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蟑螂跑的本來就快,說不定它已經跑到下水道裡面去了呢?」

陸安安漫不經心的開口,然後用吹風機吹著頭髮。

三人面面相覷,她們都看不慣陸安安。

最終,黎非非還是進了浴室。

她不能不洗澡。

拿過徐莉佳和張婉兒的手機,打開閃光燈,然後就在浴室裡面開始洗澡。

陸安安剛好吹好了頭髮,只聽到浴室裡面傳出來一聲尖叫。

「啊!」

突兀的聲音響起,將張婉兒和徐莉佳都給嚇到了。

張婉兒連忙問道:「非非姐,是不是蟑螂出現了?」

裡面沉默了一會兒,黎非非才回應道:「水沒有了,我頭髮才洗到一半。」

「沒有熱水了!」

黎非非大聲道。

她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出去啊?

頭髮滿是泡泡,身子半濕,特別的黏滑。

這時,徐莉佳才恍然大悟的想起了什麼,「寢室好像倒點就停熱水了!」

「什麼破學校,什麼破寢室,當初就不應該報考這裡。」

裡面響起了黎非非罵罵咧咧的聲音。

張婉兒站在浴室門口,「非非姐,那你該怎麼辦?要不先用冷水洗了?」

「冷水!」

黎非非觸碰了一下冷水,只覺得冷水冰冷刺骨。

要是用這冷水洗澡,那她明天肯定會生病的。

可如果不用冷水洗澡,她實在是不想這麼出去。

最終,黎非非也只好用冷水洗澡。

洗完澡之後,只見黎非非一臉怨氣的從浴室裡面出來。

陸安安早已經舒服的躺在床上了。

看著陸安安躺在床上,黎非非更加的火大。

要不是陸安安耽誤這麼多的時間,她怎麼會洗不上熱水澡?

