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裏。

老人呆住了,眼睛在院子裏尋找那個肥胖女人,那個孩子卻沒理會這一茬,他跑到了豬圈旁,看着九個小豬,非常開心。

楊恆微笑道:「要吃烤乳豬嗎?」

「哇,要吃,你會烤嗎?」孩子驚喜大叫,但望着眼前剛生下的小豬仔,他善良的道:「小豬仔那麼可愛,真要烤了吃嗎?它們的媽媽肯定會傷心的。」

楊恆手指那個肥胖女人變的小豬仔,道:「就烤這一隻吃,你看,這是一頭瘋豬,吃了它,它的豬媽媽不會傷心。」

孩子歡喜,急忙去準備火爐和火架。

肥胖女人變成的小豬仔,智慧依舊在,聽到了這聲音,驚恐大叫,左右衝擊,想要衝出豬圈,但沒有用。

院子裏,架火燒水,很快,一隻烤乳豬就熟了。

不多時,院子裏,只剩下一堆骨頭,被拴著的狗吞吃了個乾淨。

老人沒吃,她身上青一塊紫一塊,袖子下的胳膊上竟然滿是傷印,看的楊恆心中悲痛。

「走吧,我帶你們離開這裏,去過新的生活吧!」

楊恆說道,老人茫然,孩子歡喜。

神光一閃,院子裏三人都消失不見了。

而與此同時,長安縣的失蹤人口薄上,又多了一樁懸案…..

ps:感謝稻坂書友覺得你很淦的打賞,電腦小號(不是我啊)的打賞,還有其他書友的打賞。

本書接近完本了,不會太監,但更得慢一點。成績不好,作者也要恰飯啊,等完本后開新書。 林衛的眾多神器,雖然僅僅是普通神器級別的,哪怕好幾件聯手,也不是黑龍的對手,甚至能否對其造成傷害,都不知道。

不過,此時有冥老頂在前面,而它們要做的,僅僅是干擾一下黑龍的行動,這一點,它們還是能夠做到的。

並且,因為黑龍自身已經被困住,此時完全被眾神器壓制,雖然把冥老的舉動看在眼裏,知道對方要準備施展大招,但它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畢竟,眾多神器之中,可是還有天心塔這樣的輔助類神器,把它牽制的死死的。

「該死!該死!老子跟你們拼了!」黑龍怒吼一聲,而後張開嘴,一枚金色的珠子,從它的口中飛出,散發着蓬勃的能量波動。

而在這時,林衛的識海之中,同樣響起了冥老那有些急切的聲音道:「不好!快收回你的神器,這畜生要拚命了,這是它的本命龍珠,威力極其強大,你的這些神器,如果被當面擊中,必然會受損。」

得到冥老的提醒,林衛哪裏敢猶豫,急忙給眾多神器,下達的返回的指令。

「混蛋!」

黑龍的目標,本就不是林衛的那些神器,此時見到圍繞着自己的蒼蠅,紛紛四散而逃,僅僅只是罵了一句,而後便沒有太過在意,而是把目標,完全都放到了冥老的身上。

「吼!」

一聲怒吼響起,只見那龍珠懸浮在黑龍張開的大嘴之中,一道淡金色的光束,從龍珠之上射出,目標直指前方的冥老,速度非常的快。

「嗖!」

一把黑色巨劍飛出,冥老的攻擊,顯然也已經準備完成,雖然看起來,跟之前的黑色巨劍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但劍身之上,卻是有着一道道歪歪扭扭的的金色紋路,而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則是更加的深沉,冰冷。

「咚!」

兩道攻擊相撞,頓時響起了一道沉悶的轟鳴聲,一道道氣浪朝着四周擴散,哪怕是林衛所在的位置,也能感覺到無窮的破壞力。

一陣飛沙走石,就連山洞都開始搖晃,好在有金玉在控制,否則山洞必然會塌陷。

「這……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還能夠抵擋的住?」黑龍一臉難以置信的說道。

此時在它面前的,則是完完全全,上演了之前的一幕,黑色巨劍跟光柱,再次陷入了僵持之中,這讓它哪裏能夠接受,畢竟,它此次攻擊,可是運用了龍珠的本源之力,那是它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攢下來的用一點就少一點,想要修鍊回來,除了要消耗大量的時間外,還要海量的天材地寶。

當然,獲得的條件雖然苛刻,但效果卻是杠杠的,單就戰力,運用了龍珠的本源之力后,絕對能夠暴漲十倍。

「沒想到!你居然捨得燃燒本源之力,難道你不怕修為跌落嗎?」冥老皺眉問道。

「哼!這都是被你逼得,修為跌落,總好過失去性命,修為可以重新修鍊回來,但命卻只有一條,如此簡單的道理,你居然還好意思問出口?」黑龍撇撇嘴,冷笑着嘲諷道。

「呵!可惜!哪怕你燃燒本源之力,今天也難逃一死,怪只怪你跟老夫的屬性是一樣的,只要能夠得到你的神格,老夫多少也能恢復一些實力。」冥老搖搖頭說道。

「哼!想要老子的神格,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話音落下,黑龍頓時眉頭一皺,而後從龍珠之中射出的金色光柱,變得更加粗壯,光芒更加耀眼。

