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爭苦笑:「你覺得我對她能有什麼壞心思啊?」

「哼,你們男人就沒有一個不好色的!」

陳爭理直氣壯地問道:「我像是那種人么?」

張婷拿着手機看了看四周,確認沒有人坐在附近才羞澀地說道:「你在我面前每次都那麼壞,我第一次來見你,你就就騙我說留在我房間蹭空調,結果就是想跟我那個,本來睡沙發上的,騙我說沙發不舒服非要躺床上來,才見半天就把我那個了……」

聽到張婷在翻舊賬,陳爭咳嗽一聲,說道:「因為愛呀,有一首歌不是這麼唱么,『愛要說,愛要做』嘛~」

張婷頓時羞澀罵道:「流氓,不要臉~」

。。 「司機,我……」

林驚羲剛想換道,司機就趕她下車了:「不好意思啊小姐,我要去接我女兒了,她放學了。」

「……」

下了車,林驚羲看到了前面的長腿男人。只是一個背影,就將她的目光久久地吸引。

以前出現只在某位徐大小姐嘴上說的,小說里才敢想像的身材,她竟然在現實中碰見了……

歲景煦一身淡黑色的襯衫,搭配漸變黑的西裝褲,看上去整個人就是生人勿近的氣息。

歲景煦吸了口氣,轉頭看向身旁的歲明盛:「我不是說了嗎?無需鋪張浪費。」

「那你回家住?」

「……」

歲明盛幾個字就讓他低眉不語,只是輕擰眉,淡淡答道:「哥,謝謝你的好意。但以後我的事情,你就少操點心吧。」

「景煦,哥哥也是想讓你住好點嘛……你等等哥!」

兩個人一前一後大步流星地跨進了酒店大門,林驚羲看到了他的那張側臉,好看得讓她不自覺屏住了呼吸,這是來自資深顏控的敏銳,但絕對沒有貪色的意思。後面發生的行為,她也絕對不是徐徐圖之!

跑估計來不及了,因為,她已經看到了一輛車上下來的三個外國友人。其中一個男人看了眼手錶,有些不太高興地用英語說了句:「林總不是說要來見我們嗎?怎麼把我們放在這了?」

林驚羲小聲地吐槽:「他顧著哄女人呢,哪有心思管你們。」

先進去躲躲再說吧……

林驚羲到了酒店前台,只見剛才那氣質出挑的美男已經進了電梯,獨留他的哥哥還在前台待着。

「你好,小姐,一間總統套房。」

就當是體驗一晚有錢人日常樸素無華的生活吧……以及,她真有潔癖。

她猜測這種酒店稍微乾淨些的是總統套房,因為貴,住的人往往比普通套房的人少。就算臟,也比普通套房乾淨一點。

「抱歉小姐,總統套房已經沒了。」

沒了?

今天都是多少人來住總統套房,都來批發體驗嗎?

她皺眉的不止是房沒了這件事,還有……

她轉頭看向盯了她許久的男人,不解道:「您認識我嗎?」

「認識。」

歲明盛嘴角那詭異的笑容收住,禮貌地答:「你十八歲的時候,我見過你。」

「林家大小姐,林驚羲。」他眼底的狡黠一瞬滑過,「當年我們一起吃過飯呢,我奶奶還誇你長得漂亮,以後你和我弟弟生的孩子,一定比混血兒還好看。你,不記得了?」

沒想到這麼久不見,這小丫頭倒是越來越漂亮了。

「……」

想假裝忘了也難。

畢竟,他是能吃六個雞腿的人。對於她這種食量少得可憐的人,當時的場景簡直可以用瞠目結舌、觸目驚心來形容。他還大幹了兩碗米飯,一碗排骨湯。

那烏龍不是早過了嗎?

孩子?

