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過了,就是翻天覆地的變化,生命層次更進一層樓。

渡不過去,一切煙消雲散,從此消失世間。

蘇景行意外的是。

月盪山裡,居然有五境的心月狐在這個時候渡劫。

拓海踏雲召集各個妖族,可正打算威脅圍剿心月狐,達成某個目的。

結果,心月狐裡面有五境的存在,在渡劫。

這要是讓心月狐成功了,突破至六境,擁有天妖之軀的存在,拓海踏雲豈不是會被氣的吐血?

7017k 「恩?」

女人完全沒有想到許林居然能夠反應這麼快,而且還可以躲過去,這讓她覺得很不可思議。

她正想要再補一槍,卻是發現許林身上爆發出了一股兇猛無匹的氣勢,讓女人的呼吸頓時一滯。

彷彿出現在她面前的這個人,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兇猛無匹的洪荒巨獸!

「他是武者!」

女人想到這裏,頓時驚恐無比,直接抄起床上的被子。將自己的嬌軀裹住,然後腳下一動,便是朝着窗戶外奔踏而去。

「哼!你逃得掉嗎?」

許林這個時候已經反應過來。見女人想要逃跑,口中頓時冷哼一聲,腳下一踏,也是暴掠而出,速度比剛才還要更快,轉眼之間就出現在了女人的身後。直接抓住了裹在她身上的被子。

然而女人也是非常堅決,直接鬆開了身上的被子,然後就直接從窗戶跳了下去。

許林微微一怔,他完全沒有想到女人居然會這麼毫不猶豫。

等到他走到窗戶的時候,卻是不見女人的蹤影了。

「這……什麼鬼?」

許林臉上也是露出了錯愕之色,他居然讓一個女人逃跑了?

不過,在剛剛許林卻是感受到了一股奇異的波動,那股波動,有一點像是富山國的忍術……

難道剛才那個女人是忍者?

只是,忍者在富山國的地位也是不低的,怎麼可能會給劉文慶當情人?

「許林,你怎麼樣了?我剛剛聽到了槍聲……」

就在這個時候,水冷涵已經撞門沖了進來,滿是着急地問道。

不過見到許林並沒有什麼事情,水冷涵頓時鬆了一口氣。

許林是她邀請過來幫忙的,要是在這個事情上出現什麼差錯的話,恐怕她真的是要內疚一輩子。

「我沒有事情,不過卻讓人逃了。」許林沉聲說道。

「逃了?怎麼回事?」水冷涵一怔。問道。

許林把剛才的事情始末簡單的說了一遍,旋即又是沉聲說道:「我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居然也是一名武者,看樣子劉文慶放在她那的東西很重要,我們先搜索一下,她走的時候沒有帶任何東西,我們找一找看會不會在這裏。」

「好!」

說完就做,兩人沒有任何磨嘰,只是將整個房子都翻了一個朝天,都沒有找到什麼重要的東西。

反而。讓他們發現了另外一樣東西。

在另外一個卧室中的床上,有着一套衣服,而這套衣服,正是劉文慶剛剛穿的。

水冷涵伸出手從他的袖子內側輕輕一摸,果然發現了她安裝上在這衣服上面的竊聽器,她的臉色頓時就變得難看起來。

「看樣子我們的手段沒有瞞得住人家,還是被他發現了。」許林輕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個劉文慶。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更加棘手啊!」

「該死的!」水冷涵咒罵了一聲,她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個樣子,原本以為自己努力了這麼多,應該可以看到成果了才對,但是沒有想到到頭來全都付之東流!

「不過現在萬幸的是,他應該只是懷疑而已。並不確定到底是誰出手,你這段時間必須得蟄伏下來才行,」看着水冷涵,許林沉聲說道,「那個女人跑了,但是因為光線的問題,她並不知道我,所以這件事情,還可以暗地裏調查。只不過經過這一次的事情,我們算是打草驚蛇了,劉慶文肯定不會再像今天這麼好對付了。」

水冷涵聞言。也是贊同得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惋惜之色,她原本以為可以通過這一次拿到劉文慶的證據。卻完全沒有想到功虧一簣。

見水冷涵一副不甘心的樣子,許林安慰道:「好了,這種事情,我們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成功,慢慢來吧,總有一天,他會露出馬腳的,到時候不愁不能夠將他繩之以法。」

「也只能夠這樣樣子了……」

忙碌了一整個晚上,卻是一無所得,水冷涵自然是悶悶不樂,不過她還能夠怎麼辦呢?也只好就此罷手回家去了。

至於許林,反正他是不可能回江南小築的。畢竟這頭才跟汪蠻蠻吵完架呢!

