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都沒有出聲打擾周斌,這是他們幾個當中最為兇險的那一個,幾乎在拿命拼。

誰也不保證醉鬼的能力有多強,能否在所有鬼的眼皮子底下消失。

小心無大錯。

令人窒息的氛圍中,周斌,動了!

他的表情有些痛苦,醉鬼的能力是讓厲鬼無視他的存在,可不代表能無視厲鬼帶來的影響。

白色鬼燭聚焦的中心,周斌能夠感覺到一陣又一陣刺骨的陰寒順着他捧著鬼燭的手侵蝕他的身體。

不敢有太多動作,甚至走路的速度都刻意放緩,周斌就那麼將點燃的鬼燭放在胸前,虔誠的就像捧著一塊死者的牌位。

如果眼神足夠尖銳,可以明顯看出周斌衣服遮蓋下皮膚的轉變。

那原本還算健康的肉色皮膚以一種極其緩慢的速度產生了無法理解的病變,就像一塊放置許久的肉類,開始緩慢的腐爛,僵硬,並凝固了點點的屍斑。

雖然以巧妙的辦法無懼復甦,可厲鬼的影響還在,第一次這麼長時間的使用厲鬼,周斌的身體終於發生了無法逆轉的詭異變化。

他正在死去!

人與厲鬼的影響是雙向的,人在駕馭鬼的同時,鬼也在影響人。

許多馭鬼者心理畸形並不只是因為恐怖的經歷與厲鬼所帶來的壓迫,更多的是厲鬼給自身所帶來的影響。

楊間喪失人性,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沈林精神異常,極端情況下會像個瘋子。

趙開明的執念太重,心理畸形的可怕。

周斌也是同樣,不同的是,醉鬼的恐怖性極低,它所造成的影響流於表面,也是最為直接的身體影響。

濃霧密佈的叢林。

周斌穩健而富有節奏的腳步聲成為了這片荒山唯一的聲音。

在其背後的濃霧中,一個個看不清面貌的鬼影若隱若現,濃厚的腐臭味道搭配着四周越來越陰冷的空氣,把這片叢林映襯的彷彿九幽地獄。

背後的鬼影是那麼近,隔着濃霧相望,甚至可以發現有一個幾乎已經貼近周斌的身體,他與那個厲鬼近在咫尺。

周斌的腳步沒有太多的慌亂,如果說一開始接過鬼燭他緊張到顫抖,那麼在這個時候,他已經被恐懼刺激到幾近麻木。

不能退,不敢退,現在退了跟死沒有什麼區別。

身體已經徹底被陰冷的氣息覆蓋,如今的周斌周身皮膚都徹底的變成了慘白色,勃頸處的屍斑很細小,但仔細發現依舊可以看到,臉部表情冷漠,皮肉已經開始僵硬,他做不了太多的表情,麻木而無神的雙眼中,映襯著四周的恐怖景象。

就像是一個麻木的人在地獄中遊走遊走。

這樣的一幕足以作為每一個人的噩夢出現。

7017k「M……Mr.2,我覺得我們完全沒有機會脫離草帽海賊團啊!!」

Mr.3自從白天被索隆輕易擊敗之後自信已然全無,如今的他只覺得今天是他人生中最為黑暗的一天,目光獃滯震撼。

小馮聞言神色滿是不解地轉頭看着他,塗滿色彩的嘴唇上下閉合:「所以為什麼要脫離呢?小三呀,你這思想不對勁

《海賊之狂徒路飛》第九十九章腦殘粉小馮 密林之中,雅典娜與陳洛洛分坐兩端,只不過二人相隔的有些反常的遠了一些。

二人都是臉色緋紅,氣喘吁吁的樣子,看上去像是經歷了一場激烈的運動,甚至這位高貴的戰爭與智慧女神的衣服凌亂不堪,甚至額頭還有星星點點的汗珠……

「呼~呼~你是叫……陳洛洛對吧?」雅典娜隨意的坐在一塊巨石上,修長的玉腿毫不掩飾的暴露在空氣之中。一邊喘著氣一邊說到,同時臉上還帶着一絲不正常的潮紅與一壞壞的笑容。

所以這些動作加在一起,完美的組成了一名占完便宜就打算不認賬的渣男模樣!