「嗡嗡嗡……!」

黑色巨劍被威力突然加強的金色光柱,頂的節節敗退,速度雖然不是很快,但平衡的局面,卻是已經被破壞。

「混蛋!這貨這是不要命了,不過,別以為老夫就拿你沒辦法了。」冥老暗自嘀咕了一句,而後從他的體內,有着越來越多的黑霧,快速湧現出來,而後,他伸手一指前方的黑色巨劍,頓時有着一道黑色光束,進入黑色巨劍之中,源源不斷的往裏面輸送靈魂之力。

「林小子!你身上還有沒有魔核?」冥老感覺自己的靈魂之力,隱隱有些不太夠了,於是便傳音給林衛道。

「還有不少。」林衛並未隱瞞道。

其實,冥老也知道,他的身上,還留有不少魔核,只是因為再怎麼吸收,都無法繼續提升骷髏復生術的等級,所以,這些年來,在海上,以及靜風島收刮而來的收穫,他都一直存放着,沒有吸收。

「你現在趕快吸收,老夫的靈魂之力不夠了,急需大量補充,否則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冥老急忙催促道。

「好!」

聽到冥老的話,林衛並沒有猶豫,直接點頭答應下來。

緊接着,林衛的次元空間之內,那堆積的,猶如一座座小山般的魔核,不管是什麼級別的,裏面的能量,都在快速的流失。

而這些流失的能量,一部分被林衛自己吸收,一部分,則是通過林衛的身體,飛速湧入冥老留在他識海之中是神格之中。

「嗡嗡嗡……!」

有了新能量的注入,頓時間,原本不斷後退的黑色巨劍,頓時停了下來,而後反過來,把光柱往回頂了回去。

「可惡!沒想到你居然還留了一手。」看到此時形勢翻轉,自己的攻擊被頂了回來,頓時有些懊惱的說道。

「你也可以繼續燃燒本源之力啊!就看是老夫先頂不住,還是你先耗盡本源之力。」冥老一臉平靜的說道。

「你……!」

聽到冥老的話,黑龍的臉上的頓時浮現一抹無奈之色,咬牙切齒的看着冥老,卻是無力反駁,因為,對方說的都是實話,哪一方體內的能量先耗盡,後果自然就不用說了。

而另一邊的林衛,在感覺到魔核大批量的,被抽空了能量,化作了一堆堆粉末,頓時感到十分的心疼,不過好在,屬於他的那部分,依舊是他的,給冥老的,則是本就是對方自己的那一部分。

「吼!」

一聲怒吼之後,9h黑龍再次加大了消耗,自然的,攻擊也再次增加。

「林小子!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隨着黑龍的爆發,冥老頓時感覺到壓力劇增,而他此時,雖然還有後手,但是卻不想施展,因為那樣的話,他之後可能會因此,跟以前一樣,陷入昏迷之中。

得到冥老的指示,林衛沒有猶豫,再次放出了眾多神器,讓它們繼續干擾黑龍。

「混蛋!還來?」

黑龍看到朝着自己,圍了過來的眾多神器,臉都綠了,看向林衛所在的位置,眼中充斥着濃濃的殺意。

時間飛快流逝,林衛次元空間之中的魔核,已經全部消耗殆盡,而黑龍一次次的爆發,明顯也已經支撐不住,隨着大量的本源之力消失,此時的它,身體有些發虛。

「等等!本座願意交出所有的收藏,只希望你能夠放本座一馬,在本座的收藏之中,有着比我體內的神格,更好的寶物,只要你願意就此罷手,它們全部都是你的。」眼看就要堅持不住,黑龍急忙喊停,一邊說着,一邊拿出了幾件東西,開口說道。

「原來風靈珠被你收起來了,看來你已經把它煉化了,怪不得會突然不見了。」冥老看着黑龍身前的那些東西,當看到其中有一枚珠子的時候,頓時恍然說道。

「這是自然,這風靈珠本就是屬於本座的東西,早就被本座煉化多年。」黑龍點頭說道。

「嗯?那這麼說的話,之前的那些風珠,都是你放出來的誘餌?目的就是為了藉此吸引一些修士,讓他們破除陣法,好讓你自己脫困。」聽到黑龍的話,冥老眉頭一皺,而後一臉驚訝的問道。

