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呢?」

「被呂晶拎走了,嫂子生氣了。」

羅紹瑩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67章我回去問問我爸 奚淺和樓嫣雪被瞪,聳了聳肩沒說話。

「轟——」

擂台上,極夜和那個體修撞在一起,外層的靈力突然爆炸,兩人也被各自彈開。

特別是極夜,毫無準備的倒飛出去,在快要掉下擂台的瞬間,她咬牙,身子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扭了回來。

很多人都發現,她的臉色已經白得透明。

甚至透著青。

看起來,她似乎已經是強弩之末。

買左邊贏的修士全部心底狠狠往下沉。

買右邊贏的修士興奮的大喊!

「上!撕碎她!對,就是這個力度!」

「哈哈哈!贏定了!」

「我贏定了!」

擂台上的大漢聽到加油的聲音,也時候如此想的,他的心底湧起一絲興奮。

看著極夜白得透明的小臉,眼裡劃過冷意,突然暴起,直接用了全力!

「殺雞焉用牛刀!!太小心了。」

「不,這是穩妥的辦法,極夜可不是個簡單的人!」

「你忘了剛才她突然的反敗而勝?」

這話讓剛才的人收斂了一下神色,想起了上一場的極夜。

不過,大家都是不看好的,特別好好她現在的狀態。

「極夜!打敗他!不要辱沒你的王者之名!」

「極夜!打敗他!」

「打敗他!」

擂台上,極夜的臉上又挨了重重的一拳頭,她往左邊倒下去,吐了一大口血。

染紅了半邊臉頰!

「咳咳……」極夜趴在地上使勁咳嗽,卻感覺四肢無力。

離圓台不遠的地方,剛才被帶下去的男子束手而立,竹青色的長袍無風自動。

他看著擂台上受了重傷,滿身是血的女子,身後的拳頭漸漸捏緊了。

眼裡的神色也漸漸有了變化。

「心疼嗎?」大長老站在他身邊,沒看到他的眼神,但卻看到了他身後握緊的拳頭。

男子一言不發。

大長老臉上浮現起惡劣的笑意,「如果你說出秘境裡面的那個東西在哪裡,或許,她可以留下一條命。」

這話讓男子的手捏得更緊了!

不過他依舊沒說話。

大長老臉上的笑容從惡劣變為陰狠,「如若不然,她立刻就會沒命,別忘了,他上擂台是為了你,該死的,應該是你!」

「你靈力盡失,如果沒有她為你出頭,你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

「呵,你果然是鐵石心腸的人,極夜為了你,生生壓制了修為五十年,沒有絲毫寸盡,但你呢?」

「極夜是我永樂城角斗場的王者,就因為你,被毀了,如果我們得不到那個東西,別說極夜,就是你,今後的日子也絕對會生不如死!」

「畢竟是你們害得永樂城損失了這麼多不是嗎?」

「你懷裡真是個冷心冷肺的廢物!」

「嗤……」

無論大長老說什麼,不管是罵他,還是說其他的,男子都一言不發。

臉上的表情甚至越來越淡然。

他身後的拳頭也漸漸的被他放開了。

然後,他又是一個從竹林里走出來的謙謙君子。

世無雙!

而此時的擂台上,極夜已經倒在上面,看起來似乎再沒有反擊的可能性。

但永樂城的城主知道,極夜手裡,還有最後一張王牌。

只是不知道她會不會用!

極夜手裡一共有三張王牌,本來他們知道的,只有兩張,但上一場她暴露出了排名第十五的玄元聖焱!

這就多了一個。

其中一個,被永樂城收走了,可她手裡還有一個。

如果她用,絕對是有機會反敗為勝的。

「城主,如果極夜贏了,對咱們永樂城來說,利益更大一些。」突然,坐在一遍的七長老開口。

她眼底一閃而過的惡意沒人發現。

「所以,你的意思是……」

「讓她贏!」

城主眉頭微擰,他心裡也是知道的,如果極夜贏,對角斗場來說,確實利益更大一些。

但這要保證她在完好無缺的情況下。

如果為了贏,讓她丟了性命或者是其他,那就得不償失了。

「城主,極夜這人心思極深,除了那男人,她從來不會和別人多說一句話,手裡也偷偷藏著玄元聖焱這樣的底牌,誰知道她心裡是不是有別的打算?」

這話剛好戳中了城主心裡的東西,他狠狠一頓。

看到城主已經鬆動,七長老再接再厲,「而且,她手裡能有一個底牌,焉知沒有第二個?她的命啊,不容易拿走!」

城主的視線師兄落在擂台上。

在看到那個體修毫不猶豫的走過去,準備了解極夜的時候,他果斷給極夜下了命令。

聽到傳音,極夜渙散的眸子變了。

仇恨和憤怒在她的心裡滋長,瘋狂的蔓延到四肢百骸。

原本她也不想死!

