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之前,她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迷糊之中,看到焦長敷笑的一臉詭異的朝着自己走了過來——

門童將手中的棍子扔到了一邊:「焦總,這位小姐看上去嬌嬌弱弱的,非要這樣用暴力手段嗎?」

焦長敷蹲在了顧兮兮的身邊,伸手在她臉上摸了摸。

果不其然。

她的皮膚跟想像的一樣柔滑細膩。

「你懂什麼?這裏可不是好玩兒的地方。」

門童好奇:「焦總這是打算換地方嗎?」

焦長敷詭異的笑了笑,打橫一把將已經昏迷過去的顧兮兮抱了起來:

「換個地方,好好玩!」

文學網 徐陽看着蕭羽遞過來的那張白紙,額頭上,已經佈滿汗珠。

他還以為蕭羽,這是在和他玩鬧。

可是看着蕭羽,那一副認真的樣子。

再加上事情已經到了這地步,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

「這上面,應該是他寫出來的東西!」

「只不過,這東西真的有用?」

「罷了罷了!」

「事已至此,只能如此了!」

「就當做是自己寫的,及時難堪的話,也不會連累,這個剛認識的兄弟!」

徐陽想到這裏的時候,直接認命。

隨後拿起面前的白紙,大聲的念了起來。

「飲馬長城窟行」

「塞外悲風切,交河冰已結。瀚海百重波,陰山千里雪。

迥戍危烽火,層巒引高節。悠悠卷旆旌,飲馬出長城。

寒沙連騎跡,朔吹斷邊聲。胡塵清玉塞,羌笛韻金鉦。

絕漠干戈戢,車徒振原隰。都尉反龍堆,將軍旋馬邑。

揚麾氛霧靜,紀石功名立。荒裔一戎衣,靈台凱歌入。」

???

念到最後,徐陽自己本人都已經懵了。

這真的是自己寫出來的詩?

寫的有如此的霸氣?

抬起頭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發現在場之中的所有的人,全部都被他所做出來的這一首詩,給震撼到了。

「絕漠干戈戢,車徒振原隰。都尉反龍堆,將軍旋馬邑。」

「好詩啊!」

「好詩!」

現場之中,文筆最高的江子楚,站了出來,忍不住讚歎道。

這聲讚歎發自於肺腑。

「不,不可能!」

「徐陽究竟是什麼樣的水平,我怎麼會不知道?」

「他怎麼可能,做出這麼厲害的詩?」

「他這一定是抄襲的,沒錯就是抄襲的!」

「他所做的這一首詩,絕對不能算!」

李林峰,聽見徐陽念出來這首詩之後,整個人直接魔愣了!

在場之中,大喊大叫道。

然而在這時,一旁的竇天成,見機會來了。

一個眼神暗示。

他的手下立刻心領神會,悄無聲息的來到了李林峰的身後,反手就給他扇了一個大耳巴子。

扇了一個大耳巴子之後,還沒有停,又繼續的再扇了一個。

「闊操!」

「醉仙樓之中,豈容你在這裏大聲喧嘩?」

「但這裏是菜市場嗎?」

「有什麼話不能好好的說?」

「非得讓我跟你來幾下?」

「打得我手生疼!」

跟隨竇天成而來的僕人,賣慘的說道。

眾人看得倒是一陣咋呼。

李林峰被扇了兩巴掌之後,瞬間也是清醒了,過來。

但是他還是不相信,如此絕句,會是徐陽這麼一個二傻子,給做出來的。

「我要請,長安文豪,來驗此詩!」

說了這麼多廢話,而且還挨了兩個耳光,也就只有這一句話,真正的落到了實處。

醉仙樓的侍女,聽見李林峰要請文豪來驗此詩,也不敢馬虎。

連忙將醉仙樓,聘請的四大文豪,請了出來。

四人對着徐陽面前的這一首詩,仔細的斟酌和判斷。

最後判斷,這一首詩,他們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這是一首新詩,而且還是原創!」

「所以這一次勝利的,就是徐陽!」

這話是四大文豪,共同做出的答案。

以這四大文豪的背景地位,無人能夠反駁。

。 這人道不是顧沖一人之人道,而是這天下千千萬萬人的人道,這人皇也不是他一人之人皇,若有一日人人如龍,則這天下子民皆為人皇。

隨著顧沖一條條政令的施行,這天下頓時日新月異,天已換道已變,曾經腐朽的人道已然不在,整個天下都有一種欣欣向榮的氣息。

而隨著天下的變革,人道的變革,顧沖亦是處於了一個莫名的狀態,他合於人道,體悟著人道,並帶領著人道潮流。

在這個過程中,他每一日都在悟道,也越發的深不可測。

他是這個時代的潮流,這個時代的一起變革都會於冥冥之中返照到他的心神之中,這相當於整個世界都在助他悟道,這其中的好處難以言表。

他此時在經由人皇道人道的蛻變,從人至道,這是一個本質的改變。

剩下的日子,他高居養心殿,不再現於世間,他不在干涉世間的變化,此時他恍若化為了天,化為了道,仍由天地運轉,他自佁然不動。

只不過他化作的是人道之天,人道之道!

