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恍然大悟的笑笑。

都說大學是個小社會,果然不假。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李木子已經挽著男朋友杜飛的手臂走過來,一臉嫌棄的看着桌上的燒烤,「怎麼吃這些垃圾食品啊!走吧,正好我要跟杜飛去吃飯,順道帶你們去見見世面。」

李木子一臉高傲。

說出這話的時候,跟恩賜他們似的。

「我就樂意吃這些垃圾食品,你管得着嗎?」

林淺揚起腦袋,毫不客氣的回懟道:「你去吃你的大餐,我們吃我們的燒烤,誰都別礙著誰。」

「狗咬呂洞賓!愛去不去,你們也就配吃這些垃圾!」

李木子惡狠狠的瞪林淺一眼,拉着杜飛就要離開。

然而,杜飛卻是沒動。

他那一雙賊眼卻不停在林淺和沈卿月之間來回掃動。

她們無論是從顏值還是氣質上,都碾壓李木子。

看得杜飛心神蕩漾,「色」字幾乎已經寫在臉上。

李木子見狀,頓時氣得狠狠的掐杜飛一把,氣惱道:「看夠了嗎?要是沒看夠,我陪你坐下來慢慢看!」

李木子之所以看林淺不爽,就是因為她長得比自己漂亮。

以前,她一直都是系花。

自從林淺突然轉來,她這系花的位置就毫無懸念的易主了。

此刻再見杜飛盯着林淺看,她怎麼能不生氣。

被李木子一掐,杜飛這才回過神來,頓時尷尬一笑,又拍拍李木子的手,笑呵呵的說道:「既然是你同學,反正咱們要去吃飯,就順道帶他們一起去吧,人多熱鬧點。」

「你沒聽到嗎?人家不去!」李木子沒好氣的說道。

現在,她又不想帶林淺他們去了。

杜飛什麼德性,她最清楚不過。

這要是給他們點機會,自己遲早被林淺搶了男朋友。

「幹嘛不去呢?」

杜飛笑呵呵的看向林淺,豪氣道:「走吧,我請客,你們想吃什麼,隨便點。」

「不去!沒興趣!」林淺垮下臉來,更加直白的拒絕。

「你們都是木子的同學,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呢?」

杜飛不甘心的說着,又伸手去拉林淺。

不過,他的手剛伸過去,就被林羽捉住。

林羽眼睛微眯,警告道:「她已經明確的拒絕你了,不要再糾纏!」

「我請她吃飯,關你屁事!你算什麼東西?」

杜飛一臉不爽的看着林羽,掙扎幾下卻沒有拉開手。

「我是她哥!」

林羽眼中寒芒一閃,「趕緊滾,我現在心情好,懶得收拾你!」

說完,林羽手上一松。

杜飛正使勁往回拽手,林羽這突然一鬆手,他頓時一個踉蹌,跌跌撞撞的摔在地上,疼得大叫一聲。

「杜飛!」

李木子慌亂的大叫一聲,連忙去扶杜飛,又抬頭沖林羽大吼道:「連我男朋友都敢打,你活得不耐煩了!」

李木子自有她心中的小算盤。

本來是杜飛自己跌倒的,卻怪在林羽頭上。

她就是要讓杜飛跟林淺的哥哥起衝突,越激烈越好,免得林淺來搶自己的男朋友。

林羽淡然一笑,「你們再不滾,才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話音剛落,卻見林淺向他投來幽怨的目光。

顯然,這丫頭在告訴他,不許暴露身份。

林羽無奈的笑笑,這傻丫頭啊!

杜飛瞬間被林羽的話激怒,起身怒吼道:「老子今天就讓你看看,到底是誰活得不耐煩了!」

說着,杜飛抄起旁邊的椅子就往林羽身上砸去。

林羽正欲出手,遠處卻傳來一身嬌喝,「住手!」

杜飛怎麼可能因為這個聲音而住手,椅子依然砸了下去。

只是,在他砸下去的一瞬間,自己的身體先莫名其妙的失去平衡,頓時一頭撲倒在地。

椅子落下,被林羽輕鬆躲開。

杜飛自己的臉卻撞在了椅子上,頓時疼得哇哇大叫,惹得燒烤店的人發出一陣哄堂大笑聲。

聽着這些笑聲,杜飛又氣又怒,忍痛爬起來,正欲去拿盤子砸林羽的腦袋,剛才出聲的女子已經沖了過來。

「啪!」

女子抬手一巴掌甩在杜飛臉上,怒喝道:「我叫你住手,你耳朵聾了?」

杜飛被這一巴掌打懵了,獃獃的看着女子。

李木子心疼男朋友,立即衝上前,一把將女子推開,憤怒的尖叫道:「你知不知道我男朋友是誰?你吃了……」

「啪!」

李木子的話還沒說完,女子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她臉上。

這一下,李木子也被打得愣住。

「啊!」

過了三秒,李木子終於回過神來,放聲尖叫道:「我跟你拼了……」

「嘭!」

李木子剛要撲向女子,便被人一腳踹倒。

當她憤怒的回過頭去,才發現踹自己的人竟然是杜飛。

李木子傻眼了,眼淚頓時嘩啦啦的滾出來,撒潑大叫道:「你有病啊!我在幫你!」

「滾你媽的!」

杜飛大罵一聲,又在李木子身上狠狠一踹,這才滿臉堆笑的跑到女子面前,抬手就往自己臉上招呼一巴掌,還賠笑道:「高小姐,實在對不起,這蠢女人不認識你……」

高小姐?

高明的女兒?

