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碗裏原本還有半碗雞湯,但是打了半天的電話,雞湯都有些涼了。

肉湯是要趁熱喝的,而家裏的湯鍋是酒精爐子的,一直保持着高溫。給她加上一大勺湯,剛好可以將她碗裏的涼湯給中和掉——

張小曼重新喝到熱騰騰的雞湯時,才意識到了宋如白的用意!

雞湯是暖的,她的心也跟着暖和了起來。

這個男人一點都不浪漫,戀愛這麼長時間,也沒送過她什麼具有創意的禮物,但是卻總是能夠給她帶來感動,讓她明白:原來自己一直被他深愛着!

飯後,宋如白才帶着張小曼從家裏出來。

「你吃飽了嗎?」

離開宋家老宅,宋如白的第一句話,就是關心一下女朋友的胃,是因為他深深知道:帶着女朋友回家吃飯,對於小曼而言,不啻於一場難度極高的應酬。

「飽著呢」,張小曼親昵的挽着他的臂彎:「你今天做的才特別好吃,簡直太香了!」

宋如白抽出自己的手臂來,改為摟着她的肩膀,說:「我爸媽都是老派的人,思想有些保守,人倒是不壞……」

張小曼微微笑了:「我知道啦,他們也很棒呢,生出你這麼優秀的兒子!」

一句話,高度讚揚了一家三口。

宋醫生被誇得有點飄飄然,湊過去親吻了一下她的耳垂:「曼曼真會說話!」

厲南風進組之後,張小曼去看過了他一次。

畢竟是自己帶了多年的藝人,突然轉行,心裏還是挺牽掛的——

怎麼說呢,就彷彿是一個老母親,不得不將自己的孩子寄養在別人家——雖然知道寄養那家的人品很不錯,但也很難徹底放下心來。

去的時候,她沒有通知別人,直接將車子開到了片場外頭,隨即步行入內。

劇組在拍一場大戲,所以片場給戒嚴了。

張小曼站在入口處,正準備和保安好好溝通一下的時候,就聽到身後的車聲。

她回過頭,看到一輛凱迪拉克停在自己身後。

車門打開,從車上下來的人,是楚雄和他的助理。

齊豫正在拍攝的這部戲,楚雄是友情出演,鏡頭不多,所以也就沒有出現在官方公佈的演職員名單里。

張小曼眯了眯眼,隨即轉過頭來,準備和保安溝通一下。

這時候,楚雄卻朝着她走來,臉上仍舊帶着笑:「張小姐,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

張小曼哼笑了聲,隨即看向了他的手腕:「手沒事兒吧?」

楚雄的手腕上戴着一塊江詩丹頓的手錶,恰到好處的遮蓋了被劃出來的那道疤痕。

「多虧了張小姐下手有分寸」,楚雄一邊說,一邊伸出手來,做了個抓握的動作:「還能正常使用!」

張小曼聽了,不屑道:「那是因為你命好,遇到的是我。換了別人,別說是這隻手,可能命都沒了呢!」

說完,她略微沉吟了下,隨即問:「對了,這事兒你經紀人知道嗎?」

。 在此時此刻再沈建極為強勢的帶領之下,他們這些蘇夏的武者終於闖入到神風熊的領地,但是在此時此刻這些神風熊,雖然說他們自己自身的小麥境界和作戰實力極為強大,然而他們一旦和這些人類的武者真正的面對面進行作戰的時候,往往每一次都喜歡群體攻擊,不太擅長單體作戰,而且神風熊這個中國他們在群體作戰的時候實力極為強大,除非對方能夠遇到一些三節血脈的強者,否則的話如果遇到那些實力普通的妖獸的話,根本就不是這些神風熊的對手。

所以說一般情況下像神風熊這種妖獸在萬妖山脈的邊緣地帶還是非常的有地位的,無論是人類武者還是那些妖獸,每次遇到神風熊的時候,可以說,都隊神風熊這種妖獸極為期待,畢竟神風熊的殺傷力還是非常強大的,要知道一種妖獸往往只具備一種屬性的多一些,比如說有一些妖獸是火屬性,有一些是冰屬性,然而像神風熊這種妖獸卻包含著兩種屬性一個是金屬性,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另外一種屬性便是風,屬性賦予他十分強大的速度,這樣一來風屬性就讓他補上了行動速度慢的這個短板,以至於今後這種妖獸在作戰的時候可以說能夠表現出極為強大的實力出來。