一定要好好的教訓陸安安。

晚上,四人躺在床上,除了陸安安已經閉上了眼睛,另外三個都抱著自己的手機。

黎非非組建了一個寢室群,群裡面就只有她們三個人。

此時,三人正在群里謀划什麼陰謀詭計。

第二天,陸安安正在換衣服的時候,突然發現張婉兒拿著手機對著她拍照。

。 嘰哩咕嚕,這幾隻個頭沒有多大的針葉骷髏豬,跟着它們的豬老爹,在自家的小院子裏轉悠了起來。

跑在前頭的那隻最為頑皮,時不時要去搶在眾豬的前頭,秀一下它的翻跟頭絕技。

跟頭翻了一圈又一圈,它也轉得越來越遠。

嘭咚,撞倒了這個奇怪的物什,這小豬崽子沒先睜開雙眼去瞧一瞧,倒先扭著個小身板去蹭了蹭。

這一蹭過來,得了某種力量的它,猛然變得比它老爹還要高大好幾倍。

嚇了一大跳的豬老爹,看着自家那小豬崽子,就跟看了一頭殺氣騰騰的豬大瘟似的,止不住哆嗦起了四肢,忘了跟那幾頭針葉骷髏豬一起四散逃竄。

身高超過了九丈的豬崽子,一個撲身躍向了它那豬老爹。

咚隆,遠處傳來的那一陣鬧騰勁,將曹祐從那冰床上給摔了下來。

瞧著這黑漆漆的屋子,曹祐一點兒也想不起自己這是在哪兒,隱隱記得自己是被那白衣童子,從欄桿上踹了下去。

白衣童子?自己嚇起了自己的曹祐,急忙召喚出了這把紫芒龍魂刀。

在屋子裏翻找了一邊,他只找到了半截白蠟燭,沒有找到什麼白衣童子。

努力地想了想,曹祐又記起了一點,自己從守柿子老頭那裏回來的時候,見到過軒轅伽。

暈了過去之後,又到了那個叫什麼白意閣的地方。

有關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裏?曹祐猜想是被什麼人給逮來的吧。

誰會無聊到逮他曹祐呢?咚隆,又是一個震動襲了來。

從屋子裏跑了出來的曹祐,沒能及時發現到那屋子,並沒有跟着抖三抖,就像天地清靜一片,只有他這個夜不能寐的小兔崽子,才會捨得從床榻上翻下身來。

因了這裏是絕域,並沒有東州那邊特別明顯的晝夜更替,所以曹祐沒費多少勁兒,就瞧見了遠空那一片黑蒙蒙。

起初,那一小片黑蒙蒙,也就銅錢般大,看起來也沒有太大的妨礙。

眨眼間,那枚銅錢就蔓延成了,他家那個錦鯉大魚池。

是什麼怪東西往這邊來了?幾個跳竄蹦向了那屋頂,沒看出個好歹來,曹祐倒先見得軒轅伽往他這邊望了來。

四目相對間,曹祐很想跑過去問一問那傢伙,又恐那傢伙會提前設好個陷阱等着他。

裝得跟個世外高人一樣,曹祐解除了對龍魂刀的召喚,一個平心靜氣就坐在了那屋頂上,也不怕自己又會激動到往下掉去。

越是如此做作,曹祐越覺得軒轅伽看出來了,他的這點小緊張。

咬咬牙將視線往上望來,他卻發現臉紅心燥的軒轅伽,已到了他的跟前。

咦?他都還沒漲紅了老臉呢,這傢伙又是犯了個什麼渾。

「大半夜的,你是不是也聽到了什麼動靜?」

把目光移向了,那一團越聚越多的黑雲,軒轅伽先聲詢問起了曹祐這事。

據他大概的估計,這會兒在東州那邊的話,也該有個亥時了。

往常這個時候,他應該是躲在某個地方呼呼大睡的。

瞅見曹祐還在往他的臉上望,軒轅伽一氣之下,召喚出了這把散著些許冷意的寒刃戟,將它架在了曹祐的肩膀上。

「你……你自己不會看呀,那麼明顯的事兒,反倒來問我了。」

不知道該怎麼脫下身上,這套有了些緊縮的蠶絲甲,曹祐小心翼翼地將這把寒刃戟,從自己的肩膀上移開了一點點。

順着他所指去的那個方向,可以看見密密麻麻的一大堆怪東西往這邊跑了來。

那些怪東西似乎是來逃難的,又像是吃飽撐著沒事做,來這邊瞎折騰的。

多瞧了瞧幾眼,曹祐看出了它們跟那些骷髏人,和骷髏鳥是親戚,也都是骷髏。

「趕快收拾東西躲遠一點,這裏等會兒可就沒了。」

好心好意地提醒了曹祐一聲,軒轅伽轉身往他那屋裏跳了去,像是要去收拾點家當,以備逃難之時所用。

沒有他那麼機智的曹祐,想了老半會兒都想不明白,為什麼要躲遠一些,不就是一堆轟隆隆跑來的怪東西么。

等它們跑到這邊來,它們還能有什麼力氣再往前跑呀?

有,這裏是絕域,對它們那些骷髏牲畜來說,是一個非常有利的地方,會不間斷地給它們提供相應的力量。

「師傅,發生什麼事了呀?」

睡意尚濃的邢鑫,身上只多披了條被褥,沒有多去看一看那些奇怪的黑雲暗霧。

從她那個角度看來,迷迷糊糊之中,她竟看到曹祐站在了那一邊的屋頂上,似有往她這邊跑來的可能。

略微想起那臭小子抓過自己小手的仇恨,邢鑫睜大了雙眼瞪過去,整個人又清醒了不少。

「我們可能要稍微離開這裏片刻了……」

受了那些黑雲暗霧的影響,尹伯期體內的熱血也在翻騰了個不休。

如此強大的一股暗靈之氣,是從哪裏冒出來的?看清了那些被染了黑的劍齒骷髏狼,尹伯期整個人都有了點不舒服。

反觀他的不安,他倒是見到曹祐,像個沒事人一樣,往他這邊跳了來。

難道這事兒,跟那臭小子有關?

狐疑地看了看曹祐,尹伯期也見着荀滕等人都從屋裏跑了出來。

於是,惦記上了伊葛那點雲界術的他,帶着邢鑫離得曹祐遠了些。

「……」

莫名受到了眾人特別關注的曹祐,也跟着往伊葛這邊跑了來。

他之所以會想離得那醜丫頭近一些,只是想問一問她,和她那丑師傅打算往哪裏逃,能不能也帶上他。

在這地界裏,他也沒認識幾個人,又找不到花燼骨那頭臭貓,以及他的大叔歐桓。

無奈之際,不去蹭點小熱鬧,他又能有個什麼良策。

「先往萊州撤一撤,等過幾天再回來看一看。」

也只穿了套睡衣的肖安,鎮定地跟伊葛說起了這麼個建議。

在他們這些人裏頭,也就剩得伊葛這個雲界宗的人,能夠在短時間內帶走所有人了。

站在他身旁的蘇彌,有些好奇為什麼不是往東州撤,非要去萊州那種不化之地做什麼呢。

「好……大家隨我來!」

飛快地凝結出了一個複雜點的雲界術,在虛空中打開了這道單向門,伊葛拽著離他最近的李端蓉先走了進去。

不是他不相信自己,而是把李端蓉這多手多腳的小徒弟給帶走,能夠省點事兒。

『第四部,完』 全國高校兵擊大賽?

兵擊戰隊?

陳克不了解這些,也不感興趣,他現在只想在一周內把自己的苗刀等級升上去,好在噩夢中保命。

「陳克,你不報名?」

就當陳克轉身打算離開時,董一山叫住他。

「嗯,不了。」陳克搖頭。

董一山疑惑地看著他,心說你丫明擺著是來泡妞的,現在有更好的機會去接觸梅墨寒,居然不報名?

陳克看懂了董一山的眼神,有些無奈,懶得解釋,直接轉身朝大門處走。

「學長,聽說這次全國大賽的獎金又提高了很多,是不是真的啊?」

排隊報名的人群中,有人突然大聲問道。

這話讓現場安靜了一下,前方負責報名工作的王恆抬頭看了看眾人,笑道:

「沒錯,各個名次的獎金都比去年高了,冠軍戰隊的獎金更是高達兩百萬,而且如果真的能奪冠,學校還會單獨給每個人發一筆獎金,聽說最少都是十萬!」

「哇——」

一片驚嘆聲,兩百萬的團隊獎金再加上不低於十萬的個人獎金,對學生來說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還有。」

王恆見梅墨寒已經不在現場了,決定再爆一個猛料:

「對於這次大賽,學校是很重視的,社長之前申請要在開賽前一個月讓戰隊進行封閉式訓練,學校已經同意了。你們要知道,咱們戰隊可不止社長一個單身妹子,到時候一個月的時間,大家每天都會待在一起……」

王恆話沒說完,但其中的意思大家都懂了。

冠軍和獎金什麼的,畢竟還太遠,而且概率也不大,但是封閉式訓練,只要加入戰隊就肯定能參加啊。

卧槽!

聽到這裡,在場的男生們眼神立刻就變了。

董一山猛得轉頭:封閉式訓練?和梅墨寒朝夕相處一個月?!

陳克猛得轉身:兩百萬團隊獎金?不低於十萬的個人獎金?!

他毫不猶豫地跑向報名的隊伍,然後碰到了董一山。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