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小葵花的出現卻彷彿為他們打開了另外一個世界的大門。

好像經商也不盡然全是暗無天日沒有未來。

好像經商也可以受歡迎的。

這也是他們喜歡看小財神做買賣的原因。

……

小葵花地攤在半個小時后開始達到客流量高峰,放眼過去幾乎整個街區全是沖小葵花地攤而來的。

也幸虧趙青葵做的全是均碼,不論胖瘦都能穿。

當然,更慶幸的是這年代大家都干一樣的勞力活,吃一樣的素糧,沒什麼機會長膘。

所以趙青葵的均碼才得以橫行天下。

當然買了不合適的也有,不過這年頭人們對成品的容忍度非常高。

凡是遇到問題,她們只會覺得是自己有問題,而不是衣服有問題,在家改一改也就合適穿了。

。 影帝附體。

兩個簡單的動作,將二世祖囂張、高傲、睥睨任何人的氣勢演繹得淋漓盡致。

鍾延覺得,此刻自己的形象一定很欠扁,搬到穿越前的熒屏上沒準能拿個什麼金雞、百花之類的獎。

遲大寶愣了下,接著搶似的一把拿起桌上的木盒打開來看,臉上的肥肉瞬間擠成一坨,然後木盒子就被收緊了儲物袋。

「鍾少有什麼吩咐,儘管說來,遲某定當竭盡全力!」

那架勢,就算此刻讓他賣老子也會毫不猶豫。

一旁的都有財齜牙,嘴角抽搐著,他真替葛老爺子擔心,生怕鍾延一直這麼豪橫,遲早要敗光葛府的家底。

而其實,雖然鍾延進了兩次密室,但卻沒從裡面拿過一樣東西出來,現在用的都是從永樂村風奇那『借』來的。

鍾延抖了下袖子,這才正視遲大寶,略微點頭,一幅『你很識趣我很滿意』的姿態。

「我想知道城主府接下來一個月內的守衛情況,包括具體的輪值時間、人數、修為等等,越詳細越好!這點小事對你來說不難吧?」

遲大寶心裡早有準備,拿一百粒願力珠要他做的事情,自然是危險至極甚至掉腦袋的,此時聽了要求,只猶豫了零點一秒便點頭答應,把肥碩的胸脯拍得砰砰響。

「鍾少放心,三天,不,一天,明天這個時候,遲某一定將消息帶來!」

「很好!」

鍾延投去讚賞的目光,「就給你三天時間,只要關於城主府的有用消息都給我搜羅來,若能讓本公子滿意,另有打賞!」

他就看上了遲大寶的要錢不要命,關鍵這傢伙還命硬。

遲大寶站起,一臉諂媚,「鍾少放心,到時候我是直接來葛府找您嗎?」

鍾延揮手,「搞定后聯繫都法師,去吧~」

遲大寶連連抱拳,搖晃著肥碩的身軀快步離開。

等他徹底走遠,都有財小聲提醒:「鍾少,這肥豬心眼很多,萬一他拿了東西跑了?」

鍾延笑笑,恢復常態,「他不會,都法師,你好好為我辦事,以後少不了你好處。」

「是,那我就先回去了。」他已經見識了鍾延的闊綽。

沒多久,都有財去而復返,傳話說城外有人找,邀鍾延前去。

根據描述,是燕三刀無疑。

鍾延有些意外,沒想到寒峰寨的動作這麼快。

按照他的計劃,不管自己分析得怎麼頭頭是道,寒峰寨至少會側面打探下,確認他手中有城主府情報的可能性。

另外,以寒峰寨到白霧城的距離,安全起見燕三刀往返怎麼也要一天的時間,如此看來,四個土匪頭子應該也有人下山了。

沉吟片刻,鍾延道:「你去跟她說,我有要事脫不開身,三天後再去找她,讓她先不要進城。另外,帶話給馮斐,趕緊安排我進城主府檔案資料室。」

「好!」都有財轉身就走,他也意識到了,白霧城近期可能有大事發生。

鍾延來回度步,眉頭微蹙。

寒峰寨要麼跟他交換城主府的情報,要麼拿楚雲平換取其它有價值的東西。

不管出於何種考慮,都不可能拒絕他的提議。

確保楚雲平兄妹按照歷史軌跡走下去,他就沒必要再參和到寒峰寨和城主府之間的事情了。

只不過,現在時間有點緊,白霧城解除封城,表面看起來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涌動。

