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咕…!」

一聲嘹亮的空腹聲從胖子身體傳出。

門琪仰頭道:「你已經餓得不行了吧?」

卜哈刺用委屈巴巴的童音道:「嗯,我已經餓得發暈了!」

門琪看向一眾考生:「清楚了嗎?做出讓我們兩個都感到滿意的料理,就算過關!」

「料理?」

「你給我等一下。料理又是怎麼一回事兒?」

「我們來到這裏,可是為了參加獵人試煉。」

「可不是來做飯的!」

余歡走後,令人窒息的壓力散去,試煉者紛紛不滿嚷嚷道。

門琪迷醉的閉上眼宣告道,「那是因為我們兩個都是美食獵人。」

「啊哈哈…」

「真是要笑死個人!」

大部分試煉者捧腹大笑。

「美食獵人?」

余歡眼睛開始發光,這簡直就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職業。

越好的食材就越危險,越刺激,這是要將兩種至高愉悅要二合一啊!

「給我禁聲!該幹嘛幹嘛去,廚藝好的來幫我做菜,你也不用去找食材了。」

余歡兇狠的環視一圈,這些龍套當即全部閉上嘴巴。

看向門琪問道:「還有沒有其他要求?」

「食材指定為豬!」

余歡成功吸引了門琪的注意,眼中那種對美食的渴望做不了假,就看他的手藝了。

「豬嗎?」

余歡解開用蟒蛇捆綁的食材山,從裏面掏出兩隻粉嫩嫩,圓滾滾的豬仔,每一隻都有五六百斤。

「是這個嗎?過來的時候順手抓了兩頭,有點少了。」

誇大到像盾牌一樣的鼻子,粉紅的身軀,是豪鼻狂豬沒錯!

門琪抽抽鼻子,狐疑看向余歡,這小子不會真偷題了吧?

「不錯,就是這個。」

「有了參照你們更好找了,那麼第二場試煉正式開始!」

「哦豁,抓豬,抓豬!」

試煉者一鬨而散,沒有誰來幫余歡烤豬,這種變態還是遠離一點的好。

不就是豬嗎?

輕而易舉!

「喂喂…」

余歡看着瞬間清場的莊園,臉上拉出一道黑線,「老哥靠你了。」

「我?」

鮑得羅懵逼的指著自己。

「嗯!」

余歡重重點點頭,「你要相信你自己!」

說完,人已經朝考官走去。

「嗨,你們廚藝怎麼樣?能幫我處理一下其他食材嗎?」

「我們?」

這會懵逼的輪到門琪了,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余歡。

「嗯,浪費有些可惜了!」

「不錯,浪費食材可恥,不過我也只會吃。」

卜哈刺附和道。

「兄弟,看身材就知道,你對吃不講究。」

看着對方那肉山一般的身材,余歡無語道。

「我才不做,你這些食材太普通了。」

門琪搖搖頭,「而且我可是考官,你到底想幹嘛?」

余歡:「想吃!」

卜哈刺:「想吃!」

咕咕,咕咕…咕!

兩人的肚子奏起了一首樂曲。

門琪靠在沙發上,嘴角一撇,「滾!」

得,沒戲。

「鮑得羅老哥加油,靠你…靠你妹啊!」

余歡回頭就看見鮑得羅,用鐵棍將豬身從鼻孔插到肛孔,整隻豬毛都沒處理就架在火上烤,大吼出聲。

「不是,你最少在豬身上劃上幾刀啊!不然外面都烤焦了,裏面還是生的。」

「還有不清理就算了,把豬腸子拉出來啊,你這樣直接烤,不會發出屎香嗎?」

說完余歡就後悔了,因為門琪的臉已經徹底黑了,趕緊補救道,「能吃,還是能吃的,味道別緻!」

「你給老娘滾!」

門琪站起來朝着余歡咆哮道。

屎香?

屎還有香的嗎?

呃!滾?

那是不可能滾的,誰叫自己從來只會吃,料理完全不會啊!

「嗨,卜哈刺你們美食獵人都吃過什麼美味啊?」

這女人不好搭話,余歡湊到胖子身邊。

「美味啊!那太多了。」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兒,燒子鵝,清蒸八寶豬,江米釀鴨子……」

胖子晃着腦袋擱這報菜名呢!

關鍵是自己的口水還嘩啦啦流了一地。

「什麼時候帶兄弟我一起去蹭點?就愛好這一口了。」

「沒問題!我跟你說……」

「夠了!」

耳旁不停傳來兩人的吹捧,靠在沙發上的門琪,青筋一鼓一鼓的,站起來就大吼道。

「你們兩個混蛋,現在是考試!」

「而且卜哈你懂什麼叫吃?只要是東西就往嘴裏塞!」

「還有你!」門琪在余歡胸前瞟了一眼,「192號,現在!馬上!給我滾回去做料理,不然我現在就淘汰你。」

「淘汰?不要這麼不近人情吧?」

「滾!」

「好呢!」

余歡從善如流退後一小步。

做料理?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余歡對自己的手藝很自信,那絕對會吃死人。

「好了,請品嘗!」

鮑得羅將整隻豬抗了過來。

嗯?這肉香居然意外的誘人。

余歡趕緊掩住鼻子,豬腸子中間的東西絕對揮發乾凈了。

要是身體重傷急需補充,又食物缺乏,余歡什麼都能吃下,生吃都沒問題。

但那是本能,現在又何必難為自己呢?

門琪一樣捏住鼻子,看都不看一眼。

「好吃!好吃!」

只有卜哈刺不嫌棄,撲上去對着豬屁股就開始狂啃,哼哼唧唧一看就很有食慾。

「鮑得羅老哥,豬還有一頭,這次就不要整個烤了,選一塊最嫩的肉排出來,好好烤,能讓門琪小姐滿意就行了。」

余歡算是看出來了,這胖子就一頭豬,什麼都能吃下,關鍵還在門琪這個挑剔的娘們身上。

「那我再試試!」

鮑得羅面露難色,他什麼時候做過菜?

不過為了保住自家的道場,拼了。

轟轟轟!

外面抓豬的大部隊回來了,一隻只肥豬被抗進來,多來幾次,豪鼻狂豬都要進入保護名單了。

但他們的操作方式跟鮑得羅一樣,對穿起來就整個上架。

「得,要全軍覆沒了。」

看到這一幕,余歡反而放鬆了,大家一起愉快的淘汰吧!

反正此行不虛,已經算是半隻腳踏進了獵人世界。

卜哈刺一看就很好交流,關鍵時候可以用美食勾引,只要粘住他不怕接觸不到超凡。

不然余歡怎麼會丟丟跑過來套關係,也是實在不會做菜,先留個後手。

「你知道就好!」

門琪給了他一個白眼。

「兄弟以後就靠你罩我了。」

余歡沒有鳥這個難纏的女人,朝卜哈刺道。

「好次!好次!」

食物當前,卜哈刺早就忘了余歡是誰,整個腦袋都鑽進豬屁股中狂啃。

「呵呵…」

門琪笑出了聲。 這大概就是強者的第六感吧。

不過這些趙政他們都不知道。

看着比爾離開后,趙政與白河便是準備開始做自己的事情。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搞到一些安塔倫王國的貨幣,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嘛,有些時候,在自己身上準備些錢,總有能用到的時候。

再說了,雖然白河不用吃飯喝水,但趙政可還需要啊,而且住宿也是需要花錢的。

Views:
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