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龍趕到潼關,已經過去了好八天的時間。

在高空中夢雪也連續吸收了幾天的紫霧,實力突飛猛進,已經達到源級進化者。

……

「北方那一個突破無形基因鎖的那個人,怎麼能夠按耐住不向外擴張力?」江龍有點驚呀。

江龍看向面前的屏幕,然後就在屏幕中間找到了那一隻鳥,這時江龍動了動手讓這隻鳥畫面出現在屏幕的正中。

通過這一隻鳥傳回來的畫面,終於發現了北邊那個人的行動。

江龍通過畫面看到四面八方的人在向同一個地點集合。

江龍顯得興奮起來。

這個傢伙野心按耐不住終於露了出來,已經在聚齊人馬。

「估計這傢伙,在這幾天的時間裡已經掃平了北方那一片區域,這樣看來,他肯定要帶著熱血進化者向潼關殺來。」江龍心裡想。

想要將所有的喪屍全部殺死,那將是非常困難的,可如果只殺是尊者級別的喪屍,還是比較容易清剿乾淨的。

江龍發出命令,讓這一隻進化鳥,跟隨這些進化者進出的方向前進,很快一個氣勢恢宏的宮殿就出現在江龍面前的畫面中。

………

面前這座宮殿晶瑩透亮,好像是用冰塊切一座宮殿,在冰宮的旁邊,在地面上插著一把高聳如雲的巨劍。

這一把巨劍,透過畫面可以清楚的顯示出它不是一把真正的鐵劍,顯然是用冰做的。

用冰凝結形成了一個劍的樣子,直插雲霄,好像有好幾公里。

「這把冰劍,不像是人工堆砌出來的,可能那傢伙是冰系異能,揮手之間就可以製造出這樣的巨劍。」江龍想到絕對有這種可能。

在江龍穿過來,從來沒有遇見過冰系異能,這是他第一次看到。

這時,在這座冰宮的最高層,一個人的畫面出現在葉城眼前。

江龍不由自主的想到,這個人就是在北方突破基因鎖的那傢伙。 一百六十六、呼叫炮火

如果不打開洞門,估計大火還要忍耐一會,一時半會也不會燃燒的太旺。因為裏邊就那麼點空氣,就是燃起來也不會太大。沒有空氣,氧氣缺乏,時間久了,說不定還會自己滅掉,這可是吳江龍關門時所沒有想到的。可是,敵人這麼一開,情況就不同了,是他們自己給大火添了助燃劑。就時燒的再慘,物資都被燒光,他們自己也有責任。

大門一打開,火苗立即向洞口外猛撲。噴出來的火苗瞬間便變成了火舌,在洞口處肆意舔著石壁。它似乎彷彿聞到了人肉香味,不顧一切地向外延伸,彷彿不吃掉一兩個活人它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縮回去。一時間,大火堵住了洞門,就是披着濕被子也別想進去。

由於山洞的特殊地理位置,越軍又沒有大型滅火工具。想進洞,只有一個可能,等裏邊的物資燒凈,直到灰飛煙滅。

武良夫眼睜睜看着火龍一樣向外噴薄的洞口,氣的他五臟六腑都要從肋骨縫裏擠出來。氣歸氣,可他的腦瓜子並沒着急上火,而是在飛快地轉着,迅速判斷著小分隊可能的下一個目標。

「隊長,師長找你。」一個特工隊員跑過來對武良夫說。

「師長來了?」武良夫一驚,他還以為師長親自到了現場。

因為這個動靜太大了,聽說軍火庫被燒,已經有不少大大小小的軍官趕了過來。先不說被中國軍隊放火這一事是誰的責任,單就斷糧少炊這一事,哪一個前線指揮員不擔心。所以,武良夫首先想到這一點。

