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荷眼睛一亮,「齊墨川,有沒有可能是什麼女人誤會了我和你的關係,然後對昊昊……」

齊墨川之前也想過可能是夏依桐,可是很快就否定了,今天來寶船是他的決定,夏依桐事先並不知道。

只是非要在大廳用餐是夏依桐的主意罷了。

而且,從夏依桐上了他的車,就沒見她有玩手機,自然不會那個時候叫人來劫走昊昊了。

那會是誰呢?

齊墨川正糾結的時候,蘇小荷又是鍥而不捨的撥起了蘇天昊的小手錶。

「滴」的一聲,那邊響了,「齊墨川,手錶響了,快,快找人定位。」蘇小荷立即掛斷。

如果被昊昊身邊的人聽到小手錶的響聲,孩子又有危險了不說,還有可能直接再次把小手錶關機。

一定是昊昊打開的小手錶,否則,不可能之前還是關着的小手錶突然間又打開了。

五分鐘后,洛風的電話來了,「齊少,定位在寶船後面的怡寶花園小區。」

「知道了,派幾個人悄悄趕去怡寶花園,注意,一旦發現目標,注意首先要保證孩子的安全,再動手。」齊墨川沉聲命令,車子已經緩緩停在了路邊。

這裏距離寶船後面的小區不遠。

邁巴赫太顯眼,如果靠近那個小區,很容易引起劫匪的注意,到時候就得不償失了。

蘇小荷緊跟着齊墨川下車。

可能是因為急,一下子腳踩空了,人倒了下去。

齊墨川轉身,沒有立即去拉她,而是輕聲道:「試試有沒有哪裏疼?」

蘇小荷咬了咬唇,試着動了動,「沒什麼。」藉著齊墨川的手起身,齊墨川這才發現她的身子都是抖著的。

大掌輕輕回握住了她的手,「別怕,不會有事的。」

磁性的嗓音,有着安撫人心的特質,就在她的耳鼓裏回蕩,被他握着手,蘇小荷終於不那麼怕了。

她卻不知道,齊墨川在說出那一句的時候,心也同樣是抖著的。

再沒有找到昊昊之前,說什麼都是虛的。

洛風已經發給了他小手錶的定位信息。

進了小區,齊墨川終於明白劫犯為什麼選在這裏了。

或者就是覺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吧。

怪不得寶船前面的馬路上所有的監控都查不到那個人的任何線索呢。

原來,他根本就沒有開車,而是避開了寶船外面的監控劫了蘇天昊藏到了這個小區里。

他的人還沒趕到,齊墨川牽着蘇小荷的手,扮成情侶般在小區里散步似的搜索著。

這個點,小區里的人不多,可也不少。

看着哪一個男人都象是劫匪,又哪一個男人都不象。

七十幾幢樓的小區,終於走到了定位位置的附近,齊墨川停了下來。

。 季柚哭得眼淚鼻涕嘩啦的,感情流露得那叫一個真摯,現場的所有紅族人,都呆了呆。

紅·耀·石站在一旁,也被她的『感情流露』給驚了一跳。

面對着場上詭異的安靜氣氛,季柚揉着眼睛,努力想要止住哭泣,但依舊哽咽個不停,四下掃了掃后,忽然瞟見了紅·大·石的身影,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之色,下一瞬間她眼中的淚花,又齊刷刷掉落。

緊接着,季柚一個箭步,衝到紅·大·石的跟前,二話沒說,將紅·大·石一把抱了起來,舉在頭頂:「大石!我的摯友!」

紅·大·石:「……」

紅·耀·石:「……」

在場所有的紅眼睛們:「……」

那一瞬間,在場除了季柚那帶着點魔性的喜悅聲,所有的聲音,全部消失不見了。

靜。

死寂一般的寧靜。

……

張著嘴,又哭又笑着的季柚,似乎這時候才察覺氣氛的詭異,她眨眨眼,看了看四周,略有些茫然地問:「怎……怎麼了?」

安靜。

無人回答。

季柚歪著腦袋,問:「難道,是你們不歡迎我嗎?」

依舊安靜。

被舉在頭頂的紅·大·石此時整個人就跟石化了一般,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它張著嘴,瞪着眼,似乎很不理解自己為什麼會被這樣舉在頭頂,還半點也沒有辦法反抗。

沒錯。

剛才龍傲天衝過來之際,它已經預感到不妙,也試圖提前做出反應,反而,對方就一個瞬間就到了跟前,在它甚至還在猜測著龍傲天這傢伙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時,龍傲天一把就將自己舉起了起來!

舉了起來!

豈有此理!

奇……奇恥大辱!

