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腳踏出,虛空崩裂。

顧川的周身上下,環繞着一道道恐怖的大道,金色,黑色,相互纏繞,充滿了壓迫感。

墓天面色凝重,目光閃爍的看着顧川,之前就已經領教過那異象的強大,恐怖絕倫。

他想不出是什麼樣的天資,才能承載這麼多大道分極的異象。

其中有極陽屬性的大道,也有極陰屬性的大道,彷彿其是大道之子,有三千大道加身。

「死!」

顧川的聲音像是從九幽地獄傳來,冰冷而無情。

而在那無數目光的注視下,全身籠罩在滾滾神力之中的顧川,黑色眸子中,秘藏神鏈浮現,旋即變得冷冽凌厲。

「嘩!」

前方,墓天淡漠地看了牧塵一眼,然後那已經透明到腐朽的肉身中,一座天墓顯化而出。

「嘭!」

隨着顧川的殺勢傾瀉,只見得那雄渾神力,頓時猶如洪水傾瀉一般爆發出來。

前方的大地,瞬間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深深痕迹。

咻!

一道約莫數十丈大小的金色巨掌,緊接着呼嘯而出。

在那掌印之中,佈滿了道韻聖紋的脈絡,看上去玄奧莫測。

巨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掠過,所過之處,任何阻礙之物都是被瞬間粉碎,甚至連空氣,都是爆發出了尖銳的氣爆聲。

萬族諸王所在的虛空深處,響起一道又一道的聲音,冰冷而無情,都是萬族王者,每一個都是年輕一代的絕頂高手,睥睨一方。

「墓天快要擋不住了,王者之姿,終究免不了一死。」

「人族果然是得天所寵,這麼多的大道之象,我甚至還從其中感受到了死亡之道,葬之大道……..諸多大道加持,叩宮之境,人王戰力當數絕頂。」

「龍族護道者,修持萬族大道,人族是想幹什麼?」

……………

「人王的身上有王血的味道,他弒過王,而且不止一尊……..」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遍虛空,所有王者都聽到了,冷漠而殘酷,低沉的話語像是一柄巨錘打在諸王的心間。

人王弒過王?

虛空深處,一些王者驚悚,忍不住低聲議論。

「不可能,萬界從未有過王者隕落的異象出現,人王何時弒王。」

「當代是不曾有過王者隕落,但別忘了,隕落在歷代人王手中的王者何其之多,人族護道殿更是歷代有弒王的傳統,要論王血之多,人族當翹楚,人族護道殿更是因此差點斷了傳承。」

「王血溫養,人族就這般看好此代人王嗎?」

「萬族王血溫養,龍族護道者相隨,越來越有趣了。」

……………. 「長生大帝,還不出來。」

王語嫣輕聲開口,眸光微微一掃,看向了虛空中的某處:「你還要躲到什麼時候。」

嗡………

虛空微微一動,彼岸之橋上突然傳出一道非比尋常的氣息波動,緊接著一個道人的虛影,便憑空凝聚起來。

充滿了朦朦朧朧,長生久視的意蘊。

這道人身披一件刺繡著諸般神器,諸般神靈,諸般仙人,諸般世界的道衣法袍。

「我原以為來此地的一定是紀元之子,可沒料到居然是你。」

這道人眸光開合,微微一嘆。

望著這位道人,王語嫣的眸光一動。

這個道人,就是長生大帝!