「沒有。師長在電話里找你。」那個特工說。

武良夫向一旁跑去。

電台旁,武良武持着話筒連連答是,臉上有汗珠向外滲漏。看來,他是受到了師長的嚴厲批評。

敵師長在電話里把武良夫一頓好罵,大致意思是說,你這個特工隊長是幹什麼吃的。特工是我們的長項,過境擾敵也是我們的專利,可現在到好,你沒怎麼去折騰人家,反而讓敵人進來,把我們給毀了。我命令你,在天黑之前,一定要把這股北寇找到。

師長說的也沒錯。這一次,中國軍人就過來十個人,在別處已經露出了痕迹。到這時,關於小分隊的情報像雪片一樣已經飛到了敵師長桌前。但是,到了現在,除了那個武國仁,還有被找回的兩個俘虜外,其他人楞是沒見到小分隊長的什麼樣,也沒發現出他們的具**置。你說,這個師長能不火嘛!

特別是越南的這支特工隊,到了現在連個中國軍人的影子還沒看到。師長不罵武良夫是白痴,是笨蛋,他還能罵誰?就是老山再大,也有他的範圍。何況師長還在新聞報紙上說過大話,「老山被他們守的固若金湯,中國軍人連水都潑不進來,別說是人了。」可是,人家的小分隊不但進來了,而且還大搖大擺地燒了老山地區的最大一個軍需庫。而自己的這些特工人員呢!雖然整天來回遊盪,還有許許多多那些陣地上的軍隊。這麼多人,楞是沒看見人家進來。到現在連圍堵的地點都沒找到,想去堵,哪裏找人啊!

一時間,許許多多種不可思疑,讓這些了解內情的越南軍人們困惑不已。

當然了,他們在加強防備的同時,首要任務還是要儘快抓住這股中國軍隊。到目前為止,他們還以為小分隊的使命只是過境搞破壞,根本沒聯想到我軍的初衷是什麼。難怪老山一打響,他們在五個小時內就一敗塗地,還不了解我軍是在為攻打老山做準備。

吳江龍這把火算是放對了。如果他不放,找到敵人目標也只做個標記,走到哪都是這個樣子,那也太呆傻了,還怎麼能叫吳江龍。如果光偵察,不動手,就憑越軍的敏感性,一旦猜出我軍意圖,到後來,很可能是白忙一場。

然而,吳江龍就是吳江龍,敢作敢為的性格永遠都不能改變。他這麼一來,確實讓敵人迷惑了,着急了,認為他們過來就是破壞的。所以,敵人的下一步打算也只是儘快抓住小分隊,阻止他們搞破壞,沒有想到更深一層。

如果不儘快抓住小分隊,不僅是越軍的恥辱,而且還會受到更大損失。因此,敵師長命令特工隊的首要任務是搜索目標,找出中國的小分隊,把他們消滅掉。

武良夫丟下電話,哪裏還顧得上在這裏看火,更不可能等火熄滅去裏邊尋找蛛絲馬跡。即使是沒目標也要追,沒線索就自己找。武良夫急了,不但發了狠,還向師長下了保證,「天黑前,一定要把北寇抓獲歸案。」

兩輛汽車,在擁擠的軍需庫里擠了出來。帶着憤怒的灰塵,帶着不可一世的霸氣,嗚嗚地衝出山口。

剛過山口不久,坐在駕駛室里的武良夫轉頭看見了山邊一側的樹林,突然下命令道,「停車。」

司機一腳踩死油門,將狂奔的汽車停住。若不是後邊那輛汽車司機反應的快,兩輛車還真差一點撞在一起。

武良夫跳下汽車,朝着樹林里觀察。望遠鏡里出現了蒿草、樹枝搖擺的影子,似乎那裏隱藏着什麼。雖然影子很多,但就是沒有一個中國軍人的身影。武良夫接着又用望遠鏡在公路上查看,看了半天,仍然沒有中國小分隊的蹤跡。