紅·大·石情緒一下子波動過來,臉色立馬黑紅一片,季柚這時似乎才想起來自己的行為略有些不妥,於是,馬上就見對方放下來,還笑哈哈拍了一把紅·大·石的腦袋瓜:「哎呀!大石兄,我是太開心了,一時間激動得難以自控,哈哈哈……你千萬別跟我一般見識啊。」

紅·大·石瞪着眼:「……!!!」

這時,季柚忽然垂下頭,抬手,偷偷用力抹了一把眼眶,然後,又抬起頭來,沖着關注她的大夥兒,露出一抹笑容,聲音沙啞說:「你們不用擔心我,我就是眼裏不小心進沙子了,真的沒什麼。」

眾人:「……」

大家才發現,原來剛才龍傲天竟然又掉眼淚了。看着她那雙紅腫的眼睛,那雙黑白分明,猶如黑洞一般深沉的眼睛,原來是多麼的美麗啊,現在腫脹得那麼高,明顯丑了。

然而——

這個龍傲天卻看起來順眼了!

不不不……

她不僅僅是看起來順眼那麼簡單,她這樣略有些滑稽的表情,甚至算得上可愛。

眼裏進沙子這麼滑稽的謊言,明明一戳就破,但從她嘴裏說出來,也透著那麼一股憨厚與純粹的可愛來。

……

就這麼幾秒之間,在場所有的紅眼睛們,對龍傲天的改觀,也一下子就由討厭轉為了不討厭……

但!

也有頑固分子!

紅·大·石怒吼一聲:「龍傲天,你少在這裏裝蒜!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明明有機會逃跑,為什麼沒跑?你折回來,是不是有其他的目的?」

它的話剛一出來,旁邊的紅·耀·石抿抿嘴,輕聲道:「我一直跟龍傲天閣下在一起,她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

這句話,也算是間接的給龍傲天解釋了!

紅·大·石瞪一眼紅·耀·石,罵道:「蠢貨!她不離開,肯定是沒有找到更好的辦法離開。」

季柚抿著嘴,沒吭聲,只是眼裏露出一抹受傷的表情,然後,她垂低了頭。好巧不巧,這一閃而逝的受傷,落入了在場所有紅族人的眼睛裏,它們全部都看清楚了!

被誤解,龍傲天一定很難過吧?

也是在這個時候,紅·耀·石又開口了,這一次它的音量抬高了一些,道:「龍傲天閣下確實想走,但那是因為她想要去救自己的同伴,不過,當發現我們這裏遇到危險后,她就一直在幫助我尋找族人……」的遺物!

咳咳……

當然,這點不必再提。

自己這麼說,也不是特意為她解圍的,就當是在償還她數次救自己的生命吧。

紅·耀·石說完,就板起臉,嚴肅極了,道:「大閣下,我們現在是什麼情況?為什麼領地會變成廢墟呢?」

紅·大·石正想訓斥對方,只是還沒有開口,就聽到身後好幾個族人道:

「大閣下,龍傲天閣下如果要傷害我們部族,應該早就做了。」

「對的,現在是危機時刻,多一個敵人,還不如多一個朋友。」

「沒錯,現在是部落存亡之時,我們還是一起齊心協力,共同渡過這個難怪先吧?」

「龍傲天閣下既然願意跟我們繼續結盟,那麼,一定也願意跟我們一起共度難關的,不是嗎?」

這個人說完后,就一臉期待的看着季柚。

季柚心道這些小矮子,心眼兒還真不少啊。這是逼着自己當眾表態呢,不過,自己缺那幾句話嗎?

不過是上下嘴皮子一碰而已,能費多大勁啊?

於是——

季柚清咳一下,大聲道:「大石兄!老耀妹子,還有在場的兄弟姐妹們……你們放心,我龍傲天既然來了,就不走了!直到你們徹底解除危機之後,我才會考慮離開!」

「嘶——」

「……」

話一出,現場頓時響起無數的吸氣聲,這代表什麼?這代表龍傲天竟然真的要跟自己一行共存亡的意思啊!

龍傲天,原來真的是這種大聖人嗎?

那種傳說中的,博愛天下生物,憐憫所有弱小的,愛好和平,不願意看到戰爭的大聖人?

原來,真的是自己部族誤解她了嗎?

