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還沒走多久。

幾人就發現,此刻的海鯊城似乎也不是很平靜。

「看來有人先我們一步進入了城中,估計是那些從漩渦下來的人。」

李崑崙已經感受到城中微微的戰鬥波動,如是說道。

「有人搗亂更好!方便我們進城找人!明雲的模樣,大概就是這樣,大家分頭尋找。」

黃巢道宗四人向著城池四方散開,象霸則是直接向著海鯊城地牢而去。

至於徐真,目標直指鯊無敵的府邸。

而此刻,鯊無敵的府邸之中,卻是聚集了超過百人的戰王隊伍。

大殿之中,首位之上,一名身材健壯,猿臂狼腰的中年男子。

此刻,他正微眯著雙眼望著殿中左右之人。

「霸王,對於外面這些突然出現的人族,你沒有什麼要說的嗎?」

被提名問及。

霸王緩緩起身。

無形之間便有一種無法言語的強大之感,從霸王的體內散發出來。

「將軍,你要的人現在已經來到海鯊城。至於這些人族,我會解決。」

簡單說完一句話,霸王不等鯊無敵說話,已經抬步走出大殿。

「將軍,此次人族突然降臨深海,是否是預言中的大陸大劫即將到來?」

說話之人,白髮,黑瞳,紫面,正是水龍州之王,半步戰皇水龍王——龍庭。

鯊無敵深邃的雙眸之中跳動著如同幽潭一樣的波光,他望向龍庭,嘴角上揚。

「預言?那是琴瑟戰皇應該考慮的事情!那個人類竟然收服了若水帝國的那個女人,實在讓人意想不到。我想此刻,三大帝國已經得到萬金商盟的消息,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派人前來。」

「海神的至寶,實在讓人無法抵禦。正是因為墨殤帝國擁有兩件海神至寶,在這深海之中,凌駕於琴瑟與東臨兩大帝國。所以,這個人類的出現,已經註定要改變整個海妖大陸的格局。」

鯊無敵說著,目光掃過眾人:「你們說,如果是我獲得這件至寶,會不會出現第四帝國?」

眾人的呼吸瞬間停滯,均是瞪大了雙眼,望向鯊無敵,好像是聽錯了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第四帝國?

「富貴險中求!只要我得到這件至寶,你們就是海鯊帝國的開國功臣!你們的族群,將在這片土地上擁有自己的封地!如此,如何?」

龍庭與鯊無敵曾經都是龍血府之人,能夠背叛龍血府主,就足夠說明二人野心之大,不甘成為人下。所以,當鯊無敵說出那句話時,龍庭就已經知道,在三大帝國的強者未到之前,他們一定要從那名叫做徐真的人類手中,拿回當年若水三秋帶走的海神至寶。

龍庭起身,走到殿中,單膝跪在鯊無敵的身前:「龍庭願為將軍身先士卒!」

水龍王以身作則,殿中其他人哪有敢說不的。鯊無敵什麼脾性,眾人再清楚不過。如果現在有人敢說不,那只有死路一條。

「我等誓死追隨將軍,為將軍開國衝鋒陷陣。」

「哈哈哈哈!好!很好!既然如此,爾等隨我前去捉拿徐真。」

無論霸王還是水龍王,都只能感應到徐真大概的位置,想要精確到某一點是不可能的。

鯊無敵帶領眾人除了海鯊大殿,與此同時,徐真卻是已經悄然進入了海鯊府邸。

在偌大的海鯊府邸盲目尋找,顯然不是徐真想要的,神靈力蔓延而開,籠罩了整座府邸。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房間,每一處暗室,徐真都不曾放過。

終於。

在一間還算雅緻的閣樓房間之中,徐真發現了一名女子。

「應該是她吧?」

只不過,此刻的女子懷中卻是抱著一名似乎出生不久的嬰孩。

帶著疑問,徐真很快來到這座閣樓。

門前有兩名戰靈守衛,幾乎是在看見徐真的瞬間,就被徐真以極暗血靈咒控制了。隨後,他步入閣樓,徑直向著那名女子所在房間而去。

沓沓沓。

徐真並未刻意隱藏腳步聲,所以在徐真未進房門,房中便傳來女子的聲音:「是誰?」

「在下徐真,請問姑娘是否是明雲?」

那女子聽到徐真的詢問,明顯一愣,直過了幾個呼吸,女子才悠悠說道:「你是誰?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徐真當即鬆了口氣,來到門前,望著將孩子摟在懷中,有著戒備模樣的明雲。

「我答應豆豆,要帶他見你。」

「豆豆」

明雲身子一僵,望著懷中的嬰孩,兩行清淚當即落下。

「我我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啊!我已經沒有臉面再去見他」

聞言,徐真望著明雲懷中的嬰孩,已然猜到了什麼。

「這孩子是」

明雲微微抽泣,淚眼婆娑地看向徐真:「是鯊無敵的!」

徐真臉色一苦,只覺得這般對話,著實狗血。

「你現在是什麼意思?不想見豆豆?」

明雲搖了搖頭。

「我不能見他!我已經背叛了天南,我這樣的媽媽沒有臉面去見他。大人,求求你,告訴豆豆我已經死了,可以嗎?」

「豆豆,只是想見見他的媽媽!」

「不!不!我已經無法離開這裡!鯊無敵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記,只要我離開這裡,他就會引爆我和陽兒體內的印記。我可以死,但是陽兒不行,他還太小,他不能死。」