一想到這,她耳尖泛紅。情場老手歲明盛一下就捕捉到了,他嘴角揚起了狡黠的笑,拿起手裏的酒店房卡遞給林驚羲。

他一副好人樣,可惜道:「我本來想陪陪我親愛的弟弟晚上住這裏的,但既然我弟媳有需要,那還是給你吧。」

「晚上沒事的話,可以去隔壁找我弟弟培養培養感情哦。」

。這個時候,在岩龍特種大隊,岩石坐在辦公室看材料,正看得起勁。

蹬蹬。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外面一個人猛然推門進來,急匆匆跑進辦公室。

這個傢伙沒有敲門,也沒有敬禮。

岩石的思緒被打斷,眉頭一皺,抬頭看著這個傢伙,沉聲道:「什麼事情?冒冒失失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355章:風雲匯聚 即便是六個隊長之間,各自的任務也是保密的。

這更加保證了他們的行動安全。

「花子,你領到任務了?」解藕寒走出自己的房間,才發現獨自站在院中的鄢陽。

鄢陽原本發著愣,聽見解藕寒呼喚,嘆息一聲道:「藕寒,你去集合大家,我們馬上要出發。」

「好。」解藕寒馬上去了。

六隊的十五人到齊了,鄢陽馬上設置了隔絕陣。

「花子,我們究竟什麼任務?」柏星若道。

「別急,」鄢陽環顧了眾人一圈,「大家知道外族人的事嗎?」

「知道。」解藕寒道,「前幾年我們沒少跟外族人交手,是吧,西風。」

西風急忙點頭,「是是,不過大多數都是魔獸,真正人形的外族,還沒有機會交手呢。」

「那麼你們知道他們從何處來嗎?」鄢陽又問。

「從何處來?」眾人陷入了沉思,這個問題他們並無從得知。

「好吧,那我就跟大家講講我剛才得知的部分情況。」鄢陽在兩隻手掌中各凝了一顆火球和一顆水球。

「上古時期的世界,不論無相世界,還是大夏世界都還不存在,我們說的是上古神族們所在的大世界,就是這個。」鄢陽舉起了那隻水球。

「而就在不遠處還有一個,不論大小還是實力,都跟我們相當的大世界,我們叫它魔族大世界。就是這個。」鄢陽舉起那隻水球。

「這兩個世界因為某種神秘的力量,相遇了……碰撞了……融合了……神魔交戰了……」

啪!鄢陽將兩隻球撞擊在了一起。

嗤!水火交融,碎渣四濺,一顆煙霧繚繞的新的圓球,在鄢陽的指尖出現了。

「這個新的圓球,就是我們現在存在的世界,而大夏世界就是這些碎渣中的一塊。」

眾人皆被震驚了,良久,沒有一個人說話。

「那麼,我們所說的外族人,就是那個魔族大世界之人?」易寒將信將疑。

鄢陽搖頭,「經過了這麼多萬年的演化和融合,神族和魔族早就混雜在了一起,如今的區分,只是在立場上的不同而已。神族……你們也知道,如今蛻變成了人族,人族與魔族,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確實……」無夏難得的開了口,「在我學苑的密藏的典故中,也是這麼記載的。」

「立場不同?我們是什麼立場?魔族大世界又是什麼立場?」火莽道。

鄢陽解釋道:「我們的立場是,沿襲神族法則,而魔族大世界的立場則是,沒有法則,一切以武為尊,無所謂道德仁義。」

「可是,就是這無序混亂,不講仁義道德的魔族佔領了整個大世界的大部分?!」柏星若指著那雲霧小球道。

「沒錯。」鄢陽神色凝重,「這就是我們的現狀。我們這一邊道德崩壞,無視法規的人,紛紛投奔到那一邊去了。他們不光要自己去,還要挾持著別人也去。剷除這些人,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