不過,既然有人這麼迫不及待,那她就讓她們好好看看,她極夜!不是隨便能讓人拿捏得!

當然,最重要的,是那個人,如果這一次過後,依然沒什麼結果,那她覺得自己也可以放棄了。

她極夜,可以愛一個人,可以把一個人看得比自己改重要,但前提是那個人心裡有她。

值得她付出!

極夜的眼神在這一瞬間變了,很多緊緊盯著她的人都發現了。

心裡湧現起了不可思議的想法!

難不成……

「她果然還可以反擊!」穆清璃喃喃道,眼裡露出一絲自己都沒發現的震撼!

樓嫣雪和夜衾寒的眼裡,是滿滿的佩服!

這一瞬間,他們根本就忘了自己下注的靈石!

只是單純的佩服如此強悍有毅力的強者!

「轟——」

就比那個體修握著拳頭,準備結束這一場戰鬥的時候,極夜突然暴起,從她的身上爆發了一道恐怖至極的金黃!

那是……佛力!

特別精純的佛力!!

大家震驚得眼睛都快要掉下來,嘴巴大大的張著。

「艹!她竟然是佛修嗎?」

「一個殺伐果斷,狠辣果決的角斗場王者,竟然是佛修,老子的腦子已經不夠用了!」

「這樣的人修練佛家功法不會有違天和嗎?」有人發出靈魂的拷問。

下一刻就有人回答,「有沒有,那看她手裡嗎金燦燦的佛光就知道了。」

「在說,她就是殺業太重……了點。」說這話的人,明顯底氣不足。

那是一點嗎?

那簡直可以用黑壓壓來形容了

。 她是不可能讓寶貝跟那個人相認的,最好這一輩子,他們都不要知道彼此的存在。

「噢,是醬噠。」小巍巍受教一般,眨了眨亮亮的大眼睛,仍舊充滿期待地說道:「寶貝還是好開心啊,能夠回到媽咪長大的地方,還能夠看到好多跟我一樣膚色的小朋友呢。」

說完,他像只毛毛蟲一樣蠕動了小小的身子,揚起軟乎乎的臉蛋看著秦舒,向她確認,「媽咪,你說是不是?」

秦舒微怔。

看到兒子充滿童真和渴求的眼神,她心裡莫名泛起一絲愧疚。

兒子從小在這異國他鄉長大,身邊的同齡人,都是白皮膚金色頭髮的外國小孩,他因為自己黃皮膚和黑頭髮的差異性,並不能敞開心扉和其他小朋友玩耍。

兒子現在三歲,還處於性格發育階段。

她當初毅然出國,是情勢所逼。

如今三年過去,如果國內情況可以,為了孩子的成長考慮,她是否應該把孩子接回祖國……

秦舒思索著這個問題,不知不覺,懷裡的小傢伙已經睡著,嘟嘟嘴裡吐出均勻清淺的呼吸。

她動作輕柔地替他蓋好被子,挨在他身旁睡了過去。

首發網址et

次日。

秦舒簡單收拾了行李,等秦巍做完最後一個延緩腎衰竭的治療,便出發前往機場。

社區醫院的同事集體為母子倆送行,送上祝福,希望秦舒一切順利,小巍巍能夠早日健康歸來。

小巍巍雖然不怎麼跟同齡小孩玩兒,卻跟醫院的大人們打成一片,是所有工作人員眼中的小團寵。

蒂芙尼紅著眼眶,擔憂地說道:「你一個坐飛機都恐高的人,就這麼帶著小巍巍回去,也太不讓人放心了!要是我能跟你一起去就好了。」

秦舒啞然一笑,「那都多久的事情了,我現在已經克服了好嘛?」

蒂芙尼撇嘴,毫不留情地拆穿:「那是因為你這三年根本沒有再坐過飛機!」

秦舒:……

蒂芙尼一副「被我說中」的表情,吸了口氣,說道:「沒關係,我們雖然去不了,但是啊,幫你找了個護花使者。」

「嗯?」

「時候不早,我們再不走就要錯過航班了。」爽朗的男聲從一旁傳來。

秦舒看著出現在眼前的男人,「183?你怎麼還在這裡?」

183聳了下肩膀,「我給自己放了個假,正好要回國辦點事情。」

秦舒懷疑他是知道自己要回去,特意跟自己一路。

不過,知道他不是壞人,秦舒也樂意有個相熟的人同行。

Views:
1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