「當然!」黑龍點點頭,坦然承認,而後再次說道:「怎麼樣?這幾件寶物,可不比風靈珠差,只要你願意放過我,那麼這些寶物,就全部都是你的。」

「呵!老夫為何要答應你?等你死後,這些東西,還不照樣是老夫的,老夫又何必多此一舉,讓你拿來做交換。」冥老撇撇嘴,一臉冷笑的說道,而他的攻擊,更是沒有減弱一絲。

「呵呵!本座既然敢說出來,自然能夠做到,在臨死之前,把這些寶物,全部都放逐到空間亂流之中,讓你一件都得不到。」黑龍抬頭看向冥老,一臉得意的說道,臉上則是浮現一抹自信滿滿的表情。

「沒有就沒有吧!反正老夫看中的,是你的神格,至於其它的寶物,老夫根本不在意。」話音剛落,冥老就加大了靈魂之力的輸出,而在他的身後,卻是有一把黑色長劍緩緩凝聚,他怕快了,會被黑龍覺察到,那他的計劃,可就失敗了。

「不可能的,這些寶物,隨便一件,在這個世界上,都是難得的周報,你不可能不在意的。」黑龍一臉不相信的表情,連連搖頭說道。

「廢話真多,老夫說不要就不要,受死吧!」冥老冷聲說道。。 戴天理和朱蘭熊對視一眼,戴天理現在也拿不定主意,只能看看這老對頭。

「要不就讓唐銀試試吧。」畢竟是自家女兒帶回來的,說不得就是自家女婿,而且如果不試試,那接下來怎麼辦,讓清清去,還是叫云云去?

「唉,行吧,我同意了,那我們現在過去吧。」戴天理看老對頭都這麼說了,也就點頭同意了,唐銀說的對,現在還能搏一搏,以後恐怕連搏的機會都沒有了。

「不要急,你們先祖不是留下了什麼東西么,我先看看,封印的事情倒是不急,反正也不差這一天兩天的。」唐銀搖著扇子,他對封印者的身份也挺好奇的,畢竟用着第一代封印術的,估計是第一代精靈,但是第一代精靈也失蹤不少,也不知道是誰。

戴天理沉吟片刻,這是先祖唯一留下的東西,一時間讓他有些猶豫。

「給他吧,留着幹什麼呢,人都快沒了,還守着先祖的東西幹什麼呢?」朱蘭熊嘆了一口氣。

戴天理也嘆了一口氣,拿出一個盒子,「你要的東西就在這裏,上面又很多圖案,我們也懷疑是一種文字,但是千百年來,至今沒有人能夠解讀這種文字,你想看就看吧。」

唐銀接過盒子,木質很好,但時間不長,應該是才換的盒子,打開盒子之後,唐銀眼前一亮,裏面是一個捲軸,一種很古老的捲軸,他現在可以肯定這個捲軸的擁有者肯定是第一代精靈。

唐銀急切的打開捲軸,看着上面熟悉的精靈文,這也很古老了,精靈祖地已經封閉太久了,外面能認識這種文字的精靈已經不多了,可以說是一種神文,因為這種文字本身就包含着一種力量。

由於保存不當,上面很多重要信息已經無法讀取了,那時候的存取技術還不完善,要是現在製作的捲軸沒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好在殘缺的都是一些研究數據,還有一些前面的信息也殘破不全了,但是一些信息倒是完整的保留下來了。

唐銀仔細的查看,交代的話不多,只有幾句話,大致就是他遇到了來自深淵的惡魔,他以自己的生命將其封印,希望祖地能夠派人來處理,同時希望可以照顧自己的孩子,能夠給予他們幫助,然後就是對樹神的歌頌了。

http://首發

唐銀嘆了一口氣,他終於知道這個精靈是誰了,就是當年的工具虎,因為他,自己把那個狼神給好好教育了一頓,雖然最後自己也沒讓他吃虧,但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真是物是人非啊。

當年自己有感身邊的不少魂獸,然後自己不是將山鬼部落剩下的人轉化成了精靈,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將那些沒有被山魁拐走的的十萬年以上的魂獸也都轉化成了第一代精靈,不過也保留了他們的獸身,想要變身也是可以的,所以他倒是沒有虧待這些老獸,單隻現在遇到這樣的是,還是很傷感的。

再看向這位星羅的皇帝陛下和自己的老丈人,我說怎麼感覺怪怪的,原來身上又精靈血脈,但是這麼多代了,現在已經稀薄的看不出來了,我就說嘛,什麼東西非要血脈來維持,應該是小老虎以自身血脈為引封印的什麼東西。

不過這老虎還真是厲害啊,本來精靈的受孕率就比較低,他還是跟人,那就更低了,別的不說,這個技術傳回去,那些傢伙恐怕要把他當神供著了,可惜啊,技術信息基本無法恢復,小老虎自己還涼了,也不知道有沒有靈魂剩下,如果靈魂保存的差不多,和本體的聯繫應該能把他復活,但是看外面那些靈魂被侵蝕成那個樣子,估計懸。

朱蘭熊和戴天理看着唐銀臉上的波動,怎麼這麼一會表情變了兩三次呢?