但是這些人類武者們和神風熊作戰的時候,有很多人往往不是敗在這些神風熊的力量方面,而是敗在他的速度方面,一旦遭受到這些神風熊的群體攻擊的話,那麼接下來這些人類武者很可能就會遭受到重創,畢竟他們這些人和對方作戰的時候,神王雄可是群體攻擊的,然而作為一種群體攻擊的妖獸,那種攻擊的手段和殘忍的程度,完全不是那些普通的人類武者能夠想象得到的這也是很多人類讀者,根本就不敢踏入神風熊家族領地的最主要的原因。

但是神風熊這個家族由於他自己知道自己自身實力方面的強大,因此每當他們和人類的武者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的時候,都會給對方以重創,那麼這樣一來他們就完全能夠利用自己極為強大的實力把敵人打成重傷,然後把對人拖到他們的巢穴當中,把他們吞噬掉,,曾經有無數為人類的武者以及妖獸當中的血脈高手都曾經死於神風熊之手,這就造成了玄王雄這個家族性格狂妄的特點,不過這些人類武者。也同樣認清了神風熊的這種特點,因此他們之間在相互之間作戰的知識就可以利用這些神風熊的弱點,從而給她們一定程度的重創。

不過現如今人類武者作為蓬萊大陸的領導他們在作戰的時候不僅僅擁有著十足的修鍊能力,與此同時他們在作戰時候所採用的陰謀詭計也是無法想象的,那麼這樣一來,他們就完全能夠依靠自己也極為強悍的實力,真正的把他們的敵人打得大敗不過,在此時此刻當他們真正的和敵人之間進行攻擊的時候,所以說他們就可以利用自己自身的特點,先用他們的速度來追上他們的所有對手,然後再通過他們的力量方面的特長來把敵人撕成粉碎,在萬妖山脈邊緣地帶這個十分危險的地方,普通的人類武者和妖獸,還真的不一定是這些神風熊的對手。

神風熊在攻擊敵人的時候往往喜歡在草叢當中隱藏,然後再偷偷默默的忽然襲擊,用這種方式來攻擊他們自己的敵人,因為以前沈建在萬妖傷害邊緣進行歷練的時候,也經常遇到那些神風熊不過當時的沈建可以說是非常幸運的,畢竟沈健自己自身的你修為境界並不是特別的高,目前也僅僅處於武魂境界而已,所以說在當時的這個沈建歷練的時候,也同樣遭受到神風熊的清洗,有好幾次甚至被神風熊打成重傷,如果不是沈建擁有十足強大的速度,從而能夠順利逃跑的話,他非要被這些神風熊撕成碎片不可。

好在當時的沈建九的一聲之下逃出了危險,順利的逃出了神風熊的魔種,從而真正順利的將這些神風熊殺死不過,這也僅限於遇到那些實力不是很強大的那些神風熊而已,如果一旦他遇到那些作戰實力和血脈境界極為強悍的神風熊的話,那麼他很可能反而成為神風熊口中的食物,沈建還有一個重大的優勢,那就是沈建能夠通過歷練從而通吃很多的丹藥,而這些丹藥完全可以給神在體內的元力能量給予極大的補充,在這種極為磅礴的能量補充之下,以至於讓這個沈建在作戰的時候,從來都沒有缺少過元力能量,所以說還是讓他能夠真正地源源不斷地施展出他的武技。

不過神風熊畢竟群體攻擊力量極為強大,有一次沈建曾經被。好幾十隻神風熊同時攻擊,以至於讓當時的沈建新經團戰被嚇了一跳,因為當時的這個沈建一件被這些神王熊攻擊到自己自身的身上的話,那麼接下來沈建很可能。對,除了這個,其他都正常開就會遭遇到重創,那麼在沒有高手進行保護的話,沈建和對方進行作戰的時候,根本就無法真正的勝利,所以說也就導致沈建從今往後在作戰的時候,只能夠利用自己強悍的實力和對方硬拖,畢竟沈建自己行動速度方面具有十分強悍的優勢,雖然說當時的敵人比他強大了許多,被沈建如果和對方進行應打硬拼的話,可以說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

不過在這個時候這個沈建和敵人之間作戰之時,一旦打不過對方神劍,就可以利用自己的速度來進行這樣一來神仙讓對方可以說感到十分的生氣對方的作戰的時候,作戰實力在沈建面前可以說是完全具備壓倒優勢的當時這個沈建如果和進行硬碰硬的作作戰的話,即便10個沈建可以說也不是對方的對手,完全可以說被對方會打了大半,但是在如此關鍵的情況之下,沈建卻可以利用自己超強的實力來進行逃跑,所以說對審計來說,今天遇到再大的危機也完全是一件有驚無險的事情,沈建完全能夠利用自己極為強大的速度逃出這個危險區,那麼沈建這這樣一來就可以極大程度的提升他自己歷練的經驗。

