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波感嘆的說道,以前吃東西不覺得,只是說在公路上這個資源匱乏的時代,有些東西吃已經是不錯的。

好吃美味鍋鏟的出現,讓他改觀了。

中午一頓美食,能夠讓心情愉悅一下午。

尤其是經過好吃美味鍋鏟翻炒之後的食物,味道堪比宮廷御用廚師了。

一頓飯下來,煎餅吃我拿了,配菜也吃完了。

而湯還剩不少。

沒辦法,煎餅經過好吃美味鍋鏟的翻炒,性質已經改變了。

中午一頓飯吃的酣暢淋漓。

在房間內稍作休息,品一品龍井茶。

大概一點半,夏波便發動汽車,繼續前進。

公路無邊無際,沒有盡頭,誰也不知道這輩子能不能走到頭,但是總歸是要繼續下去的。

臨近三點多,夏波駕駛的中型重卡房車停下。

他也從車上下來,在他面前,出現了一片扭曲的空間。

【公路斷層!】

【介紹:空間塌陷導致的公路斷層,沒人知道裡邊是什麼……】

【持續時間:4天】

7017kqq讀者群:626515835,群里會有額外章節更新,以及一些其他的福利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發福利了 「可他們為什麼要找你?」秦舒不太理解,「韓墨陽有自己的醫院,還找不到人幫他治病?」

張翼飛低笑,「他要是能找到人,當初就不會讓你幫忙治了。」

說完,他倒是認真考慮起這個問題來了。

「也許是因為——我的中醫治療方法跟你的相似,讓他產生了一種,我也能治好他的錯覺吧?可惜,雖然我的中醫醫術確實是從你那兒學來的,但我對男內科的病,真不熟悉……」

秦舒不由笑了笑。

笑過之後,神色卻慢慢沉靜下來,眼中帶着一絲考量。

然後,她對張翼飛說道:「這樣,你去告訴他們,你可以治韓墨陽。」

「啊?」張翼飛意外地看着她。

秦舒問道:「我算你半個師父吧?」

「當然算!」如果不是秦舒的教導,他怎麼可能掌握中醫的要訣,並且快速提升醫術?

秦舒彎唇笑了笑,說道:「好,那我這個做師父的,今天就幫你查漏補缺,補足短板。」

記住網址et

張翼飛去見韓墨陽夫妻倆,秦舒和溫梨留在病房裏陪着剛結束治療的小巍巍。

過了大概半小時,一個年輕護士敲門進來,禮貌地說道:「秦小姐,張館長請您過去。」

秦舒便知道張翼飛那邊都安排妥當了,點點頭,「好。」

她轉頭對溫梨說道:「小梨,巍巍先交給你照看一下。」

「放心,交給我吧。」

然後,秦舒又轉向兒子。

不用她叮囑,小傢伙很自覺地說道:「媽咪,我會聽乾媽的話,等你回來。」

秦舒忍俊不禁,這才跟着護士一起離開。

在護士的引領下,她走特殊通道,直接進入了手術室。

手術床上,在特殊安眠藥香的作用下,韓墨陽已經沒有意識的昏睡過去了。

秦舒換上一套助理的白大褂,然後張翼飛讓護士出去,只剩下他和秦舒。

「秦師父,刀給你,我專心聽課。」

張翼飛把手術刀遞過來,順手抄起身旁的小本本,準備做筆記。

秦舒無奈,把手術刀放到一邊,「用不着這個。」

她掀開蓋在韓墨陽身上的布,裏面果然已經被剝得赤條條了。

「我第一次幫他治療,用的是針灸之法。他這是二次複發,而且三年時間,情況肯定有變化,之前的施針方法也要隨之調整。」

說話間,她纖細的指尖輕輕搭上了他的脈,「我先檢查一下他的情況。」

切脈,診斷身體各處。

秦舒一邊檢查,一邊跟張翼飛分析。

後者就像個認真好學的好學生,刷刷做着記錄。

要是被醫館的人看到這一幕,估計要集體目瞪口呆。

他們這位早已名聲鵲起的張館長,居然在手術室里被現場教學!

檢查完畢,秦舒說了句:「還能治。」

然後,打開了一旁的銀針。

取針,落針,乾脆利落。

張翼飛快速記下落針穴位,停下筆,感慨道:「你這手法,我再學三五年,也望塵莫及。」

秦舒下針時,有一種特別的魅力。

不僅只是毫不拖泥帶水的灑脫,更是一種強大的自信,這種自信,讓人下意識的相信,這一根細細的銀針,一定會帶來奇迹!宋恆抬眸看了兩眼,然後對少年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微笑。

幸好宋明帆沒瞅見這笑容,不然八成得慌,說不得晚上還得做噩夢呢。

其它人都埋頭苦讀著呢,也沒人瞧見,不然都要覺得宋恆壓力大了,不然好好的人,咋能嚇小孩呢?