「嗯……」陳洛洛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和雅典娜說話了,只好如蚊蠅一般地生嗯了一下。

只不過酡紅的臉頰沒有任何勞累的痕迹,只是因大量充血而顯得緋紅的異常,更沒有像雅典娜那般的汗水……

「不對,你應該說【你會對我負責嗎?】。」雅典娜將被汗水打濕的鬢角黑髮歸攏至耳後,笑嘻嘻的說道。

「又不是我的身子被佔了,該說……也是你說吧……」陳洛洛看着像女流氓一樣的雅典娜,陳洛洛有些不忿的說到。但最後又意識到淑女似乎不該這樣說話,所以後半句的聲音就越來越低,直至充耳不聞的程度。

沒錯!雅典娜這個女流氓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只是拿着陳洛洛的手來當初表演了一場自*,徹底證明了她是女性的身份。

而陳洛洛面對這樣的好事自然沒有抗拒……

所以這是算他把雅典娜強了,還是雅典娜把他給強了?……

這是個問題,需要極大的智慧去思考!而陳洛洛現在就是因為大量的思考導致臉頰、耳垂、乃至於脖頸都是緋紅一邊,像一個被煮熟了的蝦子一樣。

「哈哈哈~那要不你也讓我試一試?試過你就知道什麼叫人間極樂了。」雅典娜現在就像一個誘騙小女孩的怪蜀黍,以慾望為糖,坐等陳洛洛這個「無知少女」自願落入陷阱。

可惜,雅典娜哪怕千算萬算,也不可能想到,眼前這個傾國傾城、魅惑眾生的美人是一個男的!

「不要。」陳洛洛直接拒絕了。

雖然他有神器護身,看不出來什麼端倪,但一但上手了就什麼也都暴露了。

而雅典娜必然暴怒,畢竟女同一般都是異常討厭男性,不然也不會找另一個女的來互磨……

「那我的便宜你都佔了,不得給點補償嗎?」雅典娜依舊不肯放棄,最終將話題再次引導至這個源頭,帶着絲絲媚笑的對陳洛洛說到。

「那是你強迫我的,和我有什麼關係?」陳洛洛絲毫不讓,看着雅典娜的眼睛,硬挺挺的回懟了過去。

陳洛洛不怕得罪雅典娜,現在的形勢就是雅典娜有求於他,不然這位威名赫赫的女神大人為什麼要主動找上自己?

這說明雅典娜那邊的形勢並不好,急迫需要破局的力量。而陳洛洛的冒頭正好出現在了雅典娜視野之中,雅典娜剛一確認就找了上來。

「好你個小娘皮!真不知道姐姐我的厲害?我現在就把你強了,看誰能救得了你!」雅典娜聽到陳洛洛的話后勃然大怒,直接縱身撲了過來,將陳洛洛摁倒在地上,雙手被鉗制,一副隨時準備把陳洛洛剝光的樣子。

「哼!」

對此陳洛洛不屑的哼了一聲,而後甚至哼起了小曲。

就目前來看,雅典娜是個恨聰明的女人,軟的對陳洛洛沒用就來硬的嚇唬。若是一般小女孩早就淪陷在雅典娜的攻勢之下了,可惜她就是遇到了陳洛洛這麼個怪胎!

「……你贏了,但我對【金光咒】和【呼吸法】勢在必得!你想要什麼東西,只要這個世界有的我都可以給你弄來。

而且……我們可以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諸神對這些東西可是很在意的,若是他們知道了具體的效果……」見陳洛洛這副模樣,雅典娜最終放手了,但目光炯炯的盯着陳洛洛,一字一頓的說到,語氣十分生硬。

雅典娜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你給了什麼條件都可以商量,但不給我就搶!而且還要拉上諸神一起搶!

這無疑是一個很強有力的威脅,陳洛洛也可以預料雅典娜這樣做之後的後果,他自己肯定是在劫難逃,其次就是人類一族……

諸神可不是什麼善人,能夠以投票的方式決定人類全族是否繼續生產下去,要是知道了人類擁有了反抗諸神的力量,那後果不堪設想!

現在只不過是諸神以為人類有些小手段,尚且未成氣候,還不足為慮。說白了就是依舊眼高於頂,高傲至極!

但這種情況在亞當贏了宙斯之後就會改變……

畢竟亞當贏的實在是太漂亮了!而問題也正是出在這上面。幾乎穩穩吊打了宙斯一整局,你宙斯開啟一個形態我就爆一次種,一次不行就兩次,將宙斯壓的頭都抬不起了。

如何陳洛洛還認為諸神會沒有任何反應,那就大錯特錯了!即便是一群豬,活了數百萬年,也不會再有任何輕視。

更何況是這些明顯比豬聰明的諸神?

