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們兩個可別亂來啊,我……我警告……」

「呵呵,開個玩笑,我是案發現場的唯一目擊者,現在配合咱們張所長來調查這起案件。」吳鴿聳聳肩,微笑道。

夏法醫白了吳鴿一眼,要不是看在吳鴿長得還算帥氣的份上,恐怕真的想直接鋸了眼前這貨。

「嗐,咱們夏警花天不怕地不怕,連鬼都不怕,怎麼還怕起我們兩個了?」張國東說。

「切,因為你們長得丑所以怕你們!你們兩個就是不正常,怪胎!太平間里嚇唬小姑娘,真是不要臉!」夏法醫沒好氣道。

「那沒辦法,再好看的人只要跟咱們夏警花對比,那都成醜八怪了。」張國東挑眉說道。

吳鴿此時卻不再開玩笑,認真地望向女屍,說道:

「夏警花,現在給我們說說死者的情況吧。」

夏法醫放下了解剖鋸,說道:

「從目前的檢查情況來看,死者全身廣泛性軟組織、肌肉挫傷出血,初步判斷死因可能是出血性或創傷性休克,但因為死者心肌纖維撕裂,心臟出血,也能是心跳驟停導致的死亡。」

「心臟驟停?你的意思是……她可能是被嚇死的?」張國東說道。

「嗯,很有可能,死者身上的傷口雖然多,但創面並不大,兇手應該是使用某種針錐狀物體不斷刺擊死者,還用鉗子拔掉了死者的牙齒。但奇怪的是,在死者的體內,我還發現了一些蟲卵,死者的皮膚上也有某種昆蟲的分泌物。」夏法醫表情疑惑。

「這個女人臨死之前,很多毛蟲從她的身體里爬了出來,臉上的那些傷口,就是蟲子破皮而出時留下的!」吳鴿補充道。

「啊!難怪她會被嚇死!剛才我還感覺有些納悶,為什麼從臉上的傷口來看兇手是從臉裡面向外戳刺製造出臉上的那些孔洞,原來是因為從臉裡面爬出來了蟲子,真是可怕……」夏法醫雖然嘴上說著可怕,臉上卻顯得興緻盎然,還舔了舔舌頭。

張國東也一下子想起來,說道:

「當時確實發現了很多蟲子,因為死者是昆蟲學家,所以我們當時還以為是這傢伙隨身攜帶的,不過好在那些蟲子已經被小劉全都裝進了玻璃罐子里。對了,現場還有一些白色的藥粉,那些蟲子從她身體里爬出來后,全都聚在了那藥粉上面。」

「那應該是一種食物,兇手行兇時被我發現了,情急之下他灑出了那些藥粉,女人體內的蟲子就全都爬了出來。」吳鴿回憶道。

「這個傢伙還真夠殘忍的,簡直不是人。」張國東說。

「可能還真未必是人乾的。」吳鴿冷冷說道。 「明天打RNG了,大家有沒有什麼想法?」

訓練室內,綠茶看着剛打完訓練賽的眾人,出聲問道。

「沒啥想法,就還照常打唄。」H4cker摸了摸腦袋,「RNG現在是強,但是我們現在也不弱啊。」

「上路壓力可能會大一點。」小C想了想說道。

眾所皆知,RNG是有兩條雙人路的。

一條在下路,一條在上路!

下路2v2暫且不說,但是這上野連體嬰兒似的打法,確實是重組后的RNG最熟悉的打法。

「我不管,反正你們要不就幫我抓小虎,要不就給我選個肉,讓我抗壓。」Zs撇了撇嘴,「不過先說好,我要是因為被對面針對崩了,然後導致上路養了爹,你們可別怪我哈。」

上路1v2,想想他就覺得頭疼。

「那我們就換個思路來。」

綠茶敲定主意,「他們喜歡打上中野,我們就陪他們打好了,到時候大家看發揮嘛。」

最近他們UP的比賽,基本上都是中野聯動帶起下路,然後靠雙C發力,贏下團戰。

但現在面對RNG,放棄上路打下半區,很可能真的會像Zs說的那樣,上路養爹!