所以,他回到了來福酒店。

畢竟,這可是掏了腰包的,不住白不住啊!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醒來后,許林就接到了潘忠義的電話,而他的這個電話。瞬間讓許林一大早醒來的心情全部被破壞得乾乾淨淨。

汪蠻蠻病了。

而且,還住院了。

汪蠻蠻住院的事情並沒有在外頭傳開來,能夠知道的人也只是跟汪蠻蠻比較親近的那麼幾個而已,畢竟她可是駕馭著這麼大一個集團的總裁,身為最高的行政領導的她,一舉一動都會被外界過度解讀,要是今天傳出去汪蠻蠻住院說不定明天就會有什麼八卦小報的封面頭條上寫着大蠻集團美女總裁汪蠻蠻因病逝世的消息了。

儘管謠言雖然最終都會被拆穿,但是這麼大的一個集團,可以將這種負面影響避免盡量還是得避免的。

當許林來到醫院的病房時正好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安琪帶着自己的助手從病房裏面走出來。

之前許林在這裏住過,也是安琪親自出手治療的,更何況許林是汪蠻蠻的未婚夫,所以對他的印象很深刻,此時此刻見到許林出現,只是點了點頭,打聲招呼道:「許先生,你來了。」

安琪是西方人,不過她卻是在少女時候就在中國呆了,因此會華語並不是很異常的事情。

看着那張充滿西方美觀的精緻俏臉,許林笑着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面色猶猶豫豫,最後才斟酌得出聲問道:「她怎麼樣了?」

安琪回過頭看了一眼,說道:「小姐在被送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經過檢查是因為發了高燒的原因,剛剛做了全面檢查,所以排除了其他疾病的可能,想來應該是昨天突然下大雨感冒受寒的原因,而且她的情緒好像十分滴落,導致她的身體免疫能力下降。」

。「噗~」

黑氣繚繞,下一刻,黑色的血液四濺,吳成德身上的皮膚直接被剝離了開來。

吳成德皮膚剝離,黑色的血液如同墨汁一般的滴落下來,看著還在圍繞著自己燃燒的火焰,不過現在的火焰也只是在燃燒自己的皮膚,一些皮膚被燃燒殆盡之後,那蒼白的火焰就會熄滅。

這讓吳成德稍稍的鬆了一口氣,至少這白色的火焰並非無解。

渾身氣勁爆發,吳成德將被自己剝離開來的皮膚直接震開,讓凈世之炎離自己遠遠的。

皮膚被剝離……

《圖騰甲》第523章斬吳成德 我淡定的搖了搖頭。

「這說不說取決於你,你什麼時候交代清楚,我什麼時候幫你擺脫這女鬼的糾纏。」

我放下杯子,雙手交叉。

看這女人的神情,我就知道她肯定在刻意隱瞞了什麼。

鬼如果沒有執念她神經病啊不去投胎過來纏著別人,投胎自然比做孤魂野鬼好多了。

這書中有好多處提到這鬼的,做這孤魂野鬼實際上還是比較悲慘的。

但就是有些鬼因為放不下執念,這執念也分很多種,有的是因為太冤了,冤死的。

就比如說古時候竇娥那種的。

還有的就是被人害死的,有的更慘直接一家所有人都被整死的。

這種鬼一般不會去投胎,都會想辦法報仇,其實也不是鬼自己願意的,主要是恨意實在太強烈了。

當然這其中也有例外,就比如之前我見過的色鬼那樣的類型肯定也是有的。

「這女鬼到底和你侄子之間有什麼不清不楚的往來?到了現在性命攸關的時候你還不打算對我坦白一下嗎?」

女人咬了咬牙,「好,我說我說還不行嘛。」

「其實一開始我也不知道,這是後來我在逼問我侄子的時候,才逼問出來究竟是怎麼回事。」

「其實我二哥后娶的嫂子於天美在結婚之後也和我侄子不清不楚的,還被……」

女人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還被我二哥當場捉拿在床了。」

噗!

