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好不湊巧的一聲女聲傳來:「驚羲,我哥已經答應幫我們了!你就安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媽媽把你綁回中國的。」

就這樣,好不容易生髮的曖昧,就無情地被擊碎。

而擊碎曖昧的人,卻不自知地繼續說:「驚羲,你開不開心?」

。 「那個護士,查過沒有?」

褚臨沉拿着手機,嗓音低沉地問道。

「沒。」衛何回答。

怕自己沒說清楚,又特意解釋了一句:「醫院裏都找過了,沒有這個女護士的信息,她根本不是咱們醫院裏的人。」

褚臨沉氣息微凜,皺眉說了句:「知道了。」

衛何摸不清褚少的意思,小心翼翼揣測道:「褚少,這事兒……會不會是韓氏那邊做的?」

褚臨沉輕哼了聲,並沒有否定他的這個猜測。

他眸中厲色一閃而過,寒聲吩咐道:「派人全城搜找,務必把那個孩子找到!另外——」

頓了頓,他沉着嗓音,補充了一句:「派人盯緊韓氏那邊。」

「是。」衛何應聲,又問道:「那柳少爺……」

「這事兒,我親自問他。」

一秒記住https://m.net

聞言,衛何便不再多說什麼。

褚臨沉掛斷電話,重新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183那清朗的嗓音從電話那邊傳來,「哥,今天怎麼有空,打電話給我?」

褚臨沉面色冷凝,聲音沒有一絲起伏,十分冷硬嚴肅地直呼對方全名:「柳昱風,你今天去了一趟醫院,那個叫巍巍的孩子就不見了,這事兒,你打算怎麼解釋?」

「這個啊……」

柳昱風,也就是183,聽着來自褚臨沉的質問,竟然絲毫沒有否認,而是大大方方承認道:「沒錯,是我把人帶走了。」

褚臨沉聞言,冷眸微眯,卻把心頭的怒意壓了下去。

他很清楚這個堂弟不是那種胡來的人,所以,不查清楚,他不會隨意發作。

他沉聲道:「給我個理由。」

柳昱風簡短地回了四個字:「受人所託。」

「誰?」褚臨沉追問。

電話那頭陷入了沉默,顯然,柳昱風並不打算告訴他。

褚臨沉握着手機的手掌微微收緊,半晌,冷怒說道:「網上爆出那孩子跟我有些淵源,我正在調查這件事情。現在既然你承認是你帶走了那孩子,最好還是把他的下落告訴我。」

「你說的是,有人在網上傳,他是你私生子這件事?」

柳昱風不以為然的說道,語氣十分隨意,反問他:「是不是你的孩子,你不是最清楚嗎?還有什麼好調查的。」

褚臨沉一時啞然,咬牙說道:「我現在問你的是孩子的下落!」

「這個,我確實不知。」秦舒走的時候,並沒有告訴他,她們母子倆的去向。

不過,他既然答應過秦舒,就算知道,也是不會說出來的。

即便,褚臨沉是他表哥。

直到掛了電話,褚臨沉也沒從柳昱風嘴裏撬出半點有用的信息來!

褚臨沉面色沉然,眼中一抹幽暗閃過。

他一定會找到那個孩子!

而另一邊。

應付了褚臨沉的電話之後,柳昱風出於對秦舒母子的關心,下意識地翻出了網上的那些消息。 一直等電話響了第十次,包雅琴才慢條斯理拿起手機,按下接聽鍵。

電話里傳來包雅琴着急的聲音。

「媽,怎麼不接電話?你們怎麼了?」

包雅琴嘆了口氣:「媽被老太太坑了,背了十個億的債。要是還不上,全家都活不成了。」

「十個億?你們幹什麼了?」趙清檸驚怒交加。

包雅琴把事情解釋了一遍,道:「明盛全部清算了也不夠,你讓江岳去求求米總裁,讓她出面說個話,晚幾天還。要不然,我們真的活不成了。」

說着說着,包雅琴的聲音就哽咽了。

「好,我馬上去說,讓他盡量求米總裁。」趙清檸慌忙道。

「不是盡量,是一定,你也不想給我們收屍吧?」包雅琴道。

「好,等我消息。」

趙清檸說完就掛了電話。

包雅琴這才老神在在的把手機放在桌上。

趙天勝一豎大拇指:「高!媽,你這招真高。」

包雅琴得意的笑了笑:「這是她自己要做的,可不是我求她。」

董助忍不住道:「你這麼算計自己女兒,就不怕壞良心嗎?」

「什麼叫算計,我是她媽,她給我辦事不是應該的嗎?」抱歉有不屑道。

董助也參與了趙有成不少見不得人的事情,自詡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不要臉的人。

真為趙清檸感到悲哀。

董助不願面對這一家人,轉身走了。

債主們只堵著包雅琴一家,對於別人並不管。

趙天勝發愁道:「就算能暫時延緩,那還是要還啊,去哪弄這個錢?」

包雅琴冷笑一聲,低聲道:「誰說要還?只要外面這些人一走,我們馬上出國。想要錢,找到我們再說。」

趙天勝震驚道:「這樣一來,大姐不就被坑了嗎?」

包雅琴不以為然道:「這本來不是她的責任嗎?要不是江岳那廢物讓人找明盛的麻煩,用得着我們跑路?對了,儘快把明盛清算了,到時候我們拿着錢跑。」

趙天勝的眼睛立刻亮了:「八個多億啊,有這些錢,我們到哪不能坐人上人?」

至於江岳和趙清檸的死活,他們才不在乎了。

只是他們到現在還沒明白,江岳能把明盛逼的破產,還能收拾不了他們一家?

