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很不簡單。」

疤爺目光微凝。

以他老辣的經驗,自然懂得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好惹。

劉闖能一刀把新二的胳膊砍斷,肯定也是有幾分本事的,算得上是硬茬子了。

新二聽到疤爺這麼說,委屈的都要哭出來了:「疤爺,咱們可不能這麼算了,那小子還說,你疤爺算什麼東西,不過就是個從米國逃過來的廢物!」

啪!!

似乎是被戳到痛處,疤爺一巴掌狠狠拍在新二臉上:「給我閉嘴!」

他站起身來,臉色陰晴不定,眼中升起一股濃濃的殺意。

….

……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整整一天兩夜。

她抗住了暴雨的衝擊,山路的泥濘,終於在凄清的月夜,爬上了山頂!

當她顫抖著身體,雙腿打顫地爬向懸崖,忍著難以忽視的對高空的恐懼,朝下看去時。

卻最終,崩潰在那一根斷掉的藤蔓上!

「啊——」

一聲凄厲的嘶喊,劃破夜色。

秦舒死死瞪著崖璧上那根空空如也的斷藤。

是她,來晚了么?

可她已經用了最快的速度爬上來啊。

腳上全是血泡,踩著一路的泥濘,早已發白潰爛。

渾身也被荊棘割爛,不成樣子,遍布大大小小的痕迹。左肩上,一道幾可見森森白骨的傷口,只用碎布條胡亂纏住,防止失血過多倒在來的路上。此時這傷口早已發炎,高高腫起。

首發網址et

她拼盡全力,一步不敢停歇地爬上來。

巍巍……她的寶貝兒子,已經……掉下去了嗎?

這一瞬間,秦舒萬念俱灰,恨不能跟兒子一起死去。

她摳著地上的泥,帶著赴死的決心,一點點地艱難爬向懸崖。

身前是黑暗的深淵,只是她還未抵達,眼前眩暈襲來,緊接著,便墜入了另一個黑暗中。

竟然連主動尋死的力氣,都沒有了。

失去意識前,秦舒悲慟地想:就這麼死了,也好,也好……

別墅里。

「褚少,目前還是沒有任何線索表明,秦舒母子被帶到了何處。」衛何沉重的聲音,在書房裡響起。

「既然沒找到人,你回來彙報什麼?再去找!」

褚臨沉冷峻的臉上布滿森寒的氣息,宛如煞神,就連跟他最親近的衛何,此刻也是避猶不及。

「是,屬下這就去!」

衛何倉促地躬身而去。

砰——

憤怒的拳頭重重砸在厚重的實木書桌上,震得空氣似乎都顫了顫。

整個書房內的氣壓,低得讓人窒息。

而褚臨沉並未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已然失控。

他鐵青著臉坐進椅子里,扯開胸前束縛的襯衣扣子,精壯的肌肉線條暴露在寒冷的空氣中,上下起伏,和他此時野獸般沉重急促的呼吸同步。

褚臨沉深吸了一口氣,才勉強壓住了心頭狂躁的意念。

他滿腦子都在想秦舒母子的事情。

帶走她們的人如果真有什麼目的,現在也該放出消息來了。

可是到現在為止,秦舒母子的事情彷彿石沉大海,竟然毫無動靜。

難道,她們已經……

想到這個可能,男人臉上的寒意越發凌冽。

此刻的他,不想被任何人和事情打擾。

偏偏,有人不請自來。

王藝琳從保姆車上下來,留蔡蔡在車裡,自己踩著高跟鞋,走進了別墅。

距離秦舒母子的死,已經過去兩天,也差不多該確認一下褚少的態度,把婚事定下來了。

當然,她不會蠢到主動提起秦舒母子。 這種弔兒郎當的馬品,也太丟佳瓊的臉了吧。

火焰當然也注意到了穆秋質疑的目光。

他看我作甚,我是馬,不是美女。

「他說了什麼?」火焰翻翻嘴唇問。

穆秋眼尖一指它:「它又呲牙了,你看,它不會是真有什麼毛病吧。」

佳瓊拍拍火焰的頭:「別再說話了,你都引起穆秋大美男的注意了。」

「他有沒有說我壞話。」火焰執意要一個答案。

佳瓊想了想,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如果說沒有,她就是在欺騙火焰,如果說有,以它的脾氣還不一腳把穆秋……的坐騎踢翻了。

「他見你嘴唇老是動,擔心你呢,怕你生病。」佳瓊委婉地說。

原來如此,火焰愉快地甩了甩尾巴。這小子還挺細心的,把佳瓊交給他它放心。

他們一早出發,雖說和來時是一樣的路程,畢竟讓皇家的人先出發耽擱了一會,直到天黑透了他們才到達長公主府。

進了城,穆秋就乖乖去找自己父親了。佳瓊隨小郡主他們入了長公主府。

長公主老早地在賞菊院等待,見到小郡主的那一刻,她本能地伸出老母親的雙手,把女兒緊緊摟在懷裏。

「敏兒胖了,也結實了,不過沒晒黑。」長公主摩挲着她的頭髮道。

小郡主撇嘴:「母親讓他們把我看的緊緊的,我連帳篷都很少出,我不僅沒晒黑,還捂白了呢。」

周嬤嬤她們都陪着笑,小郡主不在府中的日子,格外冷清,她們都不習慣呢。

尤其是長公主,茶不思飯不香的,在得知獵場發生的那一樁樁一件件有驚無險的事情后,她更恨不得立馬就啟程去獵場。

現在人完好地回來了,長公主心中的石頭落了地,她捏捏女兒胖嘟嘟的小臉,心中有疼愛還有幾分失落。

周嬤嬤還說敏兒過不了兩日就會哭着回來找她,結果她聽說敏兒樂不思蜀,還嫌回來得早呢。

至於思念她這個老母親,好像根本不存在的,敏兒認識了新的朋友,早把親娘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母親,我給您講講我這些天的經歷吧。」敏兒興沖沖地說。

