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知道是不是殺害艾倫和安德魯的兇手找到歐文了?

可惜歐文根本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史密斯正焦慮不已的時候,電話響了,是歐文打給他的。

史密斯急忙接通電話:「歐文,你那邊什麼情況?那個人,是不是已經被你殺掉了?」

史密斯有點好奇。

他知道殺害艾倫和安德魯的人,是一頂一的高手,實力很強大。

在史密斯看來,歐文應該也會難逃一死。

但歐文既然還能給他打來電話,就說明歐文可能已經解決了那個人。

史密斯甚至還有些懷疑,是不是他的情報出錯了?

也許那個人並沒有那麼厲害呢!

史密斯說完,等了幾秒鐘,他才聽見電話里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史密斯,真是不好意思,要讓你失望了。因為,歐文已經死了,他的腦袋就在我手裡。」

「你是誰?」史密斯大驚。

「我說我是終結者你會相信嗎?」李初晨淡淡地說道,「你們這些人,一生做了太多壞事,罪虐深重,我就是來終結你們的性命的。」

「史密斯,你還有時間,現在把脖子洗乾淨還來得及,我會很快找到你的。」

李初晨說完直接把歐文的手機捏爆,然後就帶著歐文的腦袋離開。

下一站,是史密斯的莊園。

李初晨之所以提前告訴史密斯,就是要讓史密斯感到恐懼。

史密斯越是恐懼,李初晨就越開心。

每一個參與圍攻李戰天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李初晨是發過誓的。

雖然李初晨提前告訴史密斯,自己會上門取他的腦袋,很有可能會驚動史密斯,導致史密斯提前逃走。

但李初晨根本不擔心史密斯能跑遠。

有白澤在實時監控著他,除非史密斯有遁地的能力。

否則,就算他上天了,也跑不掉的。

一切都在李初晨的掌握之中。

史密斯接到李初晨的電話之後,他果然被嚇得不輕。

就連歐文都死了,史密斯可不認為他有能力對抗那個兇手。

「快,幫我收拾東西,我要馬上離開這裡。」史密斯臉色緊張地沖著他的管家大吼道。

史密斯的管家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看史密斯這著急的樣子,管家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管家又命令手底下的人,迅速去收拾史密斯的東西。

而他自己又繼續找人,安排好汽車和飛機,看史密斯要以什麼樣的交通方式出行?

「飛機,快,給我準備速度最快的飛機,我要馬上離開這裡,離開美特斯。」

管家已經做好兩套準備,汽車倒是很快就位,但飛機還要再等一段時間。

畢竟莊園這裡並沒有停放飛機的地方,要調動飛機過來,需要一些時間。

在等待的時候,史密斯非常焦慮,他的心情從未如此糟糕過。

但焦慮又能怎樣?

史密斯現在只能祈禱兇手不要太快找到他,等飛機來了,兇手就追不上他了。

「該死,飛機怎麼還沒來?」史密斯又在焦慮中等了三分鐘。

見飛機還是沒有抵達這裡,史密斯拽著管家的衣領就怒斥道,「你是怎麼辦事的?我要的飛機,為什麼到現在還沒來?」

「史密斯大人,我已經催了幾次,可是,飛機從機場過來,至少需要十五分鐘,史密斯大人恐怕還得再等等。」 推進城。

盧卡斯將哲普交給推進城方面人員,回到軍艦上。

因為上一次他找到推進城5.5層入口,很多推進城方面的人都認識他了。

軍艦緩緩駛離推進城,穿過正義之門,進入海軍專屬海流,返回海軍總部馬林梵多。

推進城門口,幾個守着大門的人看着消失在正義之門的軍艦,小聲的討論著。

「哎,好像就是他,發現了5.5層。」

「是啊是啊,如果不是他的發現,真不知道以後推進城會出多大的亂子。」

「不過聽說因此好幾位上層受到了懲罰呢。」

「噓,小聲點。」

……

現在的推進城,失去了5.5層,最能搗亂的路飛也被帶到了馬林梵多。

盧卡斯坐在甲板上,眯眼看着海面。

他已經將劇情破壞的極其嚴重了。

不過……

艾斯照樣會出海做海賊,其實黑鬍子未來頂上戰爭門票還是有一張的。

原著中黑鬍子是準備抓路飛,作為他頂上戰爭的門票。

只不過碰上了追擊他的艾斯,黑鬍子邀請對方不成才將艾斯當做頂上戰爭門票的。

所以現在這個時空,黑鬍子還可以拿艾斯這張門票。

艾斯暫且不提,盧卡斯最近也沒法去東海,沒想好怎麼對待這個小子。

黑鬍子也容易解決,白鬍子能揍的黑鬍子毫無還手之力,就證明黑鬍子的果實並非無敵。

所以,只要他到時候將武裝色和果實開發到一定程度,黑鬍子還是能夠解決的。

接過巴基遞來的水果,盧卡斯啃了起來。

東海有着好幾個不錯的苗子,他得想想辦法什麼時候去一趟東海。

劇情破壞面目全非?

