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看了好幾條評論,突然從洗漱間里傳來一道磁性低啞的聲音。

「阿許,你去行李箱里把我的浴袍拿來一下。」

「好。」

顏知許放下手機,抬腳走向行李箱的位置。

。 對哦,今天是七夕了。

「你去就好,太后肯定很高興。」孟慕思想到現在是非常時期,她還是不去了,以免給上官霆添麻煩。

葉月卿便吃吃地笑:「嫂嫂,你去了太后才會高興呢。走吧,老在屋子裏悶着,小心悶出病來,到時候表哥豈不是心疼死。」

「我還是不去了。」孟慕思再一次拒絕。

葉月卿眨眨眼,卻沒有再勸:「好吧,那我自己進宮去啦。」說着,她便起身,移著蓮步款款離開。

腳步聲再聽不見了,孟慕思這才躺下,閉上眼睛睡了。

一刻不到,她突然睜開了雙眼。

「不好!」孟慕思驚坐而起,突然想到如果自己不跟着去,豈不是很容易讓真王妃鑽了空子。

一旦真王妃利用葉月卿潛入皇宮,皇帝、太后和上官霆全都會有危險!

「忍冬,快,給我備馬車,我這就去追葉月卿。」孟慕思這一着急,掀開被子便光着腳跑下了床,去翻衣服往身上穿。

忍冬見了,趕忙找鞋子給孟慕思穿上,這才跑出去張羅馬車。

沒一會兒工夫,孟慕思便坐上馬車,去追進宮的葉月卿。

葉月卿卻早就進了宮,到達太后寢宮的時候,太后剛好念經祈福完畢。

她看着葉月卿笑着走進來,又想到近日來葉月卿的表現,認為葉月卿已經放下心中情愛,從今以後把上官霆當成哥哥看待。

因此,太後由心底感到欣慰,連忙招手讓葉月卿在她身邊坐下:「怎麼這個時候過來?日頭毒著呢,也不怕中暑。」

說着太后便吩咐宮女,去給葉月卿拿冰鎮雪梨和酸梅湯解暑。

「今兒是乞巧節,按理說應該晚上來的。可是近日來王府里出了點事,不好晚上出來,月卿便這個時候過來看望姨媽。」葉月卿一邊說,一邊心裏盤算著孟慕思走到了哪裏。

她去找孟慕思進宮,孟慕思不會不來,因為現在可是非常時期呢。

而且她也事先算準了,孟慕思會拒絕,但是想明白過來就會來追她。她要用這個時間差,好好謀算一下。

今天,不是要讓孟慕思在太後面前原形畢露,就是死!

「有這份心,姨媽就很高興了。」太后以為葉月卿說的是上官霆稟報的事情,孟千真要有動靜了,便沒有問什麼,而是扯起了家常,「月卿啊,和姨媽說說,最近過的怎麼樣?聽說你現在又開始練琴了,好啊,女兒家就應該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說着,太后像慈母般撫摸葉月卿如同綢緞般的長發。

過的好嗎?

她最愛的男人五年多前讓惡毒的端王妃給木倉走了,現在又被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給木倉了,她能好嗎?

葉月卿不由得低下頭,客氣地回了一句:「還好。」

這口氣,真是太過生分了。

太后一怔,猛地意識到葉月卿並沒有放下上官霆。

「你們,先退下吧。」太后覺得自己作為葉月卿的姨母,作為上官霆的母后,有必要出面解開葉月卿的心結。

但是這些都是一些私密的話,不宜讓宮人們聽去。因此,太后命令身旁的太監和宮女到屋外候着。

人都走光了,太后輕輕握起葉月卿的手,拍了拍親切地說道:「月卿啊,姨媽知道你心中的苦,但是人總要向前看,不能老是活在過去。姨媽知道咱們女人,總動情容易忘情難,可不是咱的,咱就要忘掉,徹徹底底的,這樣才能迎來下一段感情,找到一個好的歸宿。」

