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柒柒十八歲嫁給自己,夫妻異地分居一年。

後面相處一年,然後她就失蹤四年之久。

所以掐頭去尾,兩人在一起的時間竟然只有六七年。

六七年的時間,讓唐柒柒刻骨銘心記住一個人,帶着對他的無盡思念直到生命終點,是不是太殘忍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他存在於唐柒柒生命里的意義到底是為何,難道只是給她帶來無盡的悲痛和苦難?

那他還不如從未遇到唐柒柒,放過她!

現在他不敢睡覺,怕醒來就回到原本的世界,等待的是四十歲的死亡。

他害怕了……

害怕生死,害怕再一次光怪陸離。

唐柒柒不知道他怎麼了,但卻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在害怕。

到底發生了什麼,能讓封晏如此?

她心臟揪著,覺得自己很沒用,任何時候都無法幫助他。

「對不起……」

她喃喃說道。

「你有什麼錯,錯的一直都是我,是我太離譜了。柒柒……我有時候在想,你遠離我,會不會過得更好。也許物質條件不能這麼優越,但以你容易滿足的性格,肯定不在意。」

「你有沒有想過,離開我,換一種活法,也許我不適合你,我給你帶來的只有痛苦和無盡的思念?」

他喉嚨沙啞,有些紅目,深深地盯着她。

他以前很執著,不願意放手,哪怕互相折磨,也不想放過唐柒柒。

可現在他猶豫了。

唐柒柒愣愣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封晏竟然說這樣的話?

「你……你是不要我了嗎?」她輕聲問,眼底有悲傷,卻沒有哭出來。

她真的成長了許多,哪怕現在封晏要和她離婚什麼的,她相信自己也能撐得住。

「當我沒說過!」

他不顧一切的深吻着她。

她這樣看着自己,讓他揪心的疼,他甚至想着如果唐柒柒真的離開自己了,那他豈不是比死還難受?

他不知道這一世,他四十歲會不會死。

但他敢肯定,唐柒柒現在離開他,他恨不得立刻去世!

。 顧瑾言抬眸深深地看向了何雨瞳,那清澈明亮的黑眸里漫水柔情蜜意,語氣卻無比平淡,「我很想知道厲默川為什麼會成為你的男神?」

「這個啊……因為厲默川足夠帥啊,而且他很厲害,在沒有任何背景的支撐下創立了獨幫和順昌集團,還把順昌集團發展到今天的地位,多牛逼啊……」

話音剛落,顧瑾言突然欺身而上,將何雨瞳籠罩在了他的陰影之下。

「你以前追我的時候不是也說我是全世界最帥的男人嗎?那我和厲默川到底誰帥?」

每一次顧瑾言露出這種壓迫性的眼神時,何雨瞳總是又歡喜又害怕。

「不是吧你,連這個醋也吃?算起來,厲默川可是你妹夫啊!」

「我不管其他的,我只在乎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好漢不吃眼前虧,何雨瞳是個聰明的人,自然也知道識時務者為俊傑。

伸出手,何雨瞳一把抱住了顧瑾言的脖子,在他唇形漂亮的嘴角輕輕印下了一吻,「我心裡怎麼想的,你不是老早就知道嗎?」

「我想聽你說。」

何雨瞳眨著眼拋了個媚眼,舌尖還很色|情地舔了舔自己的唇,「比起說我更想用做的。」

以前何雨瞳追顧瑾言的時候,不知道從哪兒打聽到了顧瑾言喜歡長發女孩的消息,破天荒的第一次留起了長發。

此時她一頭黑髮如墨披開來,再加上懷孕的緣故,皮膚更加白皙滑嫩,眼波流轉間,勾的人心癢難耐。

就連一向以自控力為優的顧瑾言也瞬間繳械投降,漂亮的眸子一暗,低頭就吻上了她柔軟甜美的雙唇……

僅是一個吻,客廳里的溫度就驟然升高,也變得越來越曖昧。

……

最近順昌集團的八卦猶如雨後春筍一般火速冒起了頭。

八卦的內容在於十九的桃花運。

一向有冰美人稱呼裴月月同時有了兩個追求者。而恢復單身的喬思語更甚,在她屁股後面起碼排了十幾個追求者。

當然那些追求者里有富二代,還有各個領域的傑出人才。

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又高又富又帥!

且不說那些男人追喬思語的目的是為了順昌集團還是真的愛喬思語,就光著陣仗,就已經在景騰市颳起了一陣浪潮。

報紙雜誌以及大大小小的媒體和網路社交上都報道這此事,厲默川想不知道都難了。

將手中的報紙揉成一團,厲默川氣的咬牙切齒,這幫小兔崽子,竟然敢打她老婆的主意,一個個都不想活了嗎?

勾唇冷笑了一聲,厲默川給錢一鳴打了個電話。

「我要追求思思的那幫混蛋的所有資料。」

於是第二天,追求過喬思語的所有男同胞第二天都上了新聞,連上新聞的內容都是一致的桃色新聞。

不是被人拍到找小姐,就是包養小三,跟神秘女郎幽會,更有甚至還被爆出是gay。

而自那以後,喬思語的追求者就只剩下了一人——順昌集團前任總裁厲默川,也就是喬思語的前夫。

。 慕夏開門看到敲門的是管家,眼裡並沒有意外的神色。

她之前買通的傭人柳葉給她寫了慕馨月的心腹名單,裡面就有這位陳管家的大名。

慕夏一臉天真無邪地問:「陳管家,有什麼事嗎?」

陳管家手裡提著一個華麗的禮盒,抬手朝慕夏遞過來,笑盈盈地說:「大小姐,這是許小姐給您準備的禮服。她說夫人不在家,怕您自己沒有準備禮服,所以特意給您準備了一套。」

慕夏眉尾稍稍一抬。

許星星會這麼好心給她準備禮服?這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嗎?

