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楓剛剛修鍊過半日時間,此時便是擔負起了守衛之責,春芙蕾、明煌等人靠近漩渦修鍊。

大軍分成了兩半,之後每隔半日便進行輪換,一半修鍊一半守衛,魔族亦是如此。

如此平靜渡過了三日,中央區域終於結束了對峙,那片巨坑中的奇特晶石被搶奪一空,神魔雙方開始向著北方而去。

東方湖泊之上,神族與魔族依舊相互對峙,沒有妄動。

又過了五日,湖泊上空陡然陰雲密布,隆隆天雷滾滾而下,竟是幽尊在那渡劫。

發覺這一幕,秦楓心中一驚,幽尊果然不愧擁有魔尊之資,天賦異稟,竟是在這悟道有成,欲要突破。

若是被其成功,修為再漲,秦楓便難以匹敵。

沒有絲毫猶豫,秦楓立即帶領神族眾人向著對面的魔族大軍攻去,而他更是與春旻一同殺向幽尊,勢要打斷其突破,甚至將其擊殺。

秦楓與春旻皆施展全力,太極之力與幽春之力洶湧而出,末世之刃、屠魔劍以及丹爐也紛紛轟擊而出,沖著幽尊一陣猛攻。

幽尊瞥了眼秦楓,沐浴在雷劫之中面不改色,面對秦楓與春旻的猛烈攻擊依舊無動於衷。 這就是林海的打算!

五分鐘上高地,除非對面有演員,否則在實力相當的情況下,基本上不可能發生!

所以,林海就想出了這招。

上高地,跟拔掉對面高地塔,那可不是同一個詞啊!

林海正是卡了這麼一個語言表達含糊不清的地方。

沒錯,他也確實是「上」了高地啊!

然而,林海不提這茬還好,一提出來,觀眾們頓時就火了。

房管【企業級李姐】:山海真是企業級理解啊!

【他與綠茶皆失】:不行不行,這波不算,我們以為你說的上高地是拔掉對方的高地塔!

【明人不放暗屁】:我京都屁某第一個不服!

【國際孤兒】:玩文字遊戲,欺負我們沒有文化是吧!

【徐匯區賭神】:哈哈哈哈,你們這些押右邊現在還想抵賴?

······

林海此時的耳邊也響起了系統的警告聲。

「警告!宿主利用文字遊戲曲解競猜內容,本系統做出判罰如下。」

「一:宿主請立刻流局,以免引起眾怒。」

「二:本次任務直接視為失敗,宿主將在下播後接受任務懲罰。」

「三:任務的最終解釋權歸系統所有。」

林海聽到系統這麼幾聲警告,直接傻眼了。

感情我還以為這個任務是考驗我的智商呢?

這不是個人都知道,五分鐘拔掉對面的高地塔是天方夜譚嗎?

正是因為這樣,林海才開始動了腦筋。

系統絕對不會丟這麼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給他,所以裏面一定有蹊蹺。

想來想去,林海結合了自己所有的技能點,終於在蒙恬的技能點裏,找到了上高地的可能性。

蒙恬在低段位,確實是可以將戰線前移,上對面高地斷兵線的。

在低段位的局裏,敵人多數時候都不會處理這樣的情況,這樣打的話,確實能起到奇效。

只是林海沒想到,這樣竟然是犯規的!

系統最後還賤兮兮地補了一句:一切解釋權歸系統所有!

好傢夥,我可算開出來了,系統你這濃眉大眼的,就想讓我體驗一下蘑菇力指甲蓋髮型!

林海默默地罵了系統一聲。

引起眾怒是肯定的,這波除了像【徐匯區賭神】這樣有大病的人,基本上正常人都會選擇去押右邊了。

林海要是真憑實力,五分鐘推掉對面高地塔,那自然沒話說。

但是這樣算上高地的話······

如果這樣理解,且不說蒙恬大將軍在敵方高地發揮了多大的作用。

你就算換個其他的英雄,只要踏入對面的高地,那不就叫上高地了?

那你不如選個李白,兩段一技能上去對面高地看一圈風景,然後再按回來得了!

「這波是我欠考慮了!」林海連忙給直播間的觀眾們道歉,「這一局不算,當做流局,怪我在開競猜的時候沒有寫清楚。」

【天線短路寶寶】:也行,反正就算贏了也是賺本金的一咪咪,流局就流局吧!

房管【企業級李姐】:山海這個競猜開得確實有歧義。流局了也好,省得節奏多。

突然,林海的大腦里突然接收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

「系統發佈的競猜內容存在歧義,現流局處理,發放補償獎勵:歌曲《斷了的線》,請宿主大聲唱出來安慰水友們受傷的心靈吧!」

納尼?

什麼鬼?

沒等林海反應過來,一首曲子的旋律和歌詞已經灌輸入林海的大腦里。

這······

這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歌?

這歌詞有點東西啊!

