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恆這段時間給陳寧收拾爛攤子的那抹惱怒,卻悄然的消失了。

他對着陳寧道:「坐下說話吧!」

陳寧道:「是!」

賓主坐定,警衛送來茶水。

秦恆詢問了一下陳寧最近的情況,還責備陳寧不該為了一個當初犯錯的警衛隊長,搞出這麼多事情。

陳寧有自己的堅持,他平靜的說:「秦雀是我的部下,她也是難得的人才,於公於私,我都不能放棄她。」喝過幾回,薛然忽然說道:「其實我是一個獵殺者。」

「獵殺者?」聶遠當下大奇,他雖對這一類人有所耳聞,但所知不詳,心中暗暗戒備道:「莫非是和寒鴉一類的人么?」

薛然見聶遠疑惑,解釋道:「你一定在想獵殺者是什麼人?是不是大奸大惡之徒,或者是俠義之輩?都不然,在我之前的所謂獵殺者,便是揭各地朝廷的通緝檄文,收朝廷錢辦事,僅此而已,可我大有不同。」

「不同?」

「我不但接朝廷的生意,也接江湖人的生意。」薛然道。

「……

《五代簫劍錄》第二百零七章舊蹤 089中途離開

為了宣傳《橡皮擦》,徐賢俊使勁了渾身解數。第一天的《無限挑戰》就讓他露了回女工,剩下的節目更是花樣翻新,幸好他的綜藝細胞不錯,天馬行空、羚羊掛角,不論去哪個綜藝,他都發揮的有板有眼,要不是知道他是嘉賓,都以為他是固定成員了。

20號到27號,只回去拍了3天的戲,哦不,應該是3天半的戲,今天已經是27號下午了,徐賢俊剛剛從劇組卸完妝過來,今天是《橡皮擦》的首映會,正式放映是4月30號。

對於女朋友的恐怖號召力,徐賢俊現在有了感觸,來捧場的男明星有:蘇志燮(思悼劇本就是從他那得到的)、車太賢、趙寅成、曹承佑、裴勇俊(現在公司大Boss)、宋一國、李民基、金南佶等。女明星:李恩珠、金海淑、林允兒、尹恩惠、孔孝真、韓藝瑟、嚴智苑等。導演:韓智承、李石勛、孫亨錫等。

不過還沒等他多想,因他邀請而來的鄭秀妍找上了他:「給我找個僻靜的地方,我和人見個面。」

這話說的徐賢俊皺起了眉頭,你和誰見面啊?難道你男朋友……目光掃到林允兒,就見她對着自己微微鞠躬。

「哦,哦,知道了,跟我去後台吧。」徐賢俊小雞啄米的點點頭。

網上的傳言害死人,不過這也是人家S.M公司厲害的地方,謠言說了千遍萬遍,那麼它就是事實了!

「我歐尼呢?」找了一圈沒見到歐尼的Krystal直接找徐賢俊。

「你親歐尼和你真正歐尼去後台見面去了。」徐賢俊小小的開了個玩笑。

「么?什麼我親歐尼、真正歐尼……你是說允兒歐尼?」Krystal被徐賢俊的歐尼弄蒙了,不過隨即反應過來,飯們都說自己和允兒歐尼長得像。

「內。怒那和她原成員還有聯繫嗎?」徐賢俊忍不住好奇問道。

「當然有,不過都是私下裏的,公司禁止允兒歐尼她們明面上和歐尼聯繫。」Krystal解釋。

「呵呵,大公司就是牛啊。」徐賢俊諷刺道。

「說什麼呢?賢俊我有事先走了。」鄭秀妍從後台出來,看到徐賢俊和妹妹在一起,正好一起說了。

「么?怒那什麼叫有事?前幾天不是說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嗎?」徐賢俊沒想到鄭秀妍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有些不舍的同時也有着幾分抱怨。

徐賢俊雖然和孫藝珍確定了關係,慧劍斬情絲,熄了對鄭秀妍的那份男女之情,但是這麼長時間的接觸下來,對這位前輩的感情又豈止是男女之情?