面對着無數紅眼睛的眼神,季柚臉不紅氣不喘,一本正經道:「我季·龍傲天·柚說到做到,言出必行,既然要跟你們共同渡過危機,自然也不會在有所私藏,所以,我會將我身上僅有的晶核貢獻出來!」

下一秒。

她就將一堆晶核拿了出來,一個,兩個,三個……

紅·耀·石呆了呆:「這……這不是……」 許林倒也是不在意這幾人逃走,反正幾個小嘍??而已,不用太過在乎,他回到了餐桌邊,而這個時候,汪蠻蠻和袁夢二人也都已經起身。

畢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們也沒有什麼心情再繼續吃下去了,不過好在剛剛她們就已經吃得差不多了,所以倒也是無所謂。

這個時候,店家已經打電話報警,許林走到老闆的面前,臉龐上露出了一絲歉意。說道:「真的是很抱歉,我也沒有想到只是簡單的吃個飯還給你們帶來這麼多麻煩,還把店裡的東西破壞了,這些錢你拿著。就當作是我們的賠償。」

這個店家倒也不是那種黑白不分的人,他也知道剛剛從服務員的口中了解到了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他只是擺了擺手,笑著說道:「先生你客氣了,我知道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你的錯,要賠償也不應該是你賠償才對,所以還請先生你把錢收起來吧?」

聽到店家的話,許林忍不住吐槽道:「難道你還指望著讓那群地痞無賴賠償嗎?行了。你就收下吧,不然我們也會過意不去的。」

「這,那好吧。」店家猶豫了下,不好再繼續推辭,只好收下。

因為有人已經報警了,所以許林他們也沒有再繼續多留,這樣的事情,交給武衛來處理是最恰當不過的,所以許林就帶著汪蠻蠻兩女上了車,離開了這裡。

就在她們離開的那一瞬間,在過橋米線的門店面側邊,一輛黑色本田停放在那裡,兩名身材纖細,面容姣好的女人坐在車上,面目陰沉地看著他們開車離開,閃爍的目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樣子,真如艾琳大人所說的那個樣子,身手了得。」坐在駕駛座的女人沉聲說道。

「而且,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非常的沉穩,在剛剛動手打那傢伙的時候,居然一點勁氣都沒有泄漏,可見他對勁氣的掌握是非常的爐火純青,不好對付!」另外一名女人低聲說道。

「不管怎麼說。她們終歸到底還是來到了冬紗島,既然來到冬紗島的話,那可就不由得了他們了,」駕駛座的那名女人目光閃爍,透露出了歹毒之色,輕聲說道,「這裡,才是我們的地盤!」

就在她說話的時候,有四個人正攙扶著那個已經被許林打得幾乎不能自理的傢伙來到了車前,透過車窗,那人面龐上露出了羞愧的神色,對著她說道:「不好意思。妮香大人,你交待我們的任務我們沒有完成,還請責罰。」

妮香面色平靜地說道:「無妨,反正我該得到的東西,已經得到了,這些錢你們拿去療傷,剩下的你們好好的去吃喝玩樂一頓吧。」

說著,妮香丟了幾疊鈔票給了他們。

「謝謝,謝謝,謝謝妮香大人!」

看著這幾沓鈔票,五人的眼睛都是亮了,紛紛躬身感激道謝。

等這幾人離開后。另外一人問道:「妮香,那現在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要跟上他們嗎?」

「不急,反正我們這一次是為了確定他們是不是真的來冬紗島,既然消息已經確定了,我們也沒有必要再繼續跟蹤了,冬紗島,可是我們的地盤,他們逃不掉的。所以就讓他們再逍遙一陣子吧,我們先回去跟團長報告。」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邊,汪蠻蠻正滿臉怒意地盯著許林,至於袁夢的俏臉上也是露出了饒有趣味的笑容,意味深長。

至於許林,面龐上露出了尷尬之色,急忙將自己的手掌從眼前這名身材纖細,性感迷人的女人胸懷中掙脫,同時面龐上露出了非常陳懇的表情,對著她說道:「這位小姐,你真的是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口中所說的那個人,還請你不要胡說八道。」

「林,你這易容技術雖然很高明,只不過對於我來說。卻不過只是家常便飯而已,話說你為什麼要易容呢?這長相這麼丑,」那女人撇了撇嘴,而後她的目光望向了袁夢和汪蠻蠻。淡淡地一笑,說道,「你會易容,是因為她們兩個嗎?不過話說我以前沒有見過她們兩個啊,這是你換的新女友嗎?」

「新女友?」袁夢聽到那女人的話,唇角邊勾勒起了一抹若有深意的笑容,淡淡地說道,「看這個樣子的話,你以前似乎交了很多女朋友?」

「什麼?」汪蠻蠻聽到這話,頓時就氣得整張精緻美麗的俏臉上浮現出了難以想象的怒意,直盯著許林,那目光簡直如同凌厲的刀子,要將許林切成無數塊一樣,讓人驚恐。

「你不要胡說八道!這純粹就是子無虛有,你不要聽她瞎說!」許林聽到這話,面龐上的神色驟然一變。急忙出聲解釋道。

Views:
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