有時候作為一名武者而言,不僅僅修鍊的刻苦程度非常重要,因為一名武者如果真正想要成為高手,都需要刻苦努力的修鍊,才能夠真正的做到,然而這個沈建不僅你修鍊的時候十分刻骨,與此同時他作戰的時候非常的勇猛,經常在萬妖城外邊緣地帶進行歷練,在以前沈建的九陽鵬王血脈,還沒有真正得到覺醒的時候,當時的這個神界就已經利用自己極為強大的實力在外面進行歷練,所以說那當時的沈建在作戰經驗方面是十分的豐富的,即便是那些普通的修為境界,僅僅處於無武體境,前期的這些武者很多都敗得沈建之手,這樣一來就讓沈建在作戰的時候擁有極大程度的信心。

這也是沈建在萬妖山脈邊緣地帶進行歷練的時候,膽子非常大的最主要原因之一,有很多的人類武裝,其實何沈建一樣膽量也是非常大的,而且也非常渴望著能通過歷練從而提升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實力,但是當時他們雖然說非常有強大的心,不過畢竟他們的行動速度比較閃件要慢許多,因為沈建體內可是擁有著九陽鵬王的血脈,利用九陽鵬王的血脈,可以說能夠讓沈建在速度方面用極為強大,那他的敵人雖然說非常的想要,真正的站上沈建,不過做起來卻非常的困難,所以說當時的這個沈建和敵人之間進行作戰的時候,才能夠真正的永遠的佔據優勢,完全可以做到,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自身的安全問題沒有任何的隱患。

不過這時候這個沈建帶領這些蘇家武者們來到神風熊家族的領地的時候,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可是沒有沈建這樣的好運,畢竟沈建在和敵人之間來進行作戰之時,他們可沒有那麼快的速度,因此這樣一來,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就完全能夠利用自己極為強悍的實力,真正的帶領這些蘇家武者們,打上一次又一次的勝仗。

沈建在這個時候和敵人之間進行生死搏殺的時候,一旦發現有不妙的地方,就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帶領這些蘇家武者們真正的逃出生天,只有真正的帶著這些蘇家武者逃出之後,才能夠真正的確保這些蘇家武者的安全,否則的話,這10名蘇家讀者哪怕有一個人死於這些神風熊之手,那我們接下來這些人完全可以說對沈建開始持鄙視的態度,他們再也不會把沈建。不知道啊,然後把沈建當成神明一樣的看待。

不過沈建在這個時候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沈建通過在半空當中遙望神風熊家族的巢穴,發現神風熊最起碼有五六百日,要知道這五六百的是豐胸,如果聯合起來攻擊一名人類無聊的話,那普通人類武者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即便是那些氣府境界中期的原來吳主任經常見到那麼多神風熊的時候,也可以說非常的害怕,根本就不可能觸其鋒芒,這也是他們那些人和敵人之間進行作戰的時候有些擔心的原因,而沈建在這個時候對付這些神風,熊當然有自己的方案。

以前他們在和劍齒虎家族來進行作戰的時候,整整用了十幾次的時候,才真正的將這些劍齒虎的家族連根拔起,從而將這個兼職,但是在這個時候,當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再次隨沈建在外面進行歷練的時候,沈建也抱有一定的心理,沈建打算最少要用10次的機會,將這些神風熊進行作戰,因為他們和神風熊之間必將要執行一次持久的,只有在持久戰的情況之下,才能給我一點一點削弱神風熊家族的力量,而以此同時這些神風掌,我們有意自己自身的血脈境界已經達到了一階巔峰以及二階的程度,他們這種修為境界和實力正好給這些蘇家武者們就練手。

現在沈建便開始帶著些蘇家的武者們向著三隻神風熊恭喜而去,這三隻神風熊之中,除非有除了有一隻神風熊自己自身的實力達到了二階血脈前期的程度,另外兩支都已經達到了一階後期巔峰的程度,而這些蘇家武者們自己自身的實力都是一節前期的程度,那麼這樣一來,他們這些神風熊的作戰實力正好給這些蘇家武者們聯手。