而在這個版本裏,上中野依舊是比AD更加容易成為Carry點。

一個ADC即便再肥,也很難去和一個正常發育的上單去硬碰硬。

因為基本上都是一碰就碎!

……

次日,因為是周末,所以比賽趕上了下午三點場。

當余秋等人來到比賽場地時,RNG那邊的人早已經在休息室里等候已久了。

「嘿,老隊友在那邊,不去看看?」夏天湊到了余秋身邊,指了指RNG的休息室門口。

余秋抬頭望去,恰好看到門前的小明在朝着他招手。

余秋同樣是笑着揮了揮手,以示回應。

然後頭也不回朝着休息室里走去,「快點吧,教練他們在等了。」

Summer撇了撇嘴,「反正今天又不是我首發,你先進去好了,我等會就來。」

現在隊伍狀態穩定而且良好,所以除了那天讓夏天在打WE的第二場時上場首秀了一把,然後隊伍的首發輔助還是小C。

余秋沒在意,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先進了休息室。

……

片刻后,這傢伙拿着手機笑呵呵的走了回來。

「傻笑什麼呢?」余秋面色怪異的瞥了一他一眼,隨口問道。

「看!」

夏天將手機伸到余秋面前,亮出了一張剛拍的照片,得意的笑着:「我和神剛剛的合照!」

余秋定睛看了看,手機上赫然是一張夏天與UZI的合影。

「你就干這個去了?」余秋面色此刻顯得更加怪異了。

「那不然呢?」夏天翻了個白眼,道:「我可是頂着被誤認作間諜的風險,跑去對面休息室找UZI拍了這張合照的!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和神的合照!」

余秋嘴角微微一抽。

好傢夥,自己居然一直沒意思到,這傢伙居然還是UZI的忠實鐵粉?

不過想想也正常,一個玩下路的會把UZI當做信仰,確實挺正常的。

哪怕他是個輔助。

……

三點整,比賽準時開始。

「好的,各位親愛的召喚師們,歡迎大家來到2021LPL夏季常規賽UP對陣RNG的比賽現場!」

「我是今天的解說記得。」

「我是今天的解說,Cat。」

解說席上,記得和Cat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後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記得笑着問道。

Cat笑着回道:「你先說說你又在笑什麼?」

「我是忽然想到了一個好玩的事,所以才笑的。」

「那我也是。」Cat聳了聳肩,道:「我們都是專業解說,一般情況下不會笑。」

「除非忍不住。」

「確實。」記得笑着點了點頭,道:「我想大家一很好奇我們倆在笑什麼。」

「就在剛才來解說台的路上,我看到了我們那個解說的小群里大家對於這場比賽的預測。」

「哎!我也是因為看到了那幾個預測。」Cat笑着說道,「大家都預測的RNG會2:1戰勝UP,拿下今天的比賽,唯獨有一個人預測了RNG今天會以1:2輸給UP。」

「至於這個人是誰,我想不用我們多說,大家都應該知道了吧!」

記得點了點頭,笑道:「我再想現在UP的老闆會不會在此刻看到直播后,立刻給澤元老師打錢,求他改口。」

「畢竟今天這場比賽,對於UP來說,可以說是至關重要的一場!」

「是的。」Cat笑了笑道,「現在UP離季後賽的名額就差兩步之遙,拿下RNG再拿下BLG,他們就可以穩進季後賽。」

「如果今天他們要是輸了,那即便是下一場贏了BLG,能不能進季後賽他們還得看後面其他隊伍的成績。」

「現在基本上可以說,季後賽前面的七個名額已經差不多確定了,就剩下了SN、TES、JD、UP和OMG五支隊伍爭奪最後的三個名額。」

「所以今天這場比賽,對於UP來說,他們是誓必要拿下的!」

記得微微頷首,道:「而同樣對於RNG來說,這場關乎着他們能否衝擊10連勝,去爭奪前四的名次,因為前四名可以讓他們擁有更多的夏季賽積分,去競爭今年S11世界賽的名額。」