若要真論起來,排除人為法律的束縛,心裏第一位的女人依然是眼前這位鵝黃色禮裙的鄭秀妍。

「沒辦法,真的有事情,改天請你吃飯賠罪。」邊說邊走,還把看電影的任務交給了妹妹:「秀晶啊,看電影的時候認真點,把我的那份也看了。」

徐賢俊不由得笑了:「怒那,那你吃飯也別吃了,讓Krystal幫你吃了好了!」鄭秀妍一愣,不由得停下腳步看向Krystal,然後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秀晶啊,聽到了吧,以後吃飯的時候吃雙份,那樣歐尼就不用吃飯了。」

「啊……」對這位怒那偶爾瘋起來的話語,徐賢俊是絲毫沒有辦法。

鄭秀妍現在可是鄭總裁,有自己專車呢,看到她坐進車裏和自己揮手,徐賢俊心裏就覺得憋屈。

啊,等著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總有一天讓你這破公司付出代價。

等徐賢俊領着跟班Krystal回來的時候,林允兒已經在那等着她了。

「林允兒前輩你好。」徐賢俊雖然恨她公司,但又不恨這位,聽Krystal的意思,這位也是有心無力。

「你好,我可以叫你賢俊吧。」林允兒和Krystal點下頭算是打過招呼,這才和徐賢俊說話。

「內,可以的,前輩。」徐賢俊又是彎腰鞠躬。

「咯咯,叫我怒那好了。」林允兒掩嘴一笑,認真打量起眼前這位微胖的後輩。

說實話,她很早就認識這個後輩,去年翻看歐尼新聞的時候,這個後輩給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對於他的雪中送炭,林允兒是很感激的。可是公司和歐尼之間的事情,她是沒有發言權的,只是在心中干著急。所以見到這後輩在歐尼簽名會上的表現,她一個激動,「幹得漂亮」脫口而出,差點讓人以為她是神經病。

「怒那好。」徐賢俊從善如流。

「咯咯,和藝珍歐尼演戲有什麼感覺?」林允兒攬著Krystal的手臂,略顯親切的問道。

還別說,這二人真的有點像。

林允兒和孫藝珍是認識的,2009年林允兒參加孫藝珍參演的電影《白夜行》的VIP試映會。2012年林允兒又和孫藝珍一起去給Leessang演唱會助威,哈哈推特發了三個人的合照。2014年孫藝珍在採訪中說給允兒指點演技。而且孫藝珍還把林允兒介紹給自己的朋友孔孝真認識,二人關係是真的不錯。

「感覺還沒有出新手村呢,就遇上了一個大Boss,還是無法避過去的那種。」徐賢俊搖頭感嘆。

「咯咯……」聽他說的有趣,林允兒和Krystal全都笑了出來。

「藝珍歐尼的演技真的很好。」林允兒笑過之後認真點頭,自己從這位歐尼身上學到了不少,要不然她也不會推掉一個重要的行程專門趕過來。不過,她沒有想到能在這裏遇到西卡歐尼,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驚喜。可惜,二人不能同框,而她又有S.M公司屬性,只好歐尼中途退出。

「你們公司可真厲害,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見吾面,須退避三舍啊!」徐賢俊情不自禁的為前輩打抱不平。

林允兒只能尷尬的笑笑,她也不好說什麼,不過她並沒有生徐賢俊的氣,這要不是跟自己說,自己都會舉手贊同的。

「呀,怎麼跟允兒歐尼說話呢,沒大沒小,想要被教訓嗎,後輩?」旁邊的Krystal趕緊打圓場,雖然知道這位歐尼不會生氣,雖然知道徐賢俊是為歐尼打抱不平,但是也不能找到這位歐尼頭上啊。 李泉正準備往過走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鞋子可能也不是特別適合爬這些路的,因為這些路其實除了平坦的路以外,還有像山坡一樣的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呢?怎麼到我這裏就尤其的坎坷了呢?」

如果這個時候的系統也懶得再打理李泉了,反正想要擁有自己的一些東西,那就必須要拿到這樣的一個任務才行,為了這個任務。

李泉心裏面也是下定了決心要壓決定先趕緊過去吧,只有這樣才能夠為了以後的事情而更加的用心。

現在如果要是連這麼一點小困難都不去做的話,那以後可怎麼辦呢?

李泉在往前走的時候發現了這裏都是老人,這樣的話又該怎麼去尋找呢?看到了有那麼幾個老人在門口坐着的時候,李泉直接就過去了。

「你好,您是90歲的老人嗎?」

「我87。」

……

這一上來問人家年齡確實是不太好的,可是李泉也沒有任何辦法了,如果現在不穩的話可該怎麼辦呢?到時候怎麼着也找不到這樣的一個人。

「您知道在這個村落當中有什麼樣的人是90歲整的嗎?」

這個時候的李泉再一次去詢問著,不過他這樣詢問也確實是有一些奇怪了,在這裏這麼多的人從來都沒有人直接一上來這個年齡的。

問路什麼的都不覺得奇怪,可是唯獨一上來就問人家年齡,多少是讓人覺得有一些不舒服的吧,不過有一些老人也算是比較好的,也還回答李泉。

「反正我們這幾個人都不是,我們都還沒有到90歲呢。」

「好吧,謝謝你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再去問問吧。」

這個時候的李泉在這裏問了一圈之後,發現他們果然都沒有到90歲。

於是就繼續向前走,這一路上又問了不少的人,他們正好是90歲的老人,可真的是不多見了。

李泉本來以為這是一個比較簡單的任務,只要從這樣的一條路上走過來,就可以去找到90歲的老人了,可是沒想到根本就不是自己想像的那個樣子。

這個時候的李泉又往前走的時候發現拐角處有一個房子是比較不好的,可能快要坍塌的那個樣子吧李泉看了之後都覺得有一些奇怪。

不知道這裏面是否有人呢?

