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遠處還有硝煙和灰塵遮擋看不到,但是他們的近處此刻地上已經是各種大坑,以及火焰了。

恐怖的爆炸還在向更遠處延伸,所有的八路軍戰士的表情都有一些獃滯,可以說他們遭受過大炮的轟炸,但是他們從來沒有遭受如此恐怖的重炮的密集轟炸!

這樣的威力,連李雲龍這樣不知道打了多少仗的老兵都是一臉的震撼,更何況他們?

良久,李雲龍才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回過頭看着韓雙,面色震驚,但是卻語氣嚴肅的道:「韓雙同志,你要賠我物資啊!」

韓雙:「⊙0⊙???」

。 酒館一別之後,迪恩和驅魔師,似乎都感覺到了來自對手的危機感,不約而同地加快了狩獵血源術士的進程。

這直接導致他們造成的損失後來居上,零零總總地算起來,也構成了一筆非常驚人的數字。

轟鳴聲接連傳來,魔法陣散發出來的耀眼光芒,幾乎要把13區的夜晚照亮。

完全睡不著的倫薩克在燈火通明的駐地中,向自己的另一名副手問道。

「提摩西,情況怎麼樣?」

並指點向自己的太陽穴,提摩西在紙上記錄了幾個數字,回道:「魔導士打掉了一面牆,很多錢,還有綠化費用……也需要一筆錢。」

「魔女毀掉了13區兩棟核心建築,需要很多錢來進行修繕。」

「驅魔師之前還算收斂,但是自從和選育師遇見后,就開始……很多錢。」

「選育師……很多錢。」

安德森嘴角一抽。

剛剛還有句解釋,現在為了省事,直接就「很多錢」了嗎。

倫薩克也忍不住扶了扶額頭。

「我不關心花銷,我只想知道目前的戰況如何。」

提摩西瞥了他一眼,把手中的報告遞了過去,「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大部分血源術士都已經被抓捕起來了,剩下的那些四散在城區之中,不過以目前的進度計算,戰鬥應該能在一小時以內結束。」

「算他們勉強過關吧。」

看了眼報告上的內容,倫薩克面色稍緩,一晚上沒找到時間睡覺的怒火也熄滅了不少。

「實力方面,確實有超出我的預料。」

提摩西也點點頭,表示了認可。

「根據戰況統計,魔女、魔導士、驅魔師、選育師,這四方參賽者,捕獲的血源術士,都達到了您的最低標準。」

「可以說,本次的資格競爭,他們都達標了。」

倫薩克不置可否。

「魔女和魔導士能做到這一點,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這場資格競爭賽的主角,也從來都不是他們。」