時間流逝,光陰斗轉。

顧沖沉醉於世界本源的感悟之中,心神與天地本源為一,體味著天地的種種妙處。

最後他甚至摸到了天地之間的本源道則,這是天地宇宙的框架,本源為本,道則為憑共同構成了一方完整的天地。

這本是道神境界才能觸及的東西,到時以道種為憑,就可感應天地道則。

這不關乎境界,也不關乎精神意志,這要的只是一個憑證。

當然若是境界足夠高,精神意志足夠強,也不是不可強行窺探。

而此時顧沖卻是借人道之便,感應到了此方天地的道則,人道就是他的憑證!

修行不知歲月,天地之間日新月異,幾乎一月一變。

不到十個月的時間,大姜的新生人口就增長了三倍。

沒有了糧食的制約,人類的繁殖能力充分的發揚了開來,如今這天下幾乎是家家添新丁,家家有喜事。

而顧沖的聲威,也在此時達到了一個前無古人的地步,在張良有意的推動下,如今這天下百姓已經不拜神邸,而是轉而拜顧沖。

張良宣揚稱,顧沖乃是戰神降世,化為人皇,只為解人間疾苦。

諸神不可信,神仙無需拜,佛陀無需參,因為這一切都已經被戰神打落凡塵,如今世間唯有人道!

天地變革,人道永昌!

……

光陰斗轉,歲月流金。

大姜二十七年,九月九日。

這一天顧沖終於走出養心殿,率眾於泰山之巔封禪祭天。

不過此次所祭之天,非是蒼天黃天,亦不是青天九重天,而是顧沖自己!

早在一年之前,顧沖就自封為聖皇,奉為天下師,如今之天下,人道大行破除一切神邸信仰,使得天下無神。

更是宣揚,自尊、自強的理念,使得天下百姓不信神不求佛,凡是皆靠自己。

一切破舊的,陳腐的都是如今之事破除的對象,而在破除這一切的過程之中,顧沖有意將自己神化,成為活著的神。

因為唯有如此,他才可集聚無量的變革信念,以此成就己道。

而如今他卻是快要成功了,如此下去,最多百年他就可將人道納於心,成就聖皇金身,現在他也知曉悟透人道只是一個開始,後面還有很長的路走。

「聖皇有九德,可為天下法,可為萬事師,如此典範可化明燈,照亮人道!」

「人道大昌!」

隨著禮官慷慨激昂的聲音,這次祭典正真的進入了高潮。

「聖皇有九德,可傳無量世!」

「一祭,寬而栗!」

「二祭,柔而立!」

「三祭,愿而恭!」

……

「九祭,強而義!」

隨著祭典的進行,泰山之上,百官文武與那數萬傳承了變革真意的變革戰士亦是齊聲呼和。

他的聲音整齊而洪亮,他的眼神堅定而璀璨,那是一種心靈的光芒,這些人將自己的一切都獻給了人道變革。

此時就算是顧沖叫他們自裁,他們都不會有任何猶豫,他們這數萬人,都是人道變革的繼承者。

「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塞、強而義,如此九德當為萬世師,可為天下法!」齊聲的呼和在泰山響徹。

而此時九州各地的黎民百姓亦是在齊聲誦念這段話,他們有些人是發自真心,也有些人乃是不得不如此,但無論是否真心,九州子民齊聲之勢卻是有種眾生同心的味道。

九德誦念之聲在九州大地上回蕩,與此同時,一種莫名的力量卻是在虛空中匯聚。

此種力量非是肉眼可見,亦非精神可感,唯有以無上的心靈映照虛空,方可現此神力。

這種力量呈九彩,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九種異彩,九種神力。

這是人道九德之力,如今顧沖封禪祭天,宣揚聖皇九德,得天下同心。

九州子民心中有念,認可了聖皇之九德,無形中就匯聚了人道大勢,也成就了此種九德之力!

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塞、強而義,這是人道功德,之不過此種功德不是來自人道認可,而是來自萬民之心。

Views:
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