惡著自己。」

甚至她的身體,也因為一直壓抑著這份力量而變得千瘡百孔。

就算她沒有死於風雪和刺殺,也遲早會因為壓抑這份力量而亡。

「傻孩子。」灼華搖頭,一臉的惋惜。

要是黛安娜能早點展露她的強大,只怕也不會有這麼多人敢殺她了。

「這力量沒那麼好掌握。」瓊熒哭笑不得地說。

「不是類似於魔法之類的東西嗎?應該差不多吧?」灼華在伊芙的記憶里翻了一下才說:「那些教皇主教還有聖子什麼的不都會用么?」

雖然沒有明確地魔力等級劃分,但貴族裡會用魔法的人也不在少數。

憑什麼女子擁有力量之後,就會被當成是邪惡的女巫啊!

「還是有一點區別的。」瓊熒想了想:「不過根據這個世界的說法,叫魔力、魔法,也不算錯。」

她單手扶著光滑的石壁,看向山洞最裡面的空地。

「要是有兩張床就好了。」

瓊熒的話音才落,山洞壁拱起,形成了兩張光滑的單人床。 侯傑不愧是老司機,他知道自己這輛十來萬的小車,在七十到八十邁的區間,基本已經沒有了急加速。

所以,電光火石間腳下踩下剎車的同時,向左微帶了一些方向,而後迅速扶正。

幸虧省道中間沒有隔離帶,也感謝這輛並不貴的小車上,ABS和EBD功能不是擺設。

小白車左輪壓着公路中線,作出一個幅度極小的S形運動。

被箱貨蹭掉了右側後視鏡的同時,車速驟降。

眼瞅著箱貨斜著並進快車道,侯傑雙手扶穩方向盤,直接把剎車踩到了地板上。

「咯噔咯噔」的ABD介入聲中,小白車車頭險之又險的避開了甩過來的箱貨車尾。

眼瞅著箱貨連續左右畫了好幾次「龍」,才勉強穩住車身。

逃過一劫的侯傑,后怕間異常憤怒的問劉毅:「怎麼辦?」

劉毅也被嚇出了滿身的白毛汗,邪火升騰著降下車窗,喊了一聲:「穩住了!」

侯傑猜到了劉毅要幹嘛,眼睛盯緊前面開始加速的箱貨。

雙手緊握方向盤,踩下油門的同時,隨時做好對方忽然剎車的準備。

劉毅左手抓着車窗上方的把手,上身大半探出了車窗。

右手持槍,瞄準前方箱貨的右後輪,「嗙嗙」就是兩槍。

激射的子彈,瞬間撕裂了貨車後輪的擋泥板。

但92式射出的九毫米手槍彈,完全奈何不了全鋼絲胎的正面橡膠層。

劉毅兩槍雖然沒打漏箱貨車胎,但箱貨司機聽着槍聲卻有些慌了。

下意識的右打方向,和小白車錯開車道。

他不知道,這個動作正合劉毅的意。

眼看着箱貨左側車胎的扯麵暴露在視野中,抬手就是兩槍打過去。

兩點拽光精確的鑽進輪胎側面,但貨車輪胎的質量相當不錯。

雖然肉眼可見的出現了虧氣,卻沒有爆胎。

而且,箱貨后承重輪是雙胎,外側輪胎出現虧氣,在內側輪胎的支撐下,依然能夠正常行駛。

劉毅正調整槍口瞄向貨車左前胎時,箱貨司機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迅速左打輪併線,讓劉毅失去了射擊角度。

「右面!」劉毅沖着侯傑喊了一聲。

侯傑聞言右打方向,小白車瞬間橫跨一條車道,跑到了右側邊道上。

劉毅左手抓緊車內的把手,上半身完全探出了車廂。

右臂持槍剛瞄準箱貨的右前胎,就看到箱貨副駕駛車窗落下。

在裏面有個持槍的胳膊探出來的同時,抬高槍口隨即摟火。

箱貨副駕駛里的人雖然射擊視野比劉毅好,但右手向後瞄準非常費力。

稍一耽擱,就見到劉毅的槍口先瞄向了自己。

雖然他身體及時撤開了,但伸到外面的胳膊一下半下卻收不回去。

就在他心存僥倖的時候,右臂連續兩次鑽心的劇痛,手裏握著的槍一槍未發就脫手了。

劉毅一槍打穿了對方的肩膀,一槍在對方小臂上留下了一道血槽后,迅速壓低槍口,對着箱貨的右前輪就是兩槍。

右前輪側面被子彈穿透后,雖然沒有爆胎,但迅速虧氣的同時,箱貨車頭不可避免的開始向右傾斜偏移。

箱貨司機努力糾正方向的同時,只能踩剎車制動。

眼見着前方箱貨側着向前滑行,侯傑第一時間踩下剎車。

箱貨輪胎與地面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中,兩輛車同步減速。

巨大的慣性下,劉毅的身體完全來不及縮回去,只能左手死死的抓緊車內的拉手。

隨着小白車車速迅速降低,副駕駛車窗上方的拉手承重達到了負載的極限。

「啪~」的一聲脆響,拉手後半部分的固定螺桿生生從車框中脫了出來。

劉毅左手一滑險些脫手,用盡死力氣才攥住拉手脫扣一端的根部。

一直堅持到小白車將停未停的一刻,猛的鬆開手,整個人從車窗處藉著慣性躍到車外。

就地連續翻滾了兩周,才堪堪卸掉身上的慣性。

趁勢起身後,雙手持槍瞄向前方仍在向前斜著滑行的箱貨。

箱貨右側輪胎幾乎離地,但好歹沒有側翻。繼續向前滑行了一段,速度慢緩了下來。

Views:
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