想了一下之後李泉也覺得可以進去查看一番,畢竟也沒有什麼別的路徑了。

沒想到這個時候的李泉一進去簡直就要被熏壞了,這裏面實在是太臭了。

這到底是有沒有人住啊,李泉聞到了這個味道之後,也都沒有再繼續往前,而是往外走了走繼續說着。

「裏面有人嗎?」

這個時候的李泉詢問的時候,裏面也聽到了一個顫顫巍巍的人在這裏說話,那直接那個人拿着手裏面的拐杖就一拐一拐的走了出來,這一看也都是一個特別老的人了,李泉趕緊去詢問。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裏面有人剛才闖入進去了,我想問一下你是多大了呢?方不方便告訴我您的年齡呢?」

這個時候到李泉問完了之後,絕對稍微有一些唐突了,可是又想知道答案,所以只能站在原地,老看到這個老人好像說了一句話。

但是又沒有太說明白,仔細看了一下好像是90歲李泉才知道。

原來這就是自己找到的90歲的老人啊,怪不得呢,這個屋子也特別的髒亂差,李泉都覺得稍微有一些沒有辦法忍受了。

「你這個屋子都已經這麼長時間沒有清理過了嗎?你沒有女兒兒子之類的嗎?」

「別說了,我的女兒兒子都已經不管我了,把我放在這裏就等死了,你來找我是幹什麼的呀?」

這個時候的老人顫顫巍巍的說出了這樣的一些話,李泉角是理解了半天才把這些話給連接在一起的,因為都已經90歲了。

而且又沒有別人來照顧,就算真的有一些神經性的疾病,也沒有人去管。

李泉看了之後十分的心疼也不覺得臭氣熏天,是他的一個代表了。

而是覺得真的是一個非常可憐的老人,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兒女養大,最後卻遇到了這樣的一些對待。

「原來是這樣啊,要不然這樣吧,打野你先到旁邊曬會太陽,我幫你清理一下屋子好不好呀?你這裏面實在是太臭了,必須要趕緊處理一下才行。」

這個時候的李泉本來想要動用系統,等到說服了老人之後進到屋子裏面,沒想到系統卻跟她說話了。

[不能夠使用系統,使用系統了之後就不做數了,這個村落裏面只有一個老人,你可想好了]

看到了這個時候的系統竟然威脅自己的時候,李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如何是好了。

現在這樣的一個時候,真的要自己好好的去想一下這些事了,李泉只能忍着不去使用系統,先使用自己的衣服塞到了自己的鼻孔裏面。

然後便開始打了一盆水,對裏面的一些東西進行清潔了,發現這裏面除了糞便以外還有很多的因為時間太長,而積攢下來的塵土。

李泉就這樣一直在翻來覆去的來回打水和清潔的過程當中。

這個時候的老大爺一直在旁邊坐着曬太陽,看到了李泉一直幫着自己的時候,其實心裏面還是比較暖的。

其實老大爺都不知道李泉為什麼會來這裏幫助自己,但是可能會有一些東西比較吸引到他吧。

緊接着李泉在他的被子裏面也放了一些清潔的東西開始洗了,洗完了之後也都把床單什麼都弄得非常的好了。

裏面的一些蜘蛛啊什麼的李泉很快的也都清潔完畢了,雖然說非常的累,但是李泉從來都沒有自己一個人去處理過。

李泉看到了,這個房子其實有一些是危險的,所以李泉也想通過一些方式來讓房子變得更加的規整,可是李泉有沒有這樣的一個能力。

[系統現在這個時候可以啟動你了吧,我裏面都收拾好了,只需要你挪一下房屋的角度就可以]

。 公孫大娘一愣,隨即點了點頭,說道:「殿下,你也太看不起我的御劍之術了,我能足足割三千六百六十六劍。」

公孫大娘也是大概明白陳浩軒的意思,於是說道,不過她也沒有誇大,她確實能做到。

陳浩軒聞言點了點頭,說道:「魂無邪,你覺得這樣如何?」

Views:
1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