然後這些蘇家無準備變得神經帶領之下,真正的向著些神風熊發起攻擊,不過這一次為了能夠順利的讓這些神風熊被這些蘇家武者親自殺死,,沈建並沒有對他們這些人提供任何的幫助,因為人家心中明白,如果什麼事情都需要沈建親力親為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他們這些書架的武者嗎,這次歷練可以說沒有任何的意義,只有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真正的參加生與死的搏殺的話,才能夠真正讓他們的實力平時強大起來,否則的話即便有沈建幫助他們,他們也這些人也很難成為薊州城這個小城市裡面的一方強者。

而反之神劍把歷練的機會給他們,在他們和神風熊進行作戰的時候,沈建不會輕易的番禺,除非他們這些人遇到真正的危險的時候,什麼樣的可以說他會幫他們攔住做這些神風熊,不過如果一旦達到這種程度的話,就意味著他們這次歷練就中斷了。因此這時候這個神界便真正的放手一搏,讓這些蘇家武者和這些什麼熊搏鬥一下,人家也在挑戰自己的極限,他看一看這十名蘇家的武者,能不能整個將這些什麼熊通通殺死掉,要知道這可是五六百隻什麼神風熊這幾百隻什麼熊的作戰實力,尤其是整體作戰實力,可以說完全不是那些普通武者可以想象的,而這幾百隻什麼熊通通被這石門蘇家武者殺死掉的話,對於這些附加物者來說,必然能夠極大的增長信心。

。 「你究竟改造了多少部位?」韋恩拉著還尚存一口氣的里哈的頭髮,詫異地問道,「失去身體依然能夠存活,意味著你連腦袋都經過了改造。說真的,幸虧我不是研究員,否則,肯定對你的腦袋感興趣。」

受到炸彈的波及,里哈臉上已經少了一大塊皮膚,露出了金屬。

如果說整個身體只有大腦屬於里哈,韋恩絲毫不會感到奇怪,但大腦如何控制里哈的身體,這也是一個難題。

「你……你放下我!」里哈咆哮道。

「你確定?」韋恩嘴角翹起,「可惜你不能低下頭,否則,你一定知道如果我鬆開手,你的結局是什麼。」

「是什麼?」里哈張大嘴巴,「是地……懸崖?」

「你在這裡也有將近二百年的時間了,我問你幾個問題,如果你的回答讓我滿意,讓你活下去也沒什麼問題。」

「我怎麼說也是活了兩百多年的人,你張開口,我就想知道你拉什麼。讓我活下去?這種騙人的話,你信嗎?」

「不信。」韋恩設想兩個人換了位置,他可能不相信里哈會放過他,無論里哈說什麼。

「那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的話?」

「有道理。」韋恩點頭,「既然這樣,那就再見……啊不,是永別了,親愛的里哈先生。」

韋恩鬆開了手,里哈的頭掉入深淵。

他趴在地上認真聽了一會,里哈的叫喊聲消失,但他沒有聽到與地面碰撞的聲音,撓了撓頭,看來這個深淵離他所在的位置確實有一段距離,也有可能是被裡哈的喊叫聲遮掩了。

但深淵下面究竟是什麼呢?

韋恩很想下去一探究竟,考慮到時間緊迫,他只能暫時放棄,同時,他也沒有做好面對深淵的準備。

「暫時就只能這樣,現在還不能被澤魯塔懷疑。」韋恩嘆了口氣,稍作思考之後,準備先返回地面。

只有里哈,從這麼高的地方丟下去,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想通這些后,韋恩立刻離開,只留下了充滿裂痕的戰場。

……

「呼,還好沒死……沒想到那個臭小子竟然這麼厲害。可惜,他始終低谷了老年人。能活這麼長時間不死,真以為是偶然嗎?不,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一定要快點回到上面,否則,那個混蛋會把一切都搞亂的。但是,要怎麼才能回到上界呢?」

「等等,這裡是什麼地方?周圍一片漆黑,完全沒有光線……身體被那個混蛋毀掉了,這麼深的深淵,想要上去也不現實……等等,下面好像在移動,巨型蠕蟲嗎?要去什麼地方?」

里哈不敢有任何動作,稍不小心從蠕蟲的身上掉落,再被蠕蟲觸碰一下,他便會粉身碎骨。

這天殺的蠕蟲要將他帶到什麼地方?

更讓他摸不著頭腦的是,四周似乎也有其他的動靜。

不止一條蠕蟲?