安德森心領神會地接話道:「選育師和驅魔師的具體表現,將會由負責監視工作的騎士報告給您。」

倫薩克微微頷首。

這是他早就吩咐給安德森的事情,為此還特意抽調了實力一流的騎士過去,來記錄選育師和驅魔師的表現。

也方便在資格競爭結束以後,對幾種職業的優劣進行分析。

靠在軟椅上,倫薩克的視線透過窗戶,朝著外面的夜空望去。

「13區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

似乎是迎合他的話,窗外十分應景地發出了一聲爆鳴。

巨大的能量波動從遠處升起,在提摩西那根已經飽受摧殘的神經上來回踐踏。

他推了推鼻樑上的金邊眼鏡,不出所料地收到了一串新的損傷報告。

這一串記錄被統計出來以後,報告剛好寫滿了一頁。

他把紙張放到辦公桌上,看向倫薩克。

「我認可這些新職業者在本次清剿血源術士的計劃中,為13區所做的貢獻。」

「但是在戰鬥過程中,他們對於13區的破壞也是不可忽視的。」

「我們提供資格,他們清除隱患,這次競爭戰是互利關係,所以騎士團並沒有義務,來承擔參賽者所造成損失。」

倫薩克挑了挑眉,「結束了嗎?」

提摩西點點頭,「現在已經進入收尾階段了,稍後會總結出具體的損失報告。」

安德森好奇地拿起桌子上的記錄,一眼掃過去,也被上面的數字嚇了一跳,他清了清嗓子,安慰道:「短暫的戰火,是為了迎來長久的和平。」

提摩西冷笑,「燃燒掉金錢和多餘的精力之後,和平是必然的結局。」

話題逐漸泛起濃郁的銅臭味,安德森嘆了口氣,妥協道:「您可以正常申請戰後重修款項,得不到賠償的那一部分,我這邊會批的。」

雖然騎士團在這場戰鬥中,大多數時候都是處於旁觀者的位置,但也並不是一無所獲的。

把本次收繳的一些東西處理掉,修補戰鬥造成的損傷還是綽綽有餘的。

堵住了提摩西的嘴以後,他看向倫薩克,轉移話題道:「皇室代表,您打算邀請哪一位呢?」

這倒是個問題。

倫薩克從自己的抽屜里取出一封信,遞給了安德森。

「我已經寫好要寄給公主的邀請函了,一會兒你幫我寄出去。」

安德森接過信件,露出了猶豫的表情。

「這位可不好請,您確定嗎?」

「公主殿下?是……」

提摩西對於皇室的事了解不多,他思索了一會兒,才把這位公主跟自己的記憶對上了號,「是那位非常擅長製作魔法道具的公主殿下嗎?」

安德森點點頭。

「目前呼聲最高的繼承人,也是帝國最優秀的魔法道具製作師,西格莉德公主殿下。」

「這位公主不好請,但是相比起其他人,她確實是作為皇室代表最好的選擇。」

書閱屋 對於江瀾的問話,莫正東搖頭道:

「等修為到了一定程度,就能了解清楚。」

江瀾輕輕點頭。

這種事很正常。

現在的他看上去才練氣。

別說他看上去不是什麼天才了,哪怕是真正的天才,也不可能這麼弱就會知道昆崙山的一些秘密。

「準備一下,就可以去第三峰了,這次你修為可能最弱。

進入之後很考驗修為。

所以不要逞能。」莫正東正色道。

秘境雖然有許多好處,可機遇意味著危機。

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

「謹遵師父教誨。」江瀾自然不會掉以輕心。

一個人他還能放鬆一下,人一多他就放鬆不下來。

身上的秘密太多。

被看出來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危機。

所以他會保持著低調。

離開了山峰江瀾就回到了住處。

簡單的準備了下。

然後掛上紅葫蘆,離開了第九峰。

小葫蘆是他的儲物法寶,帶著這個就好。

這樣哪怕他從系統中拿出寶物,也不會被人說什麼。

第三峰距離第九峰並不近,不過江瀾表面上有練氣九層的修為,過去也耗不了太多時間。

來到第三峰的時候,江瀾發現這裡居然有很多女弟子。

說起來他對崑崙其他幾峰並不是太了解。

只知道第一峰是實力最強的一峰。

每一峰的峰主都有自己的職責。

他師父的職責就是鎮守幽冥入口。

未來可能就是他的職責。

「尋常弟子不能上第三峰。」走到入口時,江瀾突然被兩位小仙子攔住了。

「在下第九峰江瀾,奉家師之命,進第三峰秘境。」說著江瀾拿出了個玉牌:

「這是在下的身份玉牌。」

「真的是第九峰的。」兩人有些意外。

隨後兩人只能讓路。

等江瀾走上去了,那兩個小仙子才好奇的交談:

「不是說第九峰都沒人嗎?」

「對啊,還聽說第九峰的弟子待不了多久,可是我記得這幾年,第九峰沒有收弟子。」

「不懂,不過那些師兄師姐都是這麼說的。」

江瀾一路往上。

說起來這幾年,第九峰確實沒有收弟子。

這樣也好。

他一個人也自在,多了師父可能還得讓他教。

不過能留在第九峰,應該很難吧。

他一直面對著幽冥氣息,有時候能實質的察覺到幽冥氣息的詭異,心性不足,會墮入萬丈深淵。

很快江瀾到了他師父交代的地方,在第三峰的半山腰。

這裡有一處小廣場,廣場中有七八個人。

有男有女。

每一個修為都很高。

最次也有築基大圓滿,最高有金丹。

還不止一位。

「又來了一個,看來剛剛好七個,不過…」一個白衣青年看著江瀾過來,有些意外。

「師弟是哪峰弟子?」嚴今看著江瀾有些好奇。

能到這裡,肯定都是被師門吩咐過來的。

但是這個人修為太低了。

練氣圓滿。

「第九峰弟子,江瀾,見過師兄。」江瀾不卑不亢道。

嚴立有些意外:

「原來是第九峰的師弟,難怪了。」

說著嚴立看向另一位金丹修士:

「敖師妹,加上第九峰的弟子,人數剛剛好,這一隊就交給師妹了。」

這時候在人群邊緣的敖龍雨微微點頭:

「好。」

Views:
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