趙清檸掛了電話,想給江岳打電話,想了想還是當面說比較好,立刻下樓驅車來到生死堂。

此時的江岳剛剛看完最後一個病人,見趙清檸竟然這時候來了,愣了一下道:「怎麼了?」

趙清檸抿了抿嘴唇,道:「能不能請你再幫個忙?」

江岳笑道:「給你辦事是我的責任,怎麼能用幫忙兩個字呢?說吧,什麼事?」

趙清檸猶豫道:「我媽……我媽他們被奶奶坑了,現在明盛的債務都落在他們身上,除了飛龍財團的違約金,還有將近十個億。你能不能請米總裁出面,讓那些人暫緩收債,給他們一些時間籌錢?」

江岳輕笑一聲,道:「你媽說的?」

「嗯。」趙清檸點頭,連忙道:「你放心,只要他們籌到錢,立刻就還,絕不會讓米總裁難做。」

江岳搖搖頭,道:「你媽你還不了解?他們不會還錢,有機會肯定是立刻跑路。」

「不會的。」趙清檸反駁道。

江岳坐在椅子上,嘆了口氣:「他們之前就想跑路,只是在機場被人堵住了。」

趙清檸張張嘴,想要替他們說話,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說實話,現在連她也不相信包雅琴的人品。

但,那畢竟是她媽,她爸和她弟弟,她不能眼睜睜看着他們出事。

「先別急。」江岳道:「明盛就算破產,也能清算出幾個億,足夠還一部分債。至於剩下的,應該不多,他們的錢足夠還。要是實在不夠,我們再幫。」

有江岳這話,趙清檸才鬆了口氣。

她也是關心則亂,要還債肯定是先用公司的錢,公司實在沒錢了才會用包雅琴他們自己的錢。

趙清檸把這個想法告訴包雅琴,果不其然得到她的一通大罵:「不孝女,當初就不該生你!眼睜睜看着爹媽弟弟被人逼死,你還是人嗎?」

趙清檸努力解釋:「你們還沒到那時候?」

包雅琴罵道:「真要等我們死了才滿意?好,你等著給我們收屍吧。」

趙天勝也怒道:「大姐,你太過分了。你結婚後我們一家幫了你多少?你就是這麼報答我們的?養條狗都比你有良心。」

趙清檸被罵的張不開嘴,默默流淚。

江岳一隻手摟着趙清檸,輕輕拍著安慰,另一隻手拿過手機,冷漠道:「這麼有精神罵人,想必也有精神賠錢,用不到我們了。」

趙天勝罵道:「你這個廢物,不過是運氣好點,不然你有什麼用?」

江岳輕蔑一笑:「那祝趙總裁早日還清債款。」

隨手掛了電話,關機。

趙天勝再打,已經關機了,氣得一把把手機摔到地上破口大罵:「一個婊子,一個廢物,真以為離了你們就不行了?」

趙有安忍不住道:「那是你大姐和姐夫,怎麼說話呢?」

趙天勝怒道:「他們都不管我們死活了,哪來的大姐姐夫?」

趙有安嘆了口氣。

他本人比較窩囊,否則也不會被趙老太太不喜。此時遇到這種事,只能靠包雅琴。

包雅琴也是無奈,沒想到趙清檸這次這麼堅定,道:「算了,先破產清算吧。能還多少還多少。」

她還在心疼,錢沒到手呢就飛了。

趙天勝靈機一動:「媽,趙清檸不是說還不上的她來幫忙想辦法嗎?我們可以還部分錢,剩下的讓他們去找她。」

趙有安剛要開口,又默默停下。

剛才罵的那麼激烈,還想着去找人家幫忙,真是臉都不要了。

誰知道包雅琴點點頭:「你說得對。申請破產清算的時候,能留下的都留下,那可是我們的錢。」

「媽說得對。」趙天勝高興道。

要是破產清算,需要很長時間,但有個公司很痛快,可以全盤接手,但只給八個億,要求是包雅琴他們不能動裏面的一張紙,但債務得帶走。

包雅琴沒辦法,債主們逼得緊,只能答應。

「這是八個億。剩下的兩個億,你們去找趙清檸吧。」

包雅琴對債主們說道。

。 得到命令后,所有人殺氣騰騰的,一擁而上,如同洪水猛獸一般,湧進了酒店。

「能讓曹爺出動這麼多人手,裡面的幾個刺頭,想必不是普通人吧。」

小耗子在曹漢身邊說道。

現在,他已經確定曹漢的實力了,可以合作。

曹漢點點頭,看著酒店說道:

「他們確實不是普通人,這些時日以來,折在他們手上的兄弟,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為了以防萬一,我就直接牛刀殺雞,不留一絲後患。」

說這些話的時候,曹漢的眼中,明顯是帶著幾分得意的。

他知道,小耗子此次跟著來,是為了試探他的實力,而毫無疑問,他今天的提前部署,給他好好長了一把臉。

幾千人同時恭恭敬敬的向他問好,派頭十足,氣場飛揚。

當時,他還特意用餘光瞥了小耗子一眼,從小耗子的眼中,他看到了幾分震撼,隨後是肯定。

首發網址et

不由得心花怒放。

眾所周知,香江,那可是世界知名的大都市。

Views:
1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