「我可以交給你,但你得答應我三個條件。」陳洛洛調整好心態,伸出三根手指,對雅典娜說到。

他沒有因為雅典娜的威脅就憤怒,畢竟雅典娜也是先退讓了一步,二人的初次交鋒各有勝負算是個平手。

只不過雅典娜是輸在大勢上,而陳洛洛是輸在自身實力上……

「嗯……」雅典娜微微點頭,示意陳洛洛繼續說下去。

「第一,我給你的東西絕不允許泄露給任何神,只要是神明都不行!

第二,你不能出現在人神競鬥諸神的名單上。

第三,我要你在仙境傳說結束后幫人類,反擊諸神!」陳洛洛提出了三個要求,前兩個要求一點都不過分,即便陳洛洛不說雅典娜也會這樣做。

但第三個,多少有些異想天開……

「前兩個都沒有任何問題,只是這第三個……恐怕不行。」雅典娜看着陳洛洛的眼神慢慢變了,眼神之中多了嚴肅與警惕,眼前的這個女孩比她想的還要厲害! 潺潺流水之音逐漸清晰,冰涼的觸感劃過額頭,季月年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乃是一座懸於天穹的雪玉山峰。

此山高及一萬三千丈,其上遍佈着晶瑩剔透的蘊靈雪玉,雲霧瀰漫之間,兩千餘座樓閣宮闕鱗次櫛比,在不時傳來的靈鶴唳叫映襯之下,仿若天上仙境一般。

「莫要看了,待會兒那位會親自前來。」

額頭之上再次掠過刺骨的寒意,輕柔的聲音自身後傳來,季月年回首望去,一個神色平淡的少女正催動着一塊雪玉,不時地按在自己的額頭之上。

略一沉默,季月年沙啞著聲音道:「那位……是誰?」

少女看了他一眼,微微搖頭。

如今二人所在之處,乃是這萬丈雪玉山峰的山腳,雪白的神異靈泉在數丈之外流淌而過,此地竟是一座稍小一些的露天冰霜宮殿。

「恭迎境主。」

「恭迎境主。」

恭敬的見禮之聲由遠及近,在不同的生靈口中陸續遙遙傳了過來。

那冷淡少女放下手中的雪玉,站起身來,定定地望着冰霜宮殿空無一物的殿門之處,神色肅然。

數息之後,殿門之下的虛空逐漸扭曲,一個身着青佈道袍的道人信步行了進來。

「瓊樓見過玉台境境主、元衍攝守、雪玉元君君上。」

雪裳少女跪伏在地,朝着那道人一絲不苟地拜了下來。

此道人正是除了太液真人之外,太御聖宗之內惟一的神宮宿靈之境生靈,雪玉元君玉經天。

「免禮,」玉經天很是隨意地擺了擺手,平淡的目光徑直看向了季月年,「通玄心鬼血脈果然詭異玄奇,甚至令我都有些驚訝。」

百餘年之前,玉經天早已對季月年有着關注,更是曾將其列入了參與摘霞道會的備選之一,後來季月年隕落在了摧日疆域,這位雪玉元君才將其名諱劃了去。

燃起四品心火的通玄心鬼血脈,無論放在何處都有極大的可能成就神海蘊靈之境,甚至就連那無法言表的神宮宿靈之境都有着一窺之機。

前時季月年自摧日古城之內現身,更是與白玉樓共同誅殺了神海蘊靈之境的陳延陽,讓玉經天這裏很是有些驚喜。

季月年並不知曉這布衣道人的身份,只是由其身周不經意間微微扭曲的空間判斷,此人定然是超越了神海蘊靈之境的可怕存在。

「季月年見過雪玉元君君上。」

在那名為「瓊樓」的少女口中,季月年已是知曉了此道人的尊號。

上一次摘霞道會之時,在北俱蘆洲極北邊陲的兩百餘個地界之內,元衍地界取得了第一百七十五位座次,雖此座次已經極為靠後,可卻是這些年來元衍地界所獲的最好座次。

只是玉經天在沉寂兩萬餘年之後重掌玉台境,其野心卻遠遠不止於此。

「免禮,你可知曉摘霞道會?」

季月年思襯片刻,道:「稟雪玉元君君上,此道會……我在落霞山脈的古籍之內曾有所見聞。」

玉經天輕輕點了點頭,並不似其餘大能那般喜歡拐彎抹角,而是直接拂出一塊雪玉令牌,道:「若你能取得太御聖宗參與摘霞道會的十個位置之一,我有重寶賜下。」

季月年取過那冰涼的雪玉令牌,自其內察覺到了諸多密密麻麻的繁雜信息。

Views:
1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