太古第一人。

陽神第一人。

上古聖皇之師。

仙道的締造者。

最接近彼岸的人。

萬古長河之中,所有陽神之中,法力最為高強,最為神秘的人。

威能不可限量,威勢不可阻擋。

連同諸子百聖也輸在他的手上,只能留下一個易子的傳言,期待洪易可以勝過他。

此界最強之人,即使僅僅留下一道投影也不弱於任何陽神高手。

「紀元之子尚未出世,我與諸子的賭約還未完成,此時交手……..」長生大帝的聲音,繼續是從無窮空間中傳播出來。

蒼老的聲音,看似人畜無害,其實是一種高明到極點的曲調,暗含天地規律,宇宙玄機。

可以讓人產生一種「以身創世」的衝動。

也就是說,就算是造物主聽到了這聲音,思維之中就會產生一種「大奉獻」的情緒。

甘願把自己的所有穴竅爆炸,化為世界,養育生靈。

不過,長生大帝話還未說完,便被王語嫣所打斷:「你與諸子的賭約與我何干,你若是怕了,就不應該暗中讓五大神王對我出手。」

王語嫣自然知曉五大神王破開封印,是長生大帝做了手腳。

這件事情,她自然要與長生大帝做一個了斷。

彼岸金橋上。

聞言,長生大帝目光微凝,這個女子好生霸道。

看來今天須得做過一場了。

「你,準備好了嗎?」

王語嫣的聲音再次響起,不知為何,這種平靜的語氣,令得長生大帝生出了一絲一樣的感覺。

下一刻,長生大帝挑了挑眉,微微一笑。

亘古以來,這一紀元,不知道有多少驚才絕艷的人物,為了追求最高境界,而進入起源之地修鍊。

可最強的始終只有一人,那邊是他長生大帝。

於是,他眼中兩顆淡漠的雙目像是一下孵化了出來,成了兩輪金色的太陽,一股恐怖的陽神氣機隨之升騰而起。

不論王語嫣如何強橫霸道,他長生大帝依舊是無敵的存在。

紀元之子還未出世,他不容許有任何人敢撥動這一切。

他要讓一切回到原點。

陡然之間,長生大帝微微抬手。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轟」

天地間,風雷大作,陰風怒號,神雷滾滾,仙人虛影下界,大殺四方。

穴竅變化,周身穴竅,噴吐出了天河一般的真氣,如千萬條始祖龍,纏殺向王語嫣。

「小瞧我。」

王語嫣氣質清冷,絕美中透出一股毋庸置疑的霸道。

一身素白長裙,一頭青絲如瀑,垂落到腰間,瑩白的肌體在發光,聖輝流淌。

轟隆隆!

王語嫣身體一動,橫擊而去。

輕鬆寫意的把長生大帝的殺招輕易的化解。

「長生!長生!」長生大帝淡漠聲音回蕩長空。

有絢爛的光迸發,直取王語嫣的眉心,法則無盡,神力無疆,如一片星海砸落。

王語嫣眸光暴漲,渾身迸發仙光,戰氣澎湃,戰力不斷提升,異象融合歸一,這次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片混沌。

轟!

王語嫣輕喝一聲,沖霄而上,諸子墓地搖搖欲墜,無數懸浮大地化成齏粉。

有赤霞鎏金般的拳光古拙,鋒芒流淌,卻不張揚,但所過之處,法則紊亂,虛空龜裂。

嗚嗚哇哇~~~

無盡的鬼哭狼嚎聲中,爆發出無盡的力量。

轟然打向了長生大帝。

「小輩放肆!」

長生大帝冷喝一聲,震蕩虛空萬萬里。

他說話之後,立刻動手。

一動之下,就盪開了百萬里長空。

二者轟然碰撞。

轟隆!!轟隆隆!!

強橫的肉體碰撞之聲響徹虛空。

頃刻間,兩人發生了千百次碰撞。

轟!

王語嫣邁步而動,脊椎骨如一條大龍盤踞,再一拳打出。

砰!

一拳之下,天翻地覆。

真空粉碎,虛空被這一拳貫穿。

這種至強的拳力令這虛空起源之地都震蕩了起來。

砰!

長生大帝被這至強的拳鋒崩開,被震得半邊身子酥麻,雙臂痙攣,他瞳孔劇烈收縮,一點光芒顫動。

這是不世大敵,竟將他壓制了,落入了下風。

「這種拳法,真是……」

長生大帝眸光幽幽,微微開口嘆道。

不由地心生慨嘆。

「若僅如此,你可以上路了。」

這一刻,王語嫣開口了。

她向前走來,語氣冷淡,長生大帝這位無敵數個紀元的存在,她也不介意一拳打死。

可以說,現在的她難逢抗手,她有無敵心,可以橫掃諸敵,就算是所謂的長生大帝,也未嘗不能一戰。

「你敢小看我!」

長生大帝眸光徹底陰沉了下來,他猛地深吸一口氣,體內似有開天之音隆隆。

威能頓時震撼了四周,把任何意念都凍結住了。

一股古樸、滄桑、浩瀚的威壓頓時在這天地間瀰漫開來。

虛空龜裂,衍生出一條又一條猙獰的大裂縫,亂石穿空,天穹晦暗,像是徹底化成了一座大陣。

不過這千百大陣之中的氣息十分純粹。

Views:
1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