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情,在異人界當中並不算是什麼秘密的事情。

現場,林斯文粗略審示過後,雖然沒有瞧到魂體,可是她的運氣還是很不錯的。

原本

《系統滾粗,我靠裝慫就能封神》091緊急任務 「不帶我參觀一下嗎?」

「……」說實話,她很想反問一句,我的辦公室憑什麼讓你參觀?

自己的好教養不允許她這麼做,於是她只好默默地忍著心裡堵著的一口氣,耐著性子帶著她參觀。

「這邊請」她面無表情的走在前面帶路,打開自己辦公室的門。

下一秒發生的事,她更加鬱悶了。

只見女孩大步上前,繞過辦公桌,徑自坐在了她的位置上,並霸道的宣布。「我決定了,和你換辦公室。」

「不行」一一沒有多想,脫口而出的拒絕。

女孩一愣,勾起唇角,嘲諷的一笑,「不行?你有什麼資格拒絕?別忘了,從現在開始我是你的領導。」

一一冷冷的看著她,一言不發,心中充滿了困惑,實在不理解,自己是哪裡得罪她了嗎?

為什麼從剛剛在車庫的第一次見面,她就開始處處針對自己?

她認真的思考了好一會兒,實在想不起來,什麼時候見過這個人。

百思不得其解。

女孩見她不說話,以為她怕了,唇角的弧度越來越大。

「現在就把你的東西搬走吧,等會兒給我買份早餐,一杯摩卡,一個煎餅,不要蔥……」

「這是公司不是你家,想吃就自己去買,至於辦公室,抱歉,我不願意換,麻煩你回自己的辦公室,我要工作了。」

「……」女孩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一動不動的坐在辦公桌後面,她挑釁的瞥了李一一,一眼,無意中看到桌上的簽字筆,拿在手上把玩著。

「這筆不錯……」

她比自己還要了解這支筆,不得不說她很識貨,對筆的品牌,做工都了如指掌。

但這種不問自取的習慣讓一一很不滿,尤其是,這隻筆還是昭霖送她的入職禮物,她向來視如珍寶。

可這人……

一一害怕她下一句便是,「我要了」,在她把玩的時候,快速的從她手中奪回,寶貝的放在掌心裡。

收好自己的筆,目光冷冽而伶俐的緊鎖著她,「不要亂碰我的東西,還有,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出去,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女孩嗤笑一聲,彷彿聽到莫大的笑話一般,她翹起二郎腿,淡然的瞥了一一一眼,完全沒有起身的意思。

「我就要這間辦公室,你怎麼不客氣?」

一一不說話,斜了她一眼,拿起桌上的電話,直接叫來了保安。

「麻煩幾位幫我把這人請出去。」一一故意把「請」字咬的很重。

女孩早上來的時候是直接從地下車庫的電梯上來的,所以保安並沒有見到她。

在他們眼裡,她就是個陌生人,而一一不同,於是他們直逼過去,強行拉著她出去,一直歪著腦袋觀察著辦公室里動靜的員工。

早就不滿這個空降的領導了,現在看到她這樣的待遇,難免在心底偷笑。

「李一一,你等著,還有你們……」女孩氣急,指著保安和一一怒罵。

一一握著門把手,堵在門口,掃了大廳里的眾人一眼,大聲的強調,「在坐的做個見證,今日是我趕走新來的主編,與這幾位兄弟沒關係,你要是傷及無辜,不介意給你這個專題報道出去。」

「你以為你現在還是之前嗎?我告訴你,以後你的文章必須在我這審核通過了才能發表。」

女孩已經很明白的表明以後要給一一穿小鞋了。

一一唇角上揚,笑而不語,擺手讓那兩位無辜的保安大哥離開。

「好了,大家工作吧。」

說完,她瞥了女孩一眼,轉身回到辦公室,順手帶上門,留下女孩一個人尷尬的杵在原地。

辦公室沒換成,反到丟了臉。

女孩氣鼓鼓的跺跺腳,一邊拿出手機一邊回到自己辦公室。

好心情莫名其妙的就被破壞了,汽難消,可是一想到那個麻煩成了自己的上司,一一就鬱悶。

她徘徊沉思了許久,拿起桌上的電話,撥到總編室。

「總編,方便嗎?有些事我想我有必要和您反應一下。」

對於曾經努力培養自己,頂著壓力提攜過自己的總編,一一還是尊重的。

在她眼裡上司終究是上司,她從未有過對方對自己特殊,就恃寵而驕,這也是為什麼,對方對她一直都不曾變的原因。

打過招呼,她去了趟總編辦公室,臨走之前鎖上了自己的辦公室,順便叮囑助理,堅決不讓新來的主編進去。

「一一,有什麼事,這麼嚴肅?」

「我剛與新來的主編鬧了點不愉快……事情大致就是這樣的,她針對我,我無所謂,但是麻煩總編幫忙說一下,讓她不要牽連無辜的人。」

「……」對方沉默不語,良久,「你放心去工作,其餘的事我來處理。」

雖然她沒有直接答應,也沒有一口拒絕,但一一知道,她能這樣說,就表明她有自己的想法。

而她的人品,自己也是相信的,於是沒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另一邊,女孩在辦公室里告了一狀之後,心情好多了,哼著小曲坐在辦公室里玩手機。