林羽微微皺眉,大概猜到了她的身份。

「給他們賠禮道歉,然後給我滾!」高琴滿臉寒霜的說道:「以後再讓我看見你,見一次打一次!」

「好、好!」

杜飛連連點頭,沒有絲毫猶豫,馬上跑到林羽他們面前,躬身道:「對不起,實在對不起……」

「滾吧,別影響我們的食慾。」林羽不耐煩的揮手。

杜飛如蒙大赦,連李木子都顧不得了,連忙衝上車,一溜煙就駕駛車子跑得老遠,獨留李木子癱坐在那裏,以淚洗面。

高琴滿臉厭惡的看了李木子一眼,正欲上前給林羽行禮,林羽卻沖她微微搖頭,示意她離開。

高琴會意,連忙止步,警告的目光從李木子身上掃過,「我叫高琴,以後再敢欺負同學,你就別在學校呆了!」

說完,高琴頭也不回的離去。

直到高琴的背影消失,眾人這才逐漸回過神來。

「她就是高琴啊?」

「聽說,她爸好像是高明!」

「什麼叫好像是,她爸就是高先生!」

「真的啊!聽說她可是從華清大學轉來的呢!」

「不會吧,從華清大學,轉到咱們這野雞大學?」

眾人紛紛議論著,聽得林淺和戴思一愣一愣的。

癱坐在那裏的李木子更是嚇得連哭都不敢哭。

雖然被人打擾了興緻,不過,林淺很快就沉浸在燒烤的美味中,開心的跟他們吃喝起來。

等他們吃完,已經將近晚上九點了。

目送戴思攙扶著有些小暈的林淺走進學校,林羽這才向沈卿月說道:「你先回去吧,我去辦點事。」

「這麼晚了,還有什麼事?」沈卿月疑惑道。

林羽微笑,「一點私事,我回去再跟你說。」

「好吧,那你自己多加小心。」

見他不說,沈卿月也不再追問,叮囑一句后,便駕車離去。

看着遠去的車燈,林羽輕輕一笑。

當他轉過身來,臉上的笑容卻瞬間消失不見。 「混蛋,他還在等什麼?絕招是用來施展翻盤的,而不是留着成為絕唱!他到底懂不懂?」輕語已經無法沉住氣了,看見林天成此時依舊不為所動。

甚至連領域都不曾施展,就這麼安靜的待在原地等待雲鴻的到來,不單單是輕語,就連屠振國此時也慌了神,這樣下去,林天成必死!

此時的林天成已經重傷在身,即便是有什麼絕招,在肉身受創的情況之下,也無法確定真的能絕地翻盤。

而林天成卻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又或者……他此時的傷勢已經無法支撐他施展自己隱藏已久的絕招?

要說林天成沒有留有後手他們是不相信的,但是此時的林天成表現出來的情況卻的確很不正常,之前他能和雲鴻戰的平分秋色,如今卻不為所動,不可能是戰鬥經驗不足,只能說他有更大的圖謀或者說他有一定的把握。

只不過,林天成到現在還不施展他的底牌,這讓眾人都忍不住為他懸起了一顆心。

林天成此時很清楚自己的狀況,他在等,等一個一擊必殺的機會,為此,他不惜用自己作為誘餌來引誘對方上鈎。

雲鴻的底牌已經暴露的差不多了,但是他的底牌還沒開始動用,而且……對他而言,最大的威脅從來都不是雲鴻,一個八星道祖高階,無限接近八星道祖巔峰境的雲鴻還不夠資格讓他害怕。

他怕的是躲在暗處一直不曾動彈的那位,只有那位付出了水面,林天成才會毫不猶豫的全力以赴。

林天成的目光落在峽谷的裂縫之上,雲鴻之前就是從那出來的,而帶給林天成危機的傢伙似乎也就隱藏在其中!

此時,雲鴻已經飛速的變換方位逼近林天成,只待他接近林天成便會施展出他最強一擊將林天成斬殺當場。

而林天成也在等,等雲鴻進入他的必殺範圍之內,雙方心中都在計算著距離。

對林天成而言,他不能施展出超出現在狀態的招式,從而才能麻痹住躲在裂縫中的那位,讓那位覺得自己也不過如此,這樣才能引出對方。

否則以這位謹慎的性格,很有可能會逃走……所以,林天成必須將自己放在一個危險的境地,以自己重傷催死甚至差之毫厘隕落的現象來麻痹對方!

就在此時,一些原本已經潰逃的鬼狼在雲鴻的命令之下也紛紛朝着林天成殺了過來,不惜以生命為代價糾纏林天成片刻,為雲鴻一擊必殺創造機會!

「現在還要讓自己的部下送死為你創造機會?你也夠慫的!」林天成冷笑道。

聞言,雲鴻不語,但是臉上依舊升起了怒色,瞬間分身百道,從四面八方殺向林天成。

而林天成也瞬間就從千百道殘影之中找到了對方的真身,瞬間化為殘影降臨到了雲鴻的身後。

然而,雲鴻戰鬥直覺十分敏銳,就在千鈞一髮自己瞬間撕裂虛空遁走,讓林天成原本一擊必殺的招式落空。

緊接着,雲鴻再次從林天成的身後鑽了出來,鋒利的爪子瞬間洞穿了林天成的肉身。

只是,雲鴻臉上並沒有出現喜色,而是一臉憤怒的甩了一下爪子,將手中的林天成化為虛無。

原來,林天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分身離開,留在原地的並非本體!

「不錯的分身之術,連我都騙過去了,只是……你還能分身幾次?今日,你必死!」雲鴻冷笑道。

話落,雲鴻再次鎖定了林天成的位置殺了過去,又是一具分身,沒有任何停頓再次閃現出現在林天成身邊。

不遠處,看着宛如瞬移打鬥廝殺的二人的屠振國和輕語已經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Views:
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