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著大刀!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看著鳴人他們。

接著他看到了佐助冒著電,向他而來……

真的,他手在抖……

而鳴人眼珠子一下子瞪的直突突!

身邊的佐助,已經滿臉震驚!

接著有點激動……

顫抖著握住刀柄……

再不斬……我來了~

「雷刀—猛龍斷空斬!!!」

我要以最快的速度靠近你~

鳴人抹了抹臉,收起表情,不能讓牙看到了……

真踏馬的緣分啊!

他現在越來越不想殺再不斬了!

他到要看看,下次任務是不是還能碰到再不斬!

正當鳴人思考人生的時候

「嘻嘻嘻嘻!!!」

一陣陣花瓣伴隨著調皮的笑聲圍著他們轉……

卻看不見人。

鳴人再次拍了拍牙的肩膀,這幾個你可能不是對手……

你別送……

「牙……別激動……看見哪邊那個霧影的小妞沒?去吧!上」

「好!」

雖然不知道鳴人為什麼這樣安排,但,至少鳴人不會坑他,咬了咬牙,牙帶著赤丸,闖出花陣,向著白殺了過去。

鳴人表示你可能打不過白,但至少不會死……

又看了看空中的花瓣,時不時有什麼東西割他們一下……

鳴人皮厚,什麼事都沒有……

雛田忍不了了,猛的大叫一聲:

「喝!!!」

一個喝字,瞬間撞在了一處空氣上……

「噗……」

鳴人就看見一個小妞,好像是金戀花,吐著血,遠遠的飛了出去,被剛剛哈哈大笑的人接住了。

是一個披著紅髮男人。

如果鳴人沒有記錯的話,這老鳥髮型丑的一批,這紅色的頭髮,是他的假髮……

叫石立,能力靠的是手掌心鑲嵌的一塊奇異的石頭。

擁有了控制石頭,和把人變成石頭的能力。

「喂!小鬼!你在發什麼呆了!看拳!」

鳴人抬眼看去,一個死胖子,掄著拳頭向他砸了過來!

「轟!!」

一個瞬步,后側!

接著鳴人看著地上的大坑!

尼瑪!

不能忍!

為什麼總是有死胖子無緣無故來打我!!

「雛田,你先去和那個紅毛怪玩玩,注意他的手!這個胖子死定了,我一會去找你!」

「哦~~我知道啦,我已經看出來他的手上那個奇怪的東西了!」

「金雷虎!」

雛田把海坊主拉長,往脖子上一系,開著無雙就沖了出去。

而鳴人說完,狠狠的看了一眼又掄起拳頭向他砸過來的胖子!

「八門遁甲—第六門—景門—開!!」

「烈焰梵步—開!!」

「聚!」

「你給小爺死!!!」

「烈火強踢!!!」

buff開完,直接一個傳送來到了胖子的頭頂!

胖子還在錯愕眼前的人怎麼現實了,突然背上感受到了劇烈的灼熱感!

「轟!!」

塵土飛揚!

原本平平的沙灘上,直接出現了一個直徑30米的深坑!

「金剛!!!你們!怎麼可能!為什麼你們沒有受到毒霧的影響!!這不可能!!」

被石立安置在一旁,有氣無力的金戀花,不可置信的看著鳴人他們四個人……

渾身顫抖……

而被火焰包裹的鳴人,又踩了踩變成焦屍的胖子。

確認死透了!

收起狀態,看著遠處躺在地上的小妞,咧嘴一笑:

「我毒免~」

雛田在打碎幾塊飛來的石頭后,笑嘻嘻的說道:

「你可知什麼系白眼?就你那點干擾視覺的毒?」

佐助似乎也不甘寂寞,和再不斬對拼一記后,挽了一個刀花,酷酷的說道:

「我瞎子」

對面的再不斬,擦了擦冷汗,這小子越來越強啊!

隨即看向怒火衝天的石立:

「我們撤吧?」

遠處的牙……

身上起碼有五十根千本,根根避開要害……

無力的躺在地上,做忍者,好失敗啊……

「我……有……影響……」

7017k 可幾秒后,獨眼巨人笑不出來了。

【叮,宿主『火球術』技能觸發億倍暴擊,暴擊倍率921倍,宿主火球大小提升921倍】

只見陳玄手中凝出一顆十米直徑的超大火球,疾馳而去,轟的一聲砸到了獨眼巨人胸口,將獨眼巨人的身體炸的晃了一晃,他胸口處的粗糲皮膚也出現了一片血紅,雖然只是輕傷,可是金系的獨眼巨人本能的厭惡火焰,讓他很難受,看著胸口沁出的斑斑血跡,獨眼巨人滿臉的不可置信:「你,竟然傷到了我?這怎麼可能?」

他不明白陳玄的小小的火球怎麼會突然變大,真邪門!