林海在心裏默默地回味了一下剛剛接收到的這首歌。

這歌詞······感覺和自己此時的行為很貼合啊,而且,怎麼感覺旋律還怪好聽的?

林海再次復活,這次他連對抗路的兵線都懶得去補了,徑直往對面的高地跑去。

有了這歌,正經人誰還玩遊戲啊,開始搞節目效果了!

林海來到對面高地前,這時對面的五個人正在緊鑼密鼓地守着各自分路的第二個防禦塔。

林海操控著蒙恬,按下大招!

兵來!

然後等待了一會,再次點下大招!

變陣!

方圓之陣!

本來蜿蜒排列在蒙恬前方的玄雍眾將,大喝一聲,變換了陣型,四個將士分別站在蒙恬的前後左右,四面八方將蒙恬圍住!

有了玄雍眾將的貼身保護,林海便再次用一技能,扛着敵方的高地防禦塔,直接衝進去,再次去往自己上次倒下的那個位置。

「咳咳!」

林海輕咳了兩聲:「現在給大家獻唱一首我個人原創的歌曲,《斷了的線》,希望大家喜歡!」

本來直播間的諸位也差不多接受了林海這種戰線前移的打法,對於林海復活后直接前往對面的高地,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此時的觀眾們都在期待着,林海繼續在對面高地上斷兵線,順便大開殺戒。

但是······

這好端端地突然要唱歌是什麼鬼?

兵線也來這時候出來了,林海按下二技能,切換成防禦形態,蒙恬和眾將士們變換陣型,對着兵線蓄力,然後狠狠一戳!

同時,林海的歌聲也響起了。

「高地斷線,任重道遠。」

「我把兵線,引到我身邊。」

房管【吃布丁的胖丁】:等等等等,這是什麼情況?

【羅密歐與豬過夜】:山海開槍了,大家快跑啊!等等,這旋律······好像還不錯哦?

【+v看蟹黃堡秘方】:這歌直接把老潛水員炸出來了,不錯不錯!

此時對面的五人也再次看到了林海的動作,都是一陣頭疼。

又來?

依舊是除了馬可波羅,其他四個有脾氣的敵方英雄,孫臏,不知火舞,娜可露露,馬超,全部都掉回頭來圍剿蒙恬!

娜可露露一個飛鷹突襲朝蒙恬衝去。

不知火舞二技能接一技能往蒙恬身上招呼。

孫臏,馬超都接上了傷害。

林海繼續唱歌,絲毫不慌。

「敵人生氣,卻拿我沒轍。」

「我背靠高牆誰也打不死。」。 「是她背後的人?」秦舒下意識地猜測道。

見褚臨沉點頭,她追問:「那有沒有查到……」

「有了新的線索,我已經安排人去調查了。」

聞言,秦舒鬆了口氣。

至少有新的收穫也不錯。

「那個爆炸是怎麼回事?我看祖陵那邊的半個山頭都被毀了,網上都在議論這件事,還有記者都堵到褚宅門口來了,估計警方不久也會過來。」

秦舒有些有些擔憂。

祖陵是褚宅重地,一般人不得入內。發生這麼嚴重的爆炸事故,恐怕褚家祖輩短時間內是沒辦法安息地下了。

她為褚家的先祖操著心,褚臨沉磁性的嗓音淡淡傳來:

「我讓人炸的。」

「什麼?」

記住網址et

她懵然地看過去,對上他深邃的雙眸。

只聽他不以為然地說道:「從此以後,褚宅再無暗陵。」

秦舒聽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卻還是沒法理解他的做法。

她下意識地問道:「可是,奶奶不是說爺爺的……還在暗陵里嗎?暗陵,也是他老人家的地下長眠之所。你這麼做,不就等於……」炸了你爺爺的墳。

後面那話秦舒沒說出口,總覺得說出來有點奇怪。

褚臨沉顯然也知道她要說的是什麼。

他低沉的道:「既然暗陵是不祥之地,留着也沒什麼用。爺爺在天之靈,不會責怪。」

有一件事他沒告訴秦舒:爺爺的屍體並不在暗陵里。

如果說了,就等於告訴她自己也進過暗陵了。

但這件事,他並不想讓她知道。

褚臨沉眼瞼微垂,眸光從掌心的紅色痕迹劃過,下意識地握起了拳。

秦舒沒有察覺到他的異樣,對他的觀點表示贊同。

「你說的有道理,那我回京都后再好好跟奶奶解釋一下這件事情。」

她說着,緩緩伸出手搭在了他的手背上。

肌膚相觸的一瞬間,褚臨沉面色微變,宛如觸電一般揮開秦舒的手,將手收回。

不能讓她沾染到自己身上的那些東西……

褚臨沉下意識的保護反應,換來秦舒詫異不解的注視。

他對上她的目光,第一次產生了心虛的感覺。

「我剛在想別的事情,沒注意你伸手過來……」

Views:
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