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嗚!!」大概是第一聲吼的有點尷尬,在來了聲狗叫后,緊接着又來了聲狼叫。

得嘞,感情真是只狗啊,不會真是只二哈吧???好像性格蠻像的。。。

這隻像哈士奇的妖魔齜著牙目光凶(呆)狠(萌)的盯着林長青,似乎下一瞬間就要攻擊一樣。

「雷印-怒擊!」林長青也不磨嘰,是狼是狗重要嗎?管你是啥玩意,打死就完事了。

下一秒,那隻哈士奇頭頂上開始電閃雷鳴起來。

「轟…轟…轟…」

這是雷電落下的聲音,就在雷電落下的瞬間,那隻哈士奇身上出現了一層透明般的波紋,這層波紋將從天而降的雷電定格在了半空,然後被定住的紫色雷電像是正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壓縮一樣,很快就被壓縮至消失。

空間系魔法,中階技能,1級空間律動-壓縮。

一隻狗竟然是戰將級的,而且覺醒的竟然是無比珍稀的次元系中的空間系。。。

林長青突然有種日了個狗的感覺,現實里大部分的人竟然連條狗都不如。。。

「巨影釘!」

暗系49顆星子接連出現,一道道暗色星軌在林長青腳下交織成了一副暗色的星圖。

隨着星圖的完成,一根無比粗壯的暗黑巨釘在林長青面前凝聚,暗黑色的巨釘充斥着濃濃的黑暗力量,周圍一些在月光下照耀出的樹影都出現了嚴重的扭曲。

暗黑色的劍釘劃破了虛空,瞬間釘在了二哈那被月光照耀出的影子上。

要知道巨影釘雖然是中階暗禁錮類魔法,但是在林長青手裏可是能媲美高階禁錮魔法。

一隻戰將級的狗,拿什麼來擋高階魔法?拿它狗頭擋啊!

被巨影釘釘住影子的二哈像是被施了定身符一樣,渾身動彈不得,甚至它想調動體內那股神秘的力量,都動用不了。

二哈瞬間方了,那一張臉直接就是目瞪狗呆了。。。

眼見着頭頂上的那片雷雲已經開始了凝聚,感受着那雷雲中的恐怖魔法波動,二哈當機立斷的作出了決定!

一道狗形狀的精神種子從它頭上飄出,一直飄蕩到林長青面前,二哈一臉可憐兮兮的用狗眼盯着林長青。。。

這是它的精神種子,類似於精神核心,一旦被別人掌控,那就是將自己的生命交給了對方。

這狗戰將級的?就…就這?也太貪生怕死了吧。。。要不還是殺了吧!畢竟萬一爆出個戰將級的精魄,自己就發了!

額,不過自己好像沒有收集精魄的特殊器皿啊,自己精神世界裏倒是可以存放,但是放進去就沒了啊。。。

就在這時,蘿莉靈靈來電了。。。

「喂!林長青,快跑,剛剛那隻妖魔爆發了戰將級的氣息,那是一隻戰將級妖魔,你對付不了,快撤退!」

小蘿莉語氣中充滿了着急,甚至是帶有一些自責,剛剛二哈在釋放中階魔法后,就被靈靈的無人機捕捉到了,因為無人機反饋回來的只是數據,並沒有畫面,所以對於場中的情況靈靈並不了解。

「額,不……」林長青剛想解釋,耳麥瞬間沒了信號。

這啥牌子的無線耳機啊,信號這麼差,說斷就斷。其實也不能怪人家耳機,只能說是附近的信號源被林長青的雷系魔法給干擾了。

望着漂浮在自己眼前的精神種子,林長青陷入了沉思,如果自己將精神印記烙印進這小狗模樣的精神種子裏,那麼兩者之間就相當於簽訂了主僕契約。

簽訂這種主僕契約的好處就是不佔用自己召喚獸的名額,怎麼看都像是白賺一頭戰將級召喚獸啊。

但是我們的大長青缺這麼個戰將級召喚獸嗎?他心裏還是有點惦記着那戰將級精魄,小几千萬啊!爆不出來還好,爆出來了就是血賺啊!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駕馭妖魔的只有兩種法師,一種是心靈系的法師,還有一種就是召喚系的法師。

召喚系的初階魔法是——次元召喚:次元召喚是從次元位面中呼喚出一個與自己有精神印記的遊盪生物前來戰鬥。

這種生物在人間逗留的時間很有限,並且你無法確定它什麼時候會在次元位面中死亡,或者出現明顯不願意參戰的跡象。

說白了,次元召喚,那就是臨時工。

心情好的時候就鳥鳥你,心情差的時候你誰啊。。。

而召喚系的中階魔法是——契約召喚!

契約召喚和次元召喚有很大的不同,契約召喚,那可是召喚系法師真正的核心技能了。

召喚系法師可以自行尋找任何一隻野外的妖魔與之簽訂契約,契約一旦建立,該妖魔將徹底成為法師的召喚獸,百分百忠誠的跟隨在左右。

契約召喚的,是那種可以跟你並肩作戰,生死與共的戰友!!!