武良夫潛意識裏感到這裏有情況。於是,他跳下車,低頭開始在公路上查看腳印。就是有腳印也早被趕過來的越軍給踏亂了,還能看出什麼蹤跡。

「走,過那邊看看。」武良夫不死心,對手下人說。

車上的越軍特工紛紛跳下汽車,跟着武良夫下了公路,朝着貼近山坡的一片草叢走去。

武良夫來到近前,一眼就看出了這些雜草是新近被人踏斷的,於是心中暗喜,「找到了,終於找到了。」隨後,回身對其他人說,「丟掉你們的重裝備,每人只許帶子彈和輕武器,跟我上山。」

由於越軍特工長年在野地里遊盪,有時,他們幾天都不回營地,吃喝拉撒睡全都要在外邊。因此,他們隨身帶着很多生活物資。這一回不同了,目標已定,就是光屁股睡覺,不吃不喝也要把這股中國軍人找到。所以,他們什麼都不要了,一心想着能加快行進速度。

隨着一陣叮噹亂響,越軍丟掉贅物。緊接着,這幾十個特工便輕裝上山,一窩蜂似地朝着那片樹林奔過去。

跑在前邊的越軍剛一接近樹林,不知碰到了什麼,隨後便響起一聲爆炸,緊跟着便有幾個越軍被炸倒。

這一下,武良夫心裏踏實了。既然這裏有炸彈,說明中國軍人從這裏走過,也證明他的判斷非常正確。只要能找到中國軍人的蹤跡,死個把人也值,而且是非常的值。

一名受傷特工倒地唉喲唉喲叫喚。有人想過去幫助救治。

「把衛生包給他,不要停止前進。」武良夫揮着槍阻止了想要靠前的人。

有幾個衛生包扔了過去。

「快,快。」武良夫擔心其他特工受到這顆炸彈干擾不敢進樹林,所以不停地揮槍催促。

看看其他人都進樹林了,他這才有功夫看一眼地上的一個傷兵,說,「自己包紮一下,回去吧!」

這個傷兵疼的只管在地上打滾,那還顧得上聽武良夫說什麼。

武良夫現在什麼也不管了,什麼兄弟情,領導關心下屬,全都丟到九霄雲后。當務之急是儘快抓住小分隊。於是,他拋下這個傷兵,抬腿向樹林中跑,去追趕其他人。

吳江龍帶着小分隊從山口出來后,本想繼續在公路上行走。公路上沒有荊棘,當然要比在蒿草樹叢中跋涉容易的多。因為他們身上穿的是越軍服裝,也不怕見到別的越軍。可是,吳江龍又一想,他們這夥人燒了軍需庫,人家去救火,而他們卻往外走,這明顯不正常。不行,還是在叢林中走安全。萬一在公路上要是被敵人識破,那時再想跑可就難了。如果一齊與敵人在叢林里穿越,別看小分隊受過特種訓練,但跟越軍比起來,還是顯不出什麼優勢,危險的很。

小分隊出了山口后,迅速丟下公路拐向右側山坡。他們越過一片蒿草地后,很快便進了這片叢林。一進叢林,吳江龍便安排賀曉設置障礙。一來是為阻止越軍。二來也是為了報信。萬一有敵人追過來,他們肯定不會大張旗鼓的喊著叫着往前趕。因此,在小分隊的後邊有沒有追兵,根本就覺察不到。在這麼厚實的叢林里,只要走出去一百米,就是用十部望遠鏡也看不到身前身後的情形。唯一的辦法,就是多製造出些聲音。只要有聲音傳出,就能判斷出方位和距離來。所以,吳江龍要這麼安排。

爆炸聲一響,吳江龍意識到有敵人跟進了樹林。雖然知道有敵人在後邊,但他們是什麼人,是正規軍,是公安屯,還是其他什麼部隊?吳江龍可無從知曉。別的什麼都想到了,就是沒想到這也是一支特殊部隊。