「好好,」長公主笑眯眯地說:「不過今天不行,太晚了,你趕緊沐浴完去睡覺,明天一大早母親就在這裏等你。」

她心疼女兒奔波了一天,肯定累了,卻不知這些日子在獵場,小郡主不知不覺就改掉了早睡早起的毛病,養成了黑白顛倒的好習慣。

今天在寬敞舒適的馬車裏睡了一天,她這會兒精神氣足著呢。

「其實不用女兒講,母親也對我在那兒的事了如指掌。」小郡主吐吐舌頭調皮地說。

三哥和孫嬤嬤隔天就飛鴿傳書一封,把她的點點滴滴都記錄下來傳給長公主聽,比皇帝面前的起居郎記錄的還詳細。

「不過母親更喜歡聽你講,」長公主催促小郡主:「快去睡覺。」

小郡主只好離開了,先在嬤嬤的陪同下去泡了個熱水澡,然後用過宵夜,換上中衣躺在了軟和舒服的床上。

這一切都是她去獵場前的生活,千篇一律,按部就班,多麼熟悉的感覺,可是又那麼陌生。

「我還是喜歡獵場上的生活。」小郡主嘟囔了一句。

她睡不着,盯着窗戶縫照進來的月光出神。

賞菊院那邊,長公主召見了陪伴小郡主的佳瓊、孫嬤嬤等人,嘉獎她們守護小郡主有功,每人賞了五十兩銀子。

佳瓊捧著沉甸甸的銀子,以為自己在做夢,帶薪度假還有獎金掙,真好。

「你們都散去吧。」長公主道。

她們急忙福了福身子,退出廳堂。

「李先生請等一等。」抄手迴廊下,佳瓊聽到有人喚她的名字,回頭一看是綠蕉。

「長公主說您的功勞最大,」綠蕉也不客套,直接把一隻紫色紋繡的錦囊塞給她:「這是長公主額外給你的賞賜。」

佳瓊掂了掂,沉甸甸的,心下不由得激動起來,忙說:「多謝長公主。」

人家既然給就是真心的,佳瓊當然不能推辭。

她全心全意護著小郡主,還幫齊治擋了那麼大一個麻煩,長公主表示表示也是應該的。

綠蕉笑道:「殿下說您這段日子辛苦了,准您回家修養五日再來授課。天色已晚,各門都已經落鑰,先生還是留宿一晚,等明日用過早飯再回。」

還有五天的假期,她正好可以安排娘和渝修去并州的事宜,佳瓊很是高興,忙又朝綠蕉道謝。

回到晚霜居,佳瓊迫不及待打開錦囊看。

掏出裏面的東西,她傻眼了。

竟然是一副純金的手鐲,一串東珠做的項鏈,還有一支白玉發簪。

都是極其貴重的東西,她一直想攢錢買的。

佳瓊就摟着這些金銀珠寶睡了,一夜香甜無夢。

第二日一早,她起床洗漱,又穿了身尋常的灰色衣服,連早飯都顧不上吃,就朝家裏奔了過去。

來到喜鵲衚衕那扇黑漆麻烏的大門前,她扣門的手都有些顫抖。

他們大概還沒起床,好久她才聽到門裏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

腳步聲停了,然後就是悄聲無息。

這一大早的,娘他們不確定來的是誰,都不敢貿然問話。

「是我。」佳瓊輕聲說。

「姐姐。」是渝修歡快的聲音,門也應聲開了。

不過是二十來天未見,他們像分開了很久,渝修一看見佳瓊就撲過來緊緊抱住她。

「姐姐,你不在家的時候我和娘好害怕,娘病了。」渝修說。

佳瓊大吃一驚:「娘生了什麼病?」

渝修趕緊說:「娘生的是心病,還不是讓官兵給嚇的。」

原來佳瓊走後,官兵來了幾次,還是關於阿壯行刺穆秋的案子。

娘從官兵口中得知,穆秋遇刺時佳瓊就在身邊,歹徒想連她一塊滅口的,被兩人合力給制服了。

娘當即就嚇壞了,三舅更是驚恐,連小生意也不做了,拉着三舅母就回了老家。

這期間外祖家的人都沒來過,估計聽三舅一說都害怕了,畢竟性命比占那些佔便宜更重要。

「娘嚇得整晚睡不着,」渝修可憐巴巴地說:「她一閉上眼就夢見有人破窗而入要殺我們,連學堂都不讓我去了。」

佳瓊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不過人都喜歡看熱鬧傳八卦,這還是件當街行兇案,讓街坊鄰居一加工可不知會傳成什麼樣子。

兩人說話間就來到了娘住的房間。

喬三娘還在昏昏沉沉地睡着,天亮她才睡着,這些天都是這樣,夜晚的任何動靜都讓她心驚膽戰,只有白天她才能稍微安心些。

佳瓊姐弟倆躡手躡腳出來,娘明顯憔悴了很多,這段日子她沒少遭罪啊。

。 白家。

管家匆匆從門外進來,喜形於色地對白玉京說道:「得手了。」

白玉京眼睛一亮:「葉秋死了沒?」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