它就是和一隻本身就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妖魔簽訂契約,契約一旦成功,該妖魔就等於被馴化了,並終身伴隨!

而這種主僕契約,並不在這些召喚魔法內,

更確切的也可以形容為單方面契約,這契約對弱勢方是毫無獸權的。

簽訂主僕契約后,主人可一念之間掌控妖獸的生死,而且主人死,身為僕人的妖獸也必死!

有點類似於於契約召喚,但是其效果更加無情。。

一種是召喚獸心甘情願為你去死,另一種是強迫着召喚獸去死。

除了這些主流契約,還有些小眾契約,就是召喚師們普遍用不上的,比如等價契約,死亡契約。。。

……

思考了一番,林長青決定了下來,先不殺了!

然後分出一縷精神印記烙印了上去,從烙印上的那一刻,眼前這狗子的生死就全在林長青一念之間了。 「聽說你經常曠課,還需要你沐叔動用關係幫你拿畢業證,既然這樣,不如就趁機休學去找個工作吧,阿姨幫你找一個,你說……在恆通酒店刷洗手間怎麼樣?畢竟,這可是七星酒店啊……」

話說到這裏,電話那段歐荷的聲音突然停了下來,緊接着溫惜聽到一旁沐舒羽的聲音傳來,「媽,打掃洗手間太便宜她了吧,不如讓她去紅萬山娛樂城端盤子倒酒……」

紅萬山是北城有名的銷金窟,娛樂場所。

當黑夜來臨的時候,這裏,就是整個北城,最繁華奢靡的地方。

溫惜哪裏能不知道歐荷跟沐舒羽的小心思,她忽的笑了一下,看着這兩人,「夫人,小姐,既然你們都安排好了,我照做就是了。」

沐舒羽不滿地嚷道:「你這是什麼態度啊,吃我家的穿我家的,你母親還要靠着我們家給錢治病呢,溫惜,我也不是沒有給你選擇啊,是你自己曠課太多了,反正今年也沒有辦法畢業,不如打工咯。」

溫惜低頭,哪怕是無奈之下的選擇,也的確是她自己選的。

早點賺錢也好,等母親的身體好了,她要帶着母親離開沐家!

攥緊的手指慢慢鬆開,她應聲,「我知道了,我今晚上就去。」

「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保證你母親沒事。」電話那段,歐荷心情愉悅的掛斷了電話。

不多時,溫惜收到了短訊,她們讓她去紅萬山,找一個叫做許月山的女人。

是夜,溫惜踏進了這所銷金窟。

辦公室里。

許月山指間夾着香煙,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消瘦,皮膚白皙,氣質不錯,素顏也漂亮,但是面色冷漠,雙眸也淡淡的,像是一抹不染塵埃的山茶。

「你為什麼要來這裏工作?」

「我母親身體不好,我需要錢。」

許月山今年33歲,從十幾歲來這裏,一直混到現在,也算是在這裏有一席之地。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小香風外套,雙腳交疊放在茶几上,細細的眉挑了一下,「十個有八個都是用得這個借口,哎,成吧,以後,嗯……就去負責六七樓的酒水吧,底薪加上提成百分之二,半天班,上午下午輪流調換,晚上急事可以准假,一周一天整假。」

看着溫惜有些驚愕的樣子。

許月山笑了起來,「怎麼你以為我這裏是皮肉生意嗎?紅萬山可不是這種地方,不過你要是想做,也可以找我,我倒是也有門路。」

溫惜低頭,「不了,謝謝許姐。」

許月山揮了揮手,還挺上道的,「去202工作間找安姐,領工作服。」

「好。」

溫惜應聲離開。

來這裏之前她就已經有所準備了,甚至想過如果真到了那一步,自己是否真會順應命運。

現在這樣也好!

她鬆了口氣,在安姐的安排下,一個圓圓臉蛋的女生帶着溫惜換上了工作服。

那女生看着溫惜直皺眉,「你太瘦了吧,這已經是最小碼了。」腰部還有一大塊餘地,「我叫齊桑,你呢,叫什麼名字?」

「溫惜。」

「你好,以後,我們就一起工作了。」 「嗯,這些真的不值什麼錢,你們幫了我,這是我的心意,也請你們不要嫌棄。」

魏嵐眼眸彎彎,眼見天愈發的黑,她沖幾人擺擺手,「今天活幹得差不多了,我先回了!」

背上背簍,她轉身跑得飛快。

夜風似乎也察覺到她心情不錯,將她的頭髮高高揚起,那樣飄逸。

李建黨提著鐵鍬悶聲不吭走了。

顧陽顧朝又收拾了一番才慢慢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顧陽感嘆道:「我有些看不懂這些城裡來的娃娃了。」