鍾延相信,除了自己這邊,寒山寨必定還有其它的準備。

另外,他不知道橫光耀那邊什麼時候動手,只希望馮斐能夠拖上一拖。

「還是儘快離開的好……」

他現在已經陷得有點深,自己沒修為,可別一招不慎送了小命。

思慮妥當,鍾延來到布陣法的院子。

裘融、葛賢、葛良還有另外兩個修士都沉浸在其中,連鍾延出現在院子門口都沒發現,風凌海也在一旁打雜幫忙。

葛良似自言自語:「我真有些期待,等這陣法成了之後,運轉起來是什麼效果。」

葛賢一臉思索之色:「看起來像是個組合陣法,但單獨的屬性好像發揮不出來,陣道太深奧了……」

鍾延看了一會,已經完成了一半多,上前開口道:「兩位兄長辛苦了,裘管家,還需要多久?」

裘融抬了下頭,「有兩位少爺幫忙,快了不少,唔…再有一天時間應該就差不多了。」

葛良忙道,「延弟,這是你師尊傳下來的吧,當真精妙,回頭與我詳細說說。」

「當然可以。」

鍾延笑了笑,走近風凌海,「你去鄭哈那邊,這幾天就跟在他們身邊,不要讓他們在府里亂走。」

之後,鍾延便一直待在院子里,直到次日晚上,陣法大成。

裘融起身長出一口氣,眼中滿是期待,「好了!延少爺,你看看行不行!」

鍾延繞著直徑五米的圓形法陣走了一圈,點點頭,「應該沒什麼問題。」

他是從記憶中找出來的這麼一個陣法,裘融等人畢竟實力有限,能不能達到目的用過才知道。

鍾延朝五人抱拳,一臉誠懇,到此時才說出構建這陣法的目的。

「諸位辛苦!此前我遭到暗算,體內被人下了禁制,現要通過這乾坤離魂陣驅除,接下來還需麻煩諸位配合啟動運行,過程大概要一炷香的時間,懇請大家堅持住,此恩情,延銘記在心!」

五人皆目光閃動,驚疑不定,竟然作這個用途,原來還可以通過陣法達到這個目的,他們以前從來不曾聽說過。

葛良笑道:「延弟說的哪裡話,幫你是應該的,何況這陣法也讓我們受益良多。」

鍾延不再多說,從一旁拿了四枚陣旗,開始分發:「裘管家,你控制陣眼位置,大哥居南,三哥居北,兩位法師一起站西……」

一番詳細說明介紹后,南、北、西各持陣旗佔位,東方留出一道缺口。

鍾延從懷裡取出儲物袋,拿出十五塊靈石,每人三塊分給眾人。

這一下又引得幾人驚異,沒想到鍾延能一下子拿出那麼多靈石,這樣的場面實在少見。

就連葛良也目光火熱,懷疑是葛老爺子給的,心裡有些不平衡,他平時半年才能領到一塊來用。

「期間可能需要消耗諸位不少靈力,到時候如有不支,及時用靈石補充。」

說完,鍾延邁步走入法陣陣眼,盤膝坐下閉目調息。

片刻后,他倏地睜眼,目光嚴峻,「裘管家!」

裘融一手揮動陣旗,一手快速打出一套法訣,指向陣眼。

嗡~嗡~

頓時,場內陣法從陣眼位置開始,升騰起一層層白色光芒,緩緩向四周擴散平移。

待蔓延到陣法邊緣的時候,葛良等人同時灌注靈力於陣旗內,齊齊揮動。

剎那間,白光閃爍,化作一根根絲線,編織成一張光網形成半圓球型的護照往中間合攏。

整個院子被照亮的如同白晝,那慣有的白霧都給衝散開來,清明異常。

葛府上下驚疑不定,不過早有命令不準靠近院子,不然肯定要衝上來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幾個呼吸間,光芒消散,變成若隱若現的能量波紋環繞與鍾延周身。