靠,說了半天還不是讓她不要惦記上官霆了。

葉月卿故作可憐地硬擠出兩滴淚:「姨媽,這事月卿真心放不下,一輩子放不下。不管現在表哥的心在哪裏,月卿永遠忘不了那個時候要做表哥的新娘卻被人橫刀奪愛,月卿更忘不了離京之時,表哥送我時傷心嘔血那一幕……月卿不能沒有表哥,只求呆在表哥身邊,哪怕是當個妾!」

「這――」太後為難極了,兩頭都是她手心裏的肉。

尤其是她覺得虧欠葉月卿,若非為了皇室安危葉月卿早就和上官霆成了親,孩子怕是也好幾歲了。

「月卿啊,聽姨媽一句勸,這事就不要再惦記了。你還年輕,要趁著大好時光找一個配得上你身份的嫁了,以免蹉跎了時光,將來遇不到良配。」太后猛然間想起那日上官霆拒絕時候的拒絕,剛活躍的心思頓時安分下來。

上官霆是她親生兒子,他的性格她最是清楚。真逼急了,說不准她這輩子就會因為維護葉月卿,而失去了一個兒子。

失去兒子,或者失去外甥女都不是她所情願的。但是如果非要選擇一個,她依舊會犧牲外甥女,因為兒子是她十月懷胎親生的。外甥女,到底是外家人。

再說,最近她覺得孟慕思有蹊蹺。什麼蹊蹺她想不透,但是至少孟慕思不再惡毒、下作、也不再向著孟千真。

這樣發展下去,或許孟慕思能成為他們對付孟千真真正有力的棋子。

綜合考慮,孟慕思現在動不得。

什麼良配?上官霆才是她的良配!

她為皇室,為上官家的江山犧牲了這麼多,可到頭來呢?她得到了什麼,滿身的傷疤,心靈上的傷害,還失去了心中最愛。

「姨媽,如果現在的端王妃是假的,你還這樣說嗎?」葉月卿再沒有一點顧慮,既然姨媽不向著她,那麼她的未來由自己謀划。

太后驚訝地看着葉月卿,總覺得今天的葉月卿像是變了個人,少了之前的乖巧可人:「月卿,這是怎麼說的呢?端王妃還能做假,那天下不早就亂了套。」

「月卿可沒說謊。她就是假的,難道姨媽就沒有發現一點端倪?她的性格前後反差如此巨大,只是大家都因為礙著孟千真,就算有疑惑也沒有人敢去懷疑。姨媽,你可擦亮眼看清楚,端王妃怎麼可以讓一個假貨來當呢,而且誰知道這個假貨的目的是什麼,搞不后好就是真王妃派來的殺手,正準備伺機而動謀殺皇帝,還有表哥和姨媽呢!」葉月卿本來想直接按照真王妃的說辭來揭穿孟慕思身份的。

可是她忽然意識到,太后和真王妃是有仇的,但是和來自什麼未來的孟慕思卻是無仇的。

現在太后就偏向那個假貨,一旦知道真相,豈不是更加袒護,她還有什麼機會嫁給上官霆了!

因此,葉月卿口風一變,扯起謊來。 「我不想死啊!」

突然有狼族首領絕望地大叫起來,一刀將吐汗砍翻在地。

什麼?

狼族眾人中登時嘩然大亂。

一眾首領都措手不及,完全沒有料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本來就虛弱不堪的吐汗直接倒在了血泊中。

狼族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

那斬殺吐汗的狼族首領連滾帶爬地衝到秦楓面前,舉起雙手,喊道:「我投降,我投降。吐汗已經死了,求您放我一馬,讓我一馬。」

不少狼族見狀,也急忙跪在地上。

「梁王饒命。」

「梁王饒命。」

……

原先,狼族本來就是以游牧為生,四處散居,沒有統一的文化,更沒有血脈聯繫,靠的就是強大的武力約束。

現在,吐汗已經不行了,無法保護眾人,自然會有人要尋找新的自救方法。

而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斬殺吐汗,向大梁投誠。

秦楓看了那人一眼,沒有說話。

對於這種臨陣殺己方君主的傢伙,他絕對沒有好感可言。但是,這傢伙的投降直接化解了狼族的抵抗,這讓大梁省了不少力氣。

「狼王已死,從今天起,狼族王廷將不復存在!」

秦楓一聲大喝,聲音傳遍偌大的王廷。

而此時,東邊剛剛泛起魚肚白。

……

大梁北境。

二十萬楚國大軍集結,元帥廖合正在巡視營地。

「啟稟元帥,我軍已經全部集結完畢,營地、糧草運輸都已經安置妥當,可以對大梁作戰了!」有將士上前朗聲道。

這一戰,對於楚國來說是揚名立萬的機會。

此戰若勝,他們將在這片異國他鄉的土地上創造神話,同時能獲得不計其數的財富、奴隸和美人!