難道敵人來了就不幹活了嘛!這可不成,小分隊的任務還沒有完成。狼來了,咱也得養豬。吳江龍想好后對申偉軍說,「申偉軍,帶着你的人殿後。」

「是」申偉軍這三人小組迅速後退,沉在小分隊的後面,一邊前行,一邊觀察這敵人動靜。

既然有敵人上來了,說明小分隊已處在了萬分危險地段。這時更不能有任何閃失。不但要繼續偵察,還要躲避敵人追擊。

很快,小分隊掩進樹林深處。在裏面穿來穿去地跑了一會,終於望見了一個山頭。

「上。」吳江龍覺得在叢林里總是躲也不是辦法,這樣跑來跑去,小分隊的作用會完全失去。只要能完成偵察任務,就是被敵人都吃掉了也值,所以,他大膽作出這個決定。

戰士們連呼帶喘地一陣猛爬,很快便上了這個海拔也就在四五百米的小山上。一旦上了小山頭,也說明他們很快就會暴露在敵人的目光下。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如果不鑽出樹林,繼續在裏面轉游的話,吳江龍也弄不清哪是哪了,轉到天黑,他們也很難找對方向。只有站在高程點上,他才能夠對照地圖判斷出方位。

一上山頂,吳江龍迅速拿出地圖。冬雲和賀曉也也湊過來,三個人迅確定出目前位置。

「好了,我們已經處於老山深處,再往前走,可能就到敵人大本營,或是敵人前沿了。大家散開,搜索目標。」

這時,就聽陳強輕聲說,「隊長,那裏好像有情況。」

吳江龍順着陳強手指方向用望遠鏡觀察。在望遠鏡里,他看到在一個空地上停著很多汽車。心想,這就奇怪了,敵人把汽車停在這做什麼。忽然,一個信息在他腦際里一閃,「莫非,這裏是是敵人炮兵陣地。」有了這個想法,吳江龍一點不敢怠慢,繼續用望遠鏡向兩側觀察。接着,他又發現距離汽車三百米開外有一片樹林,在樹林的前面是一大片空地。透過空隙,偶爾能看見有人在那裏走動,時不時的還能看到一兩面小紅旗在飄搖。

到底是中國教出來的徒弟,指揮開炮時還沒忘掉使用小紅旗。所以吳江龍再熟悉不過,一眼便能分辯出。

「是了,估計那裏肯定是敵人跑兵陣地。」但目標距離太遠,吳江龍也一時也標定不出準確位置。

這時,一個戰士從身後山下跑上來報告說,「隊長,後邊的敵人上來了。申班長問打不打。」

「不打。撤。」吳江龍告訴那名戰士。

當然不能打了。前邊是敵人炮兵陣地,後邊是追兵。如果在這打起來,小分隊肯定會被粘住,別說是前去偵察了,想跑都難。趁著前邊敵人還不知曉的情況下,迅速靠近敵人,這才是根本目的。

等申偉軍帶人一上來,吳江龍便對眾人說,「走,下山。」

很快,小分隊從山頂上下來,又鑽入了叢林之中。

在亞熱帶地區,大小山頭基本上看不出哪裏是陰陽面,由於雨水充足,這裏的植被生長的非常容易,山前山後到處是蒿草和叢林。除非是站在山頂上,否則,人沒其中必是有去無蹤。

武良夫不虧是叢林作戰的老手,他的鼻子比狼還靈敏,一路上嗅着小分隊氣味,緊緊跟了過來。說是氣味,其實也就是被人踏倒的那些雜草和一路上踩出的腳印。

雖然武良夫跟的很緊,但他上了山頭時,小分隊還是跑的了無蹤跡。

武良夫失去了目標,於是拿出望遠鏡開始向四周搜索。這時,他也發現了眼前的炮兵陣地。忽然腦子一閃,暗忖,莫非這股北寇是對我們炮兵而來。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危險了。這個炮兵陣地是師里的一個炮團。幾乎所有重炮都集中在這裏。萬一炮兵有了閃失,那麼守衛老山可就難了,光那些小炮根本就抵不住北寇的猛烈進攻。