里哈故作鎮定,但內心有些擔憂,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有可能將他帶到萬劫不復之地。

他失去了對命運的把控。

不知走了多久,蠕蟲停了下來。

四周依舊漆黑,里哈看不到四周的狀況,只是有種不妙的感覺,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環繞,就像是他成為了獵物,而面對的卻是他無論如何都無力抵抗的敵人。

他感到有一種力量在帶領他下沉。

最初,他以為是幻覺,但沒過多久,便感到所處的位置比之前下降太多,甚至有種傾斜感,頭顱在也沿著蠕蟲的身體,朝著坡下滾去,直至接觸到地面——一股強大的力量吸引著他的頭顱,彷彿將他吸進去。

「我……我不能……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里哈害怕了。

來源於對未知的恐懼,讓他產生了絕望。

他想從這個該死的地方逃離,但卻無能為力,滿懷著驚恐與慌張,他被地面吞噬了進去。

……

澤魯塔搭乘機械馬,匆匆來到萊茵區,甚至沒有耐心與簇擁而來的學者打招呼,便徑直來到研究院。

「大人正在見客。」守在門口的護衛低著頭,小聲回答,對方卻已經從護衛身邊經過。

他的視線剛剛移到這些人的腳面,便聽到有人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大人要見加梅內斯大人,什麼時候輪得到你插嘴?不想死滾遠點,最好把工作辭了,否則,我回頭會處理你。」

護衛眼睛瞪大,在澤魯塔一行人離開之後,癱坐在地上。

澤魯塔來到院長辦公室,他的管家與護衛守在門口兩側。

推開門,辦公室內有兩個人,一個是身材碩大的梅魯,體型幾乎將整個沙發塞滿,坐在他鄰座的一個白袍人與之相比,更像是一個小孩子。

「來了?」

「你知道我過來?」澤魯塔反問道。

「這裡是萊茵學院,我的消息終歸比你更靈通一些。澤魯塔,好久不見。」白袍人指著對面的位置,笑道。

「不了,這個地方……我不太習慣。」澤魯塔撤了自己的衣領,像是要喘口氣。

「即便如此,你依然無法割離與它的關係。」白袍人說道。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澤魯塔沒有回答,算是認同了白袍人的話。

「而且,接下來要談的事估計要花很長時間……你真的不打算坐下來?」

澤魯塔瞄了眼梅魯,梅魯儘管沒有出聲,視線也沒有投向他,但手指卻悄悄蜷起。

這個小動作被澤魯塔收入眼底。

「那就打擾了。」澤魯塔語氣生硬,坐在白袍人的對面。

「很久沒來了吧?」

「你也不希望我打擾你,對吧?」

「也是。除非萬不得已,我也不希望被打擾。」

「這些不受歡迎的人中,包不包括梅魯?」澤魯塔輕瞟了眼梅魯。

「澤魯塔大人,這裡是萊茵學院。」梅魯語氣生硬,提醒澤魯塔。

「那……要不等你離開萊茵學院,我再找你談論事情?」澤魯塔笑道,「促膝長談的那種。一天不夠就兩天,一年不夠就兩年。我有的是時間,我想你應該也不缺這種東西吧?」

「唔……」梅魯瞥了眼加梅內斯,回過頭,硬生生地將心中的不滿咽了下去。

「好了,澤魯塔,你來找我是為了什麼?」白袍人沉聲說道。

「那就要看他找你是為了什麼。」澤魯塔瞄向梅魯,「還是說,你們兩個私下裡有什麼協議?加梅內斯。」 好在玲瓏表情正常,隨後她伸出了一隻手說道:「我的金葉子花完了。」

蘇澤的表情逐漸僵硬,這玲瓏還真是個購物狂魔,再這樣下去他遲早會被吃窮的。

「一千金葉子,沒有多的了,省著點花。」蘇澤滿臉肉痛。

玲瓏接過荷包掂了掂,很是滿意的走了。

「還好家族大筆就要結束了,否則咱們可能就要流落街頭了。」蘇澤哭喪著一張臉。

禿禿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由於三個境界的選手都只有四人了,所以兩天之後新一輪的比賽開始了。

「各位,無論今天結果如何,你們都能得到王家的器重,演武場不是決定生死的地方,還請各位手下留情。」裁判說道。

這一次蘇澤抽到了二號。

「請一號組選手上場。」

王雪和徐斌走上了台。

這讓蘇澤鬆了口氣,這麼說來自己的對手就是那個叫姜毅的人了。

Views:
5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