「道德崩壞,以武為尊的魔族,似乎看起來比我們強大一點呢……」白佩嵐插話道。

「不是大一點,照花子這麼說,我們是這麼一顆小渣渣,人家是這整個球!」解藕寒比劃道。

「這也是現實情況。」鄢陽點頭。

「可見我們一直以來都是井底之蛙,並不知身處何種境地。」雙生子中黃伶道。

「如今知道了,反倒失了信心。」黃俐道。

「阿彌陀佛,都別說喪氣話了。我們這一方天地能在群魔包圍下,生存至今,必定有其存在的道理,我認為我們不必妄自菲薄。」忍冬道。

「忍冬說得對。」鄢陽精神一振,總算有人說到這裡了,「我們的世界存在至今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前仆後繼的修士們,比如八大學苑,他們守衛著這一片凈土不受魔族污染。因此我們這些人要做的,也不光是修鍊得道,也還要守護我們這一方凈土,守護我們的大夏世界。」

「沒錯!」柏星若也捏著拳頭,「這是大義!只有維護天道綱常,我們才能好好修鍊,否則,我們又是修得什麼道呢?」

「對,是大義!」西風也激動了。

「那,我們這次的任務究竟是什麼?」一直沉默的何康說了他來此地的第一句話。

「我們六隊的任務是,去帝景城,端掉楚九門設立在那裡的傳送點。」

「帝景城?!」顯然眾人都沒聽說過。

鄢陽將手中的雲霧小球拋了,那小球便裂成了有稜有角的幾大塊。

「說到這裡,我得解釋一下,外族人也有各種種群,其中最大的三個分別是西雙門,恩諾門,和楚九門。楚九門主要還是居住在楚九世界,其中女人是主要戰力。」

「女人?!」白佩嵐跟雙生子兩人對視了一眼。

「這些女人可不簡單。還有,咱們之前見到的那些醜陋的魔獸,只是他們豢養的殺器而已。」

鄢陽啪地將那雲霧小球拍了個粉碎,「還有什麼問題?」

「你有什麼計劃?」易寒聽到這裡也漸漸將自己的那一點彆扭放下了,在放眼世界的大環境中,他的這點面子問題,根本算不上事。

「首先,楚九門的女人善於偽裝,更善於攻心,我相信那帝景城一大半,甚至整個城邑,都淪陷了。」

就連火莽也點頭了,能在那裡設立窩點,肯定是把整個城變成了她們自己的了。

「因此,在這次任務中,我們分成三個部分。」鄢陽伸出三根手指。

「第一部分,我們幾個女子,我,藕寒,時雨,白佩嵐,黃伶黃俐,進城,確定窩點範圍。」

「第二部分,柏兄,何兄,西風,易寒,火莽,你們幾個接收到我的信號,就馬上過來支援。」

「第三部分,闞野,無夏,忍冬,高睿,你們負責查缺補漏,別讓漏網之魚跑了。」

「各位看有什麼問題……」鄢陽向每一個人確定。

「行,沒問題。」柏星若點頭。

「先這樣吧,有問題再溝通。」火莽也道。

「好。我手上有玉牌,但是為了方便大家,咱們之間可以用我這個傳音符聯繫。」鄢陽給每個人發放了一枚傳音符,這是他們這一隊,特殊的聯繫方式。

「走!」鄢陽展開領到的地圖,用縮地術在院子里開了一道竹門。

。 此刻,秦君臨得意洋洋的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處理著一堆文件。

這些關鍵是關於北境新開發的一個大項目,如果能敲定,又是幾百億的資產入賬。

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會進入他自己的荷包。

然而就在這時,秦君臨的電話響了起來。

秦君臨沒有多想,隨手接通了電話。

旋即,調查小隊的成員通過電話,將秦羽的死告訴了秦君臨。

秦君臨一陣錯愕,旋即眼神中露出暴怒之色!

秦羽,那可是他的表妹,在秦閥弟子中,為數不多和自己關係比較好的親人。

然而現在,下面的人居然告訴他,秦羽死了?

這怎麼可能!

秦羽修為已經達到了宗師二重,而且是自己親自指導,栽培出來的人才。

放眼整個北境,能擊敗秦羽的人寥寥無幾!

「誰,是誰做的!」

秦君臨在電話里瘋狂的咆哮了起來。

負責人一頭冷汗,道:「不清楚,我們沒有見過那人,據說事情起因是在要塞大門口,因為我們的衛隊和對方發生了衝突!」

「繼續說。」

Views:
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