獨眼巨人收起了輕視之心,手上加大了力氣,想要趕快擺脫這些兔人的騷擾,先去宰了那個邪門的「小螞蟻」,可這些兔人一個個悍不畏死的圍在他身邊,如同獵食的鬣狗一般,他不得不先打倒他們,可一批打倒,另一批又變身沖了上來。

【叮,宿主『念力射線』技能觸發億倍暴擊,暴擊倍率520倍,技能精神干擾效果提升520倍】

獨眼巨人腦內一片轟鳴,腦袋好似被針扎了一樣刺痛,疼的他抱住了腦袋,兩秒時間后他才回過神來,可身邊的兔人已經在他身上撕出了好幾道血痕。

「是念力技能,這個小螞蟻的念力技能效果怎麼這麼厲害?」獨眼巨人搞不明白了,眼看陳玄仍是在好似有條不紊的快速往他龐大的身體上甩著技能,他有些心焦,只是在他眼裡,這些小技能哪怕能給他帶來一些輕傷,可想要重傷他是萬萬不可能的,他仍是勝券在握,只要把這些兔人全部打倒,他就可以直接去碾死陳玄這隻折磨人的「小螞蟻」。

陳玄仍是在不斷釋放著法術,體外經脈中的元力源源不斷,幾乎沒有消耗多少。

「既然元力消耗的這麼慢,那我索性釋放法術的多用一些元力,增加一下基礎法術的威力,這樣暴擊后的法術殺傷力也會隨之倍增。」

接下來,陳玄使用了百倍元力,釋放出的火球直徑足足有兩米,而纏繞術的藤蔓也能纏住獨眼巨人的雙腿,

「怎麼回事?小螞蟻的法術威力怎麼突然變大了?」

獨眼巨人的雙腿屢屢被地下伸出的藤蔓纏住,雖然他稍一用力就能掙脫開,可這也給他造成了諸多的不便,整體進攻節奏變慢。而那些兩米大火球更是燒哪哪疼,雖然不至於受傷,但架不住數量太多,那感覺,就好像有人拿根針在身上到處亂扎,很是難受。

「吼!」

獨眼巨人喪失了耐心,怒吼一聲,放出了大招。

【狂怒大地:引動大地狂怒,製造一場小範圍的十二級地震。】

陳玄只感覺整片地面迅速晃動起來,隨即地面傾塌,小山崩塌河水斷流,地面遍布裂縫,大地彷彿翻了個面,無數土石亂飛,而這種動蕩一直在持續,直到整片地面都殘破不堪,連半空中都是漫天的飛沙走石。

十二級地震,恐怖如斯。

在這種無差別大範圍的動蕩下,地面上一切都會被深埋地底,除非他會飛,還要飛的不低。

幸好,兔人們都是御空境初期修為,而陳玄也已經在大招出現的第一時間抓著兔人飛上了高空。

若是換做一隊四十人的納元境巔峰的武者,沒有飛行能力,怕是在這個狂怒大地的大招下,全都要被活埋了。

等一切歸於平靜,整個小空間已經一片狼藉,小山、深林、草地、河流都不見了,地上凹凸不平的遍地裂縫、土溝、殘樹和泥漿。

陳玄等人落下低下來,繼續進行剛才的打法。

「呼!」

獨眼巨人喘了口粗氣,待看到陳玄等人安然無恙,頓時怒不可遏,使出全力錘向兔人們。

【叮,宿主『纏繞』技能觸發億倍暴擊,暴擊倍率996倍,技能效果提升996倍】

一根直徑十幾米的粗壯藤蔓瞬間拔地而起,將獨眼巨人捆了結實。

「不!」

獨眼巨人嘶吼一聲,拚命用力卻無法掙脫,只能等技能效果消失。

他越發的搞不明白,陳玄的法術怎麼忽大忽小,這次的藤蔓竟然將他完全捆住,幸好藤蔓只是限制技能,無法造成太大傷害,若是火球也變大這麼多……後果不堪想象。

必須要儘快解決這個「法術奇怪」的小螞蟻了,否則讓他繼續發揮,說不準今天真的要栽到他手裡。

此時,獨眼巨人眼中只剩下陳玄了。

五秒的時間,獨眼巨人的身上終於挂彩,血流一地,怒吼一聲,一腳踢開一隻兔人,朝著陳玄衝去,另一隊待命的十隻兔人立刻變身,擋在他面前。

陳玄心中也有些焦急。

自從系統升級以後,他有萬分之一的概率觸發1001-10000倍的概率,現在他就是在搏一個幾千倍的暴擊概率,而纏繞和念力射線都是干擾類法術、連斬對元力的消耗又太大,一旦不能奏效自己的元力也空了,他只能依靠火球術。

他現在釋放的是百倍大小的火球,若是暴擊出一個幾千倍的傷害,那便是幾十萬倍的火球威力,一個火球下去,獨眼巨人不死也得殘。

於是在纏繞和念力射線的間隙,他增加了釋放火球術次數。

其實幾百倍的法術暴擊也能慢慢磨死獨眼巨人,可那獨眼巨人未必會給他慢慢耗的機會,畢竟巨人還有一招「撼山壓頂」,看巨人一直不用這招,說明這是他的最終大招,威力很強但消耗也很大。

【叮,宿主『火球術』技能觸發億倍暴擊,暴擊倍率700倍,技能效果提升700倍】

轉眼間,陳玄的火球術又觸發了一個七百倍的效果,在一百倍的基礎上的七百倍效果,那就是普通火球七萬倍的傷害。

這個火球提升的不是體積,而是傷害,所以體型並沒有變大,獨眼巨人絲毫沒有防備,可等這個火球落在他腰上之後,轟的一聲,一股大力傳來,他直接倒飛出去,吧嗒一聲落在地上,腰部想被烈火炙燒著一般,一股股香飄飄的烤肉味瀰漫在小空間內。

Views:
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