「所以常規賽越到後面,獲勝的意義就會顯得越重要。」

「而至於最終結果如何,還得讓我們一起來看兩邊選手們的發揮!」

……

BP很快便開始,而有着優先選邊權的UP,第一局依舊是選擇了紅色方。

「這裏兩邊ban的都很快。」記得看着屏幕,語速飛快:「藍色方RNG這裏ban掉了塞拉斯、佛耶戈和妖姬,而紅色方UP這裏則是ban掉了卡牌、格溫和趙信。」

「兩邊都很穩啊。」Cat笑着說道,「從BP就能看出來,都是很中規中矩的BP,沒有人想整活。」

「RNG直接ban你中路妖姬塞拉斯,而UP同樣是沒有放出Cryin最近用十分手熱的卡牌和版本依舊強勢的趙信。」

「這裏RNG選擇了先拿維魯斯,而UP這裏直接抬出了燼和錘石。」

「這上來就先給馬哥整個招牌英雄鎮場子,RNG這邊會選擇怎麼應對呢?」 老人的話語令林菀竹沉默下來,或許在他看來,我們的決定欠妥,也是的確如此,這一項發布會都是需要進行過公司高層研究決定的,她林菀竹不是人工智慧的開發者,肯定是不清楚的,然而我清楚我這便宜老婆也是有苦衷的。

其實說白了,還是跟她不懂人工智慧的詳細數據有著巨大關係,我從明天開始就要離職萬石科技,在之前我和滕科的馬騰請假說遲幾天去東海分部去履職,現在假期也要結束,明天就是我去滕科履職的日子,所以說我必須將一切都安排妥當。

就是因為我即將離職萬石科技的緣故,導致林菀竹提前加快腳步,將這場新品發布會遞到我手中,總之在她的計劃當中,萬石SE系列的典藏版手機,將會把售價訂在每部一百五十萬左右,至於典藏版手機的發貨量,將會把主要目標放在定製上面,需要多少定製多少。

以求將資源最大化,不留下任何虧損的機會,不過我相信這個項目是不會進行虧損的,同時這也是我的底氣所在,關於這項項目的新品發布會,我想我有十足的把握,前世有過這樣的經驗,曾經做過類似於這樣的發布會,只不過不是科技產品類。

「我相信唐銘,我也見識過這款產品。」林菀竹的回答非常肯定,不給這老頭一點反抗機會。

「林總,還請慎重,這一不可錯可能就會造成步步錯。」老頭言語中滿是擔憂,看的出來他應該是實實在在為公司著想。

「就這麼定了,今天晚上的新品發布會,如期舉行,出了什麼事我來承擔。

我是公司的CEO,這天塌下來還有我頂著,你們怕什麼?」林菀竹大手一揮,根本不理會他們的想法。

被林菀竹駁了面子的老者臉色陰沉,只是目光冰冷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對於我造就出這樣的產品非常不滿意,可能是認為我在欺騙林菀竹,對於老太目光,我根本視而不見,本來公司裡面有些人對我擔任這個副總,就存在著巨大的意見,如今,又出現這樣的情況更加使我在萬石科技的地位有點搖晃。

不過現在也就不放在心上了,畢竟都要離開這裡了,還在乎那麼多幹什麼,只要今天晚上表現好,就可以將在萬石科技的這一段落,畫上圓滿的句號,離開萬石之後開始新的歷程。

「現在散會,大家下去準備一下。」林菀竹敲了敲桌子,語氣平淡,眸光冷冽道。

說完便轉身離開了會議室,根本沒有理會這些人,留下來的我臉上一臉懵逼,這些主管領導皆是將目光落在我臉上,搞得我有點尷尬,眼珠子微微一轉兒,只能做出離開的舉動,被這些人盯著我心中發毛,趕緊跑了出去。

不過剛走到半路上時,林菀竹的電話就打過來了,要我去她辦公室,心中暗道這女人真麻煩,不過既然是自己在她眼皮子底下工作的最後一天,我也就沒有什麼好計較的,乘坐總裁專用的電梯前往39層。

「噹噹當————」

「請進!」

到了39層之後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前,敲了敲門,緊接著我那便宜老婆林菀竹的聲音傳來,聞言我便推門走進去,映入眼帘的便是她正在看著文件,當我走進來的時候,她才抬起頭,俏臉上滿是冰冷,盯著我最後吐出幾個字。