一點都不怕,連劇情都不敢破壞還穿什麼越。

利用海軍專用海流,快速的回到了海軍總部馬林梵多。

軍艦停靠在港口,盧卡斯走了下來,身後跟着巴基和阿金,以及克爾拉母女。

而對面,莫奈帶着幾個小傢伙等着他的回來。

「莫奈,以後克爾拉和她的母親就和你們一起住着吧,你走的時候能幫你照看幾個女孩。」盧卡斯對着莫奈說道。

「好啊,又能看到小克爾拉了呢。」莫奈走了過來,蹲下身子,颳了刮小克爾拉的鼻子,「當個小海軍,開不開心?」

「開心!因為能跟着盧卡斯哥哥!」克爾拉滿面歡喜的說道。

「……」莫奈感覺受到了打擊。

不應該是開心能和莫奈姐姐在一起嗎?

小傢伙,年紀這麼小就知道跟她競爭,哼!

「天真。」基德嗤笑一聲。

「想得太美了。」山治搖搖頭。

「什麼時候開飯啊……」

幾人無語的看着某個白痴,只知道吃嗎?

砂糖抓着小籃子,往嘴裏塞了一顆葡萄,哼!還想天天和盧卡斯哥哥在一起,想得美!

盧卡斯哥哥一年到頭在家裏待着的時間加起來連一個月都沒有。

「盧卡斯哥哥回來了,需要Baby-5幫你做些什麼嘛?」Baby-5來到盧卡斯身邊,腦袋被盧卡斯的海軍帽子蓋住,小臉通紅。

「嘁!」砂糖生氣的看着她,又是一個討好盧卡斯哥哥的傢伙。

砂糖:盧卡斯是姐姐的!

帶着幾個小鬼,回到家裏,薩卡斯基依然還在外,並未歸來。

薩卡斯基現在還是中將,他估計,用不了幾年,就會升到大將了。

然後就是三大醬的紅醬的出場。

大將這種職位,在盧卡斯的眼裏有好有壞。

好處是地位提高了,隨着地位提高,可以收不少部下到自己的麾下,培養更多和自己有着相同目標的部下。

偷偷地發展。

但壞處也很明顯,要不在瑪麗喬亞保護天龍人,要不就守在馬林梵多。

所以,他還是現在多做一些事情,多培養一些新人。

等到真正成為大將的時候,就沒有那麼多自由了。

盧卡斯認同的是海軍的正義,而非天龍人。

不認同對方,不代表他會直接跳出來怎麼樣的。

畢竟天龍人統治世界這麼久的時間,絕對有着他們的底牌。

晚上,買了不少的食材,盧卡斯聽說貝加龐克博士還沒有回來,直接將戰桃丸也請到家裏一起吃飯。

「明天繼續訓練?」戰桃丸嘴裏塞著肉,看着盧卡斯。

「好啊。」盧卡斯點了點頭。

他暫時還沒有接到上層的任務,不如在沒事的時候多加練習,增強實力。

吃完飯,將戰桃丸送走,盧卡斯回到院子裏。

「那個哥哥好奇怪哦,這麼大了還穿着紅肚兜。」砂糖看着其他人說道。

盧卡斯聽到討論聲,站在屋子外聽着。

「那是男的嗎?我還以為是個女漢子呢。」Baby-5弱弱的說道。

「誰家女人這麼大了只穿一個紅肚兜。」基德直接反駁。

「說的也很有道理啊,聽說有一種種族,叫巨人族,他不會是巨人族的巨嬰吧。」路飛說道。

「只會吃的蠢貨閉嘴!」山治瞪了一眼路飛,「戰桃丸哥哥是男的,我的感覺不會錯的,別瞎聊了,小心戰桃丸揍你們。」

克爾拉無奈的看着這幾人,這群人…….好怪哦。

「咳咳……」盧卡斯走了進來,「快快快,女孩跟着莫奈還有克爾拉母親回去,男孩都回去睡覺!」

「快回去啦~」莫奈抱起來砂糖。

「不要嘛,我要跟盧卡斯哥哥睡覺。」砂糖不開森的在莫奈的懷裏撲騰著。

「別鬧,乖!」莫奈彈了砂糖腦袋一下以示懲罰。

哼!跟盧卡斯睡覺覺。

她還想呢,臭小鬼在想屁吃!

「盧卡斯哥哥有什麼需要Baby-5的嗎?」Baby-5臉色微紅低着腦袋來到盧卡斯面前問道。

「回你們家去,現在馬上!」盧卡斯臉色發黑,指著門外。

直到這幾個女性離開,臉色才好了一些。

除了克爾拉母女,這幾個女的,有大有小,一個個都不安生。

太過分了,一個個都打得什麼主意!

「呼~」

十幾分鐘之後,盧卡斯洗好了澡,擦乾淨,躺在床上。

Views:
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