「成了!」

裘融叫了一聲,臉上浮現喜色,其實他心裡一直打鼓這陣法到底能不能成。

其他人同樣,臉上都有振奮之色,像是做成了一件難以實現的天大之事。

陣道高深,奧妙無窮。

陣法入門很容易,修士達到練氣十二層之後,體內靈力便可以支撐刻畫操作一些簡單的陣法。

但也只是些皮毛。

想要再深入就很難如登天,青靈界真正的陣法師屈指可數。

先不說陣法涉及的各種駁雜難以領悟的知識,就修為、材料來說,就讓絕大部分修士望而卻步。

需要足夠的修為操控,需要對靈力的精準把控用於刻畫陣紋,還有陣法材料昂貴等等因素,都是限制。

而鍾延提供的這個,其中包含的都是最簡單常見的小型陣法,幾人一看就懂,但融合在一起,就有點似是而非;然而奇怪的是,稍一琢磨,天然就有種感覺,這陣法符合運行的原理,只是不知其中奧妙。

場內,鍾延雙眼緊閉,臉上浮現痛苦之色。

那球形能量波紋已經轉化成了平面狀,像一塊直立的光門一般,不斷來回從他體內穿梭。

兩個練氣十二層的法師額頭已經出現密汗,苦苦支撐。

葛良三人也好不到哪去,體內的靈力快速流失,從腳下進入陣法,匯聚到那能量光門上。

此時才剛過去半炷香而已。

裘融看了鍾延一眼,朝兩個法師道:「不要硬撐,用靈石!」

兩法師對視一眼,各自咬牙取出一塊靈石來投入陣法緩衝。

他們倒是想堅持,如果能不用,最後留下的靈石鍾延也不好要回去,自然屬於他們的了。

將近一炷香,五人齊齊凝目。

只見陣法中間,一拳頭大小的紅色光團自鍾延胸口出往外被剝離,越來越大。

裘融喝道:「再堅持一會,應該快成了!」

此時他也滿頭大汗,已然用過一塊靈石。

大概又過了半刻鐘。

那光團已經變成臉盆大小,突然間徹底從鍾延身上脫離,化作一道流光往東射去,在即將穿過陣法範圍時,噶然停下,上下沉浮。

鍾延睜開眼睛,露出笑意,道:「收!」

五人齊齊操作陣旗停止陣法。

鍾延起身,伸展了下筋骨,體內被靈力沖刷了半個多小時,感覺骨頭都要散架了。

要是自己有修為在,他有更簡捷的方法解除體內禁制。

葛良哈哈一笑,上前拍了下他的肩膀:「延弟,你這陣法當真厲害,還有這種奇用,不知能以此解除多強的禁制,可有其它用處?」

說著又抬手一指那懸浮的紅色光團,「這東西怎麼處理?」

眾人都能感覺到那光團內的靈力波動異常強大,若是隨意破除,這整個院子都得炸掉。

「多謝諸位出手!」

鍾延笑著拱了拱手,解釋道:「理論上,只要有足夠的靈力支撐,三個大境界內的禁制都可剝離。」

也就是說,哪怕鍾延體內是被元嬰期修士下了禁制,他們幾人有足夠的靈石提供靈力,都可以驅除禁制。

幾人內心震撼,這效果也太逆天了。

鍾延:「至於其他的,按照剛才的方法反向操作可以削弱對手的修為,五人合力解決高一個大境界的敵人不是問題!」

幾人互相對視,見鍾延不像說假,齊齊倒吸冷氣。

境界之差和層級差不一樣,那是天塹鴻溝,築基期想要斬殺結丹期幾乎不可能,其中差距不是人數能彌補的。

逆行伐仙,都得依靠外力,要麼寶物,要麼陣法,或者秘術。

Views:
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