「如果是豆豆來見你呢?」

明雲頓時安靜下來。

「豆豆來見我?他能來嗎?」

徐真點了點頭:「當然!現在我就讓他出來見你。」

隨後。

靈光閃動。

一名五六歲的男童突然出現在明雲的面前。

豆豆看著徐真,有些奇怪為什麼將自己放出華夏世界。

「豆豆,你看看你的背後,她是誰?」

豆豆聽話的轉過身,看著懷抱著小嬰兒的明雲,眼中露出了疑惑:「大哥哥,這個阿姨是誰?」

明雲眼中泛淚,抽泣地對著徐真說道:「當初我離開豆豆的時候,他還不到一歲。」

「豆豆!她是你的母親。」

豆豆愣住了。

他幻想了無數次的母親,此刻就在眼前。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沒有絲毫興奮激動之情。

「豆豆,我是你的媽媽啊!」

豆豆突然狠狠地搖頭。

「不你不是我媽媽!我媽媽不是這樣的。爺爺說,媽媽已經死了。被壞人打死了!我的媽媽怎麼會抱著別的小寶寶」

「大哥哥,我不喜歡這裡。讓我回去,讓我回去吧!」

逃避!

因為心智的成熟,豆豆比之同齡之人要想的更多,懂得更多。

他只是個孩子,腦子裡還有著屬於自己的自私。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媽媽現在成了別人的媽媽。

「豆豆」

「大哥哥,讓我回去,讓我回去!」

徐真有些難受,這與他所想的結果,大不相同。

他以為,豆豆見到媽媽時,會很開心。

但是,他錯了。

在豆豆成長的這幾年,他根本沒有過任何父母之愛。他的想念,是停留在自己的想象之中。

他已經習慣了沒有父母的日子。

徐真嘆了口氣。

原來,孩子也是會騙人的。

徐真還記得那天,第一次見到豆豆時,他躲在門后的眼神。

徐真緩緩蹲在豆豆身前,最後一次問他:「豆豆,你只有一次機會。你若離開,就真的見不到自己的媽媽了!」

「大哥哥,謝謝你!」

然後,突兀地,豆豆走到明雲的身邊,小手輕輕擦拭掉明雲臉上的淚,看了一眼明雲懷中的嬰孩:「媽媽,你不會在丟掉弟弟了吧?」

「對不起對不起」

豆豆轉身,含淚笑著說:「大哥哥,我想回去你的世界,那裡有很多愛我的人。」

徐真點了點頭。

但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力量突然籠罩在豆豆的身上,將其拉出閣樓,這陡生的一幕,讓徐真措手不及。

「豆豆!」

徐真猛然轉身,望向門外。

一名健壯男子,頸部還有著鯊魚一般的腮紋,正面帶冷笑的看著他。

「哼哼!真是有些遺憾!在這種時候打擾你們!你以為我留著這個女人是為了什麼?就是讓你們自投羅網。當然,我等的是麻天南,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是你,徐真。」

豆豆被鯊無敵抓著脖子,極力的掙扎著。

「鯊無敵,放了他!」

「可以。」

「不過,你得拿東西跟我交換。」

「什麼東西?你說。」

鯊無敵高高舉起豆豆,臉上緩緩露出幾分瘋狂之色:「你從若水三秋手中得到的海神至寶,把它交給我。」

。 回到自己的小黑屋裡,葉思黎還不敢相信這一切。

明天凌晨六點就是秦晴下葬的日子,只要熬過這個時候,她就能……解脫了?

葉思黎掐緊手心,自己都還不敢相信這件事竟然是真的。

這個噩夢,終於要結束了。

只要她能順利逃脫,她一定要所有害她的人都付出代價!

至於秦丞……

她低頭,手腕上依稀還有被他握住的灼燒感,想起他強勢的話語、他惡劣的行徑……以及他離開時候的背影。

一瞬間,葉思黎的心裡非常複雜。

她是該恨這個男人的,但是某些時候,她又覺得,如果換位思考,他的做法不是不能理解。

畢竟站在他的立場上,她自己恐怕都不會相信眼前這個女人真的不是周夢卿。

更何況,他甚至還給過她和周家人對峙的機會,之後也沒阻攔方禾去警局幫她二度確認,卻沒想到,最後得出的結果,卻是她有神經病……

真是剪不斷、理還亂。

不過,這一切總歸是見了警察之後再想怎麼辦了,現在她自己都還自身難保,就不要急著去想如何處理秦丞了。

這似乎註定是一個不眠夜。

Views:
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