……

公司里的委屈,從走出公司的那一剎那,就被一一很好的掩藏了。

她照常的給楊昭霖打電話,聊天,互訴深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這恐怕就是說的她了吧。

工作上煩心事剛開始,生活上又來了大麻煩,霖剛出差,她不想讓他分心,便想著自行解決算了。

誰曾想,事情愈演愈烈。

李家的公司虧空太大,先前的好幾個貸款也紛紛到期,而李芷茹的男朋友因為她家的事也被父母限制出行,強烈反對他們交往的事。

男孩是真心喜歡李芷茹,也決心要娶她為妻,可惜父母死活不同意,而他的媽媽甚至以死相逼。

沒辦法,他為了安撫父母,只好現在家裡呆一段時間做個乖乖寶。

「小茹,怎麼樣了?」

李芷茹面色難堪的搖搖頭。

「什麼情況?」

「他媽媽接的電話,讓我遠離他……」

李良看著女兒紅著眼睛的模樣,想要說的話,終究沒有說出口,他轉頭看向正在安撫女兒的老婆。

「一嵐,你跟我來下。」。 王藝琳眼中閃過一絲陰鶩,她冷靜下來,故作不以為然地說道:「秦舒,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

「我不希望別人誤會你懷的是褚少的孩子,更不想讓你利用這個孩子,再跟褚家沾上關係,甚至是搶走屬於我的位置!」

說著,她略微停頓,特意補充了一句:「當然,我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可能是褚少的,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秦舒聽完她的理由,不禁無語。

她從來沒想過的事情,王藝琳都幫她想完了,還因此特意讓林孟帆演了一齣戲。

不過,王藝琳憑什麼認為,她會拿孩子去跟褚家攀關係?

「王藝琳,你說的話,我一個字也不信。」秦舒冷冷道。

「該說的我都說了,你還想怎麼樣?」王藝琳擰眉說道。

「我還是把錄音交給褚少,讓他自己判斷吧。」

說完,秦舒毫不猶豫地掛了電話。

王藝琳瞪了瞪眼睛,這個秦舒!

首發網址et

她不甘心地咬牙,重新撥出她的號碼,結果卻一直被拒絕。

她氣得一下把手機摔在地上,「秦舒,你這個賤人!」

發泄之後,慢慢冷靜下來。

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想想,該怎麼跟褚少解釋那段錄音……

她盯著手機,等著褚臨沉的電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打過來。一整個晚上,都在心神不寧中度過。

而事實上,秦舒並沒有把錄音發過去。

褚臨沉和王藝琳一個願娶一個願嫁,她不至於用這份錄音去破壞他倆感情。

她找王藝琳,是為了提醒她,以後別總把心思花在算計自己身上。

王藝琳意識到自己被秦舒耍弄之後,氣得不行。

不過她也沒空去找秦舒的麻煩,因為她要為訂婚宴做準備,同時,她的新劇《白衣人》也在如火如荼的拍攝中。

憑著這部劇大紅大紫,躋身一線女星的行列中,再風光嫁入褚家。

這無疑,會成為一段人人稱道的佳話。

王藝琳坐在劇組化妝間的鏡子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光鮮明艷,心情不錯的拿起口紅補妝。

這時,手機上彈出來一條簡訊。

【我沒錢了,趕緊給我打點錢過來。】

看著到這條信息,她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最近一切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除了這個……怎麼也甩不掉的肖勇。

好在,這個男人用錢就能打發。

只是他最近胃口越來越大,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

王藝琳思索著,轉了五十萬過去。

暫時再容忍他一段時間,等訂婚宴之後,一定要給他一點教訓了。

她刪除簡訊,塗好口紅之後,神色如常地起身往外走。

回到攝影棚,還沒走近,便看到導演正在跟余染說話。

「你的表現非常不錯,原本以為這個角色和你自身的氣質完全相反,你可能會駕馭不住,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有這麼好的表現!非常不錯。」

「導演您過獎了。」

導演讚許地笑道:「余染啊,你是個非常有潛力的演員,等這部戲拍完,我還有個新戲打算找你。」

「真的嗎?謝謝導演!」余染驚喜道。 顏幽幽也撥弄的火堆。

「所需的藥材,都是奇珍,世間不可多得,外人去總歸是不放心。」

況且,平丘谷那兒,沒有她們合虛山的人,任誰也得不到那懸芫草。

此行,她必去不可。

南離聽著她的話,點點頭道

「也是,逸王府里沒有人比你更懂藥草,況且,這事關王爺的性命,你親自去,總歸比在這京城煎熬的等待著強。」

「你去吧,兩個孩子你大可放心,有我,有靜言,有覃刈,還有逸王的那些天字部的暗衛,包管孩子們平平安安的。」

顏幽幽得了她的承諾,高興一笑。

「謝謝。」

「既是姐妹,何必客氣。」

南離仰著頭,迷戀地遙看著斑駁的樹影投下來的陽光。

顏幽幽不明白南離為什麼盯著樹影晃動,她仰頭看了看身後高大的樹木,什麼也沒有啊。

「你在看什麼?還是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

Views:
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