能安好心就怪了!

但慕夏面上沒露出分毫真實情緒,喜笑顏開地接過了禮盒,還當著管家的面打開看了一眼。

「哇!好好看!」慕夏一臉驚艷。

陳管家的眼底露出鄙夷。

夫人還說慕夏是只狡猾的狐狸呢,這不就是個胸無城府、虛榮狹隘的小姑娘嗎?

陳管家掩下眼底的鄙夷,笑著說:「您喜歡就好。如果您能穿著這套禮服參加許小姐的生日宴,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慕夏點點頭:「放心,我不會辜負星星小姐的一片好意的。那我先去試穿一下,晚上的時候穿過去。」

陳管家笑著應了聲:「噯,這樣最好不過了,如果她特意準備了禮服您不穿的話,多少有點沒有禮貌。那您試穿著,有什麼問題隨時找的。」

「好的,辛苦陳管家了。」

「哪裡的話?應該的。」陳管家笑著離開了。

慕夏臉上天真爛漫的笑容一直持續到看不到管家的身影。

她眸光涼涼地合上門,隨即自嘲地哂笑了下。

再這樣下去,她都要成影后了。

慕夏轉身回到卧室,小心地打開許星星給她送的禮盒。

裡面禮服、高跟鞋、配飾,一應俱全。

慕夏仔細地把禮盒裡的東西都檢查了一番,還用特殊辦法查了一下材質,奇怪的是,她並沒有看出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她又穿上身試了試,發現衣服鞋子都很合身,沒有任何不妥的部分。

難道這些東西許星星沒有動手腳,是真心給她準備的?

慕夏穿著衣服,對著全身鏡轉了個身,這套禮服是黑色系的,後背和鎖骨部分都是黑色的蕾絲材質,高貴又嫵媚,穿上身讓人剎那間覺得一隻美麗的黑天鵝在湖心亭亭玉立。

這件禮服不管是從哪方面看,都是無可挑剔的。

毫無疑問,如果她穿著這件禮服去許星星的宴會,一定會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只是……許星星真的這麼好心?

慕夏轉瞬就否認了這個想法。

沒有人會希望有人在自己的生日宴上,比自己還矚目。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問題是她沒注意到的。

到底……是什麼呢?

……

時間轉眼過去。

到廟裡接人的車子終於來到廟宇門口。

從司徒雅那裡知道消息的司徒清珊早就在門口翹首以盼,終於在夕陽西下的時候看到了來接人的車子。

司徒清珊拖著行李箱就朝車子跑過去。

一隻手忽然橫空出現,攔住了她。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最新章節、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蕭凌凌凌、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全文閱讀、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txt下載、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免費閱讀、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蕭凌凌凌

蕭凌凌凌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帶着房子穿了,可我黑戶啊[快穿]、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

。 見兩名被堵住的學徒朝自己投來求救的目光,迪恩清了清嗓子,攔下了過分熱情的萊茵娜。

「咳咳……糖就不用了,我們家的學徒不隨便收人東西,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來求職!」

沒能賄賂成功的萊茵娜收回手,臉上閃過一抹遺憾之色,然而這種遺憾,又在轉過頭來,看到迪恩的那一瞬間,變成了濃郁的熱情。

「我剛剛都看到了,那些騎士團的人從選育屋走出去,還拉了好多天鵝……」

「一堆大天鵝小天鵝中天鵝的,看起來就像是一家子,那應該是什麼新魔寵,對吧?」

萊茵娜的眼睛中閃爍出睿智的光芒,她胸有成竹道:「一次性出售那麼多魔寵,還是供給同一方勢力,應該是某種長期供應的契約關係吧?」

這件事倒是沒什麼好隱瞞的,她基本上也猜出了真相,迪恩剛想回復,就見萊茵娜伸手在空中一握,阻止道:「不用解釋,也不用謙虛,我不是不懂事的人,好奇心沒有那麼強。」

「我明白,這些話題不適合和我這個立場不明的人說,請放心,出了這個門,我就會忘掉自己看見的一切,保證忘得比錢包還乾淨,誰都別想從我嘴裏套出咱們選育屋的商業機密來!」

……說得好像他和騎士團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不……」

迪恩剛想解釋一下,這場合作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也沒有萊茵娜想得那麼複雜,就見她握著拳頭,堅定道。

「請相信我!我是認真的!」

那種強烈的信念感,透過萊茵娜的眼神,毫無保留地傳遞給了迪恩。

他嘴角一抽,放棄了解釋的念頭。

說實話,萊茵娜說這話是認真的,這點迪恩並不懷疑,他相信不起來的,是這個人的腦子。

就她剛剛的表現,不用猜也知道,對於選育屋和騎士團的合作,萊茵娜一定沒腦補出什麼好東西來,還為了選育屋保密,她要是敢說出去,迪恩下一秒就敢讓騎士團把這個造謠的女人給抓起來。

「咚!咚!」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