而且,位於江靈州的楚國與位於雲靈州的梁國不同。江靈州在楚國的治理下局勢穩定,國內建功立業的機會很少,所以對外擴張,也意味著能帶來權利和身份!

所以,這些足以讓楚國士卒熱血沸騰。

廖合微微頜首。

他雖然看不起梁國之人,但本著為將者的謹慎,還是沒有大意,將該做的準備都做好了。

聽完屬下的彙報后,他微微頜首,問道:「那狼族那邊呢?三十萬炮灰什麼時候來?」

驅狼吞虎之計,是楚國定下的第一條計策,就是讓狼族為先鋒,消耗梁國的有生力量,順帶試探清楚梁國的深淺,所以楚王才會大費周章地給狼族送糧。

畢竟這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

「啟稟元帥,三十萬狼族已經在一百五十裡外集結了。」屬將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

廖合眉頭一皺。

按照計劃,今天狼族就要發動對大梁的第一次攻擊了。但現在,他們竟然還在一百五十里之外!

「元帥,是這樣的。狼族那邊送信說他們的糧草出了點問題,供應不夠,問我們能不能給一些糧草?」屬將低聲道。

「還要糧草?」廖合露出不悅之色,冷冷道,「之前不是供應給他們三十萬車的糧草嗎?這群傢伙還想坐地起價?」

「哼!傳令給狼族首領,若是今天晚上之前,不出現在這裡,就讓他做好受死的準備吧!」

廖合的聲音肅然。

這開局的不順利,讓他本來平靜的心裡泛起了一絲漣漪。

屬將急忙領命應道:「是!」

……

日暮時分,屬將匆匆忙忙地趕到帥帳中。

「啟稟元帥,大事不好,三十萬狼族開始撤軍了!」屬將急切地說道。

什麼?

廖合蹭得站起來,喝問道:「怎麼回事?」

楚國已經與狼族王廷達成了聯合作戰協議。現在狼族大軍先是坐地起價,現在又臨陣退兵,撕毀協議,難道就不怕得罪楚國?

「好像是狼族王廷出了問題。各個首領之間發生衝突,所以這裡的狼族要回援王廷!」屬將低頭道。

「該死!」

廖合狠狠地一拍桌案,大罵道:「果然是群烏合之眾,不堪大用,不堪大用!」

如此一來,他的作戰方案都要改變。

而且,楚國支援狼族王廷的三十萬車糧草也打了水漂。

想到這裡,廖合心裡擠壓著一股難言的鬱悶之氣,有種很不爽的感覺。

「馬上準備,本帥要對大梁發動第一場戰鬥!」

廖合猛然抬起頭,咬牙切齒地喝道。

聯合作戰的計劃臨時被打亂,如果傳了出去,絕對會影響士氣的。

所以,他急需一場勝利來穩定軍心。

……

而這時,梁國也得到了消息。

「將軍,捷報、捷報啊。」

有斥候匆匆忙忙地跑進營帳中,跪在地上,高呼道:「三十萬狼騎不戰而退!」

什麼?

營帳中的諸國將士都露出古怪之色,交頭接耳地議論起來。

「狼族不是與楚國達成了協議,為什麼會不戰而退?」有人疑惑地問道。

「是啊,難道楚國和狼族之間發生了矛盾?」有人猜測道。

「這不可能吧?」

「這中間會不會有詐?我聽說這次楚國派出的元帥是廖合,此人用計刁鑽狡猾,或許是故意拋出來的風聲。」有人略帶擔憂道。

Views:
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