「怎麼樣,能看得懂嗎,你看到了什麼?」這位星羅的皇帝陛下非常急切的問道。

「這上面是古精靈語,但是因為保存問題,上面的很多信息已經殘缺不全了,但是也保存了一些下來。」唐銀把捲軸又放進盒子裏,扔給了這位皇帝陛下。

戴天理小心翼翼的接過盒子,同時對唐銀翻了個白眼,人家的寶貝你就亂認?

「上面到底寫了什麼?」朱蘭熊有些好奇,這麼多年了,終於有人可以解讀上面的文字了,這個上面果然是文字,但是什麼是古精靈語,沒聽說過呀。

「一些實驗數據吧,但是已經看不清了,然後就是一份憑證和求救信,如果你們先祖的孩子能夠拿着這東西去精靈祖地,那邊會派人來把這裏的東西收拾掉,然後你們的先祖應該還有救,現在估計涼透了,這也算他活該,你不教孩子精靈語給這個東西不就跟無字天書一樣嘛。」唐銀很無語,這老虎腦袋秀逗了吧,你隨便手寫一份也是好的呀,就算不是,你好歹要說去哪吧。

雖然他的孩子是同人類生下來,但身上一半的血脈依舊濃郁,只要靠近精靈祖地,肯定會被發現的,結果啥都不說,就是個坑,大坑。

看着唐銀在那吐槽,兩人聽了以後也在那面面相覷,聽着確實感覺有點沙雕啊,但這是自己的祖先,如果自己也跟着罵會不會有點不好?

唐銀還在那吐槽,「你們祖先應該是用血脈封印了那個不知名的存在,現在封印鬆動,所以你們的血脈有效,可惜你們的血脈太過稀薄,你們的作用無非是刺激你們先祖的血脈,其實和你們關係不大。不過精靈族受孕率很低的,而且你們先祖還是同人類生了孩子,估計生了不少,如果被精靈族的那些老傢伙知道,還不羨慕死,牛掰啊牛掰。」

看着唐銀在那評頭論足,兩人想笑但是又不敢笑,關鍵這麼隱蔽的事情,為什麼唐銀知道的這麼清楚啊?唐銀說的這些他們聽都沒聽說過,精靈族他們也接觸過,也沒聽說特別難生育啊。

「那下面的封印有辦法解決嗎?」先輩的事情他們不好評論,他們最想解決的還是當下的事情,雖然他們對於自己的先祖也是挺無語的,要是說清楚哪有現在的事情啊。 地窖

一身黑袍的湯姆窩在床上舔手手,那雙手和胸前以及大腿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燒傷。

「lord,你太亂來了!」一把把湯姆衣服扯開,魔葯大師把小孩兒放到葯池裡,「血脈守護的威力你還不清楚?!」

「鑽心剜骨。」湯姆的手輕輕的拍在下屬的身上,「西弗勒斯,你太激動了。」

疼痛瞬間席捲全身上下,仿若十年前……

「是我失禮了,lord。」瞬間,魔葯大師的眼神變得空洞。

「嗯。」湯姆感受到關心的遠離,「明明你平時一直都很平靜的,」他聲音稍微低了點,「我這次又沒毀你的坩堝。」

空洞的眼神有了情緒,這個小瘋子!

「嘩啦」池子里的魔葯被湯姆捧了一把撒在西弗勒斯腿上傷口處,他還沒處理自己的傷。

「lord,這葯是治燒傷的。」魔葯大師看著眼前的小隻黑魔王是好氣又好笑,氣這小隻黑魔王不把自己和別人的身體當回事,又感動他關心著自己。

「哦。」潛進葯里了。

搖了搖頭,帶著無奈,走出衛生間去給自己擦藥。

嗯?

這個鑽心剜骨……沒有具體傷害?

改良版?

……

傷好后,湯姆就回禁林了。

沒想到,半個月後,哈利找來了。

「小狼哥哥,赫敏說,那天是你阻止了我。」哈利很是擔心,「你還抱了我,她說看見你身上飄出了白煙!」

「不用擔心,」湯姆展示了一下他的手,「你要相信西弗的魔葯技術。」

「那就好。」哈利鬆了口氣。

之後,他糾結了起來,好一會兒,他才問,「小狼哥哥,如果我不是救世主,你是不是就不會來找我?」

「嗯。」湯姆完全沒有想騙哈利的意思,「如果你不是救世主,我根本不會,至少現在不會認識你。」

Views:
1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