這邊假壓力大的宋恆一臉沉思,那邊屋子真壓力大的趙衰唉聲嘆氣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一百三十九章芒種 出艙口。

顧瑤與蜜拉排著隊伍,等待着下飛船。

在攬月星下飛船的人中,不僅僅只有蜜拉與顧瑤兩位學生,還有其他好幾個學生,不過,大家彼此並不熟悉,因此並沒有打招呼。

攬月星已經近在咫尺。

蜜拉與顧瑤都盯着下方那顆美麗的星球,屏氣凝神,接着,叮咚一聲,飛船開始響起提示:

【尊敬的乘客,攬月星到了,請要下車的乘客注意,請前往C-9出艙口排隊等待,依次下車。】

顧瑤興奮道:「到了。」

蜜拉板着臉:「嗯。」

顧瑤小聲說:「蜜拉,等會兒我們到了停泊港之後,是不是要直接乘坐公共懸浮車去學校呢?學校好找嗎?我們會不會迷路呀?」

蜜拉聞言,板起臉,道:「你跟着我就行。」

顧瑤:「好。」

其實,顧瑤的自理能力很強,從小到大,她靠着聯盟的社會救濟獨自生存到現在,摸爬滾打,可以說吃盡了苦頭,然而,那些畢竟都是白晝星的經驗,顧瑤從來沒有獨自遠行過,且還是跨星系遠行,這一次與蜜拉結伴前往攬月星,顧瑤的心裏是很忐忑的。

一路上,擔心,害怕,憂慮……

終於,成功抵達了。

看着飛船距離地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終於,成功落在了攬月星的土地上,顧瑤的心裏很開心,臉上不自覺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出來。

如蜜拉所言,踏上這片土地,迎接她們的就是新的生活,嶄新的人生了。

要加油啊!

……

兩人跟隨着大隊伍,成功下了飛船,雙腳重新踏在結實的土地之上后,顧瑤忽然感覺胸口有點心慌、氣短。

蜜拉的狀態不好,並沒有什麼不適。

不過,蜜拉很快就發現了顧瑤的不對勁:「你怎麼了?」

顧瑤張著嘴:「攬月星的重力場,怎麼會這麼大呢?」

蜜拉一聽,頓時明了。

體質較弱的顧瑤,並沒有做過強度太高的訓練,因此,當然會不適應新的重力場。

看着顧瑤的臉色越來越蒼白,面上痛苦之色加劇,蜜拉將三個大行李箱一扔,急道:「有……」人嗎?

話還沒有出口,忽然,一架停泊港助理機械人迎面而來,下一秒,它的機械臂化作擔架,將顧瑤放在擔架上,並在下一秒,就給顧瑤插上了緊急治療儀。

「滴……」

「確認身份。」

「身份確認無誤。」

「……」蜜拉獃獃的看着這一切,攬月星停泊港的機械人這麼貼心的嗎?可真是人性化呀。

就在這時——

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走了過來:「請問,你們是顧瑤與蜜拉?」

蜜拉一愣。

接着。

她抬起頭,就對上了一張略顯粗狂的臉,以及男生那漆黑的雙眼。

徐州努力保持着適宜的微笑,道:「我是131級的學長徐州,負責你們的迎新工作,請跟我來。」

說完,徐州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身份證明。

蜜拉一聽,恍然大悟。

心裏忍不住想,原來攬月星軍事學院如此溫馨,竟然還會安排學長前來迎接她們了。

於是,蜜拉馬上跟上,不過,她還是留了點心眼,先是觀察了一下這位學長的制服,發現確實是攬月星軍事學院的制服,以及對方展示的身份證明,都足以表明對方是攬月星軍事學院的學長,蜜拉心中放心了些。

接着。

蜜拉問:「學長,我們現在是去哪裏?」

徐州此時也有點頭大,張曳說有人因為之不適應攬月星的環境,起了應激反應,不想,很快他自己就遇到了。

且,不只是一個,還是三個。

徐州指揮着一架機械人人,將蜜拉與顧瑤的行李安置好,又指揮着那架化身救援擔架的機械人,將顧瑤安置在停泊港的一間休息室,等待顧瑤適應之後,再安排入校。

聽到蜜拉的提問,徐州板着臉,一五一十回答:「去停泊港的休息室,你這位朋友的應激反應並不嚴重,只需要1-3個小時的休息,便可以恢復。」

蜜拉一聽,徹底放下心。然後,她看着被插上緊急治療儀,蒼白的臉色逐漸有了紅潤的顧瑤,頓時板起臉,道:「我說了,你就算要做材料處理師,身體也要十分強壯才行啊,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現在這麼弱,根本沒法進行高強度的工作。」

顧瑤輕輕喘著氣,心裏很抱歉。

白晝星的重力場很輕,長期生活在那種環境下,顧瑤的身體已經徹底習慣,忽然跑到重力場比白晝星要強兩倍的攬月星,顧瑤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弱,一個照面下來,自己就跪了。

顧瑤想了想,道:「我以後要加倍訓練了。」

蜜拉板起臉,道:「你知道就好。」

徐州聽着兩個女孩的交談,目不斜視,也不出聲,當將兩個女孩送到地方后,徐州便道:「觀察時間是1-3個小時,一旦系統判定你的身體可以適應簡單出行的要求后,就會放行。」

接着。

徐州將柳貝貝準備的入校注意事項,交給蜜拉與顧瑤,道:「這份注意事項,你們自己觀看,有不明白的,可以隨時聯繫我。」

蜜拉與顧瑤的心中警惕心很強,雖然知道對方是自己同校的學長,但畢竟她們人在外星,對一切都不熟悉,該有的警惕,自然不能放鬆。

況且,顧瑤此時已經失去了自我保護力,蜜拉看着自己的身板子,在這位叫做徐州的學長面前,她引以為傲的肌肉與力量,一下子就顯得十分渺小、羸弱。

學長什麼也沒有做,但那強大的壓迫力與無形中散發的氣勢,給蜜拉、顧瑤造成了極大的心靈衝擊!

好……好強!

這位學長,實力感覺好強!至少,站在蜜拉的角度,她覺得10個自己,估摸著都不夠學長打。

徐州交代完畢后,便迅速離開,進行下一輪的迎新工作。

Views:
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