「別多想,這只是她的心意罷了。」顧朝聲音淡淡,他接過顧陽手裡的鐵鍬,把罐頭塞過去,「拿回去給嫂子吃。」

顧陽不贊同,「蘭姐兒和阿婆也好久沒占葷腥了,上次的雞蛋……」

不等他說完,顧朝道:「特殊情況,特殊安排。」

第二天,顧陽被掉到別的地方幹活,和魏嵐一起幹活的是個四十來歲的嬸子,姓張,她子個頭不高但身形略有些壯士,面帶三分笑對魏嵐很客氣,幹活也麻利。

「一個坑四五粒豆種,先抓一把草木灰進去再丟豆種。」見魏嵐沒幹過這活,張嬸子放下鋤頭耐心教她,等魏嵐會了,她才繼續挖小坑。

一鋤頭下去就是一個坑,五下下去就是一排整整齊齊的小坑,一看就是干出經驗來的。

魏嵐收回視線,她提著裝著草木灰的小桶彎腰前行,每撒一把歸就從腰上小簍子里摸出豆種丟進坑。

一開始還抓不準數量,慢慢的就有手感不會出錯。

比起前兩天把稻茬子,播豆種真的不累,就是腰酸一點,草木灰魏嵐也不覺得臟,要知道前段時間放牛的時候,她可是親眼看見過有人徒手抓糞……

魏嵐搖搖頭不敢往下想。

再撒完兩桶灰后,魏嵐趁著裝灰的空隙去水潭哪兒洗手吃了個紅薯,本來是想留著中午吃的,沒想到這會兒餓了。

這兩天知青點也有變動,他們來著已經有一個月了,剛來的時候大隊給的糧早就吃完了,昨天生產隊長和大隊長把她們喊過去,直言跟他們說了,這個月分糧按照工分來分。

工分多的得的糧多,工分少得的糧少,據她所知,知青裡面就俞廷議和范騅的糧還算足量,一個人有二十七斤,其中二十二斤粗糧,五斤細糧,這五斤細糧他們跟大隊換成粗糧,一斤細糧能換三斤粗糧,要不這麼干,照每天這個幹活量,哪還吃得飽?

最多的是范騅和俞廷議,滿打滿算沒換粗糧前是二十七斤,除了他們,最少的八斤,十二斤的都有。

很榮幸,魏嵐就是那個最少的八斤,其中七斤是粗糧,一斤大米是細糧,就算是把細糧換成粗糧,也是不夠一個月吃的。

魏嵐手裡還有錢又票,生產隊長李宏說了,是可以找社員換糧買糧的,所以魏嵐不慌,倒是知青點其他人,一個個的看見這個月到手的糧,就差點昏過去。

整個知青點也一掃之前的歡快溫馨,大家見面都不說話,一開始一起做大鍋飯,現在每個人的糧都分到各自手上。

有人糧多有人糧少,糧多的一天三頓照常吃,糧少的,恨不得一天吃一頓。

。 為首的刀疤男也沒想到南頌竟然會玩刀,看著胸前被豁開了皮肉的血口子,疼得鑽心,面容都跟著扭曲起來。

他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臭娘們,老子錘死你!」

然而豪言壯語沒放多久,下一秒他就被南頌握住了手腕,南頌用小擒拿手將他的腕子反手一擰,立時將其分筋錯骨,疼得刀疤男一聲慘呼,緊接著就被踹跪到了地上!

南頌冷著臉,沉聲問他,「說,是誰派你來的?」

「我槽你……」他一句髒話剛開了個頭,就被南頌反手一巴掌打進了泥里,吃了滿嘴土,轉瞬間胳膊也被南頌捏在手中,猛地一拉一拽,「啊——」

凄厲的嚎聲將整個林子的鳥都驚動了,撲啦啦地飛走,樹葉也跟著沙沙作響。

刀疤男的胳膊以一種詭異的方式扭曲著,耷拉在身側,像斷了似的,疼得他大汗淋漓,旁邊的小嘍啰看到這一幕,都懵了。

南頌情緒依舊淡淡的,「我再問你一遍,誰派你來的?」

她拿出刀子,眼看著就要照他的臉劃下去,給他的臉再添一道疤,刀疤男徹底慫了,咬著牙關,哆哆嗦嗦地說,「是……是星域傳媒的太子爺,李、李斌。他要我們堵在路上,教訓教訓你。」

南頌淡淡「哦」了一聲,原來是那個貨。

她又問,「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刀疤男道:「知道。你是南……南家大小姐。」

「知道就好。別挨了一頓打,還不知道是誰打的你。」

南頌把腳從他身上挪走,轉頭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喻晉文,眸光閃了閃,忽然問道:「帶手機了嗎?」

喻晉文微怔,把手機拿了出來。

南頌像吩咐助理似的吩咐他,「把攝像功能調出來。」

又指了指旁邊一溜小弟,不耐煩道:「還拎著棍子,你們老大都折了,你們以為打得過我嗎?別愣著,都過來跪著,和你們老大做個伴。」

Views:
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