我又是一口水噴了出來。

沒想到劇情居然如此激動人心,我都有點期待接下來的發展了。

後來感覺我這樣有點不太好,趕緊緩了一副比較嚴肅的面孔,鄭重的咳嗽了幾聲。

「然後呢?」

「唉,這也是為什麼我侄子發生這種事情之後,我二哥一次都不來看他的原因。」

我心想你二哥不弄死他就不錯了,還過來看他?

自己的兒子把自己給綠了,這要是說出去,臉都不知道往哪裡放。

不過這二嫂子死的也是夠蹊蹺的了,難不成是被他二哥逼死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更加奇怪了。

那於天美應該報復的人就不是她侄子,而應該是自己的老公才對啊。

如果換一個角度講,如果這女人口中講的不是實話,不是於天美勾引的她侄子,而是他侄子強迫的於天美,那她為了自己的貞潔自殺好像也合情合理。

只是這樣似乎也不太對勁。

我記得之前女人說,這於天美好像並不想自殺,還拼了命的掙扎來著,要是真的下了心要自殺,怎麼會死到一半還反悔了呢?

我搖了搖頭,這破事搞的,我又不是偵探,現在卻干起偵探的事情了,還真是夠心累的!

「其實我也搞不明白,為什麼我二嫂子於天美就是不放過我侄子,說什麼我侄子是害死她的罪魁禍首,她就是要讓我侄子償命!」

她突然又給我跪下,嚇了我一大跳。

「行了行了,你這是幹什麼?又不是大過年的,說跪就跪。」

「我真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了,可憐我那個侄子,你一定要幫幫忙啊。」

她這個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母親在求我救她的孩子。

我趕緊讓她起來。

「你對你侄子還真好,就像是對待親生孩子一樣,對了,你有孩子嗎?」

女人沉默著搖了搖頭。

過了一會才說,「我沒辦法生育,因為這件事情本來想領養一個孩子的,我丈夫說用不著,兩個人過著就挺好的。」

「所以你就對你侄子特別好,我想你應該是把你侄子當成親生兒子了吧。」

女人一聽我這麼說,突然笑了,笑的有些慈祥。

「對,你說的沒錯。我侄子平常都是我在照顧他,所以名義上是我的侄子,實際上我就是把他當成了我的孩子。」

我點了點頭,事情問到這一步也差不多了,接下來的事情只有到了他們家才能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這時候我突然感覺背後的龍好像動了動。

也許是龍王在我的後背上待的時間比較長,我現在甚至能夠感受到它的心情變化。

我能感覺到,他似乎不是很願意讓我去,我只得嘆口氣,解釋道:「我會盡量少用玄術,保證自己的安全的。」

女人在前面帶路,剛要出門口,突然聽見我的聲音,疑惑的轉過頭來。

「你在跟我說話嗎?」

我靈機一動,拿起來一旁的手機:「我在語音。」

女人聽過後瞭然一笑,也沒有多想。

我背後的龍好像聽懂了我的意思,竟然也不再躁動不安。

我嘆了一口氣,也真是難為它了,我這一天天的,也是夠不省心的了。

都說了要到二月二才可以用風水玄術,現在連冬天都沒到,我居然就要二次再去幫人捉鬼了。

我心裡對這個神秘人倒還真是越來越好奇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知道我不能破戒,所以故意三番五次的誘導我。

但有一點我幾乎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是朋友。

我零零碎碎的幾乎把要帶的東西都帶好,這才跟女人出了門來到她家裡。

也不是第一次來了,這次還有她引路,明顯跟上次的待遇不一樣了。

女人的丈夫還沒有回來,家裡空無一人,我卻感到了幾分冷意。

Views:
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