「坐吧,對於晚上的新品發布會,你把握嗎?」我清楚她擔憂什麼,也沒多做解釋,只是點了點頭,說。

見此她便盤問起我關於新品發布會的具體情況,之前在新平發布會都不是她是參與的,她主要是管理公司,研發方面有公司研發部在做著,她自然不會關心這些問題,不過聽人說,林菀竹可是經濟管理、計算機網路以及生物學三料博士。

是當之無愧的天之嬌女,上次綁架林菀竹的星芒組織就是惦記她親自開發出來的一種東西,後來我聽說,這東西似乎跟科技方面沒有多大的關係,是關於生物方面的重要技術,因此這個神秘的星芒組織一直惦記著此事。

說到星芒組織之後,我內心又變得擔憂起來,前些日子他們沒有得手,但不保證星芒組織不會捲土重來,如果這項資料對於他們來說非常重要時,我相信,這些人一定會再次進入我的生活之中,也不知道那個時候會是一個怎樣的情景。

他們惦記的不僅僅是林菀竹手中的生物產品,更有我唐家以及林家的寶貝,雖然我不知道這兩家的寶貝是什麼,但這不妨礙我對星芒組織始終保持著警惕性,這個人工智慧的技術,相信現在不僅僅是星芒組織會窺覬,當這場新品發布會之後,將會有更多的人或者國家對這個東西進行窺探。

甚至不惜一切代價派出自己的勢力,勢必要拿回一份關於人工智慧的資料,讓本國的科研中心能夠儘快製造出人工智慧,不被我或者是華國制約,不過他們的想法終究是要落空,人工智慧不可能那麼簡單的研究出來,畢竟我在他的源程序之中有著明確的規定。

所有人工智慧的最終程序都是需要我去進行解讀的,其他人根本沒有機會或者說是能力去進入它的最終界面,這就是我的底氣,當然,就目前而言,我還不能造就出真正的人工智慧,人工智慧的搭載是需要基礎的,當我有一個超級計算機時,或許這是一個成熟的機會,我可以造就出真正的人工智慧。

「唐銘。」就在我思緒萬千的時候,林菀竹的冰冷聲音從我耳畔傳來,這讓我一下回過神來,略微有點尷尬地看了她一眼。

「嗯?什麼事?」我恍惚道。

「暫時醒一醒啦,今天晚上一定要打起精神來,我希望你別辜負我和爺爺對你的期望。」林菀竹淡聲道。

其實從這女人的再三叮囑中,我便清楚她可能對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在她眼裡,我的身份僅僅停留在軍人方面,如果在商業上我能夠展現出來的成就,早點展現出來的話,她就不至於這麼擔心,在以前,總的來說就是在韜光養晦。

我現在是來學習的,不是來展現什麼才華的,或許說,那些東西是我準備留給自己公司的,可現在看來,有些東西還是得儘早拿出來,或許可以開創一個先河,尤其是在東海市的滕科分部,在深市的滕科總部大廈,也是它最頂層的董事長辦公室,我親口向馬騰立下軍令狀,在東海市的任職期間,我必須拿出一個現象級的遊戲產品。

其實對於我來說,現象級的遊戲產品是小菜一碟,前世的那個世界中存在著諸多的現象級遊戲產品,而且經過我仔細的查詢網路發現,我現在所在的世界並沒有這些遊戲的存在,所以說我只要將原來世界的現象級遊戲抄襲過來,便可以成功完成這個軍令狀。

「我一切可以做好,你放心就好,今天晚上拭目以待。」我平靜道。

「好,期待你能夠兌現承諾。」林菀竹回答。

「嗯,我希望我能去看一下現在的產品發布會的布置,希望它能夠將今天晚上最好的效果呈現出來。」我想自己的想法闡述出來。

林菀竹意外的看了我一眼,道:「那你去看看。」

「好,不過,我忘了問,為什麼網路上沒有關於此次新品發布會的信息?」我皺著眉頭,詢問林菀竹。

Views:
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