武良夫想到這,心裏緊張到了幾點,告訴電台兵,「通知師部,北寇已經流躥到了炮團附進,望他們儘早做好防範。」

電台信息很快傳了過去。等吳江龍他們來到炮兵陣地時,這裏的敵人已經開始佈置。

吳江龍帶着小分隊隱藏在距炮兵陣地兩百米開外進行觀察。

吳江龍看到此地有這麼多重炮,心裏簡直樂開了花。能夠找到敵人炮兵陣地,就等於救回了一個連甚至是一個營戰士們的生命。

在自衛反擊戰之後,我邊境部隊經常受到敵人炮兵襲擊。雖然我軍炮兵也及時進行了炮反,但一直沒能把敵人這支部隊消滅掉,所以,他們始終是我軍攻擊老山的一個大隱患。如果在我軍攻取老山時他們還在,那時,不知這些重炮會毀掉我們多少生命。今天既然找到了他,就別想讓他再多活一天,一天也不行,甚至連一個小時都不能給他。

吳江龍想,如果敵人知道有中國軍隊來過這,那就說明這裏已經暴露,敵人可不會傻乎乎地等着我們打老山那一天時,還留在這進行炮火準備。到那時,這些重炮早不知跑哪去了。

吳江龍一邊在地圖上標定方位,一邊通知電台兵,「打開電台,跟老家聯繫。」這麼重要情況,還怕什麼電台暴露不暴露。

很快,電台兵跟國境這一頭的中國軍隊聯繫上。

「告訴老爺子,說我們找到了敵人炮陣地。」

接着,吳江龍又說出了坐標位置,765,831。

電台兵很快把坐標發了出去。

吳江龍接着說,「小分隊建議,立即對敵人炮兵實施打擊。」

電台兵發完后,又對吳江龍說,「老爺子問咱們的位置。」

「在敵人陣地兩百米處。」

電台兵發完后又說,「老爺子讓我們趕緊撤離,等十分鐘后再開火。」

這時,吳江龍發現從炮陣地上出來很多越南兵,他們正端著槍向小分隊隱藏地掃索過來。

「告訴老爺子,我們已被敵人發現,立即撤離,請求馬上開炮。」

。 「什麼?還沒有到賬?」

「那有沒有與凱傑公司的人聯繫?」

「他們催著要貨,卻又不給錢,難道他們想要空手套白狼嗎?」

聽到財務部並沒有接到凱傑公司的定金,花小蕊臉色頓時被氣煞白。

她怎麼沒有想到,這麼一個大的訂單,竟然是自己那個不靠譜的二叔花鵬接的。

若不是花鵬,她興許還能不緊張,因為她那二叔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次訂單接的不明不白,一旦處理不當,公司將面臨百億的損失。

「聯繫過了。」

「對方一直沒人接聽。」

劉經理也是焦急的很,這麼大的訂單如果砸在手裏,他們銷售部第一個要承擔責任。

嘀嘀……!

就在此時,花小蕊的辦公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花小蕊眉頭緊皺,轉身將電話接聽,道:「喂?這裏是天鳳集團總裁辦公室。您找哪位?」

「您好,我是國外凱傑公司的負責人,名叫『邁瑞』。」

電話中,傳來以外外國男子的聲音,自稱凱傑公司負責人。

「哦?」

「你好,我是天鳳集團總裁花小蕊。」

「請問邁瑞先生,我們簽訂的合同是否還算數?」

花小蕊神情變得凝重,她正愁著找不到凱傑公司負責人,如今對方主動打電話送上門,她自然要問個清楚。

「花總您消消氣。」

「合同自然算數,不過我們聽到消息,貴公司無能力為我公司供應貨物,所以我們一直在與貴公司聯繫,卻一直沒得到準確回復……。」

「所以,這次我們需要貴公司履行簽約條款,賠償我公司的